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68|休假甜章
    就藩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原江嬴伤重,应该再修养一阵的,但是元诏帝想起这事就后悔,性不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添堵,令他几位皇子次日启程。

    二皇子三皇子的遇袭的事情还没有查个水落石出,所以三皇子依旧留在宫中,元诏帝赐给他的文武班底却已经上路。

    江嬴乐得早日离开,他身上的伤疼过了这几日,再坐马车也不怎么难捱,倒是四皇子很是闹腾了一阵,他生母虽然不受宠爱,却是右丞相之女,就算不敢肖想帝位,也从未想过自己会被打发到吐蕃去当什么平西王,右丞相也很不满,无奈元诏帝像是铁了心,他们也无法。

    一场秋雨一场凉,离开京城的那天正下雨,来送行的人却很多,江嬴打眼一看,竟然有许多都是朝中重臣,心中了然,他已然不再是默默无闻的十皇子,而是镇守一方的藩王,无论他能不能真正的掌控这一地,该有的待遇就该分毫不差。

    齐老国公并没有来送行,他还“病”着,只有齐昀代为相送,原他也犹豫着这次去要不要带上齐昀,但是既然舅舅已经用想要一家团聚的理由让大表兄回京侍疾,那么他也就没有了立场让齐昀随行。

    把云南一地交给刚满十六岁的儿子,元诏帝还没有那么大的心,他谨慎的挑选了许多大臣,令他们和江嬴一同上路,虽然藩王对藩地有绝对的自主权,但是这些人会告诉他,到底要怎么做。

    “此去路途遥远,诸位大人还请留步,王在此多谢诸位相送。”江嬴肋骨受伤,人不能久,所以坐的是特制的抬椅,他坐着,别人着,这情景看上去却没有太多的违和,此刻他笑的温煦,众人心中那点微妙也尽数散去。

    齐昀抽了抽鼻子,看着江嬴脖颈处环绕的狐狸,凑近一点,假装要来摸狐狸,随即声的道“表弟,这些大臣里有个叫宋康的,父亲让我跟你,最好路上就弄死,武将里除了那个李宣武,都是出自西北军,可以信任,尽量收拢。”

    江嬴面上露出微微的笑意来,轻声道“好了,定会替你留意几个云南美人的。”

    齐昀横他一眼,顺手在姚浅头上揉了揉,把她油光水滑的头毛揉得乱乱的。

    江嬴不知为何有些不悦起来,伸手把狐狸护住,抬脚踹了齐昀一下“启程。”

    京城离云南极远,就藩的车队人数众多,少也要走上一两个月,好在各处官驿设施齐全,江嬴住惯了王淑妃给他安排的地方,居然觉得这些官驿还不错,至少干净整洁。

    走了几日,一行车马来到了松江县,这是前朝旧皇陵所在,历朝历代对前朝皇陵的态度都是无视,甚至保护,除了那些个泥腿子出身的皇帝,没人会把主意打到前朝的皇陵上,一来出去丢人,二来没人能保证自己的子孙后世万万年,朝终会成为前朝,没人希望自己的陵墓被人挖出来,陪葬落进仓库,尸骨供人欣赏。

    江嬴瞥见不远处的皇陵,心中陡然一动,他却没有在意,摸了摸熟睡的狐狸,吩咐人继续前行,至少要在太阳落山前,赶到最近的官驿或者客栈。

    姚浅睡了一路,到了晚间才在官驿的床榻上醒来,她蹭蹭躺在旁边看书的江嬴,因为是吃了东西才睡的,她现在不饿也不困,性窝在他的脖颈陪他一起看。

    江嬴虽然不觉得姚浅能看懂,但是还是放慢了看书的动作,就好像他也有人陪伴了一样。

    江嬴看的是兵法,姚浅只看了一会儿就头昏脑涨,在他脖颈处磨磨蹭蹭起来,她是狐狸身,毛毛茸茸的,蹭人痒痒的,江嬴低下头想要警告她不要再动了,没想到这时姚浅正好抬起头,毛茸茸的狐狸尖吻结结实实的印上了苍白的没什么血色的薄唇。

    姚浅眨了眨眼睛,假装什么也不懂的样子,缩回脑袋,安静如鸡的窝回了江嬴的脖颈处。

    江嬴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唇,这种微微心悸的感觉

    手里的兵法再也看不下去,低眼看着自己脖颈处的一抹白,江嬴的眸色变了好几变,他轻轻的摸了摸姚浅的尾巴,察觉到了一阵僵硬。

    他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也许是被狐狸精给蛊惑了,他轻轻的托起那只纯白的狐狸腋下,让它的视线和他平齐。

    “别动,也不要咬我。”他低声道。

    姚浅不明白他的意思,然而下一刻,江嬴微微的抬头,把薄唇印在了她的尖吻上,轻轻的摩挲两下。

    姚浅惊呆了,她现在还是一只狐狸,这个人有毛病吗去亲狐狸要是一般的亲吻还能是对宠物的爱,但是这样的亲昵,已经远远超出对宠物的宠爱范围了好不好

    她不禁挣扎起来,好在江嬴貌似并没有太多的心理准备,发觉狐狸的挣扎,很快放开了它。

    江嬴的脸色变得很奇怪,他第一次亲吻一个狐狸那种交织着甜蜜欣喜与心悸的滋味就像是罂粟花一般,吸引着他去探,若是一位芳龄正好的姑娘也就罢了,可他的狐狸确确实实只是一只狐狸。

    看到他阴晴不定的脸色,姚浅更害怕了,她不是没听过恋兽癖,但是从来没想到这样的事情能发生在她自己的身上,这个十皇子看上去人模狗样的,怎么有这样的癖好

    发觉狐狸抖抖的,江嬴的眼里闪过一丝怀疑,他顿了顿,道“姚儿,你是狐妖么”

    姚浅僵硬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睁大,莫非他看出来了什么不成

    江嬴靠近姚浅一些,清清楚楚的在她的眼里看到了恐惧,他舔了舔唇,觉得事情可能有些超出他的预计,但是他已经停不下来了。

    “初时我并未怀疑,只觉得你灵气逼人,十分可爱,就算你无师自通知晓许多我殿中用具的用法,也只当你是被人养过,但是你的神态举止都太像是一个人了,你,至少是听得懂我话的吧”

    姚浅紧张极了,四面看了看,想要找出逃跑的可能性,然而门窗都关着,就算跑出去了,以她的速度,只怕还没跑出多远,就要被一箭射死。

    见江嬴双目沉沉盯着她看,姚浅心知避不过去,只得干巴巴的点了一下头。

    竟然真的是这样

    江嬴心中剧震,他根就没有看出什么,只是觉得狐狸反应有些不同寻常,顺手试探了一下,谁知道竟然成功了

    江嬴心跳极快,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会儿,才道“那,你会变成人吗”

    姚浅想不会,要是能变成人她早变了,但是江嬴刚刚问出这个问题,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发热,随即,不受控制的扑进江嬴怀里,抬头在他唇上又印了一下。

    一阵白光闪过,几乎要把人的眼睛刺瞎,江嬴闭了闭眼睛,随即感到身上一沉。

    雪肤花颜,温香软玉,千娇百媚,动人心神对于狐狸精的所有香艳幻想终止于一只油腻腻的手。

    他的狐狸,变成了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脸上还沾着些许烤鸡的油脂,两只没洗干净的爪子按在他的胸口,脸上都是惊愕。

    想起方才三个吻,江嬴忽然想去洗个澡。

    “我变成人了”嫩嫩的童声惊讶的道。

    江嬴面无表情“嗯,你变成人了。”

    姚浅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反复的看,她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自己的人身了,就算缩水了一大半还是稀罕的不得了,看在江嬴的眼里,就是刚刚修炼成人形的妖怪在惊喜了。

    想到自己养了这娃娃也快一个月了,江嬴的心软了软,哄孩子似的低声道“除了能变成人,你还能做些别的事情吗”

    姚浅“啊”了一声,心翼翼的看了看江嬴“能吃鸡,多少只都可以。”

    江嬴“”

    无语了片刻,江嬴倒是放下了心,他情愿养一只没用的妖怪。

    姚浅也是特意这么的,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妖怪,她要是会的太多,兴许明天就要被砍掉脑袋,既然变成了孩童模样,不利用一下也不过去。

    这里是官驿,他总不能抱着个凭空出现的孩去藩地,江嬴想了想,哄道“姚儿,会变回去吗”

    姚浅盯着他瞅了半晌,她能,她也不知道吗

    江嬴看了她看了半晌,才确定这个妖怪年纪太了,大概对于自己的变化也很懵懂,江嬴呼出一口气,思考着方才狐狸转变的契机。

    如果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他今日连连亲吻了她三下江嬴顿了顿,艰难的看向那只变成人的狐狸。

    平心而论,这只狐狸变成人的模样很可爱,婴儿肥的包子脸上,还没长开的柳叶眉已经初显清秀,灵气十足的狐儿眼,鼻子翘翘的,嘴唇也粉嘟嘟的十分动人,可以想见,她长大后会是何等的美貌。

    然而美人坯子如斯,一抹金黄的油脂糊在半边白皙脸上,嘴唇油乎乎的,还泛着浓浓的烤鸡的香味,她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忽然打了个嗝。

    江嬴面临了人生最艰难的抉择。福利  "xinwu"  微信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