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33|医不自医
    姚浅思考了一下,在出真相和泯灭良心之间挣扎了一下,还是道“你们大概是误会了,顾公子并未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当时情况危急”

    “可是公子亲自把姑娘抱回来,还给姑娘换了药,就连衣服都是公子给换的。”侍女笑了笑,只认为是姚浅面子薄。

    姚浅沉默了一下,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刚才醒过来的时候,她身上就连亵衣都是新的吧

    翻开好感度页面,还是明晃晃的负二十,一点没变。

    愣神间,侍女已经把她按上了梳妆台,镜面明如秋水,映照出一张桃花般的脸庞,即使披散着头发,也美不胜收。

    侍女有心套话,一边梳理着姚浅的发丝,一边注意着她的举动,见她虽然有些拘谨,等待伺候梳妆的态度却很自然,心中有了数,笑容更加温和。

    “听姑娘的口音,不是我们江南这边的吧”侍女用一根玉簪盘起姚浅的发,细细的编起了花。

    姚浅眨了眨眼睛,她近视了很久,终于可以清晰的看人,也注意到了侍女在观察她,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嗯,我家在蜀中,因为惹了仇家,满门被害,族中亲戚便上门占了我的家业,他们又将我卖来这里,多亏了顾公子救我,你们大概真的是误会了,顾公子是个很好的人。”

    姚浅选择性的把那个救了她又卖了她的林惊风给忽略掉了,毕竟不是顾天倾受伤林惊风也不会去找牙商雇厮,如果林惊风没有去找牙商雇厮也就不会遇上她,如果没有遇上她也就不会救了她,所以算起来还是顾天倾救了她,简直逻辑满分。

    侍女笑了笑,没什么,她替姚浅梳好发髻,原想给她画个淡淡的妆容,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还是放下了眉笔。

    “还是别让公子久等了,姑娘天生丽质,不差什么的。”

    出了房门,姚浅才发觉自己住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山谷,不远处青山层层叠叠,就连空气中都带着淡淡的草木香味,离的最近的一座山直入青云,谷中各处建筑恢弘,来往的弟子们都穿着白衣,相同的式样,只有衣服上的绣边不同。

    见她目露好奇,侍女笑道“红绣边的是谷中精英弟子,金绣边的是长老亲传,青绣边的是普通弟子,黑绣边的姑娘不必管他们就是。”

    姚浅反倒被勾起了好奇心,朝着那些白衣绣黑边的人看去,果然发现了一些不一样,如果之前那些穿白衣的大都是年轻弟子的话,这些黑绣边的则是良莠不齐,有的君子翩翩一派世家子弟风度,有的落魄至极形同乞丐,有的年少桀骜,有的苍老不堪。

    侍女道“姑娘看看就好,千万别接近他们,这些并不是谷中之人,他们大部分都是卖了性命给我们的。”

    姚浅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武林世家的危险氛围,严肃的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作死。

    顾天倾住的地方在半山腰,那里有个不大不的山庄,姚浅跟着侍女上山的时候差点累趴下,侍女却连呼吸声也不曾乱,进了山庄,一个人也没有,侍女轻车熟路的把姚浅带到了顾天倾的院子门口。

    “公子,钱姑娘到了。”侍女恭谨的道。

    顾天倾换了身墨色的深衣,玉冠束发,走出来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谪仙下凡尘,可惜谪仙的手里抱着一大团脏衣服,然后看也不看的丢给了侍女。

    “她留下,你可以走了,顺便告诉我爹娘,就算他们犯了心疾被人下毒染上瘟疫蛊毒发作重病缠身,我也不会为了他们的遗愿娶妻这些拿去洗干净,我不要新的。”

    抱着一大团脏衣服,闻着衣服上散发着的各种异味,侍女完美的笑容几乎有些开裂,她似乎想要些什么,顾天倾已经拉着姚浅的手把她带进了门,然后关上了院门。

    门关上之后,顾天倾整个人的气势都塌下来了,变得有些懒散,他松开手,对姚浅道“进来,我要换药。”

    姚浅连忙愣愣的点头,跟了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顾天倾才住进来没有太久的原因,顾天倾的房间被打理的十分干净,只有床榻软趴趴的窝成一团,罪魁祸首一脚把被褥踢到一边,自己趴在了床单上。

    顾天倾扒掉自己的上衣,露出后背遍布透明药膏的肌肤,他有些抱怨的道“每次干透了就硬的硌人,伤还没好,轻点撕。”

    姚浅把装着透明药膏的盒子放在一边,然后坐到了顾天倾的身旁,他身上一些细的伤口已经痊愈了,药膏的修复速度简直让人想要落泪,姚浅觉得这项技术就算是拿到现代也是走在科技前沿的。

    轻轻的撕开透明药膏,最深的那一道伤口果然还没好,一撕开就是血丝和没长好的嫩肉,姚浅看着就疼,不由自主的给顾天倾吹了吹,反应过来之后,自己都脸红了,顾天倾倒是没什么感觉,他甚至还伸手挠了挠。

    好不容易把他身上大大的伤口都处理了,顾天倾穿好衣服,也不起身,就着趴倒的姿势换了个面,变成仰面躺着,还伸手抓住了姚浅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你也好像认识我的样子。”

    姚浅来还在纠结被抓住的手,听了这话整个猫都愣了一下,她试探着道“可能是因为,你的名声太响了十间酒楼九个书的都在讲你。”

    顾天倾漫不经心的眨了一下眼睛,算是勉强认可了她的法,他微微起身,一只手捏住了姚浅的下巴,清透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可我还是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你,也许是上辈子的事情吧。”

    这要是情话姚浅能给他满分,可近距离对上顾天倾那双清透的眸子,那股不容忽视的压迫感袭来,她能感受到他话里的认真,他是真的这么觉得。

    姚浅冷汗还没下来,顾天倾就躺了回去,懒洋洋的在枕头上蹭了一下,道“我饿了,厨房里东西都是现成的,你会做什么就做点吧。”

    姚浅如蒙大赦,连忙从床上起身,穿好鞋冲了出去,掩盖不住脸颊上的潮红,顾天倾懒散的翻着他的话,再也没有给一个眼神。

    到了厨房,姚浅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无论是上辈子还是上上辈子还是上上上辈子,她都没有点亮过厨艺的技能点,这里的东西确实都是现成的,可食材琳琅满目,她却连切都不会切

    姚浅思考了一下,觉得顾大神医既然能把顶级高富帅的生活过的那么糙,应该很好养活,她糊弄一下,打个鸡蛋煮碗面条什么的,应该就能对付过去了。

    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也许现代的科技能让一个从来不下厨房的人轻轻松松糊弄一顿,但是在古代,在这种做饭需要烧火的古代,哪怕是面条也是有尊严的

    姚浅蹲在灶边,烧了一个时辰的火,等到顾天倾发现不对来解救她的时候,她已经完成了言情女主必备之烧厨房成就。

    好吧,只是烧坏了一个灶,那么大的厨房总不会只有一个灶,只是这回顾天倾再也不敢让姚浅自由发挥了,他撩袍蹲在灶边,研究了一会儿,取了些木柴和稻草,打火石蹭蹭两下,不多时,灶已经烧着了。

    姚浅有心想要将功赎罪,顾天倾却不敢把菜刀交到她手里,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他手中刀花反转,不多时,数样食材已经切薄切碎,放在一边。

    “行了,打个蛋,我这辈子再也没见过比你更笨的人了。”

    顾天倾放下菜刀,研究了一下锅,等热水烧开,他动作生疏的把切好的食材放进去,期间还被滚烫的水花撩了一下手。

    姚浅、姚浅打了个蛋,顾天倾把面下锅之后转过身,就看见她拿着根筷子在蛋液里挑碎蛋壳,顿时整个神医都要给她跪了。

    终于能够吃上面的时候,姚浅已经差不多要把脸埋进地底了,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顾天倾也是第一回做饭,可是人家仅仅是摸了一会儿就能做出来,味道居然还该死的不错。吃着面,姚浅的内心也泪流满面。

    整整折腾了三个时辰,从午饭变成了晚膳,顾天倾终于意识到他被林惊风坑了,他原想找个看得顺眼的丫鬟来伺候自己,正好觉得姚浅很顺眼,但是没想到两天过去,已经变成了他在伺候她。

    然而,看着丫头低着头红着脸吃着面,似乎对他第一次做饭的成果十分敬佩,看着他的眼神掩饰不住的亮闪闪,顾天倾按了按心口,有些莫名的想,这样的感觉,大概还不错福利  "xinwu"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