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93|第六穿
    “公主恕罪,女大病初愈,受不得惊。”

    一道熟悉的低沉的男声响起,姚浅抬眼,就见王不疑缓步行来,身后跟着面色有些难看的驸马,几乎是立刻,姚浅的心就安定下来。

    许细君微微抬起眼,恰到好处的偏头,露出的一段白皙脖颈像是高傲又脆弱的天鹅,她眯了眯眸子,冷笑道“王君侯家的好教养。”

    着刻薄的话,却紧紧盯着王不疑,任是谁都能看出她高傲的外衣下藏着的恋慕,甚至迁怒了他的义女,若是换个人来,必定觉得好笑又无奈,从而产生几分不自觉的迁就,但是王不疑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我王家的教养,自然极好,不过如今看来,陛下对公主的教养,并没有到位。”王不疑淡淡的道。

    许细君脸色有一瞬间的难看,事情脱离了她的设想,让她有些慌乱,原按照这样的发展,她应该会在王不疑的心里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她不怕是坏印象,一个在自己记忆里讨厌的人忽然的转变,会让人产生不可抑制的好奇,而男人对女人一旦好奇,就是沦陷的开始,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王不疑居然会为了一个义女驳她这个公主的面子,他难不成还想谋反

    一个照面,让姚浅对许细君的评价降到冰点,她原以为这样背负一个世界的希望来攻略王不疑的穿越者会是一个极为有手段的人物至少在来前也该做足了功课,她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上去真把自己当成公主了。

    离王不疑称帝只剩下一年,想也知道一年之内根不可能让他的势力再上一层楼,也就是,他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造反的能力,只是还没有做好准备而已,别是公主,就是皇帝人都不敢和王不疑这么话。

    王不疑显然没有和一个丫头周旋的耐心,他看向安宁公主,道“闻听前几日大宛使者为求重光公主进献汗血宝马十六匹,诚意上感君王,重光公主既已定亲,这桃花宴再参加就不太好了吧”

    胡八道

    在场的众人,即使是不怎么了解时事的闺秀也知道,前几日大宛是送了一批汗血宝马来,但绝不是为了求公主和亲,大宛夹在周朝和匈奴部族之间,常年被战火凌虐,为求安稳,不得不每年进献国宝汗血宝马,这种国哪里值当让公主下嫁

    安宁长公主脸色苍白,反射性的紧紧握住了许细君的手,然而却在王不疑淡淡的注视下,慢慢的放手。

    “是君侯,君侯所言极是,是我思虑不周了”

    许细君还反应不过来,她来的时候只当是迷惑一个男人,学了些日常礼仪就匆匆来了,她看上许细君身份,除去她之后用先进的技术将自己整成了这个公主,她没有许细君原身的记忆,也不确定她到底有没有真的被定下和亲,见众人都看着她,她面上显露出几分茫然来。

    看到安宁公主那明显求救的目光,姚浅明智的低下头,假装自己是块布景板,一来王不疑平生最恨别人打断他装逼,二来真正的许细君在穿越者来之前就死了,这个穿越者携带了远远高于这个世界的科技手段,避过和亲的法子太多了。

    许细君还在思着怎么避过和亲的命运,却没想到是王不疑一句话决定了她的未来。

    “低着头做什么”王不疑轻轻的拍了拍姚浅的脑袋,见她抬头看向自己,王不疑眯了眯眼睛,低沉的声音淡淡响起。

    “养你两年,不是为了让你给别人低头的。”

    姚浅的眼睛极为明亮,她弯了弯眸子,“是,义父。”

    王不疑没再什么,转身跟着驸马去另外的席上,姚浅坐了回去,却忽然发现周围的贵女公子们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

    王君侯的义女,这身份确实高,若是只有这么一层关系而无其他,周朝最顶端的门阀是看不上她这个孤女的,但是王不疑现在表露出了对这个义女的看重,哪怕只是政治需要的看重,也值得一些眼高于顶的公子哥们把她看在眼里了。

    娶了她,拿到登上王君侯这艘大船的船票,这个诱惑实在有点大。

    姚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不远处一个鹅黄衣衫的少年朝她举了举杯,露出一个笑容,她愣了愣神,只是微微点头,没有回敬。

    这就是拒绝和他交流的意思,立刻便有几个少年围着那鹅黄衣衫的少年笑闹了一番,似乎是看他笑话的,少年羞恼了一下,却也没有再纠缠,姚浅松了口气。

    这一场桃花宴,吃得都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回到王家的时候,姚浅总算有些理解了后世那些宅男宅女的心情,与其出门遇到那些烦心事,还不如窝在自家一亩三分地里享清闲。

    她是和王不疑一起回来的,到家的时候已经临近子夜,马车一路进府没停,一直到了梨花院。

    王不疑如今夜夜留宿梨花院的事情在王家人里已经不是秘密,左右没人敢多一句嘴,有那没规矩的,已经被王福当着王家上上下下几百号下人的面割去舌头,生生打死,这圆脸的大总管看着和善,却是跟着三爷的人里不好相与的。

    王不疑喝了些酒,人有些昏沉,但路还能走,姚浅被她甩开手好几回,也就放任了他,没想才走几步,他就坐到了地上。

    “到家了”王不疑抬眼道,他的脸色和正常的时候没有区别,即使坐在地上,也一派正经的模样,看着十分矜持。

    姚浅简直哭笑不得,她无奈的道“到家了,还没到房间,你倒是起来呀。”

    王不疑喃喃道“到家了,到家就好”完把俯身靠近他的姚浅一把捞进怀里,在她脸颊上轻轻的吻了吻。

    姚浅无奈道“你们把三爷抬进去吧,轻点。”

    亲到了义女,王不疑就没有动作了,正经的脸上有些拘谨,被抬起的时候也没有反抗。

    王福指使着人给王不疑换了衣服洗漱之后就出去了,姚浅转过眼才发觉这位爷在床上大字摊开,把能占的地方都占了,她都气笑了,洗漱完上床,把大字变成了十字。

    “画屏,画屏”低沉的声音喃喃的道。

    姚浅没喝酒,却也困得厉害,她闭着眼睛推了推他,眉头皱起“别闹,睡觉。”

    王不疑的声音里带着酒意,更多的是焦躁,“画屏难受,画屏,画屏”

    姚浅起初还没发觉有什么不对,但是随着声音的起伏,她渐渐的察觉到了揽住她腰身的手在不安分的移动着,还有向下的趋势,她被惊了一下,随即坐了起来,看向王不疑。

    一向矜贵冷淡的男人躺在床榻上,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似乎是觉得有些热,他的衣襟被扯开,露出一片结实的胸膛,视线越过胸膛,腹向下

    td这人有隐疾

    看着脸颊潮红的王不疑,姚浅顿时陷入了一场艰难的抉择,按照任务至上的原则,她这个时候应该抓住机会把王不疑上了,一个不举了多年的男人忽然举了,他第一个女人怎么看都是绝对的白月光有没有可是她虽然已经不是不知人事的少女,要过自己这一关还是很难的,真的为了一个任务出卖身体的话,她这样算什么

    低低的呻吟声不断,姚浅捂住头,让自己不去想那个讨巧的捷径,她不是个保守的女人,但是至少也要是自己心甘情愿喜欢的人,底线再低一点,就算是一夜情也是你情我愿,而不是想从别人那里得到什么,那叫妓女。

    她背过了身,不去理王不疑,假装自己睡着了。

    “画屏,画屏”一声声的呻吟让这个被床帘隔着的空间的气氛变得暧昧无比,姚浅实在受不了,她拢了拢身上的亵衣,想要下床去外间将就一夜。

    然而刚刚起身,一双有力的大手猛然按住了她的肩膀,随即有什么重物压了下来,唇顿时被封住,姚浅惊呆了,她奋力的挣扎起来,王不疑平日的表现的实在太守礼,在她潜意识里这个人是安全的,对他完全没有防备。

    “画屏,画屏好难受,帮帮我”二十来从未有过的冲动,让他的神志被烧的一干二净。

    姚浅简直想反手给他一个煤气罐,挣扎不过,她摸到了身后的瓷枕,想把王不疑打晕过去,没想到挣扎时腿一蹬,头撞上瓷枕,她自己晕了过去。

    这次昏迷的时间有些短暂,姚浅睁开眼,发觉自己浮空在一边,她愣了愣,第一次用外人的视线看到了顾画屏的身体,而王不疑身下的那个顾画屏,显然是有知觉的。添加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