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92|第六穿
    王不疑对姚浅越是特别她就越紧张,如果没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穿越者盯着,她走日久深情路线,一点一点的蹭也能把好感度给蹭满,但是要知道,按照原的轨迹,那个穿越者就出现在顾画屏及笄前后,算算日子,她现在已经来到了大周。

    如果不算利益分歧,其实姚浅还挺佩服那个穿越者的,孩子的梦想总逃不过拯救世界,穿越者的世界失去了大气运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空间出于崩溃状态,一个不稳就可能世界颠覆,只有窃取其他世界的大气运去镇压填补,就王不疑那个脾气,想让他完全不设防的去爱一个人,除非是死人,而那个穿越者做到了,如果不是她的目的可耻,这简直是舍生取义的典范。

    姚浅花了点心思琢磨了一下那个穿越者,没出意外的话穿越者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身份是周朝的公主,名为许细君,她初时不了解王不疑的性情,以为高贵的身份会为她带来助益,没想到王不疑天生就厌恶那些高高在上的女子,尤其他还是个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的权臣,对皇室的公主防之甚严,发觉公主竟然有意引诱于他,王不疑没有感到半分的喜悦,反而认为是周朝皇室的阴谋,随意使了点手段让许细君下嫁旁人。

    所以这会儿宫里的那位公主对她无法造成威胁,她需要警惕的是在原的顾画屏死去之后,也就是三个月后出现的采茶女乔怜,穿越者用尽了方法占据别人的身份,引诱王不疑失败后又各种脱身,一直到她摸出了王不疑的喜好,换了张楚楚可怜的面目,变成一个孤苦无依的采茶女,使了个法子让王不疑欠下她救命之恩,名正言顺的成为了王不疑身边的姐,之后才一步一步走到了他的心里。

    姚浅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太过相信王不疑的人品,即使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对她的好感度达到了惊人的60点也一样,谁知道王不疑宠爱那些姐们的时候,是不是也曾爱得入骨情深

    周朝女子多早嫁,姚浅十四岁的生辰过后,按理就应该留意合适的人家了,她顶着王不疑义女的名头,可谓是世家豪族眼里的香饽饽,但是偏偏勉强能算是她长辈的李姐被扫地出门,谁又敢直接去和王不疑提亲事王家上下没人也敢得罪王不疑去做这个主,不知情的外人只能望肉兴叹。

    不过很快,众人的机会就来了,虽然各朝各代风俗不同,但是可男女同席的桃花宴却是大同异,桃花宴原是前朝用来让已经订婚的公子姐们在婚前见面,培养感情的,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了世家官宦默认的相亲宴。

    已经定下的婚约的男女可以在宴上培养感情,没有定下的婚约的更可以鸿雁传书,一般来世家的公子姐都十分理智,对上眼的打听一下各自身份,若门当户对,家中没什么政见党羽立场分歧的,就可以进一步发展,若是门不当户不对,很少有人会继续下去。

    安宁公主是当今天子的姐姐,同驸马成婚多年,夫妻恩爱,生活美满,是满京城贵女们的向往,所以每年桃花宴一直在公主府上进行。

    王不疑原没打算带上姚浅,他和安宁公主的驸马李文清有旧,这次应约前去也只是为了给他个面子,另外一层意义上,他不太希望姚浅去和同龄人相处,尤其是同龄的王孙公子们,但是耐不住她撒娇磨蹭,只好冷着脸让自己的两个亲信跟她一起去。

    姚浅起初比较担心桃花宴不会让她带上这么两个身材高大长相俊朗的护卫,没想到两个人就像是能看出她的顾虑似的,两个护卫微微动了动肩背,就听一阵让人牙酸的骨头脆响,两个人的骨架立刻缩了两号不止,原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垂着,他们生得也好,只要修修眉毛敷上脂粉,自然而然一股柔美之气。

    震惊之后,就是一阵安心,姚浅眉眼弯弯,她其实不是个凑热闹的性子,主要是今天的桃花宴有些不同,按照原的轨迹,许细君就是在这里纠缠王不疑不成,反而当众出了洋相,周帝气的把她随意嫁了一户人家。

    对于穿越者来,这不是什么大事,她有科技有人手,而且不计后果,脱身很轻易,姚浅去也不光是为了看她的热闹,她主要是想看看这个穿越者的手段如何,才来决定是不是和她正面对上。

    坐在前往公主府的马车上,姚浅眯着眼睛思量,诚然按照资料来看,那个穿越者几乎有些像跳梁丑,但那也分情况,对上普通人用那些诡谲伎俩这是智商问题,但是对王不疑,姚浅觉得再诡谲的伎俩都不为过。

    安宁公主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仍然面如堆雪,乌发云鬓,美得惊人,而驸马人到中年也不见发福之态,面容清隽,在两人身侧的是一个穿着月白色深衣的少年,发丝束起,额间一块明晃晃宝玉,端是俊秀无双。

    姚浅微囧,她发觉那个少年原一直漫不经心,甚至有些不甘不愿,在看到她下车之后,双眼明显亮了不止一度,安宁公主和驸马面上却只是微笑。

    姚浅总觉得不太妙,即使没有血缘关系,她的这个身份也不符合礼法,还好她完成任务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要是一直和王不疑在一起,她觉得千年之后她都要作为父女乱伦的经典例子,青史留名。

    大概原的顾画屏听了自己哥哥临死要求王不疑收她做义女的事情之后,内心是日了狗的。

    姚浅对公主夫妇的暗示只做不知,借着年纪,装起糊涂一点也不含糊,跟着王不疑见过礼,她就低头跟在王不疑身后只当自己是个透明了。

    “许久不见,鸿飞越发英武了,可有意入我军中,历练历练”同驸马寒暄过后,王不疑将视线转向李鸿飞,态度温和,好像十分欣赏他的样子。

    李鸿飞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脸上露出些许少年人的拘谨和忐忑来“君侯美意,不敢辞也。”

    王不疑微微的笑了笑,摆手道“即如此,明日就去期门军报道吧,期门里都是鸿飞这般大的郎君,年轻人聚在一起更上进。”

    李鸿飞不知其意,只当王不疑看重自己,顿时激动的红了一张脸,期门羽林,位同前朝皇禁卫,寻常勋贵子弟想进去都要寻门路,而王不疑既然开了口,就定不是让他做个普通的期门郎。

    姚浅原还觉得这个公主的儿子长相俊美,气质清贵,结果就和王不疑上两句话,高下立现,那激动得发红的脸和王不疑矜贵冷淡的面容成正比。

    寒暄几句过后,驸马亲自请王不疑进府,姚浅原也该跟着公主去往桃花宴,但是安宁公主歉意的笑了笑,道“鸿飞带世妹去宴上吧,你重光表姐还没来,我且在此等她一会儿。”

    姚浅动了动耳朵,许细君的公主封号重光,她记得清清楚楚。

    李鸿飞在同龄人看来或许是个集家世相貌才华于一身的顶级高富帅,如果没有在门口和王不疑的那番惨烈对比的话,何况姚浅轮回了那么多世,对个一眼就能望到底的少年,着实提不起半点兴致来。

    看得出来李鸿飞一路上很努力的在扯话题,但是显然姚浅和她没什么共同语言,一直到了桃花宴上,两个人也没能熟悉几分。

    姚浅是个没人缘的人,不光是任务世界,现实里她能称得上好朋友的,掐着手指算也只有猫三两只,来到任务世界她更不愿意交朋友了,她觉得迟早是要离开的,记住太多人对自己来并不是一件好事。

    好在她不招惹别人,别人也懒得来招惹她,世家的姐都是有分寸的,见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并没有露出孤单之色,也就没人腆着脸上前套交情。

    才落座没多久,就听一声通报,安宁长公主带着重光公主来了,众人纷纷上前见礼,为免麻烦,姚浅也跟着起身行了一礼。

    许细君年不过十五六,面如细雪,乌发云鬓,和安宁公主有三分相似,她穿着大方得体,礼仪举止半分不错,看得出来是下了大工夫的。

    她美目一扫众人,两圈之后才对准了姚浅,檀口微张“这姑娘看着陌生,是王君侯的义女画屏姑娘”

    姚浅顿了顿,抬眼看向许细君,女子闺名就不应该轻易唤出口,何况今日乃是桃花宴,不远处各家郎君都在,她就这样直呼她的名字,不是故意针对谁信难道她的身份暴露了

    许细君眉头挑了挑,带出几分厉色“宫问话,为何不答”快来看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