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12|第八穿
    姚浅憋了一口气,咬牙看着那光圈道“沈魔的不能看,沈寒总是可以的吧”

    光圈闪动一下,沈寒的脸缓缓出现在光圈上方,他看上去和初遇时没什么两样,更别是入魔的迹象。

    姚浅仔细的看,看到了沈寒对着她的尸体茫然的神情,也看到了他因为天枢仙宫和紫霄剑派的事情被人排挤,姚浅发觉东陵君的那两把火根就没有用,没了天枢仙宫还有其他,上界的宗门也不止紫霄剑派藏污纳垢。

    沈家主飞升之后,沈寒尚且不能独立,沈家被其他的分支占据,她看着沈寒一次次的被挑战底线,看着他的神情渐渐冰冷,直到那个被称为流云师弟的少年被人背叛入魔,就像是压弯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沈寒杀了名为替天行道,其实是杀人夺宝的所谓正道人士,在无穷无尽的追杀中,忽有一日,长剑指天,立地成魔。

    姚浅起初不明白自己扮演了一个怎么样的角色,直到看着沈寒每次渡劫,所有的心魔都是那一日尸横遍野的姚家人,她才明白,沈寒这样的人,对他来感情只是很的一部分,能让他崩溃的不是感情,而是被人打破的底线。

    姚浅发觉了不对,从沈寒入魔,到成为真正的魔修,再到飞升入魔界,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一线,最后登临魔尊之位,这实在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了,而在这段时间里,沈魔从没有出现过。

    沈魔那样的人,必然也是魔修,甚至有可能是魔界的大能者,可为什么在沈寒成魔后的许多岁月里,从来没有人对他提出过疑问从头到尾也只有那日东陵君过一句,他身上的气息很熟悉。

    姚浅懵逼了,她觉得她可能即将抽丝剥茧触摸到一个真相,然而系统无情的剧透了,“就是你想的那样没错,沈魔不是魔。”

    姚浅道“他既然是真实存在的,你总要让我知道他是谁吧哪怕玩不过他,只能心里戳戳人,也让我痛快点成吗”

    系统想了想,可能觉得姚浅的比较有道理,轻咳一声,“那片残魂过,你是他的故人之后。”

    姚浅眨了眨眼睛,“寻天仙”

    系统被吓了一跳,连忙打断,“不要把大能的名讳出声”

    “你沈魔是他”姚浅立刻会意,但还是十分惊讶道,“怎么可能,那是姚家的先祖,怎么会做出,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系统道,“古有鸿钧斩三尸成圣,所以举凡大能都会将自身恶念斩出,因为远远达不到道祖的程度,所以大部分大能的恶念都只是一片沾满恶念的残魂,好生封存起来便可,原是这样没错,但是那位神魂太过强大,仅仅一片恶念残魂,居然有了自身意识,逃下了界。”

    也正是因为沈魔是纯正的恶念化身,仙人残魂,附身沈寒身上时才导致系统无法辨别,把他当作沈寒的一部分。

    姚浅都快听傻了,觉得自己坚持了十八年的无神论被一下子打破了,然而转念一想,她穿越这么多世界,早就超出了科学所能解释的范围内,世界观再碎一点,大概也没什么了吧。

    得知了沈魔的来历,姚浅简直一句话也不想了,见识了东陵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强大,她对仙人这一物种能的产生的恐惧心理,东陵君那样的人都才只是个弟子,寻天仙尊该有多强

    姚浅整个人都蔫了,想要找回场子的底气一丝也不剩,她苦逼的抹了把脸,“好吧行了我都知道了,这个亏白吃了,传送下个世界。”

    系统滴滴两声,机械的声音再度响起“宿主有两日的假期作为缓冲,请保证进入任务世界时饱满的生活面貌。”

    或许是知道这次的任务让她身心俱疲,姚浅有些惊喜的看到了系统空间里凭空出现了一个五十平的空间,里面就像是一个现代的房间一样,一张两米的大床靠着墙。

    幸福的在柔软的席梦思上打了个滚,什么沈寒沈魔寻天仙尊都抛在脑后,姚浅蹭了蹭枕头,幸福的睡了过去。

    一睡两天。

    姚浅醒来的时候正在水里,她根没有反应过来就呛了好大一口水,呼吸不上来,眼前模模糊糊一片水花,这时一双有力的手托起了她,姚浅知道落水的人会能的抓住身边的东西,这对施救的人非常不利,所以即使再怎么难受,也尽量让自己不去抓那只托起她身子的手臂。

    “就这样,别动。”清冷的男声响起,姚浅的头被托了起来,终于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姚浅忍不住狠狠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来人。

    这一看,饶是姚浅也不由得愣了一下,那是个大约二十来岁的青年,他生了一张十分俊秀的面庞,修眉凤眼,琼鼻薄唇,正微微低眼看她,眸子里带着些许冰冷的意味。

    “别急,上去再,我不会冤枉了谁。”青年的声音微微的带着些喘息。

    姚浅连忙放松身子,趁着青年带她上岸的时间接收这个世界的资料。

    这个世界依然是个古代架空王朝,开国距今三百余年,这会儿还算是盛世,她要攻略的对象叫谢远臣,是朝相国的公子,谢远臣生父谢平渊,一共生了三子三女,谢远臣是他唯一的嫡子,身份尊贵。

    姚浅正看着资料,发现这个救了她的青年就是谢远臣,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窃喜,又是一阵的资料冲击。

    谢远臣是这个世界的大气运者,按照原的轨迹,他会在生母去世后遭到父亲宠妾的暗害,几经波折才发现那名宠妾的背后,对他下手的人竟然就是他的亲生父亲,不得己隐姓埋名,在查清事实真相的过程中辅助自己的好友三皇子登上了皇位,后来成为御朝历史上最年轻的相国。

    而姚浅,在谢远臣这段经历里扮演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庶妹的角色。

    是的没错,姚浅这次的身份是谢平渊最的女儿,谢远臣的庶妹,她翻来覆去的把身份资料看了好几遍,连自己什么时候上岸的都没有发现。

    谢远臣上了岸,岸边早有人候着,好几个侍从围上来,给他脱去沾水的外袍,擦脸净手,再裹上厚实的披风。

    “大冷的天,先去更衣,一会儿来花厅见我。”谢远臣接过狐狸皮毛的手捂,对姚浅道。

    姚浅盯了半天,确认自己是真的一个丫鬟都没有,或者所有的人都围在谢远臣的身边,顿时无语对苍天,回想了一下原身的记忆,转身离开。

    “等等。”谢远臣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姚浅回身,身上骤然多了一件大氅,上面还带着被阳光晒出来的独特的气息,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谢远臣凤眼微抬,道“去吧。”

    湿透的衣服被风一吹,冷得刺骨,多了一件挡风的大氅,总算是好了些,姚浅想要道谢,只是她的资料还没看完,拿不住原身的性格,想了想,只是轻声道“多谢兄长。”

    谢远臣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姚浅心里咯噔一下,心道不好,这不会是露馅了吧莫非原身是个非常嚣张跋扈没有礼貌的人

    殊不知谢远臣只是惊讶这个平日里腼腆自卑的庶妹竟然会叫他兄长,要知道,朝妾通买卖,庶子女同奴籍,即便是最受宠的云姨娘生下的两个弟弟,都是唤他公子的。

    不过,被叫兄长的感觉还不错,谢远臣弯了弯嘴角。

    见姚浅脸上忽然露出惊慌之色,大约是发现自己错了话,这个妹妹平素乖巧,谢远臣道,“不必,我是你兄长,总不能见死不救。”

    这话却是默许了,姚浅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她资料没看完,只当这和她以往经历的朝代差不多,庶子庶女唤嫡兄一声兄长实在太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身为不受重视的庶女,谢韶是没有单独的院子的,她和自己的大姐二姐住在一起,大姐年前出嫁,院子好算空出一块,二姐谢筱迫不及待的让人划分了院子,中间盖起院墙。

    姚浅顶了谢韶的身份,回去的路上不由放慢脚步,把原身记忆一一记在心里。

    谢韶生母只是谢平渊的通房,生下她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所以原身性情腼腆,话都不敢大声,里这样的庶女心机谋算最深,然而现实深闺里大字不识几个的女子又哪来的心机谋算

    府上并没有嫡女,三个庶姐妹出身都差不多,除了互相看不过眼也没有什么太大过节,这次造成了原身落水身亡的幕后黑手,其实只是湖边一颗比较圆的石子。

    姚浅回忆了一下具体细节,也不由得松了口气,真的,她穿越了这么多世界,还真没玩过什么宅斗,让她上,骨头渣子都要被吃掉了。

    看完了原身所有的记忆,姚浅还是没有看到想看到的,脚步都不太稳当了,她要攻略的是谢远臣,她的嫡兄,然而原身记忆里她确确实实是生母和谢平渊生下的孩子,女儿肖父,谢韶的长相和谢平渊十分相似,而谢远臣生母乃是当今圣上堂妹临颍郡主,除非他是郡主和别人偷情生下的,不然这还怎么攻略啊

    咳,她可能,知道的太多了。快来看  "xinwu"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