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45|医不自医
    姚浅不太能理解顾天倾发什么疯,但是基于自身任务的尿性,把人虐了又虐然后拍拍屁股栽个死因给受害人跑掉的事情她还是做得出来的,这大概就叫做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顾天倾却没有要她还什么的意思,他看着她,眼睛里的柔情都要满溢出来了,他恢复全部记忆没多久,目前能做到的也就是还原张脸的程度,等他的灵魂和自己的身体再契合一点,他就能把她一点点的变成真正的活人。

    想到自己的能力,顾天倾闭上眼睛,能的不愿去回想上一世,那些过往。

    当初和她相遇,他并没有第一眼就喜欢上她,这是正常的,能入他眼的人不多,因为没有第一眼喜欢她,他漠视了她的求救,林惊风救了她,然后把她带在了身边。她似乎对他很好奇,但她是个安静的性子,最多也就是坐在他身边,偶尔偷偷看他几眼,她以为他不会发现,可那早就落入他眼底,偶尔,也进到心里。

    林惊风救了她,林惊风喜欢她,不知怎么的他觉得林惊风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很碍眼,她是个阳光明媚的女孩子,性格很好,值得世上最好的男人。可林惊风明明喜欢,却还保持着碍眼的大侠姿态,关心照顾,给她太多不能偿还的,等着那句俗套的以身相许。

    他扒下了林惊风碍眼的游侠外衣,来也就是个为了求药厚着脸皮跟在他身边侍候的人物,那天他看着她惊讶复杂的脸色,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愉悦。

    他大约是喜欢上她了,他赶走林惊风,把她留在身边,给她更多她所不能偿还的,他等不及那句以身相许,他占了她,那时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可以用这种直接的方式占据一个女人。

    她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身子变的越来越虚弱,他用了所有能用的办法,可是毫无所获,最后只能换血,换身,换掉她坏死的每一个部分,也是那时,他隐隐约约知道,她所用的那个身体,大约也不是她自己的,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另外一个人用了和他同样的法子给她换了身体,他变得有些彷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局中的一部分。

    她慢慢的不能见光,身体坏死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有一天,他发现她想要自尽,他逼问她为什么要离开她,她不想再这样下去,如果她的情况被人发现,连带着他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多么美妙的话,可最终目的却是离开他。顾天倾想起那时候自己什么都没,把她拖到了自己的实验场,就像一个发了疯的人狠狠的把自己的宝贝砸碎,他把他保护了那么多年的真相撕开血淋淋的口子摊开给她看,发了疯一样的伤害她。

    其实在很早之前他就不怎么碰她了,因为她身体的部分全都是他东拼西凑来的,可是那天,一片血光下,他红了眼睛,狠狠的占有她,无关,只是想要和她的灵魂更接近。

    他知道她想离开他,拼了命的想离开他,灵魂的消散他无法阻拦,可他发现一个规律,只要他前一天给她换了血,这之后的六天她就不会再想着寻死,所以他用这样的法子把她强留在身边,他知道自己大约是出了什么问题的,可他不在乎,牢狱里送来的死囚不够用就用重刑犯,直到灵丹妙药再也拖不住老皇帝的性命。

    他渐渐的也就麻木了,直到她下一次的身体坏死,他直接取了一户人家千金的身体,把她的脑和心脏换了进去。

    犯人的血和无辜之人的血,其实也没什么两样。

    后来他的事情他自己也记不太清楚了,毕竟那时候他的神经紧绷到疯狂,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只是看到她每一次在不同的身体里睁开眼,看着他时惊恐而绝望的眼神,那种熟悉的视线,他就觉得满足。

    这样的日子过了二十年,不知道用了多少鲜血偷来的二十年,最后一次他把她的刀口缝合,然后她就再也没睁开过眼睛。

    他变得一无所有,所以

    这世界留着,还有什么用

    怀中温热的身体仍旧散发着熟悉的死人味道,顾天倾却珍惜的抱紧,只要她还在他身边就够了,他不再年少,精神也足够强大,这一次他不会再让她受伤害,就算哪一天需要重新沾上鲜血才能留住她,他也会心,不会让她发现。

    一早就受到了如此惊吓,姚浅表示自己整个猫都软了,就算顾天倾再怎么温柔哄骗,她还是抱着他不撒手。

    “你不会害怕我吧”姚浅纠结了一下,还是问了出口,“借尸还魂什么的,其实我又不是鬼,我也是活人死了之后才进入这个身体的,原来的主人也早就死了。”

    顾天倾温柔的看着她,轻声道“我怎么会害怕你呢上辈子你早就和我坦白过,我知道姚儿是个很好的姑娘,嗯”

    他话的语气是那么轻柔,饱含着宠溺的意味,真换了一个姑娘来只怕要被迷死,姚浅也差不多了,脸颊微微一红。

    顾天倾掩盖住眸子里的血色,她自然是对他坦白过的,那时候他第一次在她身上动刀,切下她坏死的手臂,给她换上新的,他用了麻药,等她清醒过来,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叫出声,自己只是个孤魂野鬼,连这具身体也不是她的,她早就该死了,让他放过她。

    他怎么能放过她她是他用一个世界换来的全部。

    腻腻歪歪了一个早晨,姚浅似乎才终于相信顾天倾不会伤害她,戴面具之前姚浅趁着顾天倾不注意,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自己的脸,脸可以后天做出来,可是刀口什么的却要后天等愈合,顾天倾弄出来的这张脸却没有这样的问题,她摸了摸后脑勺,钱瑶的后脑勺是凸起一块的,有点像是反骨一样的形状,却没有摸到,她仔细看了看,从耳后找到了一颗不起眼的痣。

    这确实是她的头没错,顾天倾真的能把她的身体慢慢复原还变成她没穿越之前的样子,这t也太玄幻了吧

    姚浅心里怀疑,面上不露声色,顾天倾对她很好,好到她都有些不愿意去探查真相的地步,反正系统也失联了,她就在这儿和顾天倾过一辈子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哪怕用着她自己的身体,死了就是真的死了,这也是偷来的,毕竟在现代,她早就死了。

    雪开始慢慢融化的时候,姚浅终于从头换到了脚,她身上的那些鲜红疤痕消失不见,原来的大肉包子也变成了太平公主,腰粗了腿短了,苍白的没血色的脸上还时不时冒出几颗痘痘来,比起钱瑶那副校花级的相貌,她简直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退回解放前。

    可是顾天倾看她的眼神一天比一天赞叹,就好像是亲眼见证了维纳斯诞生,他眼里的迷恋已经快要溢出来了,有时候竟然还能情不自禁吻下去,要不是姚浅推拒着,他能用自己那形状完美的嘴唇去吻她的脚趾头。

    姚浅已经确认了,顾天倾对她绝壁是真爱,不是真爱根没法解释,她和钱瑶比绝对是貂蝉和路人甲的区别,可在顾天倾眼里,她就是盛世美颜。

    这种情况确实是很尴尬的,顶着钱瑶面具的时候,顾天倾连亲都亲不下去,露出她那张普普通通的脸时,他却爱慕到疯狂,有时候姚浅都被他这种眼神迷惑,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暗暗怀疑是不是男女审美观不同,也许大概可能她这张脸,在男人眼里还不错

    这种幻想终止于某天顾一抓了条大鱼回来,兴奋的用了轻功蹬蹬上了二楼找顾三,不心带起窗帘撩动,他不经意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姚浅在撕脸。

    顾一整个炮哥都傻了,下一刻鱼落地,腰间软剑出鞘,窗帘撕开,他大喝一声“哪来的丑女人竟然敢冒充我们少夫人快把少夫人交出来”

    姚浅静静的看着他,又看了看手里钱瑶的面具,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眼泪夺眶而出,她根没法反应,顾一的话进了耳朵,反馈到大脑中枢,被顾天倾日以继夜的赞美到失去了自我的大脑愣了愣,立刻给出了眼泪。

    钱瑶哭出来是梨花带雨,姚浅哭出来那就是暴雨梨花,顾一显而易见的愣了愣,然后更加恼火了,持剑就要上前,却被顾三一剑横在了脖子上。

    “冷静,夫人从早晨到现在并没有离开过房间。”顾三原是守在窗下的,他朝姚浅看了看,显然也有些懵逼,不过还是能的拦住了顾一。

    他们只是暗卫,大部分的能靠经验认出,像少夫人那么精致的就很难,但是以少主的眼力,不可能不清楚,这里面一定有内情。福利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