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46|第三穿
    裴天生的朋友年岁和他差不多,都在弱冠之年,看上去倒也符合官家公子的模样,没有姚浅想象的那样纨绔不堪。

    只是裴天生见到人,却皱了皱眉,不过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

    来的人有三个,一个就是那明日过生辰的方公子,还有两个是对兄弟,姓周,据是京畿大营里某位将军的儿子,身份颇高。

    姚浅上前,一一见过,三人连连道不敢,看向裴天生,那方公子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先前不知道你要带嫂子,一番折腾都打了水漂,我都不知道去哪儿好了。”

    裴天生冷冷的看着他,半晌吐出几个字“我不去青楼。”

    方公子摇摇头,对姚浅解释道“嫂子莫怪,都是些唱曲的地方,天生从不在外过夜的。”

    “无事,他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

    姚浅微微的笑了笑,看上去端庄而矜持,裴天生的态度虽然不明显,但是能看出来他在见到三人之后前后的反差,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微妙,她并不想和这些人深交。

    带着姚浅,能去的地方就少了许多,最后几人一同去了他们平日里喝酒的地方,一间酒楼。

    这酒楼外边不显,进去却是金碧辉煌,姚浅注意到,门口的二都是要一一验过名帖才放人进来的,这应当是古代版的高级会所。

    裴天生常去的雅间在二楼,那里的窗户正对着后花园,风景不错,一行人正往前走,那方公子忽然道“天生,那是芸儿妹妹”

    他仿佛有些不确定,面上带着迟疑,姚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就知道他为什么迟疑了,另外一个雅间的门并没有关上,李芸儿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上下其手,她满脸怒色,奋力挣扎,边上的人都是一脸漠然。这里是喝酒的地方,少不了美貌的侍女,李芸儿的打扮实在和这些人太像了,也不怪他们误会。

    裴天生皱了皱眉,道“那确实是她没错。”

    他着就朝那个雅间走去,再怎么那也是他的表妹,他不能就这么看着她被人欺负。

    姚浅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怪异感,她看向那方公子,忽然道“方公子认识李家妹妹”

    裴天生的脚步一顿,面上露出冷意来。

    那方公子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姚浅会这样问,他正要回答,就见裴天生一脚踹来,他整个人躲闪不及,被踹翻在地,一左一右两个姓周的年轻人再也撑不住,纷纷从怀里掏出了兵器,那个雅间里的众人都起了身,他们居然都是带着武器的。

    李芸儿面上的怒色也不见了,她靠在那男人的怀里,脸颊微红,瞟一眼姚浅,眸子里满是得意和兴奋。

    裴天生把姚浅护在身后,压低声音道“这些人是冲我来的,你找机会赶紧跑,不要回裴府了,寻个地方躲起来。”

    姚浅这个时候自然不会什么要死一起死的话,她知道,这么多人在这里,必然是存着活捉了裴天生去威胁裴晋的心思,她留在这里也没有用,反而会让裴天生分心。

    她轻声道“你要心。”

    裴天生对她笑了笑,“莫怕。”

    他不着痕迹的动了动,转了个方向,看上去是要对着那男人话,实际上却是把姚浅转向了那个原先的雅间。

    “天生回来也不少日子了,一直没见表哥,还以为表哥是忘了天生,没想到啊,今天表哥弄这么大的阵仗来欢迎我。”裴天生看向那男人,微微冷笑道“还真是荣幸之至。”

    那男人从李芸儿胸前抬起头来,露出一张俊朗的面容来,不是大皇子江含又是谁。

    电光火石之间,裴天生就想了个通透,也是他回了京城之后就太过松懈,总以为他们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但是如今这阵仗,他们何止是有胆子这胆子已经大到要包天了。

    只要他这边一落,只怕江含就要立刻起兵造反,用他来威胁父亲,父亲只要按兵不动,众人就会以为他还是在江含这边,等到一切事毕,江含登位,他们想做什么都来不及。

    裴天生冷冷的目光在方公子身上扫过,李芸儿也就算了,他素知她的品性,这些人,这些人他倒是不知道,原来的这些至交好友,一个个都有了自己的算盘,不惜用算计他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慢慢的后退了几步,把姚浅带到那雅间房门前,江含众人都没注意到他这个举动,也许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江含大笑了几声,对裴天生道“意外吗你的好友背叛了你,就像你们父子当初背叛我一样。”

    他摸了摸李芸儿的脸颊,笑容更深“还有爱慕你的女人,我不过是许了她一点好处,她就像是狗一样巴巴的跟了上来,裴天生,做人做到你这份上,活着干什么呀”

    “这话我送还给你。”裴天生继续和江含扯皮,“你长得又丑人又老,话带口臭,除了许好处,没有女人会愿意留在你身边。”

    江含俊朗的面容抽了抽,就在这个时候,裴天生劈手夺下离他最近的一个刺客的刀,直接一刀捅进了那刺客的腹部,鲜血溅了出来,李芸儿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忍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她想往江含的怀里缩,却被他揪着头发推到一边。

    “抓住他要活的”江含气急败坏的道。

    裴天生一把把姚浅推进雅间,带上门“快走从窗户下,只是二楼,跳下去。”

    姚浅也不含糊,只要她跑的足够快,裴天生能多拖上一会儿,她就能赶得及通知裴晋来救人

    然而进了雅间,她却愣了,那窗户是被封死了的,她根没有办法逃出去。

    裴天生能在战场上以一敌十不落下风,江含也清楚他的事,为了万无一失,他把整个酒楼都封了起来,里面足有二百多人,要是这还抓不住一个裴天生,那他也不用去造反了,直接洗洗睡了拉倒。

    姚浅打不开封死的窗户,却发现了雅间另外一个门和对面的雅间是通的,她咬紧牙关,想了想裴天生将近九十的好感度,把心一横,拔下了头上的发簪,在地上死命的磨尖,她用尖端在胳膊上划了一道,顿时划出一道血痕,鲜血慢慢的渗了出来。

    裴天生被困在过道里,死死的护着那个雅间的门,他月白色的袍子被鲜血浸泡,没人是他的对手,然而人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是杀猪还二百头,源源不断的人涌上二楼过道,裴天生渐渐的手都抬不起来了。

    他的眼睛被血溅的有些模糊,身上也多了很多的伤口,他几乎已经在想着,他今天是不是就要死在这里了没有死在异族的马蹄下,没有死在边关的黄沙里,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在这里,他真的不甘心。

    差不多了吧,他拖了有多久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她肯定跑出去了吧最好跑的远远的,回去江宁。

    这时,喊杀声忽然停了,刀剑摩擦的声音静了,裴天生费力的睁开眼睛,却见他的媳妇儿用簪子抵着江含的脖颈,一步步朝他走来。

    “你,你没走”他哑声道。

    姚浅解释“窗户被封死了,跑不掉。”

    她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顺利的有些过了头,她绕到后面的时候,江含一个人在雅间里,边上李芸儿捂着脸委屈的在哭,她从背后一扑上去,簪子就正好抵住了他的脖子,江含并不会什么武艺,被抵住了脖颈,整个人都僵硬了。

    裴天生没想到江含做的这么绝,但是这不是姚浅涉险的借口她完全可以借着他拖住那些人的工夫,找个地方躲起来,他被抓或者是死了之后,这些人根不会费工夫去找她

    江含虽然被制住,但是这么多人在这里,他们不会放任他们就这么带着他离开,至少,也要留下一个人。

    裴天生轻声道“把他交给我,你走,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

    姚浅没有话,她的簪子被磨的很尖锐,此刻死死的抵着江含的颈动脉,只要她手一抖,江含就会立刻死在这里,显然江含也是清楚的,他连话都不敢,生怕惊吓了姚浅。

    “你放他走。”姚浅道“你放了他,我就立刻放了你。”

    姚浅不清楚内情,但是也能猜到这个人大概就是裴天生的那个皇子表哥,他想抓住裴天生,肯定是用来威胁裴晋,这样一想,他不是要造反是什么

    想要造反的人其实比正常人更惜命,虽然不甘心,但是江含更不甘心自己死在这里,没了裴天生,他也可以立刻发动兵力造反,裴晋的兵力大多在西北,他完全可以在控制了京城之后,再控制住裴家的人。

    想到这里,他咬牙道“你要到做到,我放了他,你立刻放了我。”

    裴天生瞪圆了眼睛“不行你走你快走”

    江含冷声道“把他扔出去”

    裴天生气力早就耗尽,挣扎不过,一个人用刀柄把他敲昏了过去,两个人把他提了起来,姚浅就这么抵着江含的脖颈,看着他们把裴天生送上了裴府的马车,车夫吓的瑟瑟发抖,却知道轻重,深深的看了一眼姚浅,马车疾驰而去。

    姚浅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才注意到了自己的情况。

    江含深吸一口气“可以放开我了吗”

    姚浅拿着簪子的手颤了颤,看着各个手持刀剑的刺客,她这个时候才有些害怕起来。关注  "xinwu"  微鑫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