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67|一笑封疆
    历来兵家一寸长一寸强,可若是双方旗鼓相当,短兵也就算不上短处了,姚浅耍了个剑花,迅速逼近,燕南疆微微一顿,侧身避过的同时手中长棍一横。

    转眼兵刃相交五轮,燕南疆也起了兴致,叫了声好,再度上前,姚浅微微喘息,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燕芊的身子不算好,尤其燕南疆是个高手,想要跟上他的反应确实有点困难。

    眼见接招越来越吃力,姚浅果断后退几步,喘着气摇摇头,“我不行了,没力气了。”

    打得正到兴头上,燕南疆几乎眉头一皱就要开骂,待到抬头才想起来眼前的不是他帐下将领,而是京城的闺阁姐,那一丝火气顿时消了个干净。

    “已经很不错了,这是大哥从前教的”燕南疆把长棍放回兵器架,看着姚浅,眼睛里带了丝探询,“虽然看不出路数,不过似乎是大家剑术。”

    姚浅眨了眨眼睛,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道“瞎练着玩罢了,二叔才是真厉害,我都听云妹妹了,二叔的威名在西北能止儿夜啼呢”

    燕南疆的心情一瞬间变得很微妙,他能听出来姚浅的确实是真心话,以前军营里的兄弟聚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有人吹是女人有多崇拜他们这些刀口上舔血的人,兴致来了还能吹出一段风流韵事,可大家心里都清楚,稍微有些见识的女人喜欢的都是那些能诗做画的文人秀才,没想到竟然还真有女人崇拜这些玩意儿。

    见他僵住不动,姚浅眨了眨眼睛,“我是不是错话了”

    燕南疆连忙回过神,道“不,只是觉得杀人这种事情没什么可夸耀的。”

    真的战场上,杀人并不如砍瓜切菜,纵然个人能力再强,也扛不住对方一群人一起上,普通的士兵一场战役能杀掉两三个人已经算是英雄了,大大的战役堆积起将军的威名,可这威名也沾染了太多东西。

    姚浅跟着燕南疆把双剑也放回兵器架上,摇摇头道“我的不是二叔杀人值得夸耀,而是二叔守卫边关十几年,威名震慑来敌,西北妇孺皆知,这才是值得夸耀的事情。”

    燕南疆不知怎的心中一股暖流划过,他看了看姚浅,嘴角上扬,比起那些一个比一个浮夸的便宜女儿,他更喜欢这个侄女,甚至有种“如果这是我女儿就好了”的心思,也许这样他们能更加亲近一点。

    “太阳下山了,我那两个丫头肯定回来了,”姚浅看了看窗户,露出犹豫不舍的神色来,“二叔,我下次还能来看您练武吗整天闷在家里很无聊的。”

    燕南疆知道自己应该拒绝,毕竟他不是她的亲二叔,孤男寡女就不该私下来往,可是看着那双充满了憧憬的双眸,他张了张嘴,还是没把那句不行出口。

    不话就是默认,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姚浅弯了弯嘴角,不给燕南疆反对的机会,一转身,如同一只灵巧的老鼠一样上了二楼,翻窗进去了之后,还在窗口,对着燕南疆挥挥手。

    不知道该什么好,燕南疆无奈又好笑的对她点点头,系上披风,离开了院子。

    初战告捷,姚浅翻了翻好感度页面,足足二十点,确认了燕南疆对她的友好态度,接下来她要做的就不是单纯的刷好感了,按照原轨迹,燕芊身死,燕南疆在燕府待的束手束脚,一接到边关的信就找了个借口走了,他走后不久,一直被内阁封锁的昏君驾崩的消息传了出去。

    原只是乱,得知了这个消息,蛮夷人顿时沸腾了,几十个部族加起来,想趁火打劫一把,边关将士们拼死才守护住了疆土,很不幸,燕南疆就在拼死的那一波人里。

    姚浅原的打算是如果燕南疆有顾天倾的记忆的话,她可以跟他坦白一部分,让他自己选择,可是燕南疆现在是个土生土长的土著,可能明知自己会战死,也不会后退一步,那就只有她想法子拖住他,不让他走了。

    “姐,老祖宗让人来,要把我们院里的厢房收拾一下,给李家的表姐住。”

    丫鬟其中的一个跑过来,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来,“老祖宗还让人送了很多东西,是让姐和表姐好好相处呢”

    姚浅顿时了然,她这里和燕南疆的住处只隔一堵墙,确实是近水楼台,想要燕南疆和那位表姐培养感情,自然住得越近越好。

    是表姐,其实那位李家的表姐是燕芊的表姑,之前也定过亲事,只是快成婚时生母去了,守孝守了三年,没成想三年刚过,父亲又惊马摔死了,男方等了三年,没想到还能出这事,加上觉得这家姑娘命硬,婚事也就此作罢,拖到现在二十六七,还没嫁出去。

    李家也是一门大族,一般情况下燕家老祖宗的盘算是断不能成的,可是李姐父母双亡,顶着命硬的恶名,早就恨嫁得不行,何况是妾,和正妻没什么分别,那些摆设她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虽然燕南疆年纪大了点,可她也不是十五六的黄花大闺女了,这已经是她能抓在手里的男人里最好的选择了,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同意。

    厢房收拾的很快,为了让李姐住得舒服,燕家老祖宗特意给她安排了四个大丫鬟,六个丫鬟,又拨了许多赏赐下去,一时间厢房竟然要比姚浅的主卧还要热闹些。

    姚浅来以为她的这位准情敌至少会来拜访她一下,可事实证明不是每个人都有情商这种东西,李姐压根就没出过厢房门,倒是她的几个丫鬟跑来跑去,姚浅深刻怀疑她这院子的情况都被那位李姐摸清了。

    燕家老祖宗年纪毕竟大了,记得燕芊的院子和燕南疆的相邻,却忘了厢房偏远,就算把脖子伸长了望,从燕南疆的院子角度来,也只有个模模糊糊的轮廓哪怕她不要脸皮的弹个琴唱个曲,那边都可能听不见

    大丫鬟回来之后,贴着李姐的耳朵了几句,眼神也很无奈,这院子格局就是这么坑,几间厢房在最里面,又偏又远,离那院子最近的反而是侄姐的房间,打开窗户就能看到那院子的里面。

    李姐眉头皱了皱,她一向不是很喜欢族里这些年轻的姑娘,她年纪不轻了,和她同龄的几乎都已经嫁人生子,还比不得她漂亮的手帕交有的在宫里都做了主位,只有她,每次宴席都只能不尴不尬的梳着姑娘头,和这些几乎了她一轮的姑娘坐在一起。

    “你去,挑几样首饰给侄姐送去,就许久没见了,等会儿晚上我找她话,被褥衣裳都备着,一会儿送来。”

    李姐对着镜子梳发,她相貌端庄,梳起姑娘头来有些别扭,盘起来梳成妇人头就很漂亮。

    大丫鬟连忙低头,实在的,自家姐的打算有些无耻了,可是她们又能怎么样呢这是最后一搏了,如果嫁不成燕大将军,那姐这辈子就算是毁了,堂堂李家大姐,总不能落到给人做续弦或者是嫁个寒生的地步。

    住进了她的院子,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拜访她这个主人,姚浅来以为是李姐情商低,可没想到用过晚膳后反而来了个丫鬟送东西,她们家姐待会儿过来和她话。

    大大六七个盒子,钗环配饰都挺贵重,至少对燕芊这种被苛待惯了的失宠姐来很贵重,姚浅也不推辞,倒要看看这李姐到底玩什么把戏。

    事实证明她真的不应该多想的,姚浅衣衫整齐的坐在桌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一来就开她窗户,看了看露出满意神色,然后仿佛一副恩赐嘴脸兴致缺缺的和她话的李姐。

    扯了一会儿话,在姚浅的不合作下,李姐脸皮再厚也接不下去了,性也不和她废话,唤了丫鬟进来收拾床铺,十来个丫鬟齐上阵,姚浅被生生挤到一边。

    “我们家姑娘身子寒,最受不得阴冷,老祖宗交代这里的房间任姑娘住,对不起侄姐了。”一个大丫鬟还算是好心,给了姚浅台阶下,“厢房那边我们已经收拾好了,侄姐还是移步吧。”

    李姐哼了一声,把自己常用的脂粉放在收拾干净的梳妆台上,首饰盒也摆了上去。

    自己这边两个豆芽菜似的丫头,对方整整一个足球队,在不能抬手把那个讨人厌的表姑打个半死的情况下还真是只有顺着这个台阶下去了。

    姚浅妥协了,“你们把我的东西都搬过去吧,要收拾的和刚才一样才行,不然我一定会告诉老祖宗的”

    李姐压根没理她,让人把靠着燕南疆院子那边的窗台收拾齐整,几个大丫鬟一起忙活,良久才有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推搡着出来,把她的东西搬起来。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