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52|武道至尊
    原身突破少帝并没有多久,姚家人做的的孽却已经天怒人怨,姚浅后来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后续,第二天赵氏皇族就派了人来打理,新换的侍从虽然还有些战战兢兢,不过基的运转已经没有什么差错了。

    就剩下一个主子,姚家原的仆从们每天要做的事情少了很多,却比从前更加尽心尽力,他们真真切切的见过那一场一个人对一整个家族的屠杀,血雨纷飞的场景仿佛还在眼前,连一点点的心思也不敢起。

    好在少帝并没有什么需求,既不需要每夜送上不同的女人,也不需要每顿吃最新鲜的何罗鱼目,只要三餐管饱,就算看到下人偷懒也不会一鞭子抽上去,毁容烂眼。

    慵懒的野兽和乖巧的兔子是不一样的,前者即使在打盹,也不会有人敢撩一撩胡须,后者即使张牙舞爪,换来的也只有蔑视。

    姚浅对这些并不关心,事实上系统只是给了她一具资质不差的身体和简单的生存程序,但是这具身体从在姚家人的督促下练武,久而久之养成了时时刻刻勤奋刻苦的习惯,如果是真正有七情六欲的人,自然不可能心无旁骛,只是程序毕竟是程序,别人让它做,它就做,造成了现在这样几乎要改变大陆格局的情况,她也只有低调低调再低调了。

    姚浅不想参与什么王朝争斗,帝国暗战,好在她现在处在武灵境十阶,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位大帝,不管皇族内部如何争斗,都是默认不能牵扯上她的,只有讨好。

    赵澜比别人都多了一条途径,自然尽心尽力,几乎是在他下命令的第二天,楚城的城主宋武就得了消息。

    赵澜不清楚,宋武却是清楚的,青源城只是个城池,青源城顾家祖上追溯三百代都没出过一任武圣,现在的这个城主只是凝神四阶的武者,家里几个儿子都是差不多的废。也许是为了掩盖自己家族的颓势,青源城主让人往外宣传自家出了个百年不遇的废物,试图让人把目光都转到大儿子身上去,他们也就当个笑话看,没想到上面竟然指名要这个废物

    赵澜在口信里不好的太清楚,只是隐隐约约暗示了一句,但这也够了。宋武琢磨许久,觉得这事可以干,左右不过一个青源城,他打下这座城池都不算伤筋动骨,何况只是让他们交出一个废物。

    宋武想了想,叫来自己的大女儿宋娇,他已经七十多岁了,生下的儿女多不胜数,却只有这个大女儿最得心意,资质也好,不过五十来岁就已经凝神十阶,很有希望成为继他之后的武圣,他已经立下她作为继承人。

    宋娇进门前别有意味的瞧了瞧宋武的护卫,直把高大英俊的青年看得脸红,低下头去,才算满意的在青年脸上抚摸一把,推开门。

    “王城的消息,二皇子要找一个人,是青源城顾成林的大儿子,你去一趟,把人护送进王城,别出乱子。”宋武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正色道,“收起你那点花花肠子,等回来了,我亲自在护卫队里给你挑几个好的。”

    宋娇挑了挑眉笑了,“顾成林的大儿子他昨天才送到我床上,今早爹你就来要人,表弟的消息可够快的啊。”

    宋武皱眉,“你把人动了”

    宋娇摆手,“没,昨天媳妇儿闹腾,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去了那院子还给我玩个以死相逼,弄得血淋淋的,我也没心思了,人没事,就是血流得多了点。”

    自家女儿什么性格宋武清楚,虽然风流了点,倒是不下流,你情我愿的事情,弄得相看两厌也不值当,只是这人是二皇子点名要的,他眉头紧锁,叹了口气。

    “没时间给他养伤了,就这么送过去吧,你照顾着点,用最好的药。”

    宋娇这才正了正脸色道“爹,把人送去究竟要做什么我虽然没动他,可他被送给我,就是我的人,哪怕对他没心思了,至少也能原原把他还回去。”

    宋武看了自家女儿一眼,淡淡的道“你也可以把人还给顾家,等二皇子派人去要,左右不过再废一趟事罢了。”

    宋娇这才作罢,想到自己这趟去王城,路上至少还要和那个一脸冷静拿刀自残的青年相处半个月,想到还在院子作天作地的媳妇儿,她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长出一口气。

    顾陵面无表情的上了马车,他已经听下人了,宋娇要把他送人,从一个牢笼,换到另外一个牢笼,他知道自己应该表现的顺从一点,至少宋娇不是坏人,可是他做不到,他无法忍受任何人的亲热,这会让他变得肮脏。

    炼气二阶的体质让他无法乘坐高阶妖兽,只能用最原始的法子,马车颠簸的很难受,偶尔掀开帘子透气,那个骑在马上的女人还会关切的回头,顾陵看了发呕,性不再掀帘子。

    这世上强者为尊,弱者任人欺凌,继母常常像他这样的废物就该嫁人,最好还是嫁个男武者,这样用了丹药还能怀上个孩子,因为大部分的女武者性格都很高傲,并不会给卑贱的侍君生孩子。

    每到这个时候,顾陵都很想把手里的扫把扔到她妆容精致的脸上,他拼了命的练武,可是招式再熟练也无法再往前晋哪怕一阶,顾家人资质都很差,她的几个儿子其实和他差不多,炼气三阶,炼气四阶,只是要比他多了一两阶和一个恶毒的母亲,他就成了一个城的笑话。

    忍耐到最后,竟然真的被送人了,他该感谢那个女人没有把他送给男人那宋娇呢又要把他送到哪里去送到谁的床上顾陵冷笑一声,眼里透露着几分疯狂。

    混吃等死的第十八天,姚浅收到了来自楚城的快递,快递员赵澜心的看了看她,“殿下,人已经到王城了,不知道殿下是现在要还是”

    姚浅眨了眨眼睛,“我要见他,现在。”

    见姚浅态度坦荡,赵澜试探着道“出了些意外,那位顾公子受了伤,如果殿恤,不知是否可以直接用马车送进府里”

    “他受伤了”姚浅连忙道,“他怎么了没事吧有没有什么危险”

    赵澜很想殿下你不要靠得这么近,即使过了半个月,您身上的血腥味还是很重,但是看着姚浅紧张的神色,他咽了咽唾沫,还是实话实道“殿下不必担心,这位顾公子的伤不重,澜把殿下要人的消息吩咐给舅舅,巧的是顾公子正好在楚城做客,大约是和表姐发生了些误会”

    赵澜一边,一边心的看着姚浅的脸色,他这样实话实也是为了给顾陵的伤过个明路,看殿下这副关心的样子,他心里有了些底,所以话也的心。

    “顾公子的伤我已经找人替他处理过了,用了最好的伤药,过不了几天就会完好如初,表姐她性子浑,但心是好的,还请殿下不要同她计较。”

    姚浅冷静下来,知道顾陵的伤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按照赵澜的法,顾陵大概是被送给宋娇之后不肯就范,争执间伤到了,原轨迹里宋娇并不是什么坏人,顾陵有了实力之后,也只是惩大诫了一番,她还不至于越过顾陵这个苦主去做什么,只是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顾陵并不知道自己要被送到什么地方去,只是隔着帘子听了几耳朵,并不真切,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炼气二阶的实力,哪怕一个初入武道的孩子都能轻轻松松把他打死,就算侥幸跑了,他又能逃到哪里去

    下了马车,宋娇跟着下马,看了看他,似乎想要些什么,还是没有出口,顾陵也不看她,打量了一下周围,马车停在一个很大的庭院里,地上铺着整块的青石板,间隙里有着挥散不去的血腥,如果不是这里实在豪奢,他还以为自己进了哪家屠夫的院子。

    宋娇露出隐隐的敬畏来,见顾陵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怜香惜玉的心情顿时涌上,她靠近他一些,心提醒“这里是王城姚家,姚家的那位点名要你,顺着些吧,那位疯起来六亲不认。”

    顾陵是听过这位姚家的少帝的,和王城饱受姚家人欺凌的百姓不同,事情传到他们这些边远城池早就变了味道,那时正是他被送到楚城讨好宋娇的时候,外面那些押送的人讨论得热火朝天,有人少帝练武练疯了,有人少帝六亲不认,日后必然有报应,还有人家族是身后屏障,少帝简直自毁城墙这样的话很多人都在,的得意洋洋,好像就因为这个,就能在道德层面把高高在上的少帝踩在脚底下似的,他却只觉得可笑。

    若我手中有刃,自当屠尽欺我辱我之人,流着同样的血,才更不能被原谅。快来看  "xinwu"  微鑫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