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48|第三穿番外
    兵变结束,新君继位。

    大皇子起兵就匆忙,加上没有料到西北军竟然打了他个措手不及,很快就被围剿,他原就受了伤,强撑着一口气想要抢占大局,经此打击,竟然活生生的气死了。

    先帝原也只是强撑着一口气,没多久也跟着去了,江越登基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清洗朝堂。

    清洗和大皇子有关的一切势力,他不畏惧名声,下手也就更加残忍,然而到了李家这里,却犹豫了很久。

    他是要重用裴家的,他并不是大哥那样鼠目寸光的人,只要忠心,兵权无论交到谁的手上都是一样的,那为何不让有能力的人来拿裴家父子绝对可以撑起这个王朝几十年的太平,但是裴家和李家之间的关系实在剪不断理还乱。他想重用裴家,就绝不能在这样的事上冷了他们的心,李家要怎么动,需要问过裴家人的意见才行。

    裴天生漠然的按着剑在武将第二位,上朝按理来是不能带刀剑的,但是他在兵变中救驾有功,被特赐御前带剑的殊荣,一列武将中,独他一人不同。

    “李家虽为大皇子余孽,但却是裴帅至亲,朕不想让裴帅为难,不若此事就交给天生去办吧。”

    裴天生扯了扯嘴角,上前一步“臣谢陛下体恤,臣定不负陛下所期。”

    江越远远的看了裴天生一眼,见他脸上并无欣喜之意,反倒充满了隐忍的冷意,心中有些奇怪,不过没有多想。

    末了,他又想起一事来,看着裴天生道“朕记得天生还没有娶妻罢,可想娶门好亲事”

    他提起此事其实有些尴尬,不过他的妹妹一天到晚在他面前提起这位年少的将军,他爱妹心切,总是希望她能得偿所愿的。

    裴天生忽然笑了“陛下,臣前几天丧妻,立誓终身不娶。”

    江越愣住,前几天,不就是大皇子谋反那会儿,不,不对,裴天生什么时候娶的妻

    江越为了取信裴家父子,人一直留在雁门关,他的手下也十分机灵,非大事不上报,比起前线战事和大皇子动向,裴天生的冥婚实在是一件的不能再的事情了,根没人想到要上报给江越。

    朝臣散后,江越才召来心腹询问,问完他自己都呆住了。

    “江宁,姚家”

    江越想起那年他微服拜访姚康,偶然见了他家姐,那一刻的惊艳,竟成诀别。

    怜惜很快过去,江越反应过来就皱起了眉头,他把李家的事情交给裴天生去办,原是存着一份看在裴家面子的份上饶过李家,做一份人情的念头,谁成想内中还有这么一份隐情,人情是送出去了,就不知道送的对不对。

    当然不对

    李家原可以靠着和裴家的这份关系逃过一劫,但是谁能想到他们家的女儿胆子这么大,和大皇子一起谋害裴天生

    抄家除族只在一瞬,裴天生让人按照同谋之罪处置李芸儿,秋后处决,对其他的李家人终究还是放过了一马,只除去了他们身上的官爵,抄没家产,五代内子嗣不得入朝为官,并没有落到其他家族男子斩首女子为奴的地步。

    这对一个野心勃勃的家族来是致命的,前一日他们还做着成为后戚一手遮天的美梦,下一刻连带着家主一起成了庶民,不光这样,五代内的子嗣都不得为官,也就等于断了他们一个家族的青云路。

    眼睛都要哭瞎了。

    尤其是李芸儿所在的嫡支,出了这么个大逆不道的罪人,他们在全族都抬不起头来,可以想见,等回了老家,日子会过的有多么悲惨。

    他们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居然在裴晋的眼皮子底下把消息递到了李氏的手里,李氏顿时就急了,她急的倒不是注定要死的李芸儿,而是她儿子那句终身不娶。

    在她看来,她儿子是这世上最好的男儿,配得上最好的女子,姚氏再好也已经死了,过上一两年谁还记得终身不娶这话是能随随便便出去的吗日后后悔都来不及

    偏偏裴晋像是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妥,在她每次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就用那种静静的带着些许疲惫的眼神看着她,她能的觉得,有什么好像不一样了。

    李家终究离开了京城,他们离开京城的那天正好是李芸儿行刑的日子,一族的人在刑场外,看上去个个都恨不能从她身上咬下一口肉。

    李芸儿最怕丢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堂堂李家大姐就这么被关在囚车里押上刑场,四周的族人们都不是来送她一程的,而是来看她笑话。

    头被按在行刑台的一瞬,她甚至在想,死了是不是就解脱了,看不到这些人嘲笑她的嘴脸,什么也感觉不到

    然而一刀落下,她痛的叫都叫不出来,一片薄如蝉翼的肉片落在她眼前,她这才发现这和她想的斩首示众不一样

    这是凌迟

    裴天生在刑场外,眼睁睁的看着行刑台上的女人嘶吼,尖叫,哭喊,他想着,他的媳妇儿自尽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痛人究竟要有多少勇气,才敢把利刃对准自己

    他做不到,他还有太多的牵挂,所以只能替她看着那些害她的人痛。

    李家离开了京城,李氏虽然伤心,但未免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意思,她这些年对娘家掏心掏肺,实在疲惫不堪,但是更让她操心的事情来了。

    裴天生拒绝了足足等了他三年妻孝的公主,他是真的在履行他的誓言,终身不娶。

    一个男人二十岁不娶妻和三十岁四十岁不娶妻是不一样的,李氏念叨了半辈子,看着儿子马踏边关,看着儿子功成名就,看着儿子军功封侯,却偏偏没有看到他娶妻生子的那天。

    李氏的身体差,过了天命之年就有些不好,她去世的那天,还抓着裴天生的手,希望他能听听她的遗命,寻一房亲事,生个儿子。

    裴天生叹了口气,道“娘亲不喜欢元亭吗元亭是我侄儿,日后我的爵位,交给他来继承好不好”

    李氏从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响,没一会儿就咽了气。

    裴晋立在床前,看着儿子被西北风霜吹的粗糙的面容,终究没有什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是他们裴家欠下的债,那就还吧。美女  "hongcha866"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