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54|第四穿
    二人来到了一处亭子中,姚楚才道“子然,把最近雁门关的情况跟我。”

    杜子然笑了笑,道“情况比想象的好上许多,多亏了几位将军,主公失踪的事情并没有宣扬的太开,如今主公平安归来,愈发稳定军心了。”

    “只是”杜子然顿了顿,道“军中将领大半都是吴兴子弟,初始还好,在这边关待久了,难免水土不服,已经有许多人向方告病了。”

    姚楚瞥了杜子然一眼,知道他真正想表达的是什么,吴兴子弟跟随他南征北战多年,水土不服是假,不服军师才是真,他拍了拍杜子然的肩膀,道“子然不必如此心翼翼,你是我九死一生寻回来的军师,无可挑剔。”

    杜子然道“方毕竟年轻,主公的厚爱”

    姚楚拍了拍杜子然的肩膀“我也只比你大上六岁,如今谁敢一句不服我三年前人人都我姚楚瞎眼气走宋宫,扶子然为谋主,然而三年过去,谁又能子然一句不是”

    杜子然微微的笑了,他就不是为了诉苦来的,只是提前打声招呼,他是后来者,那些吴兴将领才是主公心腹,但上下相处之道,没人比他更清楚。

    姚楚想了想,问道“军中伤亡如何”

    杜子然道“伤亡不大,雁门关荒废许久,纵然这次朝廷大力增援,也难以力挽狂澜,我军亡五百零八将士,重伤两千四百二十一人,轻伤者六千九百人,抚恤金已经发放,这两天正在统计伤患中”

    姚楚听着,缓缓松开了眉头,情况和他想象的最好的结果也差不太远了,杜子然最擅内政,这几天已经把所有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他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休养生息一段时间。

    杜子然完,姚楚长出一口气,拍了拍杜子然的肩膀,感慨道“多亏子然。”

    杜子然躬身一礼,温柔俊美的模样让人半点也提不起防备,他就像是一个寻常的文士,年轻的面庞上仿佛还带着些许腼腆,姚楚忽然心思一动。

    军中合适妹的将领虽多,但那些人刀口舔血惯了,若有个万一,他岂不是害了妹妹终生杜子然年轻有才识,重要的是,他是他的军师,他的谋主,日后他得了天下,这必然是他的丞相,若是妹妹嫁了他

    心思转动着,姚楚看待杜子然的眼神陡然变了变。

    姚楚坐了下来,取了亭子里的茶壶,倒了杯茶,杜子然不明所以,心翼翼的接过。

    “子然如今,二十有三了吧。”姚楚仿佛闲聊一般的道“还未曾娶妻上次周举送来的二十个美人,你可喜欢,不如送你几个”

    杜子然刚喝了一口茶,差点没呛出来,他连连摆手道“主公不可,那美人既送了主公,就是主公的人,方身为人臣,怎可做欺主之事”

    姚楚挑眉“也罢,我是看子然如今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想关心一下子然罢了。”

    他压低声音“子然,若有什么难言之隐,就跟我,可别讳疾忌医。”

    杜子然失笑,道“主公过虑了,方不是不爱女色,只是想寻个心仪之人。对方来,真正心仪之人,一个足矣。”

    姚楚更加满意了。

    杜子然心里默默的擦了一把汗,同时有些疑惑,主公身边并没有女眷,他是为谁试探他呢

    不期然想起刚刚那截白皙的腿,杜子然脸上一热,竟是不敢再深想下去了。

    赵拓跟着李故来到客房,他一路上不动声色,心已经慢慢的沉了下去,再怎么,他只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穷子,姚楚却让他见识到了一个极端。

    城墙高耸,军容整肃,进了院子更是处处奢华,仅仅是一个客房,桌椅板凳都是边角包金的,看得出来,李故只是随意让人给他取了件衣服,都是他从未见过的好料子。

    赵拓微微的握了握拳,掌心一阵一阵的发凉,他想起他的蠢丫头,原来她该像公主一样金尊玉贵,他却以为让她吃饱穿暖就已经足够,从未想过要给她更好的,就这么一天天的混着日子过。

    他想起姚楚看他的眼神,那是一种看待蝼蚁的藐视,他赵拓在别人的眼里,或许连坨狗屎都不如。

    李故原是想要问赵拓一些事情的,最重要的是关于主公带回来的姑娘的情况,谁知一回头就见赵拓阴沉沉的脸色,顿时吓了一跳,赵拓抬眼,瞥了他一眼。不知为何,李故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少年,很像主公。

    随即他就被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逗笑了,他拍了拍赵拓的头,一手的黑灰,他嘴角一抽“兄弟,你这样是不能去见主公的,先跟我去梳洗吧。”

    赵拓抱着干净的衣服,沉默的跟着他走。

    姚浅的梳洗却是个问题。

    雁门关刚刚被打下来,城中的大户人家早就四散奔逃,找不到伺候人的侍女,还是杜子然出了个主意,让那些被送来的美人去伺候,她们个个都是被精心培养出来的,虽然用的不是地方,但也算解决了姚楚的一大难题。

    同时他心里也在感慨,没想到那个受伤的女子在主公心里的分量这么重,他原只是想要试探一下,没想到主公二话不就同意了,里面还有一位被称为倾城美人的燕姬,听闻她哭泣不止想要求见主公,连军中好几位将领都为之动容,替她求情,主公竟然直接命人杀了她,头颅挂在旗杆上,让为她求情的那些人轮流去观看。

    这是人命如草芥的时代,没人会觉得姚楚做的不对,有人冲冠一怒让三军为红颜陪葬,自然也有人高挂美人头警告三军。

    于是,姚浅睁开眼睛,对上的就是一群战战兢兢的美人,她眨了眨眼睛,知道自己这是到了姚楚的地盘了。

    只是,这个哥哥真的是世家出身吗

    姚浅纳闷的想着,还是朝代不同风俗也不同她怎么记得大户人家找侍从,都要求身量容貌不能超过一个度,这度看人,公子姐相貌好的可以找一些稍微差些的,相貌寻常的就要找长的更寻常的,算是衬托,但是这些丫鬟,无论挑出哪个来,都比她要好看一百倍啊喂

    姚浅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这一个明眸亮眼落落大方,那一个凤眼朱唇诱惑迷人,还有楚楚可怜的,文静秀美的再看看自己干瘦枯黄的手背,姚浅都要哭了,她这个便宜哥哥尽不干人事,这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姑娘醒了,可要用点吃食”一个粉衣少女上前,盈盈含笑。

    姚浅干巴巴的道“我,我想喝点粥。”

    粉衣少女捂唇娇笑道“姑娘想喝燕窝粥吗不知道姑娘是喜欢血燕,黄燕还是白燕呢”

    姚浅继续干巴巴的道“我想喝点野菜粥。”

    真的是个村姑,屋里伺候的几个美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即就是一阵酸水涌上心头,她们谁不是自就被严格教养,上能出入厅堂,下能歌舞娱人,礼仪举止比起那些世家姐不差半分,在主公的心里,竟然比不上这么个村姑吗

    姚浅不知道她们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不过她真的有些饿了,见那粉衣少女只顾笑,着不动,思忖这里的厨子可能没做过野菜粥,想了想,道“没有的话,弄点白粥也成。”

    粉衣少女笑道“这可不成,姑娘,您要补补身子呢,不然主子见了心疼,我们姐妹就惨啦。”

    姚浅被折腾的有点火了,她硬邦邦的道“你到底让不让我吃饭”

    粉衣少女竟然一下子就红了眼眶,跪在了地上“姑娘,您这不是故意难为人吗要是让主子知道婢子没有照顾好您,主子会打死我的”

    随着她这一跪,其他的几个美人眼神一交互,也都跪了下去。

    姚浅不明所以,她还以为是自己话重了,没想到下一刻,房门被推开,端着托盘的姚楚就在门外。

    姚浅眨了眨眼睛,看向姚楚,又看了看跪了一地的美人,还在落泪的粉衣少女,顿时反应过来,忍不住道“卧槽”

    这是何等的卧槽

    她见过妻妾在夫君面前相互陷害的,也见过姐妹在父母面前相互陷害的,但td就是没见过在哥哥面前陷害妹妹的,姚浅深刻怀疑,对姚楚这种人来,她就是个杀人犯,也不妨碍他拿她当唯一的亲人看待。

    姚楚顿了顿,抬脚进门,越过跪了一地的美人们,坐到了床边,他把手里的托盘放在了床头,慢慢的端起一只白玉碗。

    姚浅眨了眨眼睛,看着他,姚楚解释道“牛乳杏仁粥,你从前最喜欢的。”

    他一勺子喂到姚浅嘴边,姚浅试探着“啊”的张开了嘴,姚楚轻轻的给她喂了进去。

    姚楚显然沉浸在了成功投喂到了妹妹的美好气氛中,姚浅犹豫了一下,眼看着他还要再喂,连忙道“我,我可以自己来的,或者婉,婉儿也行。”她指了指还跪在地上的粉衣少女。

    姚楚握着勺子,眼神很执着,大有一种谁抢我勺子,我杀他全家的霸气。

    姚浅只好由得他喂,眼神四处乱飘,不知道怎么的就飘到了姚楚的手上。

    姚楚的手一看就是长久握着刀剑的手,线条匀称,肌理分明,手心一层微微泛黄的厚实茧子,手背上一大片通红的烫伤。

    等等,通红的烫伤快来看  "xinwu"  微信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