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98|老王番外+第七穿
    老王番外

    皇宫里柳树又生新芽,一年春已至,太子天资聪颖,这一年他十六岁,已然能监国。

    王不疑不是没有怀疑过他的儿子,知子莫若父,他表现出来的那些异常放在寻常人家不知要被烧死多少回,但是王不疑不怕,哪怕是精怪,是厉鬼,也是他和画屏生下的孩子。

    顾画屏对他来是什么呢王不疑不知道,他想那是他深爱的人,但是却不出来,他真的爱顾画屏吗或者他爱顾画屏,但却更爱自己。

    他在很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不同的,他的那些嫡出兄长们每每华服美冠出行,总要引起一阵骚动,满京城的女儿家都向往着得一位王家郎君的喜爱,嫁入高门,不光是权势地位,王家的男人,生得总是很好看的。

    他的娘亲就是那么一个女人,原按照她的身份,嫁不进王家,也有大把大把的官宦人家愿意聘她做正妻,但是情爱迷眼,她偏偏就被那个男人一个漫不经心的眼神,几回偶遇迷惑,不惜为人妾。

    她她后悔了,哭得像个孩子,王不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沉默的给她梳最好看的发式,用脂粉掩盖住她的泪痕,因为他知道,等她哭完,那个男人哄上几句,她就又会死心塌地。

    她最后一次的妥协让他绝望,王不疑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怀着怎么样的心情把他打扮一新哄去那些好男风的纨绔公子的宴会,她太不会伪装,那日他去了,回来时很平静,毕竟是王家的郎君,即使是庶子,也是要你情我愿的,没有做到实质,但少不了折辱,王不疑知道,是他风头渐露,让他那些兄长们害怕了,他们想要毁掉他。

    真正的山穷水尽,王不疑不知道如果那日他没有遇上微服的皇帝,没有拼死救驾,他是不是真的就会像那些人期望的那样,被抹去姓名,成为别人的玩物。

    后来的情景王不疑记不清了,皇帝保他,也只是因为缺了一条听话的狗,那他就做狗,听话,只要能有一日将这些人踩在脚下。

    王不疑后来常常想,顾画屏为什么那么迟才出现,那时他千帆过尽,鬓角生华发,她如花年岁,青丝绕指柔。

    二十年沉浮,他低过头当过狗,抬过脚踩过人,心中惟余一片冰冷,他抛弃棋子如同家常便饭,顾家对他来也只是条听话的狗,于是他遭了报应。

    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傻的女人,还偏偏选中了他,如果相遇在最好的年岁,他一定会把她好好护在怀里,可惜没有如果。

    他为她寻了世上最好的冰棺,他要等到他们的孩子能够撑起一片天再去陪她。

    第七穿

    姚浅睁开眼,果然又回到了系统空间里,她整个人都不好了,瘫软在地上,擦擦一脑门的汗。

    “所以我,你们从哪里弄来的虫族卵子我要是再迟回来几分钟,肚子都要被那孩子撕开了”

    系统纠正道那是宇宙最强种族萨尔维斯,目前已知最高等虫族,智商是人类的16倍,只有萨尔维斯的精子或卵子能够冲破空间和时间的限制,抵达宿主所在的任务世界。

    姚浅“”她这是生了个啥啊,希望那个世界不要有人和那个孩子作对,宇宙最强种族,听上去就很牛批好吗

    听到宿主心声的系统沉默了一瞬,决定还是不告诉她,萨尔维斯也是对幼崽最不负责的种族,他们的成年体日常排队捐献精子卵子,只要留下后代就算任务完成,所以吧宇宙三千界里,萨尔维斯的纯种稀少,混血却是遍地走的。

    左右也是自己生下来的,姚浅凑到了光圈前,问了混血的结局,光圈闪动,俊美冰冷的青年面庞出现在上方,姚浅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确定,这是登基大典,青年的身边坐着一个眉目温婉的女子,帝后彼此对视一眼,岁月静好。

    姚浅放心了,要求进入下一个世界,系统也不废话,录入资料,直接传送。

    熟悉的眩晕中醒来,姚浅发现自己这次并不是躺在床上的,她坐在一片巨大的荷叶上,身边都是些面目姣好的少年少女,她眨了眨眼睛,发现人人都是抱着膝盖埋着头,应该暂时没人来打搅她,所以她低下头,开始察看资料。

    这个世界和她以往经历过的那些世界都不同,是个以修真为主的世界,没有灵根的凡人组成国家,和那些古代没什么不同,大陆上林立着各种各样的修真门派和世界。

    在这之外,上有上界,除了达到金丹期可以前往上界历练,还有就是被送过去的资质极佳的幼童,这样的孩子一旦上界,就会被哄抢一空,有的是收徒,有的是被大世家培养做护卫,而他们这一波面目姣好的少年少女,两个都不是。

    他们是极佳的炉鼎体质,若是被魔修发现,必然会被吸干精元剥皮拆骨当作材料,不幸中的大幸是,他们这一波是要送往上界紫霄剑派培养来做弟子们的炉鼎的,到了那里会被按资质分上三六九等,领到一份适合炉鼎修炼的功法,然后在持心楼里等着攒够贡献点的弟子们租借炉鼎,和人间那些青楼相比,也就是含蓄一些,不至于挂牌就卖。

    姚浅这个身份来自下界一个世家,还是家主嫡出,只是他们测试的方式落后,以为她是冰灵根,欢天喜地的送去了紫霄剑派,结果被紫霄剑派的人带走之后,通过更高级的测试才发现,那根就不是什么冰灵根,而是天生的冰玉之体,炉鼎中的上上等。

    她这次需要攻略的对象是紫霄剑派掌门大弟子沈寒,修真界的大气运者和寻常大气运者不同,是必然要搅动天下风云,踏破虚空成仙的,沈寒却是个例外,他没有成仙,却成了魔。

    按照原的轨迹应该是沈寒爱上了魔界妖女,被其吸引,然后遭逢大变,被人陷害后悲愤成魔,但是出了点意外,魔界妖女和沈寒初见来应该是天雷勾动地火,彼此心中都有些悸动的,结果人家魔界妖女悸动了,沈寒的剑也动了,一个照面,把人杀了。

    好在姚浅不需要去顶女主剧情,她只要成为沈寒心里的白月光,之后沈寒突破,她就会成为他的心魔,天道要他成魔,只需要一个突破口而已。

    资料录入完成,姚浅长出一口气,她悄悄的抬起头,荷叶还在飞行,不远处几个佩剑青年或坐或立,端的一身好气度。

    “流云师弟,我就不能带上你吧,瞧你把他们吓的。”一道含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姚浅动了动耳朵,发现周围没人有异样,她这是听到了那些修真者的传音

    那被称为流云师弟的冷漠少年抱着剑,淡淡道“我并未吓人。”

    几道笑声响起,忽而有一人道“总觉得我们就像下界的老鸨,抓了人来,强要他们接客似的。”

    你还知道啊,姚浅心里默念,虽然是为了任务需要,但是这个身份总是让她有种憋不过气的感觉。

    那流云师弟冷冷道“就是如此。”

    几人被他一噎,缓了好久才又聊起天来。

    “持心楼门庭寥落已久,这番多了这许多美貌的少年少女,只怕生意要红起来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姚浅总觉得有几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有些灼热的意味。

    “这次炉鼎资质大同异,倒有一个意外之喜。”

    一人的目光直直打量着姚浅,俊美的面容上有些淡淡的兴奋“就是,天生冰玉之体,双修一次便可提高突破几率五成,佐以破障丹,简直比起什么灵丹妙药都管用。”

    “只怕定下的贡献点也极高不管怎么样,这也是一条晋升之路。”

    几人聊得热火朝天,姚浅埋着头,忽然有点理解沈寒堕魔了,这就是正道啊,呵呵。

    那流云师弟抱着剑冷冷道“只凭手中剑,不能突破”

    “流云师弟,你还,没尝过炉鼎滋味,等尝过了,你就再也不会这话了。”几人暧昧的笑了起来。

    姚浅抱着膝盖埋着头,手心微微发紧,即使系统给她开了挂,她不愿意和人亲近的情况下可以灵魂脱离身体,但是她也不希望自己的身体成为公用的妓子。

    不多时,荷叶停驻,那几个佩剑青年跳了下去,荷叶被收起,原缩成一团的少年少女们也都在了地上。

    姚浅抬起头,只见一个极为高大的楼阁出现在眼前,上书持心楼。

    和被人驱赶着进去的少年少女不同,那几个佩剑青年纷纷上前,态度极为君子的替她引路。

    姚浅手心攥紧,脸色苍白,正在这时,一个骑着仙鹤的童子在半空中大叫道“几位师兄,那冰玉之体的姑娘可带回来了快让她跟我走大师兄出事了”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