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97|第六穿
    姚浅疼得发晕,听见系统提示音才算松了一口气,她抬眼看了看急匆匆赶进来的王不疑,张了张嘴似乎想要什么,但终究没有出口,她的眼角滑落一滴泪,随即闭上了眼睛。

    王不疑红着眼,对稳婆嘶声道“保大,没听见吗孩子不要了,不要了”

    稳婆被吓得脖子缩了缩,抬手按按姚浅的颈间,这才声道“侯爷,夫人她已经去了。”

    王福连忙上前道“快快把孩子取出来”

    王不疑愣愣的在原地,好像一具失去了灵魂的空壳,他木木的看着稳婆取刀,不多时,一声洪亮的婴儿啼哭响起。

    稳婆取出孩子,看了一眼,声道“侯爷,是位公子。”

    王不疑却连看上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他哑声道“夫人怎么会早产”

    听香反应过来,连忙急急道“三爷,姐今天早晨还好好的,就是中午乔怜姑娘来了一次,非要和姐单独话,乔怜姑娘离开之后,姐的脸色变得很奇怪,然后就”

    王不疑轻声道“乔、怜,她对夫人了什么”

    “奴婢不”

    忽然,女子娇柔的声音打断了听香的话,声音来源处,一道黑影从房梁上落下,“姐姐莫怪,我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想到姐姐亲近,所以才冒昧来和姐姐话。”

    “姐姐”黑影惟妙惟肖“你真的没有认出怜儿吗”

    王不疑握着姚浅的手渐渐僵硬,他轻声道“继续。”

    “姐姐,你好糊涂啊”

    “大姐,你可知王不疑是什么人”

    “大姐可知顾家一门灭族用的是什么罪名私藏军需,恐有不臣之心,大姐难道没有想过,家主不过是个节度使,顾家在江南得几分颜面,但放在朝廷,根算不上什么,哪里来的那么大野心”

    “其实大公子在京中求学的几年,暗地里已经投靠了一位大人物,甚至不惜压上整个家族,没想到那位大人物事情败露,毫不犹豫的就把他抛了出去,家主压根不知此事,招无可招,可怜我顾家上下百十来口人命,就被大公子轻飘飘的送了出去。”

    “自然,如今看来不是送出去,而是给大姐做了嫁妆,王不疑为了保全他的名声,自然要好生照料大姐,我大姐糊涂,就是为着大姐竟然给灭门仇人怀了孩子。”

    黑影就连乔怜当时的语气都模仿的一清二楚,因为自信自己的催眠不会留下痕迹,乔怜一点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恶意,她婉转低喃,却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尖锐,最后一句话的轻飘飘的,仿佛是在人的耳边轻轻呢喃,恶意昭彰。

    王不疑抚摸着姚浅渐渐冰冷的脸颊“哈,你知道了,你果然知道了,所以才恨我,要离开我是不是”

    他柔声道“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婴儿的啼哭声依旧洪亮,仿佛是庆幸新生,又仿佛是在哀悼死亡,让人心底发寒。

    王家公子出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据他人回忆,那时他睁开眼,整个世界都是颠倒的,为此他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世界就是反的。

    观察了许久,王家公子觉得自己需要和人交流,至少要和他的精子者商量一下奶水的问题,比起对嘴喝人奶,公子觉得自己应该是美美的坐在桌前,系上围兜,由美貌的侍女呈上一碗经过处理的鲜甜的奶水。

    找了一个同样阳光明媚的上午,公子清清嗓子,开口了,当时就差点命不保,抱着他的奶娘吓的能把他扔了出去,好在他的精子者捞了他回来。

    然后公子才震惊的从他的精子者口中得知,这里的幼崽智商奇低,像他这样出生几十天就能话的会被当成妖怪。公子愣愣的问他的精子者什么是妖怪,精子者答,除人之外所有能人话的。

    公子放心了,他的一切外在特征来自他的精子者。

    长到一岁半,公子发现身边的人开始叫他太子,他以为那是他的名字,于是欣然接受。

    长到两岁半,太子发现他的精子者偶尔会去一个叫黑牢的地方,每次回来身上都会有洗不干净的血味,太子抽抽鼻子,女人的血。

    太子觉得他的精子者对他的卵子者不真诚,从那些智商奇低的人口中,他已经得知了他的卵子者为了让他顺利降生而死亡,听到这件事情之后,太子是震惊的,卵子者所在的种族是智慧种族中最不关心幼崽的,他们一生只生一个孩子,播种完就走,种族里的雌性更是有食物不足时吃掉孩子的特性,他的卵子者却选择了让他出生,自己死亡,都这样了,他的精子者居然还要去见别的女人吗

    找了个夜阑人静的晚上,太子循着精子者残留的气味来到了那个叫黑牢的地方,门口有人守卫,但是他就那样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没人感觉到不对。

    熟悉的女人的血味传来,太子嗅了嗅,无视了黑牢里正在热烈进行的行虐艺术,走到最底层,他看到了那个精子者经常来见的女人。

    头发剃秃,一只眼睛黑洞洞的,想来是被挖走了,常年不见光的脸十分苍白,上面有浅浅的裂痕,一只手被切下,另外一边则完全没有手臂,下半身泡在水里,看不真切。

    太子想了想,确认这是在进行一种叫做人彘的刑罚,只是医疗条件不过关,为了让人彘健健康康的活下去,只能一步步的进行。

    乔怜垂着头,看上去了无生气,太子从一古籍上看过,用来做人彘的女人应该十分美丽,原还抱了点希望的蹲下去看,结果被丑了一脸。

    太子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微不可闻的电流声,他眨了眨眼睛,瞳孔露出一抹金黄,他的目光落在那个被剃秃的脑袋上,再精准一些,他的目光落在了人彘的后脑勺。

    “低级生命系统”太子喃喃了一句,双耳微微发光,听到了那个看似平静的后脑勺里正在进行的对话。

    宿主生命体征平稳,痛感降低百分之百,能源不足,请尽快充能

    我要回去这些野蛮人太可怕了,我不干了放我回去

    宿主任务未完成,请尽快将气运导入仪植入大气运者的大脑

    不可能除非让我换个身体,对,换个身体

    宿主能源不足

    太子眨了眨眼睛上前,白皙的手按上了那个光秃秃的后脑勺,很快,一团灰暗的光亮被取了出来。

    “喂,你也跟我话好不好”太子对低级生命系统和善的道。

    系统乍然被切断了和乔怜的联系,落在她身上的消除痛感的程序瞬间报废,原垂着头乔怜忽然惨叫了起来。

    太子眨眨眼睛,看着自己被蹭红的衣袖,有些发愁的想道,这件衣服没法要了。

    他握着刚刚得到的玩具,起身掸了掸灰,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背影十分可爱。

    “娘的,半夜吵吵什么,不是骨头硬吗断手断脚都没哼一声,现在都要长好了,叫什么,真是。”过来察看情况的狱卒没看到可疑的人,不禁对着乔怜骂骂咧咧。

    乔怜惨叫不止,她从受刑以来就一直依赖着系统的痛感消除程序,那刑罚再重她也感觉不到,自然受得住,但是系统忽然消失,所有的痛感回笼,她觉得她会活生生疼死的

    低级生命系统离开宿主之后,立刻启动自毁程序,然而系统以为的自爆在太子手里,只如同一个灰暗的响炮,响完之后,了无声息。

    王不疑的人彘终究没有做成,第二年的春天,太子在他的精子者身上闻到了那个人彘的血味,不过是死的,他眨眨眼睛,没有在意,有时候王不疑觉得自己儿子有一种孩童天真的残忍,他却永远也不会知道,那是野兽的残忍。

    太子一直觉得他的精子者对他的卵子者不真诚,从很的时候就开始观察他的精子者,满意的发现除了那个被做成人彘的女人,他的精子者并没有对任何雌性产生兴趣,至于那个人彘,嘛,大概就是男人都会犯的一次错误吧。

    西平元年,平绍帝追封夫人顾氏为皇后,立嫡长子岳为太子,平绍帝在位三十年间未曾选秀,后宫无一妃嫔,子孙后世谨遵祖训,西平一朝绵延六百年,在位十九帝,除皇后外,均无妃嫔。

    “你写古代穿越,男主是皇帝啊不是穿西平,那是宅斗文嘛”

    “对啊,甜宠好腻”

    “西平的皇帝是不是人啊,真就一个出轨的都没有”福利  "songshu566"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