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90|第六穿
    王不疑顿住脚步,心头陡然涌上一股怪异的感觉,这感觉来的有些陌生,让他几乎有些茫然。

    滴,王不疑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为20点,请宿主再接再厉

    机械的系统提示音响起,姚浅昏昏沉沉的脑袋陡然清醒了过来,她立刻反应过来,露出些许委屈的神色,眼里蓄满泪光。

    “他喜欢找谁就找谁去,难道我还拦着他不许他去不成哪天我悄无声息死在这里,也终归是死在王家的地界上”

    “好端端的,什么死。”

    王不疑越过屏风,抬脚走了进来,他的目光落在姚浅的脸上,不知为何总觉得那抹泪光几乎刺眼。

    姚浅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仿佛有些反应不过来。

    “义父”她呐呐道,随即反应过来,抹干净脸上的泪珠,撇过头去“您倒是想起来我这里。”

    王不疑笑了笑,眼里的笑意却没有到底,他轻声道“昨天的事情我已经清楚了,卿婉有错,我让人赶她出去就是,莫伤了我们之间的情分。”

    他的话语温柔而缱绻,最是撩拨少女心事,姚浅咬牙,抬眼朝他看去。

    “今日的李卿婉大约就是明日的顾画屏,义父,你有没有心你究竟有没有真正的爱过一个人”

    王不疑静静的看着姚浅,仿佛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良久他叹了一口气,缓缓道“这几日你自己想清楚,我会再来看你。”

    完,他抬脚,转身,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侍从道“这丫头疯了,处理了吧。”

    红云直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被人按住了也不反抗,就这么被带了下去。

    姚浅也看着王不疑的背影,她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好感度下降的提示,等到人都散了,她才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看系统面板,20点好感度,一点没少。

    放在旁人身上几乎有些吝啬的好感,放在王不疑的身上,怎么就这么令人感动呢

    李卿婉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王家后院,这已经是常事了,都伴君如伴虎,王不疑的心更难测,没几日后院里就恢复了平静,好像从来没有过这么一个人一样。

    红云也不见了,当天傍晚王福就送来了另外一个教养良好的大丫鬟,听是之前在王大老爷书房里伺候的,叫听香,懂笔墨,人看着也机灵的很。

    姚浅缩在梨花院里,感觉整个人要发霉,其实这些世界混过来,姚浅觉得还真不能怪古代的男人多渣男,一群女人窝在后宅里,整天想着些情情爱爱争宠争位的事情,她是男人她也烦。男人把女人关在后宅,到头来又嫌弃她们头发长见识短,有时候这些事情还真是不清。

    显然王不疑并没有她这种“先进思想”,他早就习惯了这一套,他甚至还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感情问题,结果,没有结果。

    只是对于感情,他真的有些累了,想要安定一阵子,顾画屏是最合适的人选。

    是过几天来看她,事实上王不疑第三天早晨就来了,姚浅看看天色,几乎有些怀疑他是翘了早朝来的,却不知道王不疑已经很久不需要上早朝了。

    挂着丞相之名的王君侯主理三省六部,内阁大半由他亲手提拔,兵权是他心腹一手掌控,各地奏章送至京城要在他手里先过一道才送往宫中,不是天子,忙胜天子,能腾出时间去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已经很难得了。

    姚浅能看出王不疑很疲惫,这种疲惫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她也不敢闹腾了,生怕就那点好感还被折腾掉了。

    “昨夜没睡好吗”姚浅把手里的温茶端给王不疑,看着他眼里的红血丝。

    王不疑按了按太阳穴,声音低沉缱绻“无事,今日我来,是要陪你的。”

    “生辰宴的事是我考虑不周,今日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姚浅见王不疑的一脸认真,几乎有些哭笑不得,她摸了摸他的眼角“我就想你长长久久的活着,瞧瞧,谁像你这个年纪就长皱纹了”

    王不疑顿了顿“我今年,三十有四。”

    姚浅忽然想起按照古人的算法,过了三十就可以自称老夫了,长条眼尾纹大约还是成熟的象征,无奈的摇摇头。

    王不疑忽然一把握住姚浅的手,把她带到怀里,看着她的眼睛,声音低沉“我比你父亲还要大两岁,你可曾后悔过”

    姚浅摇摇头,“我不后悔,只是希望你不要让我后悔。”她的声音渐低“你一直没有身边不会再有旁人了。”

    王不疑道“今日不提这些事情,你想做什么我都随你,就当是生辰宴的补偿。”

    这话的男人还真是大气啊,姚浅想了想,没发觉自己有什么想要的,何况她也不是真生李卿婉的气,人都被赶走了,没什么可作的了。

    看着王不疑眼下的青黑,她叹口气“你今日陪我,那和我来吧。”

    王不疑微微的笑了笑,跟她来到里间,忽然顿住了脚步,他抬眼看向坐在床沿的姚浅,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

    姚浅朝他伸出手,眨了眨眼睛“义父,过来呀”

    “画屏,你胡闹”王不疑道“身为女子,怎可如此不自爱”

    他竟然忘了他这个义女有多么的奔放,他如今答应了她,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古井无波的心境陡然间泛起一阵阵的涟漪,王不疑觉得自己的老脸都在发红。

    姚浅歪了歪头,噗嗤一声笑了“好啦义父,不闹你,画屏只是看义父甚是疲惫,想让义父好好睡一觉。”

    那你带我来你闺房做什么

    王不疑差点都要问出声了,他深吸一口气,看着少女清亮亮的眼神,眼神终究还是柔软了下来。

    王不疑原没打算让姚浅替自己更衣,耐不住她一番撒娇磨蹭。腰间解下,外袍褪去,姚浅惊讶的发觉王不疑厚重繁复的衣袍底下还藏着一副宽肩窄腰,线条流畅的好身材,薄薄的中衣根挡不住他的线条,配着一张矜贵冷淡的面容,不由暗暗吞了吞口水,这样的人怎么就有隐疾呢简直是暴殄天物。

    少女的床榻带着一股自然而然的体香,姚浅给王不疑散了头发,把瓷枕挪开,垫了两层软枕。

    其实王不疑知道自己夜间失眠,白天一样睡不着,只是哄哄姚浅罢了,他也很久没有和一个人躺在榻上话了。

    姚浅脱了外衣窝进被窝里,她的体温要比王不疑的高一些,抱在怀里很是舒服,王不疑有些拘谨的侧了侧头,不让她的呼吸打进自己的脖颈里。

    “你这里的人该好好管管了,瞧着没什么规矩,等明日让王福来替你打理打理。”

    姚浅低低的嗯了一声,在王不疑看不到的地方翻了翻白眼,这能是她的错吗顾画屏就是个傻白甜大姐,对丫鬟处得跟姐妹似的,也不看人家拿她当妹妹还是傻子,时间长了人人都不拿她当一回事,她的眼里倒只有一个王不疑。

    王不疑道“生辰宴的事不是我故意气你,实在是你掌不住后院,李卿婉人蠢笨些,却能管住人。”

    姚浅原还想嗯嗯嗯,听了这话却忍不住了,嘟囔着道“是我掌不住后院吗你宠爱谁下人自然不敢得罪谁,你对我可有可无,旁人自然不拿我当一回事,你宠爱李卿婉,人家自然都怕她。”

    王不疑抬手摸了摸她的发,忍俊不禁道“嗯,的有理,我且宠你一阵子再看。”

    姚浅蹭了蹭他的手掌,轻声道“少了个爱字。”

    王不疑的声音渐渐听不见了“嗯,我且爱你一阵子”

    滴,王不疑好感度增加20点,当前好感度为40点,请宿主再接再厉

    姚浅被吓了一跳,半坐起来看向王不疑,这才发觉他已经睡着了,眼睛闭着,睫毛的阴影落下,长的要命。

    这个发展怎么感觉不太对啊

    姚浅努力的思考了一下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她把王不疑迎进门,然后王不疑要补偿她一天,她让王不疑去睡觉,然后她也爬上床,两个人了会儿话,然后他睡着了,然后好感度就蹭蹭蹭上了40点

    王不疑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睡着,被另外一个人的气息包围着,竟然会让他前所未有的安心。

    想不通,姚浅盯着王不疑看了许久,把被子一蒙,也跟着睡了。

    梨花院外,王福捏着帕子擦了擦一头一脸的汗,他一定是听错了,听香刚才什么,主子留宿梨花院

    列祖列宗显灵了不成给力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