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44|第三穿
    夫妻相处多年,李氏转什么心思裴晋一眼就知道,瞥一眼目露焦急之色的少女,他微微的皱眉道“芸儿怎么也跟进来了,天生要处理伤口,不方便。”

    “怎么不方便”李氏急忙道“他们表兄表妹的一起玩闹惯了,忽然一个躺在这里,岂不心疼”

    裴晋道“芸儿十七了,传出去不好听。”

    这下两个人的脸都有点不好起来,李芸儿并不是嫁不出去,而是她一直高不成低不就,大皇子娶亲的时候原是想考虑她的,但是那时她还没有及笄,只好换了一个族姐,等到她及笄,竟是看不上门当户对的那些官家子弟了。

    拖了两年多,连李芸儿的亲爹娘都受不住了,问她到底想要什么,李芸儿想了很久,了一句,至少不能比那个替了她的族姐差。

    然而李家原就是搭的裴家的脸面,能出一个皇子妃都是祖上烧了高香,二皇子是正宫嫡出,自就配了姻缘,其余的那些皇族也一样,不是家中有妻就是早已定亲,而且也不符合李芸儿所的,不能比族姐差。

    李氏是清楚这一点的,只是她的脑回路和其他人不一样,她知道侄女儿的眼光有多高,就这样都能愿意为了她儿子做妾,得是多喜欢才肯这样委屈不定兜兜转转的两年多就是为了裴天生,只是因为他早就定了亲,才一直没有表明。

    想到这里,李氏都有点埋怨丈夫了。

    她原先还是挺喜欢姚浅的,看着模样不错,人也知书达理,是很讨婆婆喜欢的那种儿媳。但是那是她不知道侄女儿也喜欢天生的缘故,自看着李芸儿长大,她在她心里和自己的女儿没区别,若是她早知道,根不会让天生和别人定亲,委屈侄女儿终身。

    她性想把话明白,刚张嘴,裴晋对她露出一个有些忧郁的眼神“而且我也受了些伤,想夫人帮我看看。”

    李氏顿时什么也忘了,忙道“怎么回事,伤在哪里了你怎么刚才不呢”

    见她一脸焦急,裴晋微微有些戏谑道“夫人的眼里除了天生,哪有为夫啊。”

    老没正形的李氏脸颊一红,飞快的看了一眼裴晋,见他虽然面色极好,但人瘦削不少,薄薄的嘴唇透着些许苍白,心顿时就软了,急着要去看丈夫的伤势,她有些歉意的对李芸儿道“芸儿你看,今天实在是忙不开了,你过几天再来,啊。”

    一大一身上都带伤,李氏是真急了,李芸儿知道,她不能在这个时候不识相,遂落落大方的起身,道“那芸儿就告辞了,改日再来看表哥。”

    她完,还瞥了一眼姚浅,姚浅没有什么,她也不好什么,回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李芸儿刚走,李氏就快走几步来到了裴晋面前,上上下下的想要摸他的伤口在哪里,裴晋握住了她的手,不着痕迹的挡住了床上的胎盘,温柔道“这里交给周老,夫人和为夫回房去看罢。”

    几句话就解决了李氏和李芸儿,姚浅对这个公公简直佩服的无以名状,同时也有些感慨,人的姻缘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裴爹这样子,年轻时候肯定比帅不过三秒的裴天生男神多了,偏偏喜欢上李氏这样脑子拎不清的,若是嫁到旁人家去,李氏绝不至于三四十岁了还带着那股子家子气的天真,除了真心的宠爱,没有别的什么能做到。

    裴天生的伤势没什么要紧的,即使是在昏迷中,他也警惕的很,几乎是在周老解开腹部盔甲的一瞬间他就睁开了眼睛,手能的去扼周老的脖颈,姚浅吓了一跳,却见灰白胡子的周老出手如电,一把就擒住了裴天生的手腕,笑眯眯的给他把了把脉。

    她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落进周老眼里,让他的笑容深了一点。

    “少夫人不必担心,老头子虽然老,但在军中这么多年,经验总是有的”他话没完,就被睁开眼睛仍然遵循着能攻击的裴天生挣脱开去,反手擒住。

    周老

    姚浅

    “放,放开我”周老被裴天生坚硬的腕甲压住了脖子,声音都变了,手脚不住的挣扎。

    裴天生慢慢的清醒过来,看着身下的山羊胡子老头儿,眨了眨眼睛“周老”

    周老被放开之后捂着脖子干咳了好几声,姚浅都能想象到那种疼痛,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这样的警惕性,要是和裴天生同床共枕,一觉醒来她是不是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

    裴天生一醒,立刻就发现了屋子里除了周老之外还有一个人,正是他心心念念了两个月的媳妇儿,发现自己腹甲被解开,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层亵衣,他的脸顿时就红了。

    “娘子别,别看我”裴天生声的道“我不好看。”

    他扭扭捏捏的就像是一只被剃毛的大狗,失去了油光水滑的皮毛,对着主人只想尽力的把自己藏起来。

    姚浅忍不住想要摸摸他,下一刻,她的手果然摸到了什么坚硬的温热的东西。

    姚浅呆了呆,看着把她的手按上裴天生腹部的周老,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周老哼哼道“我一靠近少将军就打人,还是少夫人来吧,不费事,就是把伤口边上的血擦一擦,上点药。”

    姚浅啊了一声,愣愣的道“我,我来”

    裴天生眨了眨眼睛,也有些呆愣的样子“周老”

    周老皱眉道“老头子住惯了军营,可呆不得这里,把人骨头都泡软了,过几日等少将军伤势稳定了,我就走。”

    他着,把裴天生的亵衣撸上去,露出一片结实的腹肌,姚浅猝不及防看了个遍,脑子里无限的回响着一句男神都是八块腹肌男神都是八块腹肌男神都是八块腹肌

    裴天生确实是八块腹肌,这时候没什么塑形训练,他是练武练出的身材,上了战场运动量更大,几乎没有松懈的时候,他的腹肌几乎完美,配着公狗般狭窄的腰身,看上去漂亮极了。

    姚浅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脸顿时就红了,她有些手足无措,不过下一刻她就注意到了裴天生腹部那道白色的绷带,周老慢悠悠的给他解开,露出一道深深的血肉翻飞的伤口。

    能看出原来已经结痂,但是痂中裂开一块,渗出了新鲜的血迹来。

    那伤口翻飞,能看出伤他的武器是带着倒钩的,进去容易,想要就是二次伤害,也亏得裴天生带着这么重的伤还能打马游街。

    姚浅看伤口看得呆了,也就没注意到自己的手还放在裴天生腹上,裴天生的俊脸微红,似乎想要提醒她,但是张着嘴就是发不出一个字。

    他好想媳妇儿一直这样摸着他啊摸哪儿都可以

    周老噫了一声,也不管这对脸颊红红的儿女,利的打开药箱,取了干净的绷带和药膏,接过侍从递来的湿毛巾,顺着伤口的一边擦了一圈,对姚浅道“就这样擦擦,没什么要紧的,重要的是防感染,也不能老捂着,天热,最好让他就这么摊着。”

    裴天生抗议“那也太不尊重了”

    周老淡定的瞥了他一眼,道“趁着好看的时候不如让少夫人好好看看,等到了元帅那个年纪,就人老珠黄,没什么可看的了。”

    裴天生霎时间脸红到了脖子根,两个耳朵充了血似的通红。

    周老毫不含糊,教了姚浅两遍,裴天生只是伤口裂开,不是受了伤,周老也不要求她手法多好,大概过得去就行了,姚浅学的又认真,不一会儿就会了。

    媳妇儿柔嫩的手在他腹上划来划去,裴天生脸上的血色不降反升,脑袋上几乎要冒烟。

    被他自动忽略掉的周老教完后到一边,取了纸笔,写了份药方,吩咐下人去抓药。

    裴天生试图转移话题“周老,之前不是开了药吗”

    周老瞅他一眼,道“之前你伤得重,开的都是补血的,现在需要调养,对了,我记得你爱吃鸡屁股,最近别吃了,犯物。”

    “谁谁爱吃鸡屁股”裴天生迅速看了一眼姚浅,大声的道“那是我爹爱吃的,他不好意思,每次都是我要吃”

    周老继续瞅他一眼,“我记得昨天晚上火头营里少了两份鸡屁股。”

    裴天生卡了一下,心虚的道“他,他一个人吃两份啊”

    周老淡定的道“原来是这样,我记得元帅身上也有伤,一会儿我跟他,让他少吃点鸡屁股。”

    裴天生心虚的表情已经掩饰不住了,姚浅咬着帕子忍俊不禁的笑了,裴天生一呆,随即刚刚有些恢复了白皙的脸庞又红透了。

    周老意味深长的噫了一声,把方子放下,摆摆手,慢慢的走了出去。

    “屋里有股味儿,老头子出去透透气,你们先忙,你们先忙。”

    裴天生俊脸通红,看着姚浅,愣了半天,下意识的道“我真不喜欢吃鸡屁股”

    姚浅被他看得脸红,声的道“嗯啊,没事,最近不要吃了就好。”

    裴天生他是真的不喜欢吃鸡屁股那全都是他爹干的关注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