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47|医不自医
    不管怎么,事情倒是问清楚了,被顾一救下的女子自称是县一个大户人家的逃奴,因为不愿意被主母许给老爷为妾,所以逃了出来,在山上迷了路,还被顾一的捕兽夹夹断了腿,不修养上几个月根没法走路。

    顾七对此表示震惊,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陈莲心,扫了眼倒在地上的两个同伴,压低声音道“你们家老爷,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陈莲心愣了愣,觉得自己实在跟不上这几个人的脑回路,思考了一下,谨慎的道“我们家老爷有虐人的癖好,被送去的姐妹们都活不过第二天,生得越美他下手越狠”

    顾十惊讶道“那这是救人的事情啊,你为什么要跑”

    陈莲心“”不,这一定是她理解错了。

    事实证明她没有理解错,快傍晚的时候她见到了这座木屋的主人,还没等她摆出一个最美的姿态迎接,就见对方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视线从她刻意松散开的衣襟上迅速移开,仿佛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这是你们救的人”顾天倾目光看向顾三,顾三面无表情,把顾一推到前面去。

    顾一额头上的丑字刚消没几天,看到顾天倾就脑门疼,往后看了看,自家几个兄弟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他只好委屈的扭过头,硬着头皮道“是,是属下,属下在林子里弄了捕兽夹,结果这位姑娘撞进来,受了伤,她她没地方可以去”

    顾天倾的目光落在陈莲心的腿上,顾一几个人已经给她处理过了,只是没有他的同意,他们包扎用的是自己随身带的金疮药,并不敢动他的东西。

    顾天倾点点头,“既然是你救的人,那就由你负责送她下山,没地方去可以送到官府,让她家里人来领她。”

    “可是少主,她是逃奴,送到官府会”顾一张了张嘴,想要些什么,却被顾天倾一个视线吓得不敢再做声。

    顾天倾把视线转向陈莲心,道“你的医药费我会付清,在此期间的误工费我也会一并算给你,现在你可以走了,顾一,你带她下山找个大夫。”

    顾一老老实实的应是,并不质疑顾天倾为什么不给陈莲心看伤。

    陈莲心却有些受不了了,她咬唇看向顾天倾,天生一副楚楚可怜之态,“公子,奴家从主人家中逃出来,已经是犯了大忌,若是被他们追回,奴家的命就没了,求公子救命”

    顾天倾转身就走,陈莲心连忙叫道“奴家愿意为奴为婢,伺候公子”

    顾天倾顿住脚步,回过头来看向陈莲心,他挑起眉头,“可会缝补”

    陈莲心愣了愣,想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还会暖床,然而万万没想到顾天倾问的是缝补,她犹豫了一下,觉得缝补应该和刺绣差不多,于是坚定的点点头。

    顾天倾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那就留下来吧,一会儿我让你给你送点东西来。”

    陈莲心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轻易,而且这位高高在上的神医还对她表现出了这样明显的不同,不过想想自己的容貌,她就坦然了,这世上的男人没一个能逃过美色的诱惑,即使是变态,也是有审美的。

    然后顾十抱了一大袋草木灰和棉花,外加一筐白布和针线,高高的堆在她床边。

    陈莲心整个人都有些僵,她看向瞪着圆眼睛,脸上还有些婴儿肥的少年,试图让他理解,她现在还不需要这些东西。

    “这是我们少夫人的,少夫人不喜欢缝这些东西,少主让你在明天之前把这些缝完。”顾十用圆圆亮亮的眼睛看着陈莲心,显然有些嫌弃。

    陈莲心只觉一口血梗住了喉咙,她明明选择了男主还没有遇到女主的时间点,这个少夫人是哪里冒出来的

    心绪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陈莲心咬牙看着顾十,仿佛不经意撩动耳边长发,她柔声试探道“我初来乍到的,还不知道少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兄弟你”

    顾十流露出一丝沉痛的表情,他看着陈莲心,纠结了一下,还是开口了“那个,我有面具,你要不要戴上其他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这是在关心她,害怕她太过美貌,被那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占了便宜吗陈莲心看着少年纯真的眼神,缓缓勾起红唇笑了,她还没完整的露出一个诱惑的笑脸,就被闯进门的顾九一拳打在了脸上。

    见顾九还要再打的样子,顾十吓坏了,连忙抱住顾九的腰,叫道“哥,哥冷静,冷静,陈姑娘不是在吓我”

    顾九对陈莲心下手已经花掉了他全部的勇气,他抱住顾十的头,惊慌的大叫道“妖怪你再敢吓我弟弟,我打死你我才不怕你”

    陈莲心完全被打懵了,她还从来没遇到过舍得打她的男人摸了摸脸颊,被打到的那一片辣的,半边鼻子也疼得厉害,伸手一摸,一手的鼻血。

    顾九已经被顾十安抚下来了,得知眼前的女子对自家弟弟露出狰狞的表情不是为了吓死他,他顿时有些尴尬,十四五岁的少年无措的咬了咬唇,纠结道“对不起,陈姑娘,你打我吧,我保证不还手”

    “哥,你真的是太过分了,长得丑又不是陈姑娘的错,你怎么能不问一声就打她呢”顾十斥责道,“我觉得陈姑娘是个心地很好的女孩子,你不可以侮辱她”

    顾九更加愧疚了,低着头道“陈姑娘你打我吧。”

    陈莲心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兄弟唱双簧,这是新的侮辱人的法子吗她长得丑她怎么可能长得丑就算那个少夫人美成天仙,也不可能把她比成烂泥

    深吸一口气,陈莲心强撑着露出一个笑脸来,顾十见状,十分痛苦的道“陈姑娘,都是我的错,你要打就打我,不要再吓十了,他自身子不好,经不得吓。”

    顾十想没事,但是看了一眼陈莲心的笑脸,他当即抖了抖单薄的身子,眼睛水汪汪的。

    陈莲心一口气没上来,晕了。

    姚浅已经很久没来生理期了,一般来,系统给的身体可以完美模拟各项机能,附身则不会,她在现代的身体习惯了各种方便干净的卫生巾,偏偏古代只有月事带。

    月事带做起来不算麻烦,可是上个世界姚浅已经受够了针线活,她发誓她再也不想做这些玩意了,所幸顾天倾十项全能,在陈莲心没来之前,这些都是他做的。

    顾天倾做的月事带有着他独特的个人风格,针脚不算熟练,却绝对整齐划一,内里的棉絮和草木灰分布极为均匀,他甚至清楚姚浅每一次来月事的量,每天的薄厚都不一样,所以拿到陈莲心做出的月事带时,她立刻就知道换了人。

    顾天倾原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他会缝补月事带没错,可是在男人的观念里,还是女人做出来的东西比较适合女人,然后他就看到了陈莲心缝出来的月事带。

    可以看得出来做月事带的姑娘针线很不错,针脚细细密密,棉絮轻薄的垫了一层,显得柔软而舒适,每一张月事带的尾部都用粉色的绣线绣了一朵的莲花。

    姚浅面无表情看着顾天倾,这要不是个姑娘做的,她能把这些统统吃下去,不光是个姑娘,还是个很有心思的姑娘。

    顾天倾叹了一口气,“太薄了,你的月事要比寻常姑娘多一倍,像这样的一不留神就渗透了,我让她重新做。”

    姚浅继续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神里很有一种正妻抓到了三质问丈夫的味道。

    顾天倾很难接收这种脑电波,他想了想,道“你不喜欢这个式样吗让她绣点别的”

    “她是谁我怎么不知道你跟这位她的关系熟到都能把我的月事带给她做了”

    顾天倾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处,只是他愣了愣,几乎有些不敢置信的道“姚儿,你是吃醋了吗”

    姚浅都要被他给气笑了,恶狠狠的道“怎么中你心事之后,我连吃醋都不行吗你嫌弃我了是不是嫌弃我不会做饭,嫌弃我懒,嫌弃我”

    顾天倾一把将她按进怀里,有些语无伦次的道“不,不是,我是太高兴了”

    记忆里一点点的温情早已模糊,二十年的互相折磨,他的记忆里只剩下那在不同的躯壳中醒来的疲惫绝望的眼神,一次次将他打下地狱,他其实一直在怀疑,那段彼此有意的记忆,会不会只是他自欺欺人而已。

    她吃醋了,因为他,顾天倾死死的抱着姚浅,低低的笑了,那双冷静中带着疯狂的眸子渐渐变得迷恋而满足,还有一丝天真的清澈。快来看  "xinwu"  微鑫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