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13|第八穿
    姚浅回到院子,比她之前的想象的好一点,谢韶身边有两个大丫鬟,四个丫鬟伺候着,见她浑身湿透的回来,大丫鬟听雪连忙上前替她更衣。

    对这个朝代的衣服式样有些不熟悉,为了避免露出破绽,姚浅果断选择了乖乖被伺候,同时在脑海复习这个世界的基礼仪。

    谢远臣给的大氅是他自己的,平日里府上也只有他有资格穿这样的制式,听雪见状眼观鼻鼻观心,另外一个大丫鬟闻香张了张嘴,似乎欲言又止,姚浅知道她是在等她开口,但是她假装没看见。

    从谢韶的记忆里来看,闻香是夫人派来的,平日里就是谢韶这个姐也不敢得罪,上头赏赐了东西,每次倒有一半是闻香的,就这样了,她居然还能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一副忠诚听话的好丫鬟模样。

    听雪给姚浅擦拭了一番,换上一身颇为素淡的衣裳,抬手摸了摸她未干的头发,有些担忧道“娘子真的不用洗个热水澡吗这才落了水,万一得了伤寒怎么办”

    姚浅被这个称呼囧了一下,不过这个朝代确实是这样称呼待字闺中的姐的,谢韶是谢家姐妹里最的,叫声娘子再正常不过。

    “我方才落水,蒙大公子相救,须得先去道谢,不用麻烦了。”

    姚浅看了一眼闻香,她这话是解释给她听的。

    听雪叹了口气,翻了翻箱笼,给姚浅找出一件蝴蝶落花的斗篷系上,斗篷上带着兔绒的帽,正好把湿漉漉的头发丝藏进去,“外头下了雪,冷得很,就这一身可穿不出去。”

    姚浅点点头,心里不由得给这个大丫鬟打了满分,要知道原剧情里谢韶可不就是急着去回话,结果路上下雪,回来就病倒了,一病就去了。

    闻香刺了听雪一句“怎么穿不出去了,难不成娘子在大公子面前也系着斗篷不成”

    斗篷带帽,戴帽见比自己身份高的人是为不敬。

    姚浅淡淡道“我进屋脱了就是。”

    “也是,婢子记差了,娘子年后就要给张大人做续弦了,按着朝堂规矩来,确实不用对大公子多尊敬的。”闻香仿佛才反应过来似的,微微笑着道。

    原主的记忆里确实有这么一段,在这个朝代,一般庶女的婚事都是跟着嫡女走,嫡女嫁到哪家,府上的庶女就跟到哪一家去做妾,这叫陪滕,而谢府没有嫡女,单独把庶女送人为妾就是打脸了,所以临颍郡主给这几个庶女挑夫婿,不是选些寒门子弟就是鳏夫,总要是堂堂正正去当妻子的,而谢韶就被许嫁给礼部王尚书的舅子,一个四十多岁的官当续弦了。

    姚浅要还是谢韶那个性子,估计就闷不吭声抬脚走了,但是这副腼腆自卑的壳子里换了个芯子,她顿时就笑了,转过身看着闻香。

    “这酸溜溜的语气,我还当是什么事情呢,原来我们闻香也恨嫁了,没事儿,等到我出嫁的那天,一定去向夫人把你讨来做个滕妾。”

    闻香脸都气红了,只恨不得一巴掌拍在姚浅脸上,谁要去嫁个老头儿当妾只是她心里也明白自己在这院子里嚣张,在夫人面前什么也不是,只得气了半天。

    姚浅完,施施然的走了,听雪跟在她身边,一同往花厅去。

    雪落在回廊上,发出沙沙的轻响,姚浅却在思忖着刚刚闻香过的事情,按照原轨迹,谢韶落水之后病倒,没多久就去了,这桩婚事自然作罢,但是现在她来了,离过年就只有半个月,年后婚事,就算她和谢远臣之间没什么血缘关系,也不代表身为一个即将出嫁的庶女能常常见到嫡兄。

    所以这桩婚事必须取消,自然,这不是她要取消就能取消的事情,姚浅想了想,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谢远臣一直在国子监中求学,十天半个月难得放一回假,这次是因为腊八,国子监统一放假,这才回府和家人团聚,却不想一回来就遇到庶妹落水,这会儿天气冷,府中就连仆役都很少在外逗留,若他晚回来一刻,只怕人就要无声无息的淹死在自家湖里了。

    这么冷的天,谁吃饱了撑的去湖边,连一个丫鬟都不曾带谢远臣也曾在国子监众人茶余饭后听过些内宅污秽,但从来没有往自家身上套过,这回却是动了真火。

    姚浅进了花厅,把斗篷解下,递给听雪,上前微微一礼,“见过大公子。”

    谢远臣不知怎么的觉得这声听惯了的大公子有些不顺耳,微微一顿,道“不必多礼,坐下话。”

    姚浅依言坐在了花厅下首,她按照谢韶的性格低垂着眉眼,谢远臣对此见怪不怪,开口道“好生生的,怎么就落水了不要怕,不管是谁,我会为你做主。”

    看样子是认定姚浅被人害了。

    姚浅揪了揪衣角,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来,她微微抬头看了谢远臣一眼,在对上那双湛清的眸子后又连忙低下头,看上去十分无措。

    谢远臣内心不由得柔软一瞬,冷峻的脸色温和几分,道“莫怕,我是你兄长,有什么事情不能对我的”

    “是,是回大公子的话,韶儿不是被人推下去的,是自己不心失足落水。”

    姚浅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谢韶对谢远臣的自称,这个嫡兄在家的日子来就少,偶尔遇见了行个礼,两人从不会多话,只得憋出了个在谢平渊两夫妻面前的自称。

    谢远臣顿了顿,那湖是后院走廊边上养荷花的,如今是冬日,光秃秃的没有半分景致,谁会这个时候跑去湖边,还失足落水

    没有揭穿这个再明显不过的谎言,谢远臣道“既然如此,日后要当心,今日人没事便罢了,若真出了什么事”

    他原想姨娘会伤心,但是话没出口就想起,三个庶妹中就只有这个平素最安静也最乖巧的妹妹没有生母,微微叹了口气,心中不免更怜惜了几分。

    滴,谢远臣好感度增加三十点,当前好感度为三十点,请宿主再接再厉

    姚浅被吓了一跳,揪着衣角的手指都僵住了,内心大叫系统“这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沈魔又来骗我了三十点这也太好攻略了,我不信”

    系统回复的很快“这是人物自带的初始好感度,并无错误,”

    见姚浅僵住不动,谢远臣湛清的眸子弯了弯,笑道“听我教很头疼了好了回去吧,别冻着了。”

    姚浅还在暗暗怀疑他的好感度真假,闻言愣了愣,低下头应是。

    姚浅走后,谢远臣起身,他身上的衣服换过了,头发却湿漉漉的,这样一身却是不好去拜见父亲了,性差人去打了声招呼,他让身边的人掩去庶妹落水的事情,只自己回来后打算沐浴更衣。

    玉冠取下,湿漉漉的头发散开,谢远臣任由侍从替他宽衣,热水掺满浴桶。

    “公子也是,府里上下会水的婆子那么多,偏要自己下水,”书童抱怨了一嘴,“那湖虽不深,可冰冷冷的,再给冻着”

    谢远臣道“总是女子名节要紧,被婆子救上来,免不了要被她们当作谈资,传到外面。”

    书童摇摇头,侍候着自家主子下水,语气里却带着凉薄,“一个庶女,大公子金尊玉贵,她也受得起吗”

    谢远臣皱起眉头,冷声道“侍墨,这话谁教你的”

    书童被吓了一跳,呐呐的握着手里的澡巾,“的,的看国子监里那些公子们,都是这样的”

    时下嫡庶之分犹如天堑,前不久国子监就有个浪荡子弟为了巴结谢远臣的好友周章,把人招呼到家里,让庶姐妹作陪,宴席过后,就把几人打了包,送到周府。

    谢远臣按了按太阳穴,道“这话日后不准再提,不是君子之道。”

    书童不话了,心翼翼的给谢远臣梳发。

    沐浴更衣完,谢远臣去后院给自家母亲请安,原临颍郡主是有自己的郡主府的,前些年他们也一直住在郡主府中,但是谢平渊当上了相国之后,再住在郡主府里,出入都被打趣一声郡马爷,这就不太好看了,好在临颍郡主大度,主动从郡主府搬了出来,住进谢府。

    谢远臣来的时候,正赶上几位姨娘来给临颍郡主请安,通报的人里头没有外人,他点点头,身后的侍女打了帘子。

    “正是呢,韶儿的婚事已经定了,我们家筱儿也不能太落后不是,她那表哥虽然比不得张大人,但好在人踏实,又有”

    谢远臣脚步顿了顿,这才抬脚走了进去。福利  "xinwu"  微鑫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