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24|那年公子白衣
    周章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最显眼的女子,他顿了顿,心中不由一阵狂喜,谢远臣的事情他也是清楚的,后来又听闻谢家寄养了太子庶女,他原先以为是三娘子,但是她现在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就是其实真正的金枝玉叶是二娘子

    这对他来确实是个好消息,这些日子以来,他不知道打发了多少美貌的侍妾,也许是因为那一晚的月色太美,他总觉得再也不会遇上比谢家三娘子更美的女子了,只是碍着和谢远臣的兄弟情分,他不好强逼,只能去替张邯周旋,不知道呕了几回血,后来发生那样的事情,父亲也不敢再沾手,他才得以喘息。

    谢家如今牵连甚广,张邯的态度也变得犹疑,这正是他的机会

    姚浅丝毫没有注意到周章热切的目光,她的近视程度太深,只能看得清楚在她面前三步之内的人脸,不计较其他的话,其实王贵妃把她安排在这里还算是帮了她,要是把她和贵女们放在一起的话,前头人家打了招呼,后脚转个身再来她就一脸懵逼的问你是谁,也太得罪人。

    年三十的,又无使节在场,宫宴比想象中要随意一些,大臣们带来的侍从也都可以走动,只是不能随意进出大殿,好在那边和元盛帝交谈过后,太子和谢远臣也都入了座,听雪才能悄悄的凑过去,耳语一番。

    谢远臣微微沉下了脸色,看向坐在元盛帝身边的王贵妃,不得不那是一个美的让人忽视年龄的女人,穿着华贵的服饰,偶尔和元盛帝交谈几句,显得很是亲密。

    严格来王贵妃做的事情是没有错处的,宴席之上嫡庶分明,即使是皇室女,没有经过册封和有品级的也是不同的,没有经过册封的庶女,即使是皇帝的女儿也一样。

    谢远臣正思忖着要如何替妹妹解围时,赵传翎放下酒盏,似笑非笑的抬起头,侧身对着上首的元盛帝道“父皇,这次的宫宴是王昭仪办的”

    元盛帝笑道“你刚回来,怕是不清楚,如今王氏已是贵妃了。”

    赵传翎闻言点点头,又似乎有些了然的道“怪不得,我这次宫宴怎么净针对儿臣呢,原来王昭仪已经升任贵妃,父皇,您还是让儿臣回去吧,儿臣害怕。”

    “殿下您什么呢别是喝醉”王贵妃咬牙。

    父子俩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话了,那声父皇隔了很多年之后再入耳,别有一番舒心,元盛帝连忙打断王贵妃道“我儿怎的”

    “父皇不记得了平江三年,王昭仪因为有孕,一定要儿臣给她让路,儿臣的侧妃不懂事,下了辇车一脚踹掉了皇嗣,王昭仪半死不活被人抬走,后来您废儿臣时,这是首罪。”

    赵传翎轻轻一笑,仿佛并不在意的道。

    众人原酒酣耳热,冷不防听见这宫闱秘辛,吓的酒都醒了,几个离得近的大臣面面相觑,脖子缩得像只老乌龟。

    元盛帝顿了顿,道“我儿想如何”

    赵传翎道“母亲不会想在皇陵里见到除父皇之外的人,就当儿臣求父皇,日后将贵妃葬入妃陵可好”

    元盛帝深深的看了一眼赵传翎,这是他的儿子,他曾经有许多儿子,可是能熬到出世的只有两个,等到长成,他才惊觉,那么多夭折的子嗣其实也许只是养出这惊才绝艳的一个,他继承了他所有的优点,完美的摒弃了他所有的缺点,他就像是另外一个更完美的他,他有时妒嫉,有时自豪。

    他已经很老了,不可能再生出一个这样优秀的儿子,也许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离世,他能留在这个世上的只有这个更完美的自己,能让他不想违背他的意愿。

    姚浅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听雪回来,不由思忖是不是这个便宜爹不想替她出头,顿时有些泄气,举行宫宴的宫殿很大,她就算是勾着头也看不到前面那些达官显贵,更别提看到便宜爹和谢远臣,这口气只能咽了。

    守岁的时候姚浅一直低着头,生怕被那位贵妃找了由头发落,却只收获了几个惊惧的眼神,她有些不明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

    回去的辇车上一路无话,姚浅来是有些生闷气的,觉得这回出师不利,更加发现了太子对她其实并不在意,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来也不是她的亲爹,她白得了一个不错的身份就应该知足了,又不想着嫁人,计较这些名声的事情做什么

    这么一想她就坦然了,听雪苍白的脸色也被解读成没有完成任务的恐慌,姚浅拍拍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

    隔天夜半,几声钟鸣把姚浅从睡梦中惊醒,她揉了揉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听雪已经赤着脚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脸惊惧的道“娘,娘子,王贵妃她真的死了我,我以为殿下他”

    姚浅顿时反应过来,这钟鸣是皇宫那边传来的丧钟,一般只有帝后死后才能鸣钟,但如果是元盛帝的话,在敲响丧钟之前应该召集皇子宣读遗诏,群臣确认了下一代君王之后才能敲钟,其余人有资格敲钟的,也只有那位手握皇后凤印的王贵妃了。

    看着听雪苍白的脸色,姚浅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由道“这关殿下什么事,为什么王贵妃真的死了”

    听雪深吸了一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道“昨日宫宴,娘子让奴婢去寻主子,主子听完之后就对陛下,他曾经得罪过王贵妃,心中害怕,让陛下放他回去,陛下就问主子想要什么,主子当时想了想,,让王贵妃日后葬入妃陵,奴婢当时听着还没反应过来,结果,结果陛下当时就让人把王贵妃押下去了”

    赵传翎的日后不是以后,也不是百年之后,而是真真正正的日后。

    姚浅听得脸色也跟着白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别人都在想着宅斗宫斗的时候,这货直接要人命

    主仆两个一起害怕了好一会儿,还是姚浅先缓过来了,她咬紧牙关,自己的身份绝对不能被赵传翎知道

    谢远臣和听雪的理解一样,直到宫里的丧钟敲响才反应过来,不过他的反应不大,至多是更加清楚了自己的处境,变得更加谨慎起来,其实有时候人命就是这样的微不足道。

    只是,在这之前,他还要好好安慰一下自己的妹妹,她在深闺待久了,只怕已经被吓坏了。

    谢远臣来时姚浅正在学字,她有认识其他字的功底,这个世界的字书写方式和毛笔字相差不大,只是笔画怪异了许多,姚浅一笔一划的学着,很是认真。

    “这是卫公的书帖,凌厉有余而转圜不足,不太适合女子临摹。”看了一会儿,谢远臣才开口。

    姚浅抬起头,对着他笑了笑“我就是照着描而已,等认字了再临摹别的不迟。”

    谢远臣微微皱眉,有些不赞同道“字迹非一日一夜之功,等到成型悔之晚矣,我替你写一副楷书做帖,日后照着临摹。”

    姚浅笑嘻嘻的,给他让开位置,离得却不远,谢远臣虽然有些别扭,但也不好意思对着姚浅直白的一句离他远些,只好当作没看见,铺开宣纸,提笔写字帖。

    谢远臣写的是标准的楷书,不见一丝个人风格,但却显露出一种别样的严谨美来,都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姚浅歪头看着谢远臣微微凝眉书写字帖的样子,不由得在心里点点头。

    随着她的靠近,少女的馨香一阵一阵的传来,谢远臣却是一僵,笔差点落歪,他偏过头,眼神微冷的看着姚浅“不要离我太近。”

    天地良心

    姚浅是真的没有趁机勾引谢远臣的意思,她知道他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但是她近视啊在书桌前,她想要看清谢远臣写的字不就得靠近些吗

    姚浅眼里一层薄雾化开,看了看谢远臣又连忙低下头去,看上去很是委屈,谢远臣愣了愣,薄唇微抿,仿佛是解释般的了一句,“男女授受不亲,我是你兄长,更要守着规矩。”

    姚浅声的道“我,我不是故意要靠近兄长的,只是看不清楚”

    谢远臣一愣,“你看不清楚我写的字这么近都看不清”

    姚浅眼睛微红,低低的道“嗯总要低着头才能看清轮廓,听雪,是以前整日做针线,把眼睛熬坏了,兄长离我三步之外,就连脸都不清楚。”

    谢远臣这下是彻底的愣住了,他原先以为姚浅的做针线只是闺阁女儿家打发时间的,做针线做到把眼睛熬坏了,这要劳累到什么程度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