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64|一笑封疆
    晚宴结束的很快,事实上基过了这个晚宴,就没有姚浅什么事情了,帝国大比的是武者实力,到了大帝这个等级,谁高一点谁低一点简直一目了然,武者的比斗自然和他们无关。

    姚浅只是粗粗一打量,就知道自己此刻的实力应该和青龙国君相差不多,比起龙岳帝国的那位年轻些的大帝要好一些,总体来,应该算是中等,这在刚刚突破的武者中是很不寻常的,就像宁国的那位新晋大帝,他身上突破的气息还没完全散去,在实力超过他很多的人面前,简直就像一只白白嫩嫩的幼崽。

    真幼崽姚浅丝毫不掩饰身上的霸道威压,压得宁国的大帝几乎抬不起头来,众人都知道龙腾帝国和宁国的恩怨,自觉的不去掺和,更何况他们已经有了更关注的人。

    离席的时候许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上来道别,重点都放在了顾天倾身上,其实如果今天的临阵突破,这次晚宴该是姚浅的独角戏,毕竟几位大帝里只剩下她还没有露过面,姚浅人却不太在意这一点,就像顾天倾的那样,她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她都快要忘记了,最开始其实是顾天倾不喜欢,可是和他相处得久了,在改变了他的同时,她自己也在慢慢的向他靠拢,就像成了世上另外一个顾天倾,不过,谁又能这不对呢。

    帝国大比整整持续了十六年,最后计算得出的结论,青龙帝国总体实力要比龙腾帝国强上一些,因为这十六年间青龙帝国又有两位亲王登基的缘故,风头一时无两,龙腾帝国又比龙岳帝国要强,龙岳帝国之下,宁国的武者甚至没有排上大国的名号。

    自然,这些排名是不算上顾天倾的,万年前炼丹师的威名实在太响,而且也没人傻到会去得罪炼丹师,所以顾天倾的名头一直都很响。

    姚浅也曾经试图察看任务进度,但是没什么用,顾陵的好感度一直停在那里,按理顾陵变成了顾天倾,灭世肯定就不存在了,但是系统一直没有联系过她,也没有过任务完成的提示,就像是和顾天倾的那一世,这种bug让人害怕,却还是忍不住放开自己去享受这些偷来的时光。

    武者的生命要比普通人的长了太多,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身体是系统给的,和顾天倾的这一世只生活了不到五百年,某一日睁开眼,姚浅发现自己毫无预兆的回到了系统空间。

    系统空间仍然是那副样子,姚浅有些愣愣的到光圈前,迟疑了很久,还是没把顾天倾的事情问出口,怀着一点犹豫中莫名期待的心情,接受了任务,去到下一个世界。

    熟悉的晕眩感传来,姚浅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身下的柔软,知道自己现在正躺在床上,顿时放下心,把这次的任务资料载入。

    这次的世界还算是个比较普通的世界,没有武道,没有玄幻的功法秘籍,有的只是一个乱七八糟的世道。

    前朝开国三百余年,国祚走到尽头,按理会有一位盖世英雄揭竿而起,建立新朝,又或者被臣子推翻,直接改朝换代,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前朝灭亡是因为最后一代昏君把自己作死在了妃子身上,皇室已经单传数代,到了昏君这一辈就艰难,结果昏君十八而逝,连个鸡毛都没留下,偌大的王朝竟然找不出一个继位者,内阁主政十二年之后,子民们竟然也就习惯了没有皇帝的生活,就这么过了下去。

    姚浅来到的时间点正是昏君去世之后两天,皇室的最后一个继承人死亡前一百天。

    而这位皇室继承人兼她这次的任务对象,也不是死于什么宫廷政斗,而是战死的。

    作为皇室第二顺位继承人,燕南疆的正职是一位久在边关的大将军,昏君去世之后,内阁翻遍了皇室祖宗十八代,用了无数时间推理排列组合,好不容易才查出皇室好几十年前还有一个流落在外很多年的皇子。

    因为当年皇子这玩意还不算珍稀物种,走失的还是个残疾,当年的皇帝派人找了两年就没再找下去,内阁臣子们几乎把自己埋在当年卷宗里,派出去的探子查断了腿,好不容易才查到,当年皇子走失后被一户燕姓人家收养,居然还有一脉留在人世正是当朝正二品大将军燕南疆

    内阁大臣们顿时打了鸡血一样的派人去边关请大将军归朝,结果半路上边关的战报传来,大将军战死,群臣都懵逼了,这事先没好啊好好一个王朝没有外敌没有内鬼百姓和谐安生臣子也安分,连个权臣都没有,结果忽然有一天你告诉我皇室血脉断了,这还怎么玩啊

    内阁主政了很多年之后,当年的忠臣逝去,新晋的臣子一个个都起了心思,没多久王朝分裂,演变成了真正的乱世。

    姚浅这次的任务对象燕南疆正是这个世界的大气运者,来大气运者不出意外都是会笑到最后的,燕南疆这一出真的纯属意外,他祖父被燕家收养,却并非是收为养子,而是下人。他出生时就是燕家的下人,后来上战场也是为了替燕家少爷挣军功,这在官宦人家是很正常的事情,让经过训练的下人顶替自家子弟姓名去从军,挣了军功之后再从中操作一番,让自家子弟得到军职,一般军中人不敢得罪官宦,发现这种事也不会声张。

    只是后来燕南疆升的太快,又得了统帅的赏识,燕家人再想做些什么也来不及了,只得捏着鼻子认了这个少爷。

    所以燕南疆名根不叫燕南疆,该英年早逝的人也不是他,可惜他顶替了燕南疆的姓名,也就在某种意义上和他的命格相连,他得到了燕南疆的命格,自然,燕南疆的生死大劫也被他挡住。

    姚浅这次的身份是燕家大房的姐燕芊,燕家大少爷去得早,按照辈分,她要叫燕南疆一声叔父,但其实她和燕南疆没什么血缘关系,平时也不是很亲近。

    姚浅醒来的时候正是清晨,燕芊是个颇为娇蛮的大姐,和二房里几个记名在燕南疆名下的姐妹们关系不是很好,她就像一只骄傲的斗鸡,看了谁都要上去啄几口,正是因为这人嫌狗厌的德行,她不知道被谁下了药,当天夜里就发了高烧,姚浅来的时候人刚刚断气。

    接收了燕芊的记忆,姚浅才发现这位在原轨迹里几乎是用来拉低智商的大姐其实一直在被不着痕迹的排挤,她像个刺猬一样见谁就刺是因为压根没人把她放在心上,她贪财的名声几乎传得毁了闺誉也是因为经常断顿,简直是比顾画屏还惨的可怜。

    起身的时候还有些晕眩,比起二房那几个姐的前呼后拥,燕芊房里只有两个十来岁的丫头,正是爱玩爱闹的年龄,也不是有什么坏心思,只是女孩贪玩,很少做事情。

    姚浅回想了一下,燕芊已经连续吃了两顿冷饭,因为天比较冷,她根也没吃下多少,中午燕南疆大军回京,府上早就备下了丰盛的宴席,也不知道是谁要整治她,如果燕芊没死的话,可以想见她会在宴席上出什么样的洋相。

    姚浅深吸一口气,翻了翻衣柜,竟然没找到一身合适燕芊穿的衣服,燕芊生的一副绝色容貌,加上泼辣的性格,最适合艳丽的颜色,但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她衣柜里竟然都是些怎么看怎么白花的衣物,换一个人来必定穿的清新脱俗清醒脱俗个鬼啊

    好在她不是燕芊,姚浅仔仔细细的选择了一套浅白搭配鹅黄的衣衫,并没有上妆,燕芊年方十六,正是清纯可人到气死西施的年纪,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气质,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姚浅会这么用心不是莫名其妙的,顾天倾已经跟了她两世,她有种莫名的感觉,她和他的牵绊还没有结束,这次的任务对象是顶替了别人名字的,而他名随祖父,正是皇家姓氏,姓顾名长安,这个巧合太让人遐想。

    燕芊的容貌起来是她原的样子有些相似的,却是高配和低配的区别,姚浅有些不安,如果那个燕南疆真的是顾天倾的话,他还能认出她来吗就算认出了,这张比她美得多的面庞,他会不会更喜欢

    胡思乱想了好一阵,两个丫头才打打闹闹的进来,见到姚浅已经坐在了梳妆台前,不由一阵后怕,机灵些的连忙上前,一嘴的好话。

    燕芊起来泼辣,却不会和十来岁的孩子计较,换了姚浅自然也不会,她换好衣服就推开了房门。福利  "xinwu"  微鑫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