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32|医不自医
    顾天倾很有钱,虽然貌似违反了白衣飘飘神医公子的设定,但他确实就这么有钱着。

    从客栈出来的时候,姚浅看到掌柜的眼里饱含泪水,显然对顾天倾的银子爱的深沉。

    “出了镇子往东一直走,会有人来接我们。”顾天倾翻开话,头也不抬的对姚浅道。

    姚浅也就只好对着车夫这么,好在顾天倾给银子大方,车夫没什么,架起马车就走,期间顾天倾翻着话,完全没有影响。

    马车厢不大,仅供一人平躺的软卧放下来,就只剩下一个坐着的地方了,姚浅不想亏待自己,试探着坐在了软卧边上,顾天倾看了她一眼,没有什么。

    姚浅注意到他在看的话上有编号,大概是很多里面的一,不禁有些好奇,勾着头瞄了一眼,发现书名写着艳医传。

    这种看名字就猜得出后续的古代。

    顾天倾终于给了姚浅一个眼神,“想看箱子里有第一部。”

    大约是他的眼神太过正直善良的原因,姚浅默默愧疚了一秒,觉得一定是自己误会了什么,结果翻开书,第一页插图就是衣衫半褪的仕女图,姚浅沉默了一下,再翻一页,满屏的和谐字眼。

    顾天倾似乎丝毫不觉得给没出阁的姑娘看这种东西有什么不对,他甚至还顶着那张正直俊美的脸庞和姚浅交流了一下感想。

    “是不是感觉人物刻画不太对劲前半部其实还好,后面出现的那些女人描写都太重合了,我简直怀疑有人代笔”

    姚浅僵硬的看了看手里的话,艰难道“还有别的吗”

    大约真的看不下姚浅无所事事的呆在这里影响他看书,顾天倾想了想,从满是脏衣服的箱子里抠出一套话来,大约四五的样子,有些嫌弃道“这是听花楼新出的话,那些人专出这些东西赚你们女人的钱。”

    姚浅起初不太情愿的接过散发着异味的话,但是翻了四五页之后就完全陷了进去,和艳医传这种显然是男频嫖文的话不同,顾天倾给她的这一是古典话里难得的武侠,遣词造句不输金古黄梁温不,主角也没有见一个爱一个的特质,姚浅立刻埋头追文。

    顾天倾抬眼,只见马车帘轻动,一丝阳光照射在少女恬静的脸庞上,岁月静好。

    他微微勾起嘴角来,目光在她手里的话上顿了顿,白皙的指尖翻过一页,发出沙沙的声响。

    马车行了三四个时辰,快到傍晚的时候,马车忽然停了下来,车夫火急火燎的声音传来“公子,公子咱们遇上劫道的了”

    姚浅顿时从话里清醒过来,顾天倾也放下手里的话,他面色十分平静,让原有些心慌的姚浅也放下心来。

    顾天倾掀开马车帘,果然见车夫已经被踹倒在地,十来个精壮汉子手持大刀,面相凶恶,为首那人喝道“那白脸儿,还不赶紧把东西都交出来,叫你爷爷放你一条性命”

    姚浅看向顾天倾,满心的希望,毕竟里的神医就算是不会武功,一把毒药撒出去也能毒死一大片,顾天倾年少成名,不会什么也不准备就出门的吧

    顾天倾思考了一下,问道“我爷爷是谁”

    土匪懵逼了一下,扬刀喝道“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爷爷是谁,怎么还来问我少废话把银子交出来,老子饶你一条性命”

    “我这里有两个人,你只放我一条性命”顾天倾道。

    土匪也注意到了顾天倾身后的姚浅,不得不姚浅附身的姑娘们颜值都很不错,她清晰的看到了土匪头子眼里陡然绽放的亮光,不由得往顾天倾身后缩了缩。

    “老子改主意了,你把你身后的娘子留下就可以走了,要不然,别怪老子无情”土匪似乎想要过来亲自抓姚浅,根没有把顾天倾这个看上去很像柔弱书生的白脸放在眼里。

    然后他就扑街了,连带着十来个弟一起,他们倒地的时候扑起一片尘土,是真正意义上的扑街。

    顾天倾拍了拍衣袖,对姚浅微微挑眉,“害怕”

    姚浅一脸懵逼的摇摇头,她就是觉得顾天倾有点废话,她差点以为这个数次推翻了神医基设定的男人真的就一点自保之力都没有了。

    顾天倾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难得的解释了一句,“刚刚逆风,不好下手,所以拖到风向正好。”

    姚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吃烧鸡用袖子抹嘴的男人身上泛起了一层真正意义上的高大上神医光环。

    因为风向的原因,车夫也被迷昏了过去,姚浅问顾天倾他们什么时候能清醒,她以为这只是很普通的迷药,没想到顾天倾看她一眼,淡淡道“没有解药的话,他们永远也不会醒了。”

    这话的时候,那张谪仙般的面庞上没有半点波动,见姚浅震惊,他偏了偏头,有些不理解的道“这些人劫掠钱财,看样子掳掠妇女也不是第一次,死有余辜。”

    姚浅看了看倒了一地的土匪,如果他们就这么离开了,那么这些人将会在睡梦中被活活饿死,无知无觉,只是想想就有些毛骨悚然。

    她有心想要些什么,可是顾天倾已经有些厌倦了,“我睡一觉,其余的等我的人来了再,要是困的话可以和我挤一挤。”

    荒郊野岭的这么多土匪,现在就救醒他们等于是棉袄暖蛇,姚浅也不好什么,她放下帘子道“公子睡吧,我守着就好。”

    顾天倾躺在软卧上,抬眼看向姚浅,“虽然挤了点,但是比坐着舒服,过来睡吧,我在马车附近撒了药粉,不会有事的。”

    姚浅能看得出来,面不改色给她看艳情话的顾大神医其实并没有男女大防的意识,他十分坦然的邀请她来睡他的床。

    半分钟后,姚浅窝进了顾天倾的软卧,已近初秋,山间的夜晚寒意深重,盖着一层薄被,两个人背对背侧躺着,因为只要有一个人平躺,另外一个人都挤不下去。

    “丫头,我还没问你叫什么。”似乎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顾天倾道。

    姚浅呆了一下,这才想起从见面到现在,她确实没有做过自我介绍,只好闷闷道“我姓钱,叫钱瑶。”

    顾天倾道“我姓顾,顾天倾,天是家谱排字,倾是名。”

    姚浅眨了眨眼睛,“你还有兄弟”

    顾天倾非常不合作的道“我们家十六代单传。”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姚浅正绞尽脑汁的想着话题,冷不防顾天倾的呼吸声慢慢均匀了起来,她试探着戳了戳他的胸膛,果然,人已经睡着了。

    姚浅百无聊赖的拉开系统面板,发现好感度页面上还是那个灰色的负二十。

    按照顾天倾对她的态度来,根不应该是负数才对,姚浅仔细了翻阅了一遍任务资料,确认自己的身份并没有值得让顾大神医图谋的地方,最后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顾大神医可能比较懒得去更新好感度。

    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姚浅也没有以前的任务那么着急了,也许是因为她以前遇到的那些任务目标都太攻的原因,难得遇见一个脾气好的,她的耐心也变得很足。

    一夜无梦。

    第二天姚浅是在一张柔软的床榻上醒来的,枕头边放着崭新的衣物,她把旧衣服脱掉,意外的发现伤口上透明的药膏已经翘起了边,硬硬脆脆的,她试探着找了一条伤口,把透明药膏撕下来,果然发现伤口恢复了平整,新长出来的皮肤边缘处微白,却已经和她自己的肤色很相近了。

    翘了边的伤口都已经长好,只有腰上那一道还很深,姚浅没有贸然的去撕药膏痂,把崭新的衣物换上,姚浅试探着敲了敲门,立刻就有人推门进来,是个眉眼弯弯的侍女。

    “姑娘醒了公子交代过了,让姑娘洗漱过后去见他呢。”侍女长得好看,声音也好听极了,黄鹂鸟似的。

    姚浅一边洗漱一边打量周围,看得出来顾天倾是个土豪,随随便便一间客房住的比她当大姐的时候还要好,侍女许是怕她拘谨,一直在笑着和她话,期间透露了不少关于顾天倾的事情。

    “姑娘您是不知道,我们少爷这是第一次带人回来,连老爷夫人都惊动了,要赶回来呢。”侍女一边着,一边不着痕迹的观察姚浅的表情。

    姚浅愣了愣,道“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侍女笑道“怎么会是误会呢姑娘放心,我们药王谷没有那些虚头巴脑的规矩,事情少爷既然做下了,就一定会对姑娘负责的。”给力  "xinwu"  微信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