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68|一笑封疆
    被抢了房间,姚浅其实并不担心,她的身份坏也坏,好也好,至少以燕南疆的性格,和名义上的侄女相处起来还能算是融洽,但是她那位表姑就不同了,表兄妹在古代算是最暧昧不清的关系,他只怕要避之不及。

    李姐的厢房被收拾的很干净,因为动手的都是丫鬟,房间里的大物件也就没有搬走,起来倒是她占了便宜,不过这便宜占的也不是那么甘心罢了。

    姚浅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房间各处,发现这里地势确实不太好,伸长了脖子才能看到燕南疆院子的一角,性把大开的窗户关上。

    直白勾引算什么情趣,自家的男人自家心里清楚,哪怕老夫老妻了,他也还是喜欢欲拒还迎那一套,即使没了记忆,这男人的劣根性总还是在的。

    燕南疆躺在床上打了个喷嚏,手里的话翻了一页,来也蹊跷,他平生最讨厌读书,但从就爱看话,尤其喜欢晚上躺在床上撑着头看,这姿势不是很舒服,但他就是习惯,一个营帐的兄弟曾经笑言过他看书的模样别扭的很,好像怀里有个人似的。

    十几年戎马生涯,要没想过女人是假的,虽然顶着燕家二爷的身份,不能娶妻,但燕家也没拦着他纳妾,只是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些年过来,就是没遇上一个可心的。起来都好笑,他这能当人爹的年纪,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

    话里书生姐凑成对,一直牵线搭桥的丫鬟也如愿成了妾,燕南疆却觉得有些没意思,这话写得好,书肆里供不应求,他原也觉得好,尤其这姐的刻画入木三分,张扬又直白可爱,偶尔撒起娇来更是动人,可看到后来姐和丫鬟同侍书生时,他就有些不得劲起来了。

    写书的这些穷酸八成一辈子也没见过几位千金姐,就像他白天见过的那个侄女,娇中带蛮,蛮而不横,笑起来如同一汪春水,瞪起人来也好看,那种带着点崇拜看人的眼神更是能把人的心都看化了,像这样的姑娘,谁娶了她不把她放在心尖上爱着护着,眼里心里只剩下她这又岂是那些立志为人妾的丫鬟所能比拟的

    想的多了点,燕南疆也不禁出了神,他也想过自己喜欢的女人会是什么样的,可无论怎么幻想也少了几分,可就在白天,他遇到的那个姑娘

    一只扑火的飞蛾带动烛火,燕南疆飘远的神念也被拉了回来,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竟然在想一个姑娘,还是个比他了十几岁的姑娘,他不禁老脸一红。

    性睡不着了,燕南疆披衣下床,原只是想出来走走,可远远瞧着那边窗户还有亮光,不知怎么的就提了白日的画戟来。

    月光袅袅,带着冬夜微寒的风,白日里一点点的声响都在深夜里放大,尤其是兵器舞动的声音,燕南疆起初只是为了发泄精力,可是看着那边窗户隐隐约约传来女子话声,他脑子一嗡,顿时更加卖力。

    李姐明知这会儿开窗会给底下人留下不端庄的印象,可是她实在忍不住,独守空房那么多年,她不知道多少次幻想过高大俊美的良人入梦,燕家二爷她是见过的,一个被掏空了身子的老男人,倒是年幼时曾经见过的燕家大爷,一身书生清贵气,眉眼她现在还记得清晰。

    虽然老祖宗过燕南疆相貌堂堂,高大威武,可是不亲眼瞧一瞧她总是不放心,何况他既然明知她没睡下还半夜出来练武,可见是起了心思了,她只是瞧一瞧人罢了。

    怀中一点微妙的心思,李姐把屋子里灯火挑亮,袅袅来到窗边,微微低垂着眼,开了窗。

    正巧这时燕南疆收戟,一抬头就见开着的窗,他愣了愣,正要避开,毕竟白天和半夜是不一样的,可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挪不开视线,然后他就看到了窗前明显矮了一头的身影和更加婀娜的身姿。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燕南疆还是立刻反应过来,那并不是白日里的丫头,顿时长出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他收回视线,转身就走。

    李姐呆呆的立在窗前许久,才摸了摸自己红晕满布的脸颊,煞是娇艳动人。

    第二天燕南疆才从下人的口中得知是燕府姻亲家的姐入住了,虽然不太清楚为什么表姐住进府里要抢孙姐的房间,但不妨碍燕南疆把自己的东西都搬到了侧院去,他实在不太想和一个陌生的女人相邻住着。

    燕家老爷在朝廷里领着二品的爵位,这其实也是燕南疆立功无数却还是二品武将的原因,子不越父乃是古礼,燕家老爷平时不用上朝,但是两个月一次的内阁朝会是一定要去的,正好燕南疆回府,府上一时就有了两个要上朝的主子,比平时热闹得多。

    燕家老爷是很不喜欢燕南疆的,一是心疼儿子,二是心疼自己老脸,每次被同僚拉着恭喜,他都觉得自己脸疼,如果燕南疆真的是他儿子,他高兴还来不及,可被人指着另外一个男人什么雏凤清于老凤声,他觉得自己没有打死燕南疆,简直是四十多年修养的完美体现。

    陛下已经很久没有上朝了,听上个月才得了一对西域姐妹花,姐姐能歌,妹妹善舞,把陛下迷得神魂颠倒,之后就再也没上过朝,就连两个月一次的内阁朝会都没有到场。不过这事不是燕老爷这种干吃俸禄的勋爵能置喙的。

    燕南疆却不同,他是代表西北将士上京述职的,六部最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军粮没批下来,阵亡将士名单交上去之后要核对,可一直没信,这边不批复,抚恤金就发不下来,他已经准备了折子打算当着陛下的面请命了,可他竟然连朝会也不来

    燕南疆不顾燕老爷使眼色,朝前一个大步了出来,对着几位阁老行了个礼,眉头一挑“末将燕南疆,奉命上京述职,另元帅吩咐末将顺路押送来年的军粮,以及西北军将士的抚恤事宜,如今上折三日有余,陛下迟迟不见,不知是什么意思”

    他的话简直可以拖出去斩了,但他的事却不是事,按理哪怕再是昏君,像将士抚恤这样的事情也是要当天回复,次日处理的,可几位阁老互视一眼,都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谁又知道呢,年纪轻轻的陛下早就死在了那对姐妹花的床上,死的时候甚至都没穿裤子,陛下无后,皇室无人,他们这些日子都快要把典籍翻烂了,已经商议准备去一趟龙兴之地,也不谈什么皇室血脉,只要姓顾,和皇室沾亲带故就行。

    也确实是疏忽了朝中大事,一位阁老叹气,“事情我知道了,这事立刻办,不能寒了西北将士的心,陛下他重病缠身,这些日子怕是上不了朝了。圣旨已下,今后朝中一切事务,由内阁商议处理,直到陛下病愈。”

    这话的没几个人信,十八少年精力猛如虎,只怕不是重病缠身,而是佳人缠身,几个老臣一脸无奈的神色,燕老爷等一干勋爵互相看看,却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燕南疆听出了阁老话里的无奈,却也和大部分人一样认为是昏君老毛病又犯了,醉死在温柔乡里不肯起来,顿时脸色很不好看,只是他毕竟是人臣,目的已经达到,不好再什么。

    回府的路上燕南疆还是很生气,不想和燕老爷一道回府,性骑着马打市集上过,毕竟天子脚下,来来往往的行人里骑马坐轿的都有,官员也不少,他这样一身盔甲的,竟然也不太显眼。

    市集上人来人往,由于将近年关,卖桃符的,卖糖果的,卖红灯笼的到处都是,吆喝声不绝于耳,走着走着,燕南疆的心情倒是好了很多。

    亲兵牵着马,心翼翼的看了看他的脸色,开口道“将军,看情况咱们回不了西北过年了,这街上热热闹闹的,不如买几个桃符灯笼回去,挂院子里也好看。”

    燕南疆想燕府里会准备,可是想想每年燕二爷回府之后的冷遇,他摸了摸鼻子,下了马。

    “将军”

    燕南疆道“找个地方拴马,买几个桃符回去挂。”

    亲兵哎了一声,喜滋滋的去了,将军素来大方,他这次不定也能蹭些年货回去过个好年。

    亲兵去拴马,燕南疆不好走远,四处看了看,不知怎么的就摸到了一边的首饰店里,一抬眼,直愣愣的盯着摆在架子上的一根碧玉桃花簪,许久,才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把那个,包起来。”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