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16|第八穿
    屋子里摆上了火盆,暖洋洋的火光照耀着,姚浅舒服的眼睛都要眯起来了,要不是还记得谢韶的人设,她都想起来抓着夏霜的手热泪盈眶一把了。

    夏霜不愧是谢远臣身边的丫鬟,行为举止恰到好处,让人挑不出半点错来,她走之后,姚浅自己下床把火盆挪过来,拿着绣绷披了件衣服坐到听雪旁边,跟她咬耳朵。

    “刚刚那个夏霜姑娘真有派头,看着就像大户人家的姐似的。”姚浅眨了眨眼睛。

    听雪有些漫不经心,“夫人向来不肯亏待了大公子,夏霜是她给大公子留的暖床,自然教养的好。”

    姚浅顿时不话了,合着这是宝二爷身边的袭人,跟她有竞争关系。

    见她不话,听雪反而笑了,“不过我看夫人是打错了算盘,大公子那样的人,怎么会看得上一个丫鬟。”

    姚浅更萎靡了,是啊,看不上丫鬟,但是她现在这个身份,丫鬟都比不上,人家签了活契的丫鬟都比她家世清白。

    一个漫不经心,针刺了指头,姚浅回过神,连忙吮了吮手指,听雪见状朝她看来,目光落在她手里的绣绷上,惊讶的道“娘子的针黹真是越来越好了,要不是看着娘子绣,我还当换了个人呢。”

    毕竟不是同一个人,就算继承了原主的手艺,姚浅绣出来的东西也和谢韶的不太一样,书画是看阅历的,其实绣工也是,年纪越大的绣娘绣出来的东西越好,姚浅算了算,她已经能是个老妖婆了,看着美轮美奂的绣品,她噎了噎,一针差点没再刺歪。

    整天关在院子里不是个法,临颍郡主倒也不蠢,她不限制姚浅的活动,就是给她活干,活计多到干不完,再稍稍苛待一下,是个人都要憋出病来,姚浅其实很怀疑谢韶病死的时候是不是松了一口气的。

    起来可能没人信,但是从这姑娘短短十五年的记忆来看,她竟然从记事起就没出过门,甚至很少出院子,因为临颍郡主并不怎么想看见糟心的人,所以免去了几个庶子女的请安。

    十五年的记忆,对外界唯一的印象就是,从郡主府搬到相国府的那一天,坐在轿子里,隔着帘看,天很蓝。

    姚浅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了,她盘算了一下,如果事情没有超出预计,那天谢韶落水的意外肯定会被谢远臣用另外一种方式解读,如果谢远臣真的是资料里给的那样的君子,就肯定不会看着她跳火坑,然而这里面有太多的如果,她自己都没什么信心。

    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这个,离过年还有半个月,总不能刚过完年就谈她的婚事,她上面可还有个二姐呢,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她必须要找个好机会和谢远臣多多接触才行。

    世上所有的相爱都来源于其中一方的主动,没有主动就没有故事,更不会有孩子

    想到这里,姚浅捏着手里的绣花针,顿时干劲十足,不就是绣活吗单身三十年的手速全开起来吓死你们啊

    于是在听雪的目瞪口呆之下,她看着姚浅两只手几乎成残影在绣绷上上下来回,仔细看了看,似乎绣的还不错

    赶在天黑之前,姚浅把三天的活计都做完了,不过基于原主身已经做了一天,她只有一天的假期。

    这个时候姚浅已经累到摊平在床上一个手指头也不想动了,尤其是捏针的两根手指,已经红的发肿。

    姚浅在心里戳系统屁股,“商量下,下一回让我当公主怎么样”

    系统不理她。

    姚浅不话了,满脑子都是谢远臣的脸,形势逼人改变,她已经在思考这个她以前根不屑的手段了,想想看,你家妹子把你强上了,你是不是要记得她一辈子,想起来心口都痛简直计划通。

    不过想想也就是想想,姚浅有那色心没色胆,她把之前谢远臣借给她御寒的大氅拿了起来。

    回来的路上风雪大,一时又没注意到它,原华贵的皮毛大氅沾了雪,雪又化了,变成了湿哒哒的一坨,闻起来似乎还带着湖水的味道。

    “刚才倒是把这个给忘了,娘子放着吧,一会儿洗了我给大公子送过去。”听雪抬起头,看了看那大氅,道。

    姚浅眨了眨眼睛,虽然很想借着还衣服的机会和谢远臣搭话,但是外面还在下雪,洗了没法干,听雪也做了一天活了,“算了,先放着吧,大冬天的洗了手冷。”

    听雪顿时就笑了,“娘子忘了吗,大公子刚刚差人送了那么多的炭,炭火就能烘干了,要是娘子怕我冷,我就在屋里洗好了。”

    姚浅提着大氅,想了想,摇摇头,“打盆水来吧,我自己来。”

    她是想在谢远臣面前卖个好,虽然知道就算她抢了听雪的功劳,她也不会,但是她不想这样,沈魔的事情已经让她明白,就算是任务世界,这些人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没人是傻子,看不出真心与否,只有真心换真心而已。

    听雪打了盆水来,怕姚浅冷,她特意往盆里掺了一些热水,就在炭盆边上,暖和的很。

    谢远臣的大氅是青黑色的,皮毛油光水滑,丝毫看不出接缝的痕迹,一看就华贵非常,何况又不脏,姚浅浸湿大氅,取了皂荚清洗了几回,就和听雪两人一起搭了个架子,把大氅挂着,挪到炭盆边,这才松了口气。

    外面的天渐渐黑了,平时这个时候谢韶做了一天的活,早早的就上床睡了,等到第二天早晨醒来,又是一个轮回,姚浅却不想这样,她一点也不喜欢整天闷在院子里,既然临颍郡主并没有限制她的活动,那她在自家的府邸里逛逛,也没人能指摘什么。

    谢韶和谢筱两姐妹的院子叫芍药苑,不见得里面种了多少芍药,就是个名头,还是临颍郡主给起的,牡丹是花中之王,芍药是花中丞相,原寓意挺好,可牡丹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又成了正室才能用的花样,芍药就低牡丹一头,久而久之,原的花中丞相就被用来指代妾室,让两个未出阁的姑娘住在芍药院,临颍郡主确实心眼不大。

    姚浅出了院子,顿时觉得空气都清新了不少,这会儿天冷,仆役们就算有活干也都尽量在白天干完,一到晚上很少有人在外面逗留。

    因为白天的事情,听雪再也不敢放她一个人出来,打了盏灯笼跟在她身边。

    穿越了也有不少世界了,身边的侍女也有过很多,但是姚浅很少被这么贴心的照顾,听雪看着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比谢韶也大不了多少,怎么就跟照顾女儿似的放不下她呢

    姚浅翻了翻谢韶的记忆,听雪甚至不是伺候谢韶她娘的出身,而是她刚刚记事的时候,谢平渊从外面买来伺候她的。

    谢平渊这个人在原的轨迹里就是个最终oss,生活不是悬疑,姚浅就算知道了一些资料,也没找到他对谢远臣下手的理由,只能猜测他不是戴了绿帽子就是宠妾灭妻,谢远臣的身世是否真实一直到他功成名就,做了几十年相国寿终正寝之后也没有被揭开,但是系统既然给她这个身份,就明谢韶和谢远臣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来看听雪的反应,她以为是谢韶的身世有问题,但是谢平渊的反应又不对劲,他管不来后宅的事情,居然还特意找了个心思剔透的丫鬟来照顾她,对一个庶女,这是不是太过了

    姚浅想的头疼,不知不觉走了远了些,又来到了白天落水的湖边,湖上有亭子,远远的有灯火,看上去有人在,姚浅调头就走,她并不觉得谢远臣有这个兴致,大冷的天在外面浪。

    不想一个转身,却撞进了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里,她抬起头,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

    “早就听松阳他家里三位姐姐生的好,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不知姑娘是哪一位”来人顿了顿,后退一步,桃花眼微微弯了弯,看上去十分温柔。

    姚浅却注意到,在她撞进他怀里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后退,嘴上调戏,但是身体却很君子的不越雷池一步。

    当然,也可能是被碰瓷碰多了。

    对于任务对象之外的人,姚浅并没有上手撩的意思,她也后退了一步,却没有告知他名字,只道“公子既然是二哥的客人,那就不打扰了,告退。”

    完转身就走,听雪行了一礼,赶紧打着灯笼跟上。

    “啧,又一个,怎么连相国府的姐都是这样啊。”侍从摇摇头。

    周章一抬手,那把大冬天带在身上只是用来装逼的扇子狠狠的敲了一下侍从的从,“巧合还是故意,你们家公子瞎了,看不出来吗”福利  "hongcha866"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