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38|第三穿
    姚浅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自私的改变爹爹的记忆,遗忘与否不是她有权干涉的,但是她经历过生离死别,知道留下的人总是最痛苦的,她是个脆弱的人,无数次想过要遗忘,她在姚寻一向乖巧,终究任性了一回。

    关于一个人的记忆有美好有伤痛,忘记痛苦自然也要忘记美好,但是她一开始就是个外来者,就不应该存在,若是可以,她宁愿所有的人都忘了她。

    尤其是,陈漠。

    姚浅努力的让自己不再多想,她在上一个世界还有一双样慈爱的父母,原她想花费剩下的积分积攒一颗忘情丹,等完成下一个任务,让他们双双服下,但是系统却告诉她,长平公主和姚太傅生下了一个儿子,中年得子,自然恩爱非凡,虽然想起她时还是会伤心,但是他们可以互相扶持,伤痛早就被时间铺平。

    简而言之一句话,忘情丹不是大白菜,谁都能用,要不是姚寻正是天煞孤星命中贵人,而姚浅在他心里的分量太重,系统根就不会这件事情。

    姚浅明白了什么,不再多提此事,转而道“那,我下一个任务”

    光圈微微闪动一下。

    地坤界,大气运者为天狼将星裴天生,有鶗鴂情劫,消磨将星气运,及至英年早逝

    姚浅不怎么习惯一个看上去很现代的系统这样话,尤其她只听懂了下一个任务对象叫裴天生。

    系统却觉得她懂,下一刻姚浅眼前就是一黑。

    大宁开国六十载,君王四易,如今正值天子病重,西北异族趁机发乱,朝堂初显乱象。

    天子只得一双子嗣,长子江含为裴贵妃所出,二皇子江越为正宫皇后嫡子,长子不嫡,嫡子不长,却都有能为,故此太子之位一直没有定下。

    贵妃裴氏,家族庞大,兄长裴晋为西北大元帅,统率西北兵马,大皇子得以背靠母族,虽然其他方面的支持有些不足,但在很多人心里,他已然成了未来的帝王。

    谁也没想到变故来的这么快。

    四月,异族马蹄悍然入侵边关,裴晋率军抵抗三天三夜,终究抵不过人数数倍于西北军的异族,雁门关失守,裴晋马革裹尸归京城。

    裴家自高祖开国以来,一直掌控兵权,西北军别称裴家军,战功赫赫,异族无不胆寒,然而裴晋这一死,带累了他年方十九的幼子,也随着他埋骨雁门关,虽有个弟弟裴宜,却是武将窝里秀才郎,他科举晋身,高中探花,如今三十来岁已然官至平州太守,无论如何也接不过裴晋的帅印。

    偌大一个裴家,竟然一夕之间,就要败落。

    不大皇子急的嘴上生了疮,就是军中,也是人心惶惶。

    兵权最终还是交了出去,二皇子江越麾下武将虽然不多,也不如裴家人会打仗,但是起码比一直群龙无首要好,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江含也做不出给拖后腿的事情,只是难免意不平。

    裴家倒了,他需要更多的势力来填补,而最好的方式,是联姻。

    有权有势的权贵不少,但大多不是已经队就是滑不留手这其中,最好下手的无疑是江宁节度使姚家,这是最近几年的新贵,节度使就可大可,姚父能力出众,他在任十年期间,江宁与其是州府,倒不如是独立的国,而姚家的女儿,正当嫁龄。

    按理来,姚家的女儿做皇子妃都够了,但是江含为了进一步笼络自己的母族,娶的是裴晋夫人娘家侄女,只能许侧妃之位,但是他没觉得自己会被拒绝,毕竟他只要得了姚家的支持,再笼络一批人,帝位唾手可得,到时候侧妃最少也是四妃之一,若那姚家姐懂事,封个贵妃也不是难事,不算亏待了姚家。

    江宁节度使姚康的回复来的很快,得皇子爱重是天大的荣幸,奈何爱女早已同人指腹为婚,如今男方身死,爱女执意要为未婚夫守一年的孝,只能拒绝皇子的美意。

    大皇子收到信就黑了脸,当着手下人的面,把信撕成了碎片,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去查查,姚家的姐跟谁定的亲,她不是痴情吗不如让她立个贞节牌坊,嫁了那死人,配个冥婚”

    这话自然只是气话,大皇子虽然冲动却不是没脑子,江宁节度使掌控最为富饶的江南一地,位比藩王,不是他想就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当年姚家姐指腹为婚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手下人很快查了个一清二楚,犹豫着了“殿下,是,是表公子。”

    江含愣住了,好半天才想起表公子指的是谁,他舅舅裴晋一辈子只得一个儿子,取名天生,自万千宠爱集一身,毫不意外成了个走马章台的纨绔子弟,他原先以为是没人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原来是早就定了亲,在等着人家姑娘及笄。

    他沉默了一下,忽然冷笑道“活着没用,死了还要给我找麻烦,这下倒好了,父皇昨天可还,要给他的好侄儿配冥婚,延个香火。”

    裴天生英年早逝,他又没有娶妻,即便是以后裴宜的儿子给他过继香火,也没有办法记入族谱,所以必须要配冥婚,没承想,他倒是有未过门的妻子。

    老皇帝躺在床榻上,看着虚弱,眼神却极为明亮,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大皇子,半晌才道“告诉裴家,如今这情况只能低调些,但也不要很委屈了那孩子。”

    大皇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应下了此事。

    他就是要所有人都知道,没人可以违逆他,黄花闺女立牌坊,这就是姚家的下场。

    姚浅醒来的时候,外面正吹吹打打不知道在干什么,她这次没有从系统那里得到任何的提示,却也不紧张,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她发现她正坐在轿子里,手里抱着个精致的金瓶,身上的,居然是嫁衣。

    她顿时紧张了起来,这怎么一来就要嫁人了要是嫁给任务对象还好,要是嫁给别人,难道要上演架空版潘金莲和西门庆

    轿子里还有两个打扮的很喜庆的丫鬟,她们脸上的表情却算不上好,还有一个红着眼眶,看着姚浅的眼神里满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绪。

    姚浅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道“还有多久到”

    那个眼眶通红的丫鬟没好气道“从江宁到京城,一天一夜呢,这才一半。”

    姚浅没想到丫鬟对姐是态度是这样的,准备好的套话也进行不下去了,想了想,她模棱两可的道“他们会来接我们吗”

    丫鬟扁嘴,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似的“他们裴家人都死绝了,哪有人来接姐啊要绿,那个裴天生活着是个讨厌鬼,死了是个讨债鬼,姐难道上辈子欠了他不成吗”

    这丫鬟简直太配合了,姚浅都想给她点个赞,她也松了口气,看来她要嫁的,就是这个裴天生无疑了,她只需要想想怎么规避掉洞房花烛,早点让裴天生勘破情劫,不至于英年早逝就够等等

    什么叫裴家人都死绝了什么叫活着是个讨厌鬼,死了个讨债鬼

    姚浅整个人都僵硬了,她是不是来得时间不对,这个时间点,裴天生已经死了

    那丫鬟着着,越发忿忿不平起来“听闻他在京城浪荡惯了,是纨绔子弟中的纨绔子弟,就这样还学人家上前线,尸骨无存不,还带累了姐,姐还这么年轻,这辈子可怎么过啊”

    这信息量太大,姚浅觉得自己要消化一下,那丫鬟以为自己戳到姚浅的痛处,不敢再提裴天生了,转而眼珠一转,压低声音道“要我啊,之前来府里拜访过的那位岳公子就不错,明明老爷都有意,姐偏偏给推了。”

    另外一个一直没话的丫鬟声道“就是,岳公子生的俊俏,气度也好。”

    她脸颊微红,显然是认同了那绿的话。

    姚浅才不想管什么岳公子飞公子的,她要攻略的对象都死了,她都想去死了,两个丫鬟却的兴奋,一直在反反复复的提起那岳公子的俊美斯文,脸颊上都带着红晕。

    起岳公子,自然也免不了提起裴天生做陪衬。

    姚浅能的升起一股烦躁来,如果她没猜错,原主是要去嫁给一个死人的,她的丫鬟不替她伤心,反而一直戳她心窝子是怎么回事裴天生再坏,人都死了,不能积点嘴德

    她实在不想听这两个丫鬟谈上一路,冷声道“是我要嫁,还是你们嫁”

    两个丫鬟顿时不敢再话了,姚浅道“你们喜欢那个岳公子是你们的事,不要扯上我,更不要扯上裴天生,岳公子是岳公子,裴天生是裴天生,他为了守卫雁门关战死,至少在我心里没那么不堪。”

    花轿外,马上的玄甲护卫愣了愣,做过伪装的面容上,一股坏笑缓缓升起。

    虽然没经过他的同意,不过姑父给他娶回来的媳妇儿,看样子还不错。美女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