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52|第四穿
    姚浅被他死死的扣住,一头雾水,她哪里知道自己多大,这个身份是系统给的,问她还不如去问赵拓。

    见她茫然,姚楚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一把扯开了姚浅的衣襟。

    扯开衣襟还不够,他抬手就要朝那贴身的亵衣去,姚浅被吓住了,她还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人,一言不合就撕衣服要闹哪样

    一声重物落地的响动,帘子被掀开,赵拓目眦欲裂,上去就把姚浅拉到身后,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轻薄的亵衣被大力扯开,露出一片白皙的缩骨和半边笼包,两个人都僵硬了一下,姚浅羞愤的哭了出来,护住胸前,跑了出去。

    赵拓的眼睛都红了,媳妇儿的身子连他自己都没看过,竟然被这个混蛋捷足先登

    “娘的,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不姓赵”赵拓红着眼睛扑了上去,一拳砸在姚楚的脸上。

    拳头落在脸上,身上,姚楚却只想笑,他的笑声开始是低低的,随即越放越大,到最后几乎是大笑出声。

    他的妹,左胸上有一道蝴蝶形状的胎记,时候他曾经见过许多次,那形状就算是做梦的时候他也勾画得出来。

    他找到妹妹了,老天待他何其不薄,她没有流落到污浊不堪之地,她的眸子仍然像时那样清澈,这个乱世没有带给她太多的伤痛,这样很好。

    姚楚连带着对这个照顾了妹妹许久的混混,目光都柔和不少。

    赵拓被他看的浑身发毛,火气上来,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伤处,姚楚脸色微微发白,却没有还手。

    “抱歉,我刚刚只是想确认一些事情。”姚楚沉声道。

    赵拓的拳头顿时停滞了一瞬,随即就是一阵怒意涌上,他死死的扼住姚楚的脖颈,冷声道“看我媳妇儿的身子,确认你的事情”

    姚楚被他一口一个媳妇儿的心烦,他手下年轻俊彦不计其数,根不会把妹妹嫁给这样一个一事无成的混混,喝道“够了,等我的人寻来,我许你娇妻美妾,一生荣华富贵,童养媳的事情,不要再提。”

    赵拓几乎给他气笑了“你们这些大人物的脑子里是不是都装满了狗屎我的媳妇儿我的哪怕你拿皇帝老子的女儿跟我换呢”

    姚楚拧起眉头,深吸一口气,要是赵拓就这么同意了,他反倒看不起他,他不同意,虽然有些麻烦,他还是有些高兴的。这明他的妹妹在别人看来并不是草芥一般,可以随随便便换就换。

    赵拓见姚楚那张俊美至极的面容上仿佛开了染坊般,顿时解气了些,他也怕就这么把人打死了,扼着姚楚的脖颈,一字一句道“给我放老实点,要不然,拼着你那点报酬老子不要了,也要杀了你。”

    姚楚看着赵拓,眉心皱紧,他朝外面看了看,道“姚儿刚刚跑出去了,你去看看,她怎么样了。”

    赵拓咬牙“姚儿她竟然连名字都告诉你了”

    姚楚看着赵拓的黑沉的脸色,担心他会给妹妹造成麻烦,现下他受了伤,轻易不能动用武力,但他又不想让眼前这混混知道他和妹妹的关系,免得他做出什么事情来,毁了妹妹的名节,只道“是我问的,方才的事情,抱歉。”

    这话,竟然是默认自己是个登徒子了。

    赵拓死死的看他一眼,冷声道“收起你的那些心思,你也不想被人知道,堂堂吴兴王,是个见色起意的色中饿鬼吧”

    姚楚眸子一沉,看向赵拓,他倒是看这个混混了。

    赵拓还保持着那副表情,心却已经沉了下去,救这个人,究竟是对还是错他刚刚怒极,那么对他,若是他找到了部下,反过来杀了他,强占了他媳妇儿要怎么办可要是就这么杀了他,被人查出来,他到底还是难逃一死。

    赵拓的眸子明明灭灭,每次遇到事情,他总是会转过无数念头,把最好的最坏的结局都想清楚,想明白,这几乎是一种能了。

    姚楚怎么看不出来他的顾虑他想了想,道“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必定不安心,不如这样,你我立个字据,我保证不会杀你,除非你冒犯了我的底线。”

    赵拓冷笑“你的底线我媳妇儿就是我的底线,你信不信我直接杀了你”

    姚楚深吸一口气,不想和赵拓争辩这些,他道“这些事情我们日后再,姚儿跑出去,我真的很担心。”

    赵拓冷着俊脸“不用你操心。”

    他完,掀了帘子走了出去,脚步急匆匆的,想来也是很担心的。

    姚楚仰面朝天,躺在床上,他只要一想到这次因祸得福找到了妹妹的事情就开心,越想越忍不住想笑,不防扯动了被赵拓弄裂的伤口,“嘶”了一声,他的眸光沉了沉,心道,绝对,不能把妹妹许给这种人。

    喜怒无常是事,心思多不是坏事,但一个心思多又喜怒无常的人,绝不是能共度一生的良人。他的妹妹前半生已经吃尽了苦头,他不想让她余下的人生还要面对折磨,他会为她寻一个世上最好的夫君,让她幸福美满的过一辈子。

    姚浅这辈子没遇见过这种事情,还是在两个男人面前差点走光,她羞愤欲绝,简直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对那个自称楚尧的登徒子更是恨极,她一时冲动跑了出去,没多久就发觉她根不认识路。

    天狼城坐落在大漠一处绿洲中,四方镇自然也在其中,赵家住的偏远,正在一处林子的边缘地带,姚浅方向一转,根不记得自己来的时候走的什么路了。

    清晨的林子还带着雾气,隔四五步就看不清楚了,看上去越发幽深神秘,偶尔有鸟叫声传来,却让人更加发毛,姚浅脚下一软,随即脚踝上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她跌落下来,一看,竟然是个半锈的捕兽夹,鲜红的血漫上了腿。

    姚浅使劲拨弄着那个捕兽夹,想要把自己的脚解救出来,然而不得其法,越陷越深,她甚至怀疑自己的骨头是不是被夹断了,麻木的没有知觉。

    远远的传来赵拓的呼唤,姚浅差点没感动的哭出声来,连忙大声的回应,不一会儿,赵拓喘着气到了,见到姚浅脚上的捕兽夹,他忽然露出了一副坑爹的表情。

    “你是狍子吗那么大个捕兽夹看不见”赵拓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喝道。

    姚浅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表示自己真的很疼。

    赵拓叹气,从地上捡了根细细的硬木树枝,蹲下,三下五除二的解开捕兽夹,他心的掀开姚浅的裤腿,察看了一下伤口,顿时一脸头疼。

    骨头没断,但至少是骨裂,没有个月根好不了,他原先想惹不起他们躲得起,他带着她走的远远的,但是这情况,那个混蛋好了她都好不了啊

    赵拓先给姚浅擦了擦带着锈迹的鲜血,撕开一截里衣的袖子,给她包扎好,他原想背着她回去,但是手伸出去,不知为何转了个弯,变成了仰面抱起的姿势。

    他这一处理,原开始麻木的伤口又重新疼痛起来,姚浅疼得脸色发白,却想起了刚才的事情,羞愤的无以复加,把脸埋进赵拓的胸口。

    赵拓顿了顿,道“没事了,我已经替你教训过他了,等他伤好,我就赶他走,不怕啊。”

    姚浅声道“不如问问他家住在哪儿,通知他家里,让他家里人带走他吧不想见到他了。”

    赵拓的眸子暗了暗,摸了摸姚浅的头,眉心却拧了起来。

    冷静下来之后,他倒是有些怀疑了,吴兴王的名头在各路反王中很响,想来见过的美人无数,他还受着伤,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急色到这种程度,何况不是他贬低自家的丫头,除了脸好看一些,就是个豆芽菜,要前面没前面,要后面没后面,真的会有人对她起心思

    那人他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确认什么事情需要脱衣服

    赵拓的脑子飞速转动,他忽然问道“你胸前背上可有什么印记痣,伤疤,胎记”

    姚浅方才捂着胸口跑出去,一低头确实在胸前看到了一块粉红色的蝴蝶胎记,她不知道赵拓为什么要问这个,还是声的回答了,赵拓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是在逃难的人群里捡到姚浅的,那时候她一脸茫然的左顾右盼,像是在等人,有两个一脸风尘气的老女人在哄着她走,他混迹市井多年,怎么看不出来她们做的什么勾当也没多想,他自称是这丫头的兄长寻了过来,把两个人吓走,没想到一脸茫然的姑娘听到哥哥两个字顿时就抱着他的腿不肯放他走了,他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见她生的好看,还有缘分,就把人带回了家。

    现在想想,哪里是有缘分,分明是这个蠢丫头认错了人。

    吴兴王姚楚姚浅,姚

    赵拓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要多想,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就算是,哪怕那人真的是蠢丫头的哥哥,他还怕了他不成人是他养大的,自然是他的添加  "xinwu"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