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73|休假甜章
    章宁不了解江嬴的意思,斟酌着道“陛下龙章凤姿,威仪天成。”

    江嬴静静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什么,然而章宁就是觉得,自己好像惹陛下不高兴了,他心翼翼的道“陛下即使不穿龙袍,也是一派天子气象,无人可比拟。”

    江嬴还是没话,脸色却慢慢的黑了,章宁急中生智,忽然道“陛下这番模样,姚儿姐定然是喜欢的”

    “她不会嫌弃朕吗”江嬴露出紧张的神色来。

    章宁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都要哭了,他看了看自家陛下,高大威武,俊美无双,尊贵天成,深情不悔,对姚儿姐温柔的就像是亲爹这有什么可嫌弃的啊放在别家姑娘身上,笑都要笑死了好吗

    章宁严肃的道“照臣看来,合宫上下有谁能比得上陛下的优秀姚儿姐习惯了陛下相处,怎么会看得上别人呢”

    江嬴握了握拳,目光瞥向王珏,比他大八岁,章宁,比他大一岁,李宣武倒是比他几岁,但是那个头脑,不也罢,他努力的想了想,发觉姚儿身边并没有像样的威胁,放下心的同时又有些隐隐的紧张。即使他比姚儿认识的大多数人都要优年秀轻,但是也不一定姚儿就要喜欢他啊

    感情总是会让人患得患失,江嬴深吸一口气,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抛在脑后,没有行动过就害怕失败不是他的作风。

    江嬴特意把所有的奏章都赶在晚膳前批复完,早早的回了寝宫,在这之前,他还亲自在库房里挑选了一根精美华贵的凤钗,藏在袖子里。

    江嬴亲自教养姚浅长大,自然不会让她只学些娱人娱己的琴棋书画,他教她读书识字,之后登基事忙,他就让御书房的太傅亲自来教,因为江嬴没有皇子,御书房一直是空着的,倒是难得的出现了几个先生教一个学生的情况。

    姚浅学的也挺认真,她之前还可以偷偷懒,先生们见她是女流,也不会太过严格的要求她,但是自从分担了江嬴的奏章,她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知识匮乏,上课越来越专心。

    这种专心导致了御书房的先生们各种拖堂,江嬴从夕阳西下一直等到天黑才听到通报。

    “日落下学,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是不是太傅为难你了”江嬴道。

    姚浅摇摇头,她不想是因为自己比较笨,所以先生给她解释的时间长了一些,转而问道“你今天不忙么”

    江嬴顿了顿,道“今日无事,底下进贡了一批奇珍,想给你挑选些赏玩。”

    姚浅哦了一声,有点失望,江嬴一直对她这么好,什么东西都先拿给她挑选,然后才赏赐下去,这样温柔的男人日后对自己喜欢的人,会更好罢

    在宫中几年,姚浅见过无数的奇珍异宝,从一开始的惊艳变成了司空见惯,这批新进贡的奇珍也一样,左右是些金珠玉石,或天然或雕刻,费些人工物力,没什么特别的。

    姚浅道“我没什么喜欢的。”

    江嬴柔声道“待看最后一件,可好”

    他话音刚落,屏风后的乐声忽然变的温柔缱绻,姚浅看着江嬴微微发红的脸颊,不知怎的心跳极快。

    殿中两侧忽然转出几列身着大红衣衫的宫人来,两个宦官手捧托盘走近,姚浅定睛一看,左侧的是擦洗一新的江嬴的帝冕,右侧乃是一顶华美至极的凤冠。

    两名宦官停顿一会儿,又换两名,捧着的是帝后喜服,之后类推,各种配饰成对。

    姚浅惊住了,她偏头看向江嬴,“你”

    江嬴道“好看”

    他的脸色微微泛着红,却强装镇静,姚浅慢慢的脸也红了,微微低头,眼神飘向一侧,“好好看。”

    随即姚浅觉得头顶一沉,她转过视线,却见江嬴微微俯身把凤冠戴到她的头上了,然后,一根凤钗慢慢的穿过了她的发鬓。

    “好看就戴着。”江嬴端详了一下姚浅,轻声道,“真美。”

    姚浅脸红了,她没想到江嬴也喜欢她呀,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这真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了。

    承元六年,帝后大婚,普天同庆。

    后宁书承元纪

    不管后世如何称颂这段帝后婚事,姚浅坐在龙床上,内心只有两个字评价,折腾。

    折腾了一天,到了寝殿倒是好了许多,毕竟谁敢来闹皇帝的洞房,只等江嬴挑完她的盖头,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一柄金秤挑开盖头,姚浅松了口气,往后一仰,躺在龙床上就差哼哼了“累死我啦”

    江嬴道“可用了膳”

    姚浅摇摇头“没呢,你让人给我送了点心没错,但是也要有机会吃啊,刚刚那嬷嬷盯我可紧。”

    江嬴笑了“她敢怎么着你”

    姚浅蹭了蹭枕头,抱怨道“我不想吃东西,就想睡觉。”

    见江嬴不话,当他默认她放下心来,继续道“一会儿我先睡一觉,起来再吃好不好”

    “姚儿乖,今晚不是睡觉的时候,嗯”江嬴轻声着,端起桌上的酒壶,浅浅的斟了半杯。

    姚浅眨了眨眼睛,忽然反应过来,她和江嬴同床共枕这么多年,江嬴一直以礼相待,这破天荒头一遭,竟然要亲近了。

    她张了张嘴,“啊”了一声,脸慢慢的红了。

    酒香迷离间,良人在侧,姚浅紧张极了,江嬴也很紧张,他缓缓的靠近姚浅一些,轻轻的在她脸颊上吻了吻,见她没有反对,屏住呼吸去解她衣带,修长的手指轻挑,姚浅脸微微的泛红,声道“愿与君共白头。”

    “我亦有所愿。”江嬴轻轻的喘息一声,道。

    凤冠被轻柔的取下,帝冕被胡乱的扔到一边,江嬴解开姚浅衣带,见她羞得两颊晕红,眼睛里仿佛都带上了迷离的水汽,只觉又可怜又可爱,忍不住俯身,在她菱唇上轻吻一记。

    顿时一道白光闪过,江嬴看去,只见一只大白狐正在喜服里晕头转向的拱来拱去。

    江嬴

    姚浅一直担心系统给她的身体不正常,但是显然江嬴对此并没有什么心理障碍,按着狐狸连吻三下连脱衣服都省了。

    一夜翻来覆去由人变狐,又由狐变人,姚浅死死的咬住江嬴结实的肩膀,恨不得一辈子变成狐狸。

    做皇后是什么感觉呢姚浅想了想,好像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她还是要每天去听先生上课,帮江嬴批奏章,晚上还是和江嬴睡在一起,只是从纯盖被聊天变成了不纯盖被聊天,她想,也许她之前一直过的就是皇后的日子

    有一个皇后是什么感觉呢江嬴可以负责任的,区别太大,难以解释清楚,就像是一团肉,以前只能看着,现在可以想吃就吃,有时他连上朝都耽误,并且一点悔改的心思都没有,他想,也许这就是昏君的日子罢。

    美好的有些不真实。

    姚浅在这个世界停留了整整六十年,她一直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即使衰老的缓慢,但她还是像个正常人一样,倒是江嬴好像开了挂,即便到了最后缠绵病榻,他也只是发鬓霜白,消瘦了些,眉眼依稀间倒仿佛还是当年的样子。

    这一生应当是了无遗憾的,姚浅握着江嬴渐渐冰凉的手,望了一眼跪在身边的太子,唇角泛上一抹温柔的笑意,慢慢的闭上眼睛。

    “殿下皇后娘娘她”侍从惊慌道。

    孝服在身的太子慢慢的起身,轻声道“朕知道,母后随父皇去了。”

    他慢慢的把带着余温的尸身抱起来,放进巨大的棺木里,“就这样合葬吧,想必父皇母后也是不愿隔着一层棺木的。”

    群臣纷纷跪倒,无一人有异议。

    姚浅回到了系统空间,她这次比哪一次都要平静,看了看那光圈,她微微的笑道“我想看看我儿子。”

    光圈闪动一下,太子江衡那张年轻的面庞缓缓出现,江衡是老来子,她和江嬴一直到了不惑之年才有了这么一个儿子,太子降生那年,群臣哭得不能自已,后来倒也聪慧,只是不知道一个聪慧的太子,能不能成为一个英明的君王。

    江衡虽然年轻,却是先帝唯一的儿子,群臣无从选择也就没有了太多的掣肘,他登基之后手掌实权,没过多久就真正的掌握了朝堂,开始了变革,变革的很成功。也许是受父母的影响,江衡除了皇后之外并没有妃子,生下一儿一女,她的孙儿也好,看上去很是灵气的模样。

    姚浅微微的笑,这一刻她终于知道了为什么系统让她走过这一世,这一世太过完美,弥补了她所有的遗憾,她短暂而孤单的现代人生,几次匆匆忙忙的穿越,都让年轻稚嫩的灵魂无以适从,有了这段美好的经历,她终于能安下心,平静的去面对其他。

    而且姚浅眨了眨眼睛,轻声道“系统,你要改变那些大气运者的悲剧命运,可没一定要是爱情的白月光啊,我觉得我也是我儿子的人生向导来着。”

    系统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关注  "songshu566"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