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74|一笑封疆
    燕大将军来的匆匆去的飘忽,愣是没一个人发现自家姐闺房底下有个登徒子来了又走,这些日子连燕二爷也不折腾了,整个燕家上下活像是被提着脖子的鸭子,气氛诡异的很,姚浅懒得理这些人。

    一得有几百年没正正经经拿过针线了,燕南疆揣走的香囊只是草草的缝了个样子,连个绣花都没有,姚浅也有些心虚,顾天倾是个十项全能的人,这种全能体现在方方面面,虽然不会绣活,但缝缝补补的技能点显然被他练出来了,起来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好像一直是她被照顾着。

    再次拿起针线,手下的感觉变得有些陌生,燕芊也没怎么做过针线,主要是没那个耐性,姚浅觉得以自己从前的熟练度,想做一身男人衣物还不简单,可第一步就出了问题燕府里每个月是有布料分配给各位公子姐,但显然不会给没出阁的姑娘准备男人的衣物料子。

    姚浅还以为事情要泡汤了,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下人把布料送上门,是老祖宗让人送的,让姐尽量做身衣物,要是不会还可以做个大概,让府里的绣娘再来润色。姚浅打眼一看,布料足足有二十多种,全是男人衣物的料子,还都是好料子,有几匹还是上好的贡缎。

    送料子的是燕母身边的嬷嬷,脸上带着点笑模样,联想起燕府最近风声鹤唳的气氛,姚浅总觉得有古怪,从嬷嬷手里接过尺寸,她更加怀疑了,嬷嬷给的身高尺寸不过六尺有余,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而燕南疆身材高大,七尺近八,显然不是她们得知了燕南疆的事情来示好。

    见姚浅目露警惕之色,嬷嬷笑道“我的好姑娘哎,这可是大好事一件,府里不知道多少姐羡慕着呢,您还不知道吧,您从前的未婚夫张大公子如今已出了妻孝,昨日托人带了话,愿意娶姑娘做续弦,这续上的不是弦,是缘分啊”

    姚浅愣了愣,把燕芊的记忆翻过来看,果然是有这么一段,燕芊的父亲曾给她定下一桩极好的婚事,男方是内阁张阁老的孙子。没想到燕大公子英年早逝,燕家又一年不如一年,全靠在边关的燕南疆撑着几分体面,两家就没什么往来,张大公子又和另一位阁老的女儿对上了眼,这桩让燕家上下面上都有光的婚事就不了了之了,燕芊的性格那么偏激,也有几分这里面的原因。

    在这个节骨眼上张家递来的橄榄枝自然不是空口白话,内阁由六位阁老组成,朝纲事务全权管理,燕家犯的事大不大不,只要内阁肯求情,新皇脾气又好,压根没什么可怕的,事实上要不是自家孙子宠妾灭妻把孕中的妻子气得产而亡,导致有头有脸的人家没几个愿意嫁女儿,张家也不会想起这桩不了了之的婚事来。

    姚浅默默看着送布料的嬷嬷,直到对方的笑容再也挂不住,才轻声道“他们什么时候来娶我”

    “回姑娘的话,张家的媒人了,新年刚过,正是喜庆的时候,越早越好,只是听内阁那边传话,是陛下要立后,时间上可能要错过去,大概还要等到初夏。”

    嬷嬷回着话,瞧着少女的脸色,不由松了一口气,暗暗在想莫不是大姑娘知道了如今阖府上下都要求着她,这摆出来的气势有点吓人啊。

    姚浅没再什么,让这些人把布料送进院子里,转身把门关上。

    姚浅其实一直在怀疑原身被毒死是怎么一回事,原轨迹里燕芊就是个炮灰,自然没人去查证她到底是被谁害死的,可是她既然来了,还占用了这个身体,就不能不去管这件事情,至少也要让有错的人付出代价才是。

    燕芊活到十六岁,性格确实偏激,可真要和什么人结下生死大仇,还真没有过,燕府里几个姐虽然讨厌她,也不至于,或者可以没那个能力下毒害她,燕夫人燕老爷怎么也是她祖父母,就算因为长子早逝不待见她这个命硬的孙女儿,可下杀手还是过了,这次的婚约反倒很有几分可疑。

    按照那嬷嬷的法,张大公子比她大好几岁,如果他当年遵照婚约娶她的话,要等上好几年,但显然他没等得下去,如果是因为婚约的原因要杀她,也不至于要等到婚约毁了亲都成了妻子死了再来害她,燕芊死的那个节点,发生的大事只有昏君驾崩没多久,燕南疆回府,张大公子出妻孝这三件事情。

    自然,案子光想是想不出个花样的,姚浅把怀疑埋在心里,准备等到时候再查个清楚。

    燕母让人送来的布料是真好,姚浅挑挑拣拣了好半天,才选出一匹墨色暗云纹的贡缎,取了红绸镶边,关上门就开始做绣活,看样子真的像安静待嫁的模样。

    张大公子的身形和燕南疆差距是有些大,可压根没人在意她做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燕母让人送料子来,为的只是做个样子,真正要送去给张府的自然是府里专门的绣娘做的,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姚浅才放心大胆的把那矮冬瓜的尺寸丢在一边,给她高大英俊的情郎做衣服。

    燕南疆回去就让孙老拟旨,整个人意气风发,要不是朝新君孝期三年改三月,如今三月未过,他都恨不能立马拿着圣旨飞奔去燕家,自己宣旨了。

    一个月的时间等的十分煎熬,几乎朝堂上没人不知道,自家陛下在潜邸时有一位倾心相许的姑娘,只是一直没有能娶,如今孝期一天一天过去,陛下总算是要熬出头了。

    至于没能娶到心爱的姑娘的原因众人不约而同看向缩着头的燕老爷,眼里有羡慕也有同情,同情他们和陛下朝夕相处三十多年都没能留下一个好印象,羡慕的自然是陛下脾气极好,看上去并没有秋后算账的打算。

    出孝的第一天清晨,陛下几乎是跑着来上朝的,官员们也很识相,没人用那些老生常谈的东西来坏陛下的心情,纷纷推无事启奏,燕南疆弯着眼睛,把孙老给拟的旨从袖子里掏出来了。

    这些日子,百官都见过这份圣旨,陛下经常握着发呆,偶尔还会突然笑出声,实在是把一个热恋期的伙子演绎的十分生动,不是没有人好奇过是谁家姑娘有这样的福气,然而每次问孙老,孙老都只是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来。

    传旨太监恭恭敬敬的从燕南疆的手里接过圣旨,一打开,顿时就被一片的溢美之词闪瞎了眼睛,他发誓,宣读圣旨这么多年,他就从来没见过这么长的圣旨

    朝文坛一向不推崇华丽的辞藻,一般书信更是有事事简洁明了,尤其是圣旨,一百字以内的圣旨是常事,就他手里这么一大卷,起码得有上千字了,而且上千字里面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对皇后的承诺

    传旨太监用高亢的嗓音宣读着这份被后世称之为好男人模范条例的圣旨,却没发现底下燕老爷和一位阁老对视一眼,眼里充满了惊恐。

    孙阁老淡淡的瞥了一眼面无人色的同僚,伸手拍了拍衣袖,他孙女儿多得数也数不过来,可也不代表他就不疼了,那丫头既然傻得到死都舍不得让人回来递个话,那他也不做恶人,至多是让那个她心心念念的男人为她守一辈子罢了。

    燕南疆的眼睛亮晶晶的,等到传旨太监一脸麻木的把读作圣旨写作婚前承诺的东西念完,他一伸手又把那份圣旨揣回袖子里去了,看向群臣道“既然今日无事,那事不宜迟,朕这就去燕府宣旨,带皇后回宫,明日便举行立后大典。”

    群臣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家陛下已经撩起龙袍下摆往台阶下走了,打扇的宫人都是愣了一下才追上去的,实话,众人是真的没有反应过来。

    好的燕家一家全是恶人呢好的因为燕家才相爱不能相守呢要知道自家陛下没被找回来之前可一直顶着燕家二爷的身份啊合着就是不为燕家,自家陛下也娶不着心爱的姑娘,因为那姑娘名义上是他的侄女儿啊

    美好的爱情话破灭了,只要一想到自家陛下顶着人家叔叔的身份就已经看上了美貌的侄女,在得势之后迫不及待的用强权占据了人家姑娘,原先的那种地主家的傻儿子终于要娶媳妇儿的心情变成了微妙的大家都懂的男人的劣根性,这反差也太大了啊

    燕南疆可不理这些人的内心戏,出了宫门直接骑上马,手里的圣旨都快握碎了捏烂了,后面百官只好追着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