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59|第四穿
    姚浅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婚事这么重要,看看姚楚给她找来的这些人,几乎每一个都不是无名之辈,尤其是张樊,如果姚楚是项羽的话,那张樊就是龙且一样的存在,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姚楚对她的婚事重视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

    这让她有点害怕起来,如果她要改变的人是姚楚的话,她无疑很成功,但是她需要改变的人是赵拓,这特么的就尴尬了,她又不能直接告诉姚楚,这个人以后是要抢你江山的,赶紧杀掉算了,只能慢慢的做打算。

    但是不管怎么,她都不能顶着个已婚的身份去改变赵拓啊姚浅简直恨不能系统给她个男人身份,去走好兄弟路线,也不至于落到这样尴尬的地步,在她看来,姚楚妹妹的身份根没有半点加成,没有半点加成也就算了,还一穿越过来就认了亲,让她连跟赵拓种种田过过日子,潜移默化掉他骨子里的那点野心的机会都没有。

    见她陷入了沉思,杜子然也不打搅她,在他看来,女子终生之事便如他下定决心跟随主公,一个行差踏错就是万劫不复,会犹豫纠结也是常理,只是这位姐看上去对主公挑选的人都没有什么好感,包括他,这就有些难办了。

    杜子然想了想,道“姐心中,可是还记挂着那位赵兄”

    姚浅愣了“你怎么知道的”

    她原的意思是想问杜子然怎么知道赵拓的事情的,这话一出口她就觉得不对,但是看着杜子然了然的神情,她又懒得去和他解释了。

    杜子然自然知道赵拓,主公并不会在这些事情上瞒着他,甚至姐这些年的经历,也是他仔细调查之后上报给主公的。

    杜子然道“赵兄如今过的很好,蜀中是块宝地,听闻赵兄前些日子刚刚收下了一房美妾,为前朝李松将军爱女,琴瑟和谐,羡煞旁人。”

    “不可能”姚浅脱口而出。

    按照原的轨迹,攻占蜀地时,姚楚同前朝大将李松以城为据,激战六日,将其斩于马下,按照惯例,将李氏一族男丁尽数坑杀,女眷为奴,后来赵拓在蜀中大营遇到了李松的女儿李依,纳其为妾,赵拓后来自立为王,有大半都是受了这位前将军之女的蛊惑,她和姚楚有着杀父之仇,赵拓喜欢她,加上骨子里的野心膨胀,随着权力的不断扩张,自然对姚楚越来越看不过眼。

    但那应该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赵拓遇到李依那年,他已经三十岁了,有妻有妾有子,李依也嫁过两次人,如今这会儿,大概是李依刚刚为奴的那年

    见姚浅一脸的不可置信,杜子然没有再下去,他静静的道“过几日方要同几位将军回蜀中大营一趟,姐若是愿意,方去和主公姐去见见赵兄吧。”

    “真的,不值得。”他最后的话很轻,姚浅还是听到了。

    姚浅这下一点也不觉得杜子然烦了,什么是神助攻这就是神助攻她必须要去看看赵拓到底搞什么鬼去迟了,人家娃都生了

    实话,姚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愣了一下,他根没想到赵拓会这么干,他有些奇怪的思忖着,莫非是他给他的打击太大了,让他失去了觊觎妹的胆子,想要踏踏实实在他手底下混日子,娇妻美妾安乐一生

    想起那双亮得惊人的眸子,姚楚摇摇头,他这一生,还是第一次看走了眼,失望之下,杜子然提出的建议被他采纳,让姚浅去一趟也好,断了念想,顺便他很看好杜子然以及随同他去的两个年轻将领,要是路上能发生点什么,也算是意外之喜。

    姚楚斟酌了一下,还是没把张樊放进随同名单里,他这个心腹虽然不算老,人也很沉稳,但是嫁妹妹又不是选将军,成过亲总是个短板,他的妹妹难道去当人续弦吗

    同理,张樊这样的猛将都因为这点算不上黑历史的黑历史被刷下去了,那个混混出身,还色胆包天纳了前朝将军之女的臭子,是绝对不会再进入他妹婿名单里的。

    若是这遭回来后,妹还忘不掉他姚楚眯了眯眼睛,恩将仇报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姚楚没有跟着,杜子然回去是为了筹备新一年的军饷和粮草,这些事情就不需要他亲自操劳,何况雁门关刚刚打下来,军心不稳,民心不定,他就这么离开,很容易被人趁虚而入,从内部出现问题。

    原年关将至,姚楚是想和妹好好过个年的,无奈还是让她断去对赵拓的念想一事更加重要些,姚楚反复的叮嘱了杜子然,让他见机行事,务必成功。

    事实上一主一臣谈起这事是很尴尬的,他们从前密谈,谈的都是战事谋划,家国天下,猛然一遭谈起女儿家的感情,两个人都有点不自在。

    杜子然了解这种尴尬,所以他没有调笑,面上十分正经,点点头道“姐只是一时情迷,方知晓,此番去定然会让姐看清那人的真面目,主公放心便是。”

    姚楚想了想,道“虽然我想叮嘱你快刀斩乱麻,但是她若真的受不住,不要过多的刺激她,等回来我跟她。”

    杜子然并不觉得那个会直视他的眼睛,问他究竟把她当什么的女子会因为这样一个男人崩溃,但他还是点点头。

    交代完,姚楚才开始起正事来。

    “粮草仍旧是从蜀中调拨,蜀地的赋税不要再加,把往年的那些存粮拿出一部分,剩余者不得妄动。”

    杜子然忧心的皱眉“军饷不够用了,不从蜀地加赋税,莫非要从别地调拨”

    蜀中是姚楚的大后方,内部早就形成了一个王朝,百姓上交赋税,生活虽然难一些,却能在乱世里享有安乐,而姚楚打下的其他地方却没有那么稳固,往往都是些被酷吏压榨已久的穷乡僻壤,暴民推翻酷吏起义,又被他武力镇压,但暴民的种子却在百姓心中埋下,想从那些地方收税,比登天还难。

    姚楚道“蜀中的赋税已经快是前朝的一半,我们不能做的比前朝更过分,如果是那样,我们起义和不起义,又有什么区别”

    他深吸一口气,难得的有些示弱“子然,你最是聪明,想想办法,不能再加税了。”

    杜子然轻声道“主公,若是如此,只有以战养战了。”

    雁门关临近前朝军镇,若以雁门关为据点向内推进,不断开战,获得的物资将是赋税的几倍,然而这也会打破姚楚苦心经营的平静。

    姚楚握了握拳,看向杜子然“你让姚儿跟你去蜀中,是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

    一旦开战,姚楚是无暇分心去管姚浅的,只有把她安置在蜀中腹地,那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杜子然看着姚楚,静静的道“方会照顾好姐,等着主公,百战归来。”

    姚楚伸手,按在了杜子然的肩膀上,他一字一句的道“照顾好她,如有必要,杀了那个赵拓。”

    杜子然点点头。

    离开的那天,雁门关下了很大的雪,漫天的银白遮盖了视线,直到上了马车,姚浅才缓过来,她自己是没有雪盲的,不过这个身体营养不良久了,就不能长时间看雪。

    姚楚给她准备的马车是他一贯不喜的奢华,外面看着还好,一进里面,一股温暖的气息迎面而来,姚浅原以为是放了炭盆,但是找了半天也没发觉炭盆放在那里,那热气里也不带一丝炭火气,反而温暖的就像是春天一样。

    马车四壁细细的铺了羊羔皮,姚浅的靴子几乎都不忍心踏上去,见婉儿惊喜的脱了鞋踩上去,她才土包子一样跟着脱了靴。

    脚底接触上柔软的羊羔皮毛,一阵熨帖感从脚上传到头皮,姚浅忍不住叹息一声。前面的座位是供人坐着的,边上有用来解闷的玩意和七八话,满满的堆在几上,抽屉里有茶具,点心,而对面的座位则是折叠起来的,放平之后,是一张柔软的床榻。

    姚浅张着嘴,东看看西看看,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劳动人民的创造力,如果她没猜错,她穿越的世界是按照时间发展规律来的,这个末路的大宁王朝正是上一个世界的数百年后,按照现在的法,她就是个几百年前的老古董。

    婉儿显然要见多识广一些,她张着嘴半天合不拢,良久才感慨道“军师对姐真是用心”

    姚浅看向她,眉头挑了挑“这,是杜子然做的”

    婉儿捂着唇笑得花枝乱颤“正是呢,虽然是主公吩咐的,但是军师是什么人他若不愿意花心思,只管甩手给旁人便是,可见他真的对姐上了心呢”

    旁边几个美人侍女纷纷露出赞同的神色来,看着姚浅,满满都是艳羡。

    对于自家一个团的迷妹,姚浅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哭。

    “姐,该启程了。”

    杜子然清越的声音从马车帘外传来,姚浅没话,婉儿替她应了一声,顿了顿,马车微微动了一下,平稳的向前驶去。美女  "songshu566"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