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06|第七穿
    上界和下界之间不止天堑,就连紫霄剑派这样的大宗门收取弟子也只能百年一度,姚浅他们当初上界时乘坐的是往返两界的瀚海飞舟,花费极高,之后一行人才乘坐那荷叶法宝来的宗门。

    自然,到了沈家这里就没那么麻烦了,瀚海飞舟原就是沈家垄断的产业链,沈家主来时用的是传送阵,只消向紫霄剑派打声招呼,带上二人回一趟沈家,自然有专用的瀚海飞舟等候。

    “正好,这事总不能瞒着你母亲。”沈家主的语气凉凉的,话语里听不出对自己夫人的半分感情。

    沈寒点点头道“这是应该的。”

    姚浅听他们三言两语就要定下自己终身大事,愣了愣,反应过来,开口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他”

    闻言,沈寒浑身一僵,沈家主转过身,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道“姑娘不愿嫁给我儿”

    他原并未觉得这事有什么不妥当,即使做下了再错的事,但谁也不能否认自家儿子的优秀,他可以毫不脸红的,和自家儿子同龄的人中,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胜得过他的,所以他根不会觉得有人会拒绝自己的儿子。

    毕竟是渡劫大能,沈家主顿时反应过来,一思之下,不由有些感触,这世道并无法理可寻,他一直秉持正义,到头来却是灯下黑,发觉了自己方才的态度不对,沈家主摇摇头,对姚浅道“抱歉,是我想当然了。”

    姚浅简直有些受宠若惊,渡劫大能完全可以不讲道理,她刚才开口也是一时嘴快,没想到沈家主不光没有抬手一下打死她,还对她道歉了,她有些局促的揪了揪衣角。

    “前辈,我不是那个意思,沈公子虽然,虽然但是我知道他是一时冲动,而且他真心对我好,不想让我沦落到为人炉鼎的境地去,可是我也不想就这样借着沈公子的愧疚进沈家的门。”

    她抬起头,眼睛亮亮的,声音有点,但很坚定,“您看这样可不可以呢我现在修为很低,我的体质一旦传出去,家人护不住我,我甚至有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灾祸,如果,如果您和沈公子对我有一点愧疚之心的话,能不能在我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给我和家人庇护”

    沈家主挑起眉,倒是起了些兴致,看着姑娘明明很恐惧却努力的撑起气势和他谈条件的样子有些好笑,不由放软了语气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当然可以,但是”

    “父亲”沈寒叫道。

    沈家主微微的笑了笑,抬脚把沈寒踹跪在地上,转脸对姚浅柔声道“丫头,你也看见了,我这个儿子确实很喜欢你,如果你真的有成长起来的那一天,给他个机会,可好”

    姚浅被沈爹粗暴的动作和温柔的语气吓了个半死,连连点头,看上去就是一个受了惊吓之后脸色苍白,柔弱的不得了的姑娘。

    沈寒被踹跪在地上,抬头看向姚浅,似乎想要什么,但是姚浅低着头,并没有看他。

    姚浅对沈家主提出的要求简直少的可怜,一点也没有狮子大开口的意思,除了在她有能够保护自己的实力之前庇护她的家族外,姚浅想了想,提出如果自己百年内身陨道消,她希望沈家能额外再庇护姚家百年,沈家主想也不想就同意了。

    姚浅安心了,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到来给原平静的姚家带来什么灭顶之灾,有了沈家主的承诺,就等于给了姚家一块免死金牌,何况等她死后,愧疚的沈家人真的只会庇护姚家百年吗这简直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

    沈寒却有点不能接受差点能合法占有的身体不属于他了的事实,他看着姚浅和父亲达成协议,中途几次想插话,被踹了好几脚。

    “就是这样,没有其他的要求吗”沈家主挑眉道,“丫头,清高骨气都是做给人看的,沈家欠了你的,你该多拿一些,这不过分。”

    姚浅摇摇头,声道“我要是真的有骨气,就不会拿您的东西了。”

    沈家主笑了笑,没有赞扬也没有鄙夷,仿佛只是一个没有意义的淡淡的笑,沈寒却知道,父亲很满意她。

    父亲的眼光一向是很好的,她确实是个很好的姑娘,但是她不喜欢他,也许还恨他他凭什么去奢望在伤害了她之后,还想让她对自己敞开心扉

    姚浅毕竟不是真的要和沈寒断的一干二净,这只是个策略,也许正常人根无法理解她这招竟然是以退为进,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退得起,她要的不是什么将来,只是让一个人刻骨铭心。

    和沈家主谈话就像打仗,渡劫大能的威压能活活把一个筑基期的虾米给吓死,就算收敛了气势,姚浅还是战战兢兢的,被那种透彻的仿佛活了好几辈子的眼神看着,想要演戏真的是太难了,好在她是真的有原身的记忆,这些经历也是她自己的,不想和沈家扯上关系的话更是真心,才没露出什么端倪来。

    “父亲,至少紫霄剑派待不得,不如让姚姑娘跟我回沈家,我亲自送她回下界。”沈寒道。

    沈家主道“丫头,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不必惧他,直就是。”

    姚浅也没想和沈寒关系降到冰点,闻言揪了揪衣角,低下头道“只要能回家就好,听沈公子的。”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在这之前,沈家主提出要在紫霄剑派待几天,让沈寒带着姚浅先走,沈寒心知是刚才的告状起了效果,父亲是想留在这里收拾掉云和长老,也不多言。

    沈家在瀚海之南,和紫霄剑派几乎一南一北,即使飞行法器一日万里,也要走上十几日,姚浅听了沈寒的解释,扯了扯嘴角,她明明听沈家主还有个叫传送阵的玩意儿。

    沈寒强行传送阵只够沈家主一个人来回,不容拒绝的带着姚浅上了他的飞行法器,和上次来紫霄剑派时乘坐的大通铺一样的荷叶法器不同,沈寒的飞行法器是一架十分华贵的马车,车身通体玉雪无暇,前方两侧八匹高大骏马,鬃毛雪白,阳光下几乎闪闪发光,精致非凡。

    姚浅没什么,进了车厢,这才发觉外表看上去只能容纳个人的马车里面别有洞天,尤其四面封闭,让她有一种不妙的联想。

    沈寒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自从入师门后,他早就收起了贵公子做派,这马车也是他好不容易从库房里翻出来的,来往飞剑用惯了,差点都忘了怎么驾驶,不知为何对着姚浅,他总是想多展示一些,再多展示一些。

    沈寒有些笨拙的找到了马鞭,在雪白骏马后臀上鞭了一记,姚浅隔着帘子,近了才发觉,那马并不是活物,而是这个飞行法器的一个部件。

    马蹄踏金印,缓缓升空,不多时,沈寒进了车厢。

    姚浅和他相对无言的已经很习惯,给他让了个位置,低下头,也不话。

    沈寒却忽然道,“我在想,如果我们换一种方式相遇,你还会不会这么讨厌我”

    姚浅愣了一下,这才明白沈寒指的是什么,封闭的洞府,年轻的修士,忽然闯进的女子,两次裸裎相对,天生炉鼎体质,如果不是那么多的巧合,沈寒或许根不会对她出手。她只记得这个人的禽兽之举,却忘了最开始的他对着魔界妖女的倾国之姿都能狠下杀手,他没有那么不堪。

    姚浅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大概,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如果没有你,我现在还在持心楼,也许一头碰死,也许接受现实,变成一个你不会多看一眼的炉鼎。”

    来去,只能怪这个世道不对,如果炉鼎也可以自己选择,如果她不是被强逼着带来上界,也许他们真的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姚浅想着,忽然反应过来,差点没反手给自己来一道德经,她怎么被沈寒带进沟里去了,她来就是为了让沈寒入魔,天道让自己的大气运者成魔,这个世道如何还用吗沈寒身负大气运成魔,也许为的就是摧毁这个吃人的世道。

    忽然有了一种拯救世界的责任感肿么破

    见姚浅发愣,沈寒笑了笑,轻声道“也许你的对,但是错了就的错了,父亲答应你的那些不算,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好好补偿你”

    姚浅道“沈家主给的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提这件事情了可以吗能不能给我留最后一点尊严”

    沈寒怔住,良久,一言不发。

    姚浅以为自己的话重了,没成想一道系统提示音立刻响起。

    沈寒好感度增加二十点,当前好感度为六十点,请宿主再接再厉

    二十点不是沈魔的,而是沈寒的足足二十点姚浅脑海中立刻一条络流行语撕心裂肺的响起天哪这个女孩好清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好不一样给力  "hongcha866"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