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72|一笑封疆
    姚浅是真不知道,按照系统给她的资料,内阁知道燕南疆的身份是在他离开京城之后,这会儿年关都还没过,谁能想到他们竟然就这么上门了,没有一点点防备之下,她推开门就对上了跪了一地的老头。

    她抱着衣服,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燕南疆,看了看满脸泪痕的阁老们,然后目光落在满眼悲催的燕老爷身上,半天张了张嘴,没出话来。

    燕老爷总算还记得这是自己孙女,加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由喝道“衣衫不整的像什么样子这位是陛下,还不来见礼”

    姚浅顿时反应过来,把手里的衣物往身后藏了藏,但她是真的没反应过来怎么刚刚还在和燕南疆话呢,一个错眼他就登基了,冷不防孙阁老忽然开口道“陛下,不知这位姑娘是”

    燕南疆都差点没反应过来孙阁老的是什么,目光落在少女茫然无措的面容上,再看看她湿透的头发,换下的衣物,众人了然的眼神,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若是换了一个人来,被这么多人看到这样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情况,是必定要对姑娘家负责的,只是他如今身份特别,只要一句话,这里没人敢多一句嘴,但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原让一个女子在他住处沐浴这种事情就已经很出格了,更出格的是还被这么多人一起看见了,要是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也就罢了,可他刚刚才清楚自己对燕姑娘的喜欢,只要一句话,即便她再不乐意也只能嫁给他,成为他的女人。

    燕南疆脸上的犹疑已经明显到燕老爷都反应了过来,看了看自己相貌出挑的孙女儿,再看看新晋的君王,饶是他年纪不轻,也不由得狠狠悬了一口气。

    孙阁老脸上笑眯眯的,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好事,不仅皇帝的人选有了,连皇后的事情也不用操心了。和前朝不同,朝严禁后宫干政,皇后一般都是家之女甚至平民出身,若有勋贵女子被君王看上,那就是一个家族沉寂的开始,所以选秀时经常会有秀女刻意避见君王的事情发生。

    偏偏皇帝们也不是傻的,比起束手束脚的家碧玉,贵女显然更符合他们的胃口,所以一个有了皇后的皇帝势必要比单身的皇帝更受百官的欢迎。

    燕南疆并不知道朝堂上这些弯弯绕绕,既然知道自己是顾氏最后一条血脉,那他也不会矫情的不去当这个皇帝,该他的就是他的,无论是责任还是其他,可是他真的没想到,当上皇帝的第一时间,他要处理的就是这样一件事情。

    姚浅也反应了过来,她眨了眨眼睛,看向燕南疆,这个相貌熟悉俊美的男人微微低眼看着她,神情和从前一模一样。

    实话,他现在把她带回宫的话,无疑会给她减少了很多麻烦,可是这样,她却要好好思考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顾天倾了,她不知道他会怎么做,但是她知道顾天倾一定不会这样做。

    几位阁老人老成精,如何看不出这点弯弯绕,他们也不多话,只是静静的等着燕南疆开口,终于,他深吸了一口气,道“这是燕府的姐,不慎弄脏了衣物,天寒地冻,我这里路近,让她进来暖暖身子。”

    完,他看向亲兵,亲兵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道,“对对对,就是这样没错,燕姑娘只是来暖暖手脚,暖暖手脚。”

    见这情况,谁也不好再什么,哪怕燕老爷再想扯着自家孙女儿的衣服让他们好好看清楚,也没人会这么没有眼色。

    姚浅朝燕南疆看了一眼,也许该是顾天倾,他也朝她正看过来,两人的视线一触即分。

    燕南疆走了,天黑下来的时候,姚浅的院子也空了出来,两个丫鬟慌里慌张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燕二爷还在府里,李姐却不知道被弄到哪里去了,姚浅觉得又困又累,性什么都不想,直接睡了过去。

    这一夜对她来只是一场大梦,对整个朝堂来不亚于天翻地覆。朝臣们早已习惯了每次早朝在宫门外上一刻钟,等内宫太监传旨陛下身子不适,然后一起去往内阁议事,谁也没想到今天第一个流程就出了事

    朝臣们已经快忘了上一次踏进宣政殿是什么时候了,一时间竟然有些想不起来自己的位,折腾了好一会儿,忽闻一声陛下驾到,两侧帝王仪仗起,华盖下一个陌生的男人上前,毫不犹豫的坐上了龙椅。

    朝臣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是跪还是,但是内阁可不会给他们反应的机会,孙阁老一步上前,手里圣旨抖开,众人不明所以,但还是齐齐跪了下来。

    宣读的自然是昏君遗诏,实话,顾家人的面貌还是很好辨认的,明眸亮眼,高鼻薄唇,眉毛微微上扬,这也是众人发觉穿着龙袍的男人不是自家陛下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原因。

    不是没人认出来龙椅上的人是近日归京的二品武将燕南疆,只是内阁的声望太高了,在他们没有表示反对前,并没有人愿意抢先一步成为靶子。

    孙阁老也没有忌讳,在征询过燕南疆的意见之后,内阁商议了一下,还是决定把真相公布出去,并且当场处理了几桩家奴顶替主家上战场的案子。

    朝的官僚体系有些特殊,这也是内阁在没有皇帝的情况下还能坚持运作下去的原因,与此同时燕南疆发觉自己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少了,事内阁全权处理,大事内阁商议完毕之后能提出好几种解决方案,利与弊都写的清清楚楚,而且这竟然还不是架空他,在内阁成立之后,皇帝就没什么需要忙的了。

    当初在军中元帅一脸严肃的教育他的那些朝廷党派斗争,他连个毛都没看见如果两个老头儿各自带着一帮老头儿天天争谁的主意更利国利民也算是党派斗争的话。

    这种每天早晨去宣政殿坐上一个时辰,每天晚上花一个时辰批阅内阁已经下了注解的奏章,剩下的时间全都可以随意的生活真心很不错。

    然后有一天,孙阁老一脸严肃的对他,陛下,您该娶妻了。

    一时间,燕南疆的脑海里无数的宫斗政斗党派斗争呼啸而过,他保持着一百万分的警惕看着孙阁老,然后孙阁老用一百万分谨慎的语气道“上次燕府的那位姑娘,您喜欢吗要不,就定了吧”

    燕南疆整个人都不动弹了,他看着孙阁老,曾经看过的话里无数的阴谋诡计浮现在脑海,雪白胡子的老头儿仿佛看出了他的警惕,恭恭敬敬的道“陛下您安心,老臣家里没有孙女,内阁大部分的同僚家中都没有适龄的女儿。”

    知道是自己反应过激了,燕南疆揉揉鼻子,有些尴尬,只是想起燕府里那个姑娘,他还是犹豫了一下,“孙老,其实呢,我是很喜欢燕姑娘的,可我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她要是不想嫁给我,我总也不能勉强她。”

    孙阁老活了大半辈子,也算是活久见了,他侍奉过三朝天子,哪怕就是那位被称为痴皇的英宗,当初爱上一位清倌儿的时候,纠结的也是祖宗家法,而不是人家姑娘会不会喜欢一个年轻俊美身材高大坐拥四海的君王这种根称不上问题的问题

    慈祥的睿智老者面容有一瞬间的凝滞,孙阁老还没想好自己要什么,燕南疆就又开口了,“我比燕姑娘大那么多,都可以做她爹了,而且不通文墨。孙老,你知道吗,燕姑娘的学识很厉害的,我就会看看话,听听书。她的武艺也好,女子里很少见,我都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

    孙阁老几次想要话,然而燕南疆一起来就没完,时而怅然若失,时而又痛苦于自己晦暗的心思,时而又仿佛入了迷似的讲着他们的初遇,孙阁老总有种眼前的人不是皇帝,而是自家年少慕艾的大孙子的感觉,简直想哭。

    回想了一下当初安慰大孙子的情景,孙阁老纠结的伸手拍拍自家陛下的肩膀,露出一副慈祥长者的表情。

    “陛下,您是顾家之后,堂堂皇嗣,喜欢一个女人,要是连挑明心思的勇气都没有,那还做什么顾家人呢哪怕最后燕姑娘不愿意嫁给您,您至少也争取过,不会留遗憾啊”

    燕南疆被拍了肩膀,也没管孙阁老反应过来时大变的脸色,反而出了神,孙阁老的对,就算明知会被拒绝,总不能连争取都不争取,他和燕姑娘之间的差距是有些大,可这不是他后退的理由。福利  "songshu566"  微信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