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83|第五穿
    京城的清晨总是来得早一些,天还没亮,外间已经人声鼎沸,离姚淳上朝还有半个时辰,姚夫人为他打点好,送他上了轿子。

    姚浅的哥哥姚慎近日回京述职,因他就是京城人,所以没有住在吏部为他们这些述职官员准备的房子里,而是回了家。

    姚慎十六岁娶了工部侍郎的女儿王氏,姚府家风正,虽然成婚后王氏一直没有生养,姚慎也没有纳妾,这次回京述职,姚慎也带了王氏回来。

    如果没有意外,她这个清廉的哥哥就要留在京城,做个京官了。

    绣针在鹅黄的布料上穿梭来去,姚浅撑着头看嫂嫂王氏绣花,王氏是个颇为温婉的女子,她这一世简直比上一世还像是来休假的,教科书一样的好父亲,教科书一样的好母亲,教科书一样的好哥哥,就连嫂子也是个教科书一样的好女人。

    “你哥哥今日一早就出去了,起得比鸡还早些。”王氏绣着花,低低的叹气,“能留在京城是命好,不能留谁也没怪他。”

    姚浅拿着个帕子比划,闻言道“哥哥为官清正,吏部选官定然是要用他的。”

    姚淳在刑部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岳家也不拖分,工部侍郎王严王大人虽然不掌什么实权,但是在京中左右逢源,大家都愿意给他几分面子,留京这样的事有什么可担心的。

    王氏轻轻的叹了口气,望着姚浅,想什么还是放弃了,低下头继续绣花,倒是姚浅愣了一下,忽然道“如今吏部是谁主事”

    吏部尚书即将告老,左右侍郎里总有一个更重些,姚淳没有得罪过人,但是姬行咎可不一定,有她这层关系在,也就解释得清为什么哥哥明明考评极佳,却拖了这么多天没有定下升迁官职。

    姚慎原的知府一职已经被卸下,若是一直被这么不咸不淡的放着,岂不是耽误大好年华姚浅曾经听过有得罪了吏部推官的地方官员的,考评之后被放在一边,生生耽误几十年。怨不得最近家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王氏见她愣住,叹了一口气道“总归是他们男人的事情,就是没得官做,难道日子就不过了”

    姚浅猜出了几分,“吏部有那几位的人”

    随着姬行咎不在京城的时间长了,先帝的几个儿子渐渐长大,他们都是名正言顺的皇子王孙,想拉拢人轻易得很,这两年也着实做了不少事情。

    王氏道“听四皇子娶了吏部周侍郎的女儿做侧妃。”

    她点到为止,并不多言。

    姚浅皱起眉头,冷不防被帕子上的针戳了一下指尖,一点殷红的鲜血渗了出来。

    姚慎官职被放置还是事情,姬行咎回来就能办妥,这里面藏着的更重要的讯息是,都敢把手伸进吏部了,还明目张胆的为难朝廷命官,这些皇子们究竟是胆大包天还是有恃无恐

    姚浅不由得慎重了几分。

    王氏垂下眸子,想起母亲的话,唇动了动,却没有话,她做不来让姑子放弃宸王的事情,她能看得出来,姑子待宸王是真心的,并不是为了攀附。

    不多时,姚淳回府,他那顶轿后面还跟了个的尾巴,这已经是姚家人习惯的事情了。

    “母后”

    长大的两岁的姬宁仍然是那张圆圆的包子脸,眼睛亮亮的,他穿着一身便衣,看上去就像是谁家金尊玉贵的公子,再也不是之前畏缩鹌鹑的模样了。

    姬宁一把把自己丢进姚浅的怀里不挪窝了,看到王氏也在,他脸红了红,声的叫人“姑姑好。”

    王氏行了一个礼,她知道不好打扰陛下话,很懂进退的告辞。

    见王氏走时带上了门,姬宁才放心的把自己又窝回去,抱着姚浅的腰,委委屈屈的道“母后,今天三哥又欺负我了。”

    圆圆黑黑的大眼睛就像是挂了霜的葡萄,惹人心疼极了,要是姚浅真是他的母后,定然要把那个欺负他的人揪出来打一顿给他出气。

    “你呀,告状都不会。”姚浅点点他的鼻头,“寻常的事情告状要找皇祖母,其他的自己解决不了的就写信告诉你皇叔,他有的是事替你出气。”

    姬宁哼哼了两声,才道“也就只能告状了,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好吧,是坐在皇位上的咸鱼。”

    姚浅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知道是自己平时的口癖被姬宁学去了,无奈的摇摇头,道“权位固然重要,但为了权位失了心才是悲哀,宁儿你要记住,你皇叔给你的就是你的,他不给的,你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不要去抢。”

    姚浅知道这话其实是没什么道理的,姬宁是名正言顺的皇帝,他才是该拥有一切的人,但是人的命是注定的,姬行咎该是天子,跑不掉。

    姬宁却不觉得没道理,他原就不是什么正经皇帝,越是年纪,众人都不在他面前忌讳,他知道如果没有皇叔,他根不可能被父皇推上皇位,而父皇让他继承皇位的原因也不是那么美好,他没有抱任何的希望,皇叔给他的已经足够多,如果他不要他的命,那么拿走就不属于他的皇位有什么呢

    姚浅心疼的摸摸他的脑袋,这孩子太乖巧也太懂事了。

    姬宁抱着姚浅不放,他轻声道“只是最近这些日子,和皇叔告状也没有用。”

    姬宁靠近姚浅一些,在她耳边道“皇叔来信,打下羌人王庭指日可待,也许此战过后,皇叔就能回来了。”

    姚浅愣住了,他要回来了

    姬宁看着姚浅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朕决定,待宸王归来,禅位于他。”

    大御开国不久,百废待兴,需要的不是一个岌岌可危的幼主,这江山社稷,他撑不下来。

    姚浅没什么,轻轻的拍了拍姬宁的背。

    打了整整两年,先时异族勇猛,个个悍不畏死,能和朝廷源源不断的大军拼得你死我活,但是后续无力,异族投降了许多次,姬行咎充耳不闻,继续开战。异族们看出他不死不休的打算,有的逃向更北的北方,有的被激起凶性,越发勇猛作战,这两年,姬行咎差不多已经把这些异族的底子掏空了。

    最后一战打得十分惨烈,无数的兵马倒在羌人王庭前,更多的人踩着尸体奋力冲杀,马蹄下的肉泥已经分不清究竟是异族人还是大御人,姬行咎立在阵中,手中弓箭对准了百步外的羌人首领。

    与此同时,羌人首领一把拔出手臂上的流矢,狠狠的朝他掷出那一箭,姬行咎微微侧身,却没有挪动身形,他已经瞄准了羌人首领,绝不能错失良机。

    两只箭一同发出,羌人首领的箭中了姬行咎的肩头,姬行咎的箭一箭封喉

    “拉木汗已死,给我杀”

    姬行咎按住肩头的箭,狠狠的拔了出来,他的目光投向远方,眼底的杀意渐渐化开。

    这一战,大胜。

    随着捷报传来的还有姬行咎受伤的消息,伤势不重,只是回京的时日要拖延些日子,姚浅还没松下一口气,就收到姬行咎的信。

    信里只有一句话凯旋日,迎亲时,待我归京。

    姚浅差点没把这信撕碎了还回去,让她等了足足两年,什么追求的花样都没,就想凭着一封信娶她想的真美

    嘴上这么,手里还是把信握得紧紧的,脸上带出了红晕来。

    北方异族从前朝起就存在,是多少代皇帝的心腹大患,宸王这次能把异族彻底除去,这功劳太大,赏无可赏,封无可封,京中不知怎么的就传起姬行咎意图造反的事情来。

    看着底下大臣为了宸王归京到底准不准他带兵马的事情吵翻了天,姬宁头疼极了,他年纪,性情又太柔软,压根制不住这些人,他没有亲政,话和放屁没什么两样,底下两派大臣吵得欢,等吵出一个结果来,内阁请了玉玺盖个章,就是他姬宁的圣旨了。

    姬宁越发的想禅位,他甚至翘首期盼着皇叔归京。

    姬行咎没有让他失望,朝中吵出的结果是让他带一千兵马进京,全当护卫,也许是他不在的这两年,京中的人都忘了他才是主事的那个人,姬行咎压根没理那什么所谓的圣旨,大军浩浩荡荡,一路朝京城奔袭而来。

    京中众人都傻了眼,好算是想起摄政王的威名来,上面的人不敢做声了,却难掩京中各处滋生的流言。

    “听了吗宸王要谋反”

    “大军几十万人啊听宫里那位遗诏都写好了。”

    “宸王是嫡子出身,原先就该”

    一传十,十传百,姬行咎还不知道,他急着回来娶媳妇的这种行为,已经被传成了野心勃勃摄政王率领大军千里奔袭只为皇位。关注  "xinwu"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