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59|武道至尊
    顾陵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梦里他不再是他,有时他身份高贵不可逼视,有时他落魄犹如路边野狗,无数的面貌,无数的经历,几乎要将他的大脑涨破。

    他试图清醒过来,但脑海里那些记忆不断的纠缠着他,纠缠着,仿佛想得到他的承认,他奋力挣脱却未果,只能静静的沉沦,一段段的人生悲喜各异的播放着,他有时一生征战,有时生而高贵,有时从泥潭而上,一步步成就自己,如果这些人生总有一个共同点的话,那大约是胜利。

    无论多强的对手,无论多乱的世道,无论多卑微的人生,他总是在嬴,区别只在艰难和轻易之间。

    他看到了自己,确切的,是自己的未来,他看着那个叫顾陵的男人欣喜若狂的得到了那份传承,然后速成,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法子所谓试探人性,不出意外的失望,就像是一个得到了力量的懦夫,肆意挥霍,然后耀武扬威。

    顾陵觉得自己讨厌这些人生,不是不辉煌,也不是不让人兴奋,而是这种仿佛被什么冥冥之中的东西控制的成功,他不喜欢。

    他能感受到那些急迫的想要进入他的脑海的记忆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他看到了那个同样姓顾的男人的一生。

    第一眼在记忆里见到那双眼睛,他就隐隐约约有了一种感觉,那个人是他自己,而不像那些企图让他认可的记忆一样套了个像他的空壳子,他看着自己出生,长大,外出游历,然后遇到了一个姑娘。

    顾陵不太能形容出一个姑娘给人的感觉,只是他看到她,心中便有了一丝欢喜,她悄悄看他时他会不自觉展露出最完美的仪态,她看着别人时他强忍着心里的妒嫉,他为了她一点点的改变,把自己变得适合她,然后,得到她。

    顾陵真的觉得自己抱着和记忆里的男人一样的感觉爱上了这个姑娘,他的心跳不自觉加快,然后在发现真相之后陡然震动,心脏几乎停跳。

    他看着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合适的代替品,他强迫自己下刀,然后慢慢适应,看着她逐渐红润的脸色,他又渐渐觉得他们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

    翻看着这段人生,顾陵的心情起起落落,他时而为那个脆弱的魂灵心伤难过,时而安静看着仿佛人间炼狱的试验场。

    顾陵以为死亡就是结束,没想到却是另外一个开始,他看着和记忆里截然不同的相遇,完美的过程,让人留恋的结局,整个人就好像被从泥潭里捞出来之后洗干净,放进蜜罐里泡了很久。

    经历过痛苦,忽然有个冥冥之中的存在又向他展现出了完全不一样的甜美,仿佛是暗示着什么,又仿佛一场言笑晏晏的威胁。

    姚浅从睡梦中惊醒,这才发觉自己居然在顾陵床前睡着了,她揉揉眼睛,却见顾陵躺在床上,眉头轻挑,朝她露出一个笑容来。

    “我过,等你醒了,我还在你身边,没有食言。”顾公子弯了弯眼眸,眉眼里氤氲着一股清清淡淡的笑意。

    姚浅直愣愣的看着他,过了很久,才颤抖着声音道“顾天倾”

    顾天倾的脸庞还泛着青气,可是他的眼睛十分明亮,看着姚浅,仿佛久别重逢一样,贪婪的看不够似的看着她。

    姚浅一把抱住顾天倾,眼泪就流了下来,她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可是当她真的把人抱住的时候,听着他的心跳声,耳边传来他轻轻的叹息,她除了落泪,什么也做不到。

    “虽然我过,想哭就哭,可是我身上的毒再不解,你就要为我哭一辈子了,我可不想让这么漂亮的媳妇当寡妇啊。”

    带着些许戏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姚浅这才注意到怀抱里的身体非常的瘦,这些日子顾陵根滴水不进,若非他之前有了些武道底子,早就死了。

    姚浅连忙擦干眼泪,几乎有些手足无措,眼圈红红的,想起这些日子那些炼丹师炼药师们的结论,她更想哭了,几乎是拖着哭腔道“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毒,没人看得出来,不知道怎么解,是不是,是不是顾陵已经死了,你才过来的我害怕,你不要再离开我了,我真的害怕”

    顾天倾抬手按上姚浅的脸庞,指腹轻轻擦过她眼角,轻声叹息道“别怕,这世上没有什么毒是我解不了的,帮我找些东西来吧,那些炼丹师用的药材,这里的丹药,最好有些入门的资料,我保证,很快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夫君,嗯”

    姚浅不知道顾天倾前世的那些事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能施展出几分,她心里很害怕,但是冷静下来之后,还是强行忍住了,没有将自己的担忧展露出来。

    她把带来的所有钱财都翻出来,委托那日的接引大臣给她找来最好的药材,丹药,炼丹师的秘籍,以及最好的材料做的丹炉,无数的天材地宝如流水一般送进了驿馆。渐渐的有流言传出,龙腾帝国的那位新晋大帝因为心爱的侍君中毒,人已经不清醒了,甚至有人那个侍君其实早就死了,大帝还抱着尸体不放手。

    顾天倾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超乎想象,他用自己的血做实验,反反复复的测试出了那道黑光里蕴含的毒物,并且在翻阅了几炼丹师的资料之后,迅速的掌握了炼丹的诀窍,按照他的话来,只是把药方里的药换一种形式煮熟,而他恰好很会掌握这种能力而已。

    姚浅从前没有接触过炼丹师这个职业,不知道顾天倾的行为有多么的逆天,但是如果随意换上一个对炼丹有研究的武者,就会知道,顾天倾简直就是一个妖孽。

    妖孽顾天倾在醒来的第十三天替自己解了毒,顺便炼出了几炉不知名的丹药,姚浅有些疑惑,问他这些丹药的用途,顾天倾露出一个微微的笑容来。

    “那道黑光里的毒素挺有意思,我仿照着做了一点,这一炉是原版的,有解,这三炉是我改进之后的,现在还没有解药。”

    顾天倾一般不无解这个词,因为只要他存在,无解身就是个悖论。相处那么长时间,姚浅已经能在心里把他的话翻译过来了,简单来他的意思就是,这个黑光毒素是垃圾,我已经解开了,改进版的除了我之外没人能解,而我现在不想炼解药,那就是无解。

    顾天倾这话时云淡风轻,但是眉眼间的矜傲挡也挡不住,明明在装逼,可就是要表现出一股大局尽在掌握的气度,还真是可爱。

    姚浅原先以为黑光毒素是传承山洞的原主人留下的,可是按照顾天倾的法,这毒素源于一种简陋的制毒手段,他根据提取出来的毒素试验过很多次,方子是好方子,只是炼制的人水平不到家,不可能是一位炼丹大帝的手笔,更像是速成法,姚浅气得直咬牙,那个人窃取了传承还不够,还要把之后来的人一打尽才更罢休

    顾天倾并不觉得他受到了伤害,如果不是这次受伤,他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清醒过来,顾陵是失去了记忆的他,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他,一个不完整的顾天倾,根就没有守候她的能力,为此他宁愿受些折磨,何况这种儿科的东西也根称不上什么折磨。

    毒素被完全清除之后,顾天倾渐渐的能够下床走一走,因为这些日子的虚耗,他浑身上下几乎就剩下一把骨头,等到渐渐恢复,他的长相已经潜移默化的和前世相似起来。

    顾陵一开始的时候看起来和顾天倾长的并不像,直到这些日子显而易见的变化,姚浅才渐渐发觉,顾陵的面部骨骼和顾天倾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五官的形状有了些微妙的改变,整体看上去就没了一丝相似之处,但是顾天倾醒来之后,每天睁开眼睛的一点点变化,从前的面容竟就慢慢回来了,连最亲近的李循都没发觉太大改变。

    事实上这些天李循的眼睛珠子一直都呈现着快要掉出来的状态,先是顾公子醒来,然后就像是鬼上身似的要求最好的药材和丹炉,他知道这位顾公子从来没有接触过炼丹一道,甚至在看那些低级的入门书,而主子竟然也眼睛不眨一下的千金豪掷,他以为这只是顾公子临终的心血来潮,甚至还有些同情,然后他的脸就被打肿了。

    谁来告诉他,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炼丹的人,为什么上手就能炼丹,毫无阻碍的处理高阶药材,明明是新手却能随手招来丹火,那种冒着金白色的火焰他见都没有见过更重要的是,连帝国最强大的圣者炼丹师都亲口鉴定的无、解、剧、毒,他都随手解了啊

    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就好像踩过一只蝼蚁,他原惊喜的表情都木在了脸上。福利  "songshu566"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