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49|第四穿
    姚浅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果然已经回到了系统空间里,这次穿越的有些匆忙,她没有付出太多的感情,任务的居然出乎意料的轻松。

    系统对她慢慢的解释,这次没有给她任何提示的原因是因为这个世界来就没有既定的规律可言,大气运者裴天生该在他十九岁那年一战封侯,随即被人揭发里通外国,含冤之下陷入重围,生生战死,之后这个世界的气运崩散了很多年,才慢慢的恢复起来。

    随着系统的解释,年少的将军提刀杀敌的情景缓缓出现在光圈上方,宛若疯狂的眸子让姚浅一震,乱军中,他最终倒下,血泊里缓缓勾起一抹解脱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等到姚浅心情平复下来,系统才用机械的嗓音赞赏的道你完成了任务

    随着机械的嗓音落下,裴天生的身影缓缓浮现在光圈上方,他穿着那身红莲铠甲,长长的盔缨不再高扬,而是顺服的微垂,身后大漠连天。

    擦了擦手里的长剑,裴天生似有所觉,抬起头,仿佛能看到姚浅似的,微微的有些怔然。

    “元帅,元帅,您看,就在此地扎营如何”亲兵叫道。

    裴天生点点头“传令三军,就地扎营,都养足精神,明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亲兵眼睛亮亮的看着他,眼里的崇敬半点不似作假。

    姚浅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她看着裴天生起身进营帐,眼里有些发酸。

    裴天生进营帐的前一刻,忽然抬眼看了看天上的圆月,他有些茫然的想,今天的月亮,和他新婚那一日的好像。

    他始终没有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婚礼,她冥婚进门,对着他的衣冠,他冥婚送她,抱着她的尸身,或许那年,不见最好。

    都他是她的灾星,若是当初不曾相遇,她是不是还安稳的活在某个地方,嫁得良人,儿孙满堂若是这样,他早就该死在那年回乡的路上。

    “元帅”

    裴天生醒过神,发觉自己还在营帐门口,笑了笑,“只是想起了些往事无事,你去吧。”

    裴天生抬脚进了营帐。

    他记得,她喜欢英雄,那他就做英雄吧,做直到他死去,也会被传颂千年的英雄。这样或许某一日,她转生来世,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即使不记得,也会有些触动。

    这样就够了,永生永世,再不相遇,这是最好的结局。

    姚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明明没有付出什么,却心疼的难受,甚至落泪,只是这里只有她自己,没有陈漠,没有爹爹,没有裴天生,没人会心疼她,替她擦干眼泪。

    系统仿佛很能理解她,它顿了顿,用机械的语气道宿主的心理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及时的缓解,经过组讨论决定,下个任务暂时取消,宿主可以自行选择世界游玩

    姚浅顿了顿,道“不用了,我没有地方可以去。”

    系统沉默了一瞬,整个负责组也沉默了一瞬,过了一会儿,系统才慢慢的道开始投放世界,宿主资料接收中

    姚浅闭上了眼睛,开始接收下一个世界的资料。

    出乎意料的是,下一个世界比她想象的要简单的多,这个世界的大气运者名叫赵拓,是个街头混混,她的身份是赵拓自捡来养的童养媳,她要做的是让他安安稳稳的找份工,在五年后的动乱里不要去参军打仗。

    不用攻略,只是让一个混混安心做工,这实在有些简单的过头了,姚浅奇怪的睁开眼睛。

    系统咳了咳,它把另外一份资料也传输进了姚浅的脑海。

    宁朝末年,君王昏庸,各路反王四起,赵拓参军后投了反王中势力最强的姚楚,后来借着姚楚的势又自成一脉,经营多年,联合姚楚以及另外的反王推翻了显朝的统治,在这之后,他吞并了多家反王势力,和姚楚互为犄角之势,一争就是一辈子。

    系统有些尴尬,姚楚是注定要开国的帝星,身负帝王之命,赵拓却是天命的大气运者,只手改天换地。一个世界两个天命者,一般这种情况是不会出现的。

    乱世里自然都想要江山,两龙相争,互不相让,有时东风压倒西风,有时西风压倒东风,历史的不确定导致了时空的极度不稳定。帝命是改不了的,大气运者却有天道赐予的无限可能,所以他们能改变的只有赵拓。

    看完这份资料,姚浅整个人都石化了。

    一个混混居然是未来的皇帝,她要做的是让未来的皇帝放弃皇位,安心的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城里做工

    系统有些无奈,这就是组开会讨论想让姚浅调整一下心理再去做任务的原因,这个世界看着简单,其实难度五星,这是两国争霸的时代,两方霸主谁不是一时枭雄曾有许多不法穿越者想要浑水摸鱼,去骗取姚楚的龙气和赵拓的气运,无一例外被这两个人玩得团团转,骨头渣子都被吃干净了

    官方的系统能做到的只是安排合理的不会被怀疑的身份,实际上还是要靠宿主身。

    姚浅深吸一口气,她没有拒绝,这个任务虽然很难,让她庆幸的是这次她不用去欺骗别人的感情,只要完成任务就好。

    大宁开国四百年,国祚将尽,妖孽横生,哀鸿遍野,各路反王纷纷起兵。

    天狼城是个例外。

    这座的城池坐落在大宁边境靠近异族的地方,许多年前,曾有一位称号天狼的将军力驱异族,在西北建立起了这座城,后来这里繁荣过一阵,前几任帝王横征暴敛,又渐渐破落。

    异族早就被灭,更远一点的西北,高鼻深目,还穿着野兽皮毛的野人们连靠近一点都不敢,原代表着镇守的天狼城早就变得无关紧要。

    也正是因为这里的破落和无关紧要,反而成了乱世里的一片净土,连带着周围的乡镇都安逸起来。

    姚浅是被打醒的,她手里还操着一把破烂的扫帚,好几个人围着她,每个人看上去都是那么凶神恶煞,她握了握手里的扫帚,来不及多想,避开了迎面挥来的巴掌,一扫帚敲在来人的头上。

    “你们家男人都死光了是不是,要你来出头丫头片子,把赵拓给我叫出来”一个系着短布围裙的中年妇人恶狠狠的道。

    “对,对叫出来”一个人附和道,他手里拿着把锄头。

    “敢偷我三娘的鸡,看今天不把他打得吐出来不可”

    “还有我爹藏在树底下的钱袋子交出来”

    姚浅咬牙,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不穿越后都是不愁吃穿的人家,就是她原的世界,她也是康人家长大,虽父母双亡,遗产却不算数,被人指着鼻子上门要债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该这个赵拓,果然是混混吗

    “他不在家,你们来找我有什么用”姚浅深吸一口气,想和这些人讲道理,“不如这样,你们一人立个字据,等他回来”

    “黄毛丫头,你识字”那自称三娘的中年妇人冷笑。

    姚浅愣了,她,她是识字的,但是这身体的人设,大概,也许,是个文盲

    懒得再和她废话,两个人一把推开姚浅,朝屋子里奔去,可以看出来赵拓家里实在很穷,只有两间屋,掀开破破烂烂的帘子,藏没藏人一览无余。

    姚浅原以为是没人的,但是里屋的帘子一掀开,床上居然躺了个人。

    几个人兴奋的冲了进去,一把掀了被褥,姚浅也被挤了进去,她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床上的男子脸色苍白,闭着眼睛,他的相貌生得实在俊美,即使带着病容,也完美的不可思议。

    赵拓,竟然生得这么好看

    不过很快,几个要债的就打破了姚浅的胡思乱想,三娘惊叫道“你,你竟然偷人”

    姚浅“啊”了一声,见众人的脸色诡异,顿时反应过来,床上的人并不是赵拓。

    被三娘的大嗓门吵到,那脸色苍白的男子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却没有醒来。

    姚浅在众人诡异的注视下张了张嘴,一个字都不出来,她自己也还懵着呢。直到现在她这才知道,为什么一个柔柔弱弱的姑娘会拿着扫帚抵着门不让这些人进来,因为她藏了个男人啊

    不确定系统到底给她挖了什么坑,姚浅眼睛一转,道“你们误会了,这是我娘家兄长,过来借住一段时间,你们看,他病的很严重,赵拓早就跑了,就是逼死我也找不出人来给你们啊。”

    众人原是不信的,但是目光在姚浅和那脸色苍白的男人脸上扫了扫,居然都有些相信。

    这一世的姚浅,依然生得很好看,即使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姑娘,因为长期吃不饱看上去脸色发黄,五官底子还是在那里,美的容貌都是相通的,姚浅几世都是大户人家的姐,举手投足间和旁人都不同,床上的男人也是,即使闭着眼睛都能看出几分气度来,这些乡民并不懂什么叫上位者的气质,只是心里觉得像,看上去就有那么几分相似了。

    这屋子藏不得人,众人看着床上男子一脸的苍白死气也都有些害怕,生怕这人醒过来,一口气没上来死了,他们还要吃官司,没一会儿就都散了个干净。福利  "xinwu"  微信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