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94|第六穿
    姚浅惊呆了,她的第一反应是顾画屏回来了,然而仔细观察了一下,她才发觉了不对劲。

    顾画屏的眼睛生得极好,顾盼生辉,但是那个正细细呻吟的顾画屏双眼却是无神的,就像是一个傀儡,姚浅眨了眨眼睛,她记得其他的那些任务者们去到各个世界,遇到这种事情,大多都是很没有节操的躺平享受,实在不愿就使手段避过,从来没有这种灵魂脱离,身体顶缸的情况出现。

    她试探着道“系统”

    冷冰冰的声音破天荒的回应了她系统计算失误,宿主可以稍待一会儿再回身体。

    姚浅不由得想道,这是新手福利吗也许再过几个世界她就能做到像其他的任务者那样把任务世界当成一段人生去渡过,遇到喜欢的人也可以敞开心怀,但是现在的她还做不到。

    王不疑的体力很好,等待的时间有点超出姚浅的预计,她红着脸不去看向那一边,然而灵魂状态是离不开身体多远的,种了半天蘑菇,姚浅磨磨蹭蹭的去和系统搭话。

    观察过了其他的任务者们的生活,最让她羡慕的除了这些人自由自在的生活状态,就是他们和自己的系统之间的关系了,系统都是智能的,有的任务者和系统处的像是多年好友,有的任务者和系统就像是大牌明星和经纪人,有的任务者把懵懵懂懂的新手系统当成了孩子,即使等级再高,也不愿意更换功能更多的高级系统,这么多世界走过来,姚浅也想有个系统能话。

    姚浅期期艾艾的问道“你有名字吗”

    系统的声音机械而冰冷看来宿主的记性不太好,我是v812时空保护系统

    姚浅囧了一下,企图继续搭话“你一定是很高级的系统吧我看好多的系统都没有你这个功能。”

    v812被捧了一下,却十分平静v812时空保护系统为时空管理司最新型系统,具有自主研发功能,为宿主平复精神创伤的治疗程序和刚刚的傀儡控制程序均为v812时空保护系统自主研发。

    姚浅“治疗程序是你”

    v812忽然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意味,却仍然十分诚实粗暴的纠正道宿主错了,治疗程序只是系统的一部分。

    姚浅磨牙,忽而十分温柔的道“是不是等我等级高了,就能看到你的实体了”

    是。

    姚浅恨恨的想,等到她能看到系统实体的那天,一定要把它一脚踩扁

    空荡荡的灵魂状态持续了整整一夜,等到一切都恢复平静的时候,姚浅磨磨蹭蹭的回到了身体,她顿时就被四肢百骸传来的酸痛淹没,腿根处滑出一股难以启齿的热流,转头看向熟睡的王不疑,有种给他来一刀的冲动。

    被床帘隔开的空间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异味,一夜的折腾让身体的疲惫到了顶点,姚浅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把还抱着她的王不疑推到一边,背对着他睡着了。

    王不疑没想喝得那么醉,他一向不爱杯中物,只是借着桃花宴的名目,有数个世家大族向他投诚,席上不由得就多喝了几杯,宿醉醒来,第一反应是头疼,缓了许久,他才睁开眼睛。

    一片狼藉。

    被褥下他的身体精赤,床榻上一片凌乱,探手一摸,床单一片半干半湿的黏腻,背对着他的少女只穿了一件薄薄亵衣,露在外面的脖颈和手臂布满了青紫,一望就知道,她的男人并没有太过顾惜她。

    王不疑有些茫然,他掀开了被褥,身上的痕迹做不得假,他真的碰了他的义女。

    昨夜散乱的记忆回笼,他记得她的挣扎,她的眼泪,及至后来自暴自弃,双眼无神的任他动作。平生头一次,对女子的怜惜愧疚漫上心头。

    滴,王不疑好感度增加30点,当前好感度为5点,请宿主再接再厉

    系统冰冷的声音有别平日的机械,但是姚浅没有听到。

    王不疑起身披了一件衣服下床,不出意料,外间王福守着。

    “王福,送水来。”

    王福呆愣愣的,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半晌才道“主子您,真的”

    王不疑眉眼间尚有宿醉的疲惫,闻言按了按太阳穴“我也没想到。”

    王福又惊又喜,几乎要老泪纵横,他抖了抖干瘪的嘴唇“好,好,老奴这就叫水去,叫水去”

    姚浅醒来的时候身上已经被清理了一遍,床榻也换过了新的,窝在软绵绵的被褥里,看着面带喜色的丫头们,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承宠后的贵妃娘娘。

    听香见她醒了,欢喜的上前“姐你醒啦三爷吩咐了厨房,姐想吃什么,全都可以现做。”

    姚浅看她一脸喜色,不由道“你乐什么捡金子了不成”

    “奴婢没捡金子,却得了王总管的红封哩,足足二十两银子,纯的发软,姐房里的丫头人人有份”听香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不忘替王不疑好话,“三爷可真看重姐,早晨就吩咐下去了,年后就要和姐成婚,让府里着紧办呢。”

    姚浅惊了一下,没想到王不疑看上去人渣,内里却这样纯情,按她现在只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还答应了他的包养协议,王不疑把她睡了,什么责任也不用负,结果他竟然要明媒正娶把她迎进门,摆在年后,连她孝期的事情都考虑到了。

    见她惊讶,听香笑嘻嘻的道“瞧奴婢这个脑袋你去,告诉三爷姐醒了。”

    姚浅身上各处都酸痛的很,见外面已经快到傍晚,就不太想起身,一听王不疑要来,只好苦着脸让听香伺候她起身洗漱。

    刚被按上梳妆台,就听几声问安响起,姚浅回身就见王不疑缓缓走进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平日里的王不疑矜贵冷淡,连温柔里都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但是今天的他却不一样,姚浅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那是对她的占有欲。

    得不到的自然没有一定要占有的,还有些东西得到了就然无味不想珍惜,但有一些东西,得到了一次就想得到第二次,然后再也放不开。

    姚浅有些头疼的看了看王不疑,她刚刚察看了一下他的好感度,5点,但仍然不到能让她放心的地步,好感度的阶段分得很清,1到20点为萍水相逢,20到50点在熟悉的朋友范围内,上了60点产生爱情,达到80点才能算是寻常的恩爱情侣,0点是深爱,100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永生不忘。

    睡都睡了,招都快用完了,那个穿越者也要很快反应过来重整旗鼓走白花路线了,王三爷这边才对她产生一点爱情,姚浅的眼神几乎生无可恋。

    王不疑温柔道“睡得可还安稳”

    姚浅点点头,暂时不太想理他,却被王不疑解读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屏退下人,王不疑立到她身后,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发,许久才道“昨夜之事,是我孟浪了,这件事情我会负责。”

    姚浅看向他,“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如果你不想,我不会勉强你的。”她想了想,道“我近来腹一直坠痛,即使李御医不肯,我也能看出一些。”

    她垂下头,李御医属于那种专精医术不通世情的老人家,她套了几句话,稍微分析一下就明白了,她现在这个身子,很可能无法生育。

    王不疑深吸一口气,“画屏,你不要多想,子嗣之事我一向看得很开,就算不能生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王家旁支多的是,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

    耳边温柔缱绻的情话掩饰不住那股几乎要升腾成热浪的占有欲,姚浅微囧,该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二十年不开荤,一朝得了快活,可不是对着个母猪都觉得比貂蝉美吗。

    姚浅叹了口气,道“画屏和义父之间毕竟有一层名分在,背地里还好,若是传出去,恐怕对义父声名有碍。”

    王不疑淡淡道“谁敢出言侮辱画屏,我要了他九族便是。”

    他的轻描淡写,姚浅生生打了个寒颤,性她又不是没嫁过人,现在还有傀儡顶缸,兴许等到那天,她的好感度都刷满了。

    得到满意的答复,王不疑微微的笑了,眉眼间都是缱绻“为夫替你梳妆。”

    姚浅坐在梳妆镜前,不知怎的就有些觉得这个情景似曾相识,好半天才想起来,这似乎是一首诗里形容过的。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添加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