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36|医不自医
    姚浅对此一无所觉,察觉到顾天倾身上的温度回暖之后就把他的脚放了回去,蹭进他的怀里,见他不动,不由奇怪道“怎么了”

    “不,没什么,你看这一怎么样是”顾天倾别过眼,把手里的话翻开。

    下着大雪的冬夜里,屋里点着炭盆,被窝里暖暖的,安静下来还能听到细微的落雪打在屋檐上的声音,沙沙的,简直就像一场美好的梦境,姚浅枕在顾天倾的胸膛上,不知怎么的竟然有种倦鸟归林的疲惫和安心。

    “困了”顾天倾轻声道,“困了就睡吧,明天早点起,有个惊喜要给你。”

    姚浅很是奇怪的看了顾天倾一眼,她仔细回想了一下,钱瑶的生日是二月初,明天不年不节的,给什么惊喜

    然而不管她怎么问,甚至都撒娇了,顾天倾还是不回答,一副但笑不语的样子,她也只好闷闷的入睡。

    第二天一早醒来,姚浅就没见到顾天倾,只有桌上摆了一碗还散发着热气的汤面,他显然十分了解她的作息时间,掐着点,等到姚浅洗漱完,面入口刚刚好。

    刚用过早膳就有人来敲门,姚浅推开门一看,是上次见过的那个侍女,她显然对姚浅从顾天倾的房间里走出来有点意外,不过很快就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姚浅觉得她眼睛里都写着未来夫人这四个黄金大字了。

    “奴婢白术,见过姑娘,想必公子已经和姑娘过了,请姑娘和奴婢来吧。”

    姚浅想起顾天倾过的惊喜,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山腰离山谷其实并不远,上次来的时候姚浅就知道大概路程,步行只需要约半个时辰,对于习武之人来就更加短了,看得出来白术有武功底子,即使走在山路也健步如飞,姚浅来以为这次又要累个半死了,没想到走了没几步,就见路尽头停着辆马车。

    “是公子交代的。”白术笑道,“以前从没有人能靠近药庐,公子可是为姑娘破例了。”

    姚浅这才知道,这个空荡荡的山庄名字就叫药庐,全名大概是顾天倾的药庐。

    姚浅在了解到这个世界基资料的时候就感慨过,药王谷确实是个神奇的地方,整个江湖上没有哪家门派从掌门到弟子全都手无缚鸡之力还能稳坐第一把交椅,整个江湖上也从没见过哪个门派富甲天下却偏偏没一个人敢打主意,如果一定要找个比喻的话,药王谷就类似于一个遍地都是诺贝尔医学奖获奖者的研究所。

    药王谷很强势,在原的轨迹中,即使没有顾天倾,药王谷的医者们也联合起来研究出了一系列成果,虽然不能治疗瘟疫,却是最有效的防护,作为最后一片不被瘟疫浸染的净土,药王谷是毁在争权夺利上的。

    姚浅脑子里乱糟糟的,出了马车一阵冷风吹来,顿时醒过神,顾天倾几步上前,他今日穿了一身杏黄锦袍,外面罩一件皮毛大氅,金冠雕纹,华贵非凡,要不是看到他眼睛里熟悉的笑意,姚浅差点都没认出来。

    “一手的凉,车里没放炭盆吗”顾天倾上前,极为自然的把姚浅的手握起来,揣进自己的兜里。

    顾天倾的手很暖,那种温暖仿佛能直接透过她手心的肌肤,一直暖进心里面似的,姚浅挣扎了一下,没挣开,也就随他去。

    “有,是我没让点,帘子那么厚,点了炭盆闷闷的。”姚浅看了看周围,有些奇怪道,“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顾天倾神秘的笑了,凤眼也跟着眨了眨,“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姚浅被他抓着手,只好跟着他,没走多久,一处漂亮的庭院出现在面前,顾天倾带着她穿过回廊,一直来到正堂前。

    正堂前的护卫都是白衣绣黑边的年轻人,姚浅多看了一眼,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些眼神平静隐忍的护卫们都很有故事感。

    进了门,姚浅才知道顾天倾要给她的所谓惊喜是什么,她看了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张婆等人,又看了看被人捆死狗一样捆在地上还被堵住了嘴的一大群人,这些人她不认识钱瑶认识,全都是那些霸占了她家业的亲戚们。其中她舅舅那一家最惨,从妻到妾到十来岁的孩都是一个待遇,姚浅看着钱瑶记忆中不可一世的表妹被捆着手脚一副愤恨的样子,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觉得有种荒诞的错觉。

    顾天倾的观念里没有男女之分,他甚至不觉得惩罚一个孩子是错的,只是对着姚浅温柔的笑了笑,“我让人给官府打了招呼,这些人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只要你高兴就好。”

    姚浅没有去看那些亲戚们,她指了指张婆,“她招认过了吗这些年她拐卖过多少人”

    顾天倾显然事前都询问过了一遍,闻言不假思道“她做这行三十多年了,经手的货物已经数不清楚,这种人死不足惜。”

    姚浅犹豫了一下,“问不出来她把拐卖的人都卖到什么地方了吗”

    人贩的渠道摆在那里,张婆又不是什么手眼通天的人物,怎么可能问不出来,可是要处理就是麻烦,顾天倾偏偏就把麻烦理顺了掰开了,不是为了什么公理道义,这种事是管不过来的,可他就愿意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的正气凛然。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姚浅看顾天倾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年轻俊美家财万贯手眼通天风度翩翩关键人还善良除了不太注意个人卫生之外简直就是男神的存在

    张婆的心都是黑的,姚浅对于这种人贩子并没有丝毫的同情心,给她把枪她就能开火,但是这个年代没有枪,想要杀人就得见血,她怂了一秒,顾天倾立刻会意,让人把张婆拖下去处理。

    两个白衣黑绣的护卫进来,面无表情的把人拖了出去,姚浅就连一声惨叫都没听见。

    有了这个威慑,原一脸凶狠仿佛要把姚浅吃下去的一家人顿时吓坏了,那个抢走了钱瑶首饰嫁妆衣服的表妹更是惊恐,要不是嘴里塞了布,她就要当场尖叫起来了。

    “我问他们是谁害你,结果这些人话颠三倒四,还互相指证,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他们。”顾天倾的声音传来。

    姚浅回想了一下,钱瑶的记忆很清楚,最开始的时候其实亲戚们上门都是明里暗里的刮一点钱财带走,并没有后来接近明抢的过分,起头的其实就是她的舅舅李富,李富打着百日内成亲的幌子,要把她嫁出去,然后就带人上门来搬空了她家的库房,其他的亲戚顿时坐不住了,跟在他后头喝了点汤,后来可能是为了名声着想,李富就要把她嫁给自己的儿子,不成想钱瑶竟然想去报官,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贿赂县官,把钱瑶卖给了来云南收货的张婆。

    姚浅想了想,对顾天倾道“其他人也就罢了,只要他们把财物如数奉还,我不想计较,可是舅舅他们”

    她走到李富一家面前,一字一句的道“他把我卖给人贩子,险些卖进青楼,我不想放过他。”

    顾天倾道“我马上让人把他卖进青楼”

    姚浅梗了一下,看向李富的脸,不得不能生出钱瑶这么个美人坯子,她父母的基因都是挺不错的,就连李富这个人渣也生了一张斯斯文文的脸,听到顾天倾的话,他连都气变了色。

    她指了指李富的妻子,“她因为不想让我嫁给自己的儿子,半夜里找了长工闯我闺房,想要毁我名节,如果不是丫鬟警醒,我已经要寻死了,这个人我也不想放过。”

    顾天倾这次想了想,道“我找十个长工睡在她房间里,什么时候她寻了死,什么时候走。”

    姚浅犹豫了一下,指向那个年仅十来岁的表妹,她看向顾天倾,眼睛里有了些许谨慎和试探,“她在我一家灵堂上哭闹,打翻了我父亲的牌位,抢走我的嫁妆,即使她年纪再,我还是不想放过她。”

    报仇是一回事,连孩子也不放过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姚浅也犹豫过,但是这个表妹真的已经从根子上烂掉了,钱瑶也确实被她欺负的太惨,年纪不是理所当然行恶的理由,她其实很害怕顾天倾会因此对她产生芥蒂。

    谁知顾天倾看了看被死死捆着的玉雪可爱的姑娘,对她眼里的泪光和求救压根视而不见,他毫不犹豫的道“会哭是吧我让她这辈子天天跪在祠堂哭,每天不哭够三个时辰没有饭吃,她抢了你的嫁妆,日后出嫁就不用带嫁妆了。”

    三个时辰就是六个时,不得不顾天倾这招简直太狠,正常人别一辈子,就是一天也受不了,眼睛都会哭坏的,和这比起来,后面一条都不算什么了。

    姚浅看了看顾天倾,确认他神色中没有半点的勉强,他是真的觉得应该这么做,也不觉得她连一个孩子也不放过很没人性,他的眼眸仍然是那样清澈,透着一股天生的冷漠。福利  "xinwu"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