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104|第七穿
    送那炉鼎进去已有数月,等待的日子有些漫长,云和长老并不意外,年轻人总是存着一份可笑的坚持,不到山穷水尽,只怕他那个自认君子的师侄不会轻易下口,然而当他一次次的失败过后,终究会对现实妥协。

    洞府里早已对现实妥协的沈寒静静的打着坐,熟悉之后,姚浅对着他也没有那么不自在了,都男人的爱是做出来的,沈寒倒是个典型的反例,他对她的身体无限痴迷,然而开了好几次车之后,好感还是不上不下的,偶尔几句话,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反而能撩动他心弦。

    姚浅翻了翻好感度页面,沈寒的好感林林总总已经到了四十,进度即将过半的样子,沈魔的好感却定格在了五十点不动,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久不出现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我这次突破大概要四五天左右,到时会有天雷加深,你不用怕,天雷只会打在我一个人的身上。”沈寒微微的扯了一下嘴唇,声音渐低道“自然,我若是死了,也就护不住你了。”

    他这话听起来像是缠绵的情话,却是警告,毕竟旁人突破就算没有师长族人在旁守卫,也不会让一个人来历不明的陌生人留在身边,如今是条件不允许,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也不会那么天真的以为姚浅就是个乖巧的炉鼎,他已经在突破时受了一次伤,只会比旁人更加心。

    姚浅听的出来,她点点头,道“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定住我,不过四五日罢了。”

    “还是算了。”沈寒苦笑道“别这么看着我,我会觉得自己十恶不赦。”

    姚浅转身就走,她回到自己那间石室里,关上门,这样即使是在突破的时候,她开门的动静也会让沈寒听到,更好防备。

    沈寒在石室里待了三天左右的时候,姚浅听到了隔壁石室里的声响,和里动不动就露天渡劫不同,这里的修真界显然破除了这一bug,天雷下落时万物化为虚无,即使是隔着九重宝塔也能准确的打在渡劫之人身上,除了命法宝,无人能替天劫。

    一阵一阵的雷声不光让姚浅听得心如擂鼓,此刻沈寒渡劫的洞府外也聚集了许多紫霄剑派的修士,沈寒的天劫较寻常人而言来得更加猛烈,他早有元婴实力,只是一直无法突破,这是他厚积薄发的证明。

    九道劫雷劈完,稍许,天空恢复了方才的平静,一片湛蓝如洗。

    姚浅以为沈寒会第一时间打开洞府结界出去,不想他一突破就过来打开了她的石室大门。

    由于突破后还未散去的天雷威压,沈寒走进来时简直像自带了一层金光,他眉眼如画,笑意浅浅,“我们能出去了,跟我走。”

    姚浅顿了顿,把手放进他的手掌心。

    越过洞府出口的路,结界外果然有一群人在等着,沈寒半步不带犹豫,拉着姚浅走了出去。

    紫霄剑派的掌门并未过来,来的大多是一些同辈,是来恭喜沈寒的,只有云和长老算是长辈,沈寒先行拜过,这时候一个姚浅很眼熟的少年越过众人上前,对着沈寒行了个执剑礼。

    “师兄,师父你突破,让我来恭喜你。”少年冷着脸,一句客套也无,“恭喜。”

    沈寒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笑了笑,“流云师弟不必多礼,你上次突破金丹,师兄在外,还未来得及恭喜你,正好我这十九锋也用不上了,不如送给流云师弟,当作金丹贺礼。”

    流云顿了顿,点头道“多谢师兄。”

    紫霄剑派的掌门门下只有两个弟子,一个是沈寒,一个就是流云,流云他亲自从下界带上来的孤儿,抚养长大后就一直在他门下,但是又一直没有举行拜师礼,未免尴尬,门中上下都叫一声流云师弟。而沈寒是掌门名正言顺的大弟子,身份尊贵,所以其余长老门下弟子,不论年纪修为,同辈的都唤一声大师兄,流云退后,一群人围了上来寒暄,言语间很是亲热了一番。

    沈寒一一应付,实在的,他的脸实在很有欺骗性,即使是敷衍的话,从他嘴里出来偏偏就能显得十足熨帖,笑一笑更显真诚。

    等寒暄完,像是才注意到沈寒还牵着个人似的,一个佩剑青年笑道“大师兄,你这怎么闭关还带着位佳人姑娘面生,怕不是我紫霄剑派的人罢”

    立刻便有几个人帮腔,笑嘻嘻的道“大师兄,不介绍介绍”

    沈寒微微的笑了,道“这位是”

    “这位是刚刚从下界来的姚姑娘,姚姑娘乃是天生冰玉之体,现是我紫霄剑派持心楼中人。”云和长老打断了沈寒的话,还扫了姚浅一眼。

    姚浅配合的低下头,做沉默状。

    沈寒道“云和师叔”

    云和长老道“沈师侄突破元婴,你父亲还在迎宾阁等候,不去见见至于这位姚姑娘,你既已入了我紫霄剑派,就要守我紫霄剑派的规矩,来人,把她带下去。”

    “谁姚姑娘是紫霄剑派之人”沈寒冷笑道,“莫非云和师叔见我未婚妻体质特殊,动了心思想强抢不成”

    他这话等于是直接把云和长老的脸皮扒下来踩,持心楼的炉鼎都是有数的,这样美貌的姑娘不多见,众人心里都有数,只是听见那句冰玉之体,懂行的人都沉默下来,毕竟云和长老是为了他们大家谋福利。

    云和长老没想到这个一向听话的师侄竟然会当众打他的脸,不由冷笑道“沈师侄,凡事想清楚再话,这人明明是我给你送进去的,怎么就从持心楼的炉鼎,变成堂堂沈家的未来少夫人了沈家主就在门中,我让他给我一个解释,可好”

    “长老话,自然有人肯作证。”沈寒挑了一下眉,唇角微微翘起,“流云师弟,你是这次新弟子入门的负责人之一,你来,这次入门的炉鼎名单里,可有我的未婚妻”

    众人纷纷看向流云,流云上前,看了看姚浅,沉默了一下,才道“这次入门的新弟子五百一十三人,自愿投奔的炉鼎四十九人,并没有这位姑娘,她在第一关测试灵根时就被淘汰了,是我经的手。”

    姚浅惊讶的看了一眼流云,这才想起原身的记忆里确实有这么一遭,这个冷脸的流云少年冷冰冰的指着测试石璧她的灵根不合格,让她赶紧离开,但是原身离开的时候,身后一个少女忽然惊声尖叫,把众人都引了过来,测试石璧上的异样立刻被人发现,冰玉之体暴露,她就被那些佩剑青年给关了起来。

    当时在场的人不少,果然,流云的话音刚落,一个佩剑青年就喝道“师父,他在谎当时测试灵根,我们测试出这位姑娘是冰玉之体,将人带回上界,这次入门的炉鼎名单里,这位姑娘排第一个。”

    流云冷道“她来,是为了入门学剑,不是为了当炉鼎。我既已了她没有学剑的资格,她自然不是我紫霄剑派之人。”

    沈寒微微的笑了,有些意味深长,“云和师叔,金师弟,这强买强卖的事情,你们做的挺顺手啊。”

    云和脸色难看了一瞬,冷笑道“即便如此,我就不信沈家主会让一个炉鼎体质的女人进门,沈师侄,收用冰玉之体的炉鼎做姬妾,未免也太暴殄天物了。”

    沈寒笑道“不劳师叔费心,我还要带姚姑娘去见我爹,借过。”

    姚浅全程沉默,她简直要爱上了这种一句话不,有人替她打脸的感觉。

    走到无人处,沈寒握了握姚浅的手,柔声道“吓着了”

    姚浅摇摇头,却被当做逞强,沈寒握着她的手把人带进怀里,揽住她的腰,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别怕,我会护着你,就一定会护着你。”

    沈泰迪难得的拿了一回男主剧,姚浅表示很感动,然后毫不犹豫的挣脱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落在她肩头的手。

    姚浅见过声控,见过手控,也见过腰控腿控甚至脚控,还真没见过肩膀控,沈寒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她的肩膀,有一阵她的肩膀整个落满了吻痕,密密麻麻的,一点美感也没有,倒好像是被谁打青了几块似的。

    她却不知道,午夜梦回,那被沈魔拉开的一角肌肤,那白皙圆润的肩膀,是沈寒此生最初的执念。

    沈寒的手被挥开,眼神黯淡了一瞬,他的记性总是很差,他怎么能在对她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还奢望他能和她好好相处大概他对她来,也只是个觊觎她身体的保护者罢了。

    虽然,好像的确是这样。添加  "xinwu"  微信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