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34|第二穿
    满堂寂静。

    谁也没想到顾明曦会在自家师妹的定亲宴上失态。

    年少俊美,师出名门,身份尊贵,他是无数江湖女侠梦中的情郎。原众人都以为是他看不上自家师妹,这才换了人,但是看他如今的反应,却不像是没有心思的。

    众人面面相觑,看着姚寻黑沉的脸色,终究没人敢做声了。

    “闹够了吗闹够了就给我回去,丢人现眼”姚寻冷冷的道。

    顾明曦的眼里都带上了血丝,他抬手指着陈漠道“师父,我到底哪点不如他”

    他满眼怒意,竟然出手就要去扼陈漠脖颈。

    姚寻面色冷峻,上前一步就要擒住顾明曦,却没想到他身形意外敏捷,一招出手竟拿不下来,不过只是瞬息之间,姚寻再度出手,顾明曦就被按住了头,一掌击在后颈处,晕了过去。

    没人发觉这里面微妙的不妥,他们只看到姚寻出手如电擒住了顾明曦,只有姚寻自己微微的皱了眉。

    “送他回房。”姚寻把昏迷的顾明曦交到李管事手里,旋即接过了陈漠递上的酒杯,对众人道。

    “明曦最近练武到了瓶颈,今日又饮了些酒,了胡话,还请诸位不要放在心上,姚寻罚酒一杯,代为赔罪。”

    众人都连连称不敢,纷纷举起酒杯敬姚寻,气氛仿佛又回来了。

    只是心里,到底还是八卦,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了陈漠身上,王爷刚才话里的意思明明是他喜欢自家师妹,姚寻却不让,还亲自选了这么一位啊,这人何德何能,胜了王爷抱得美人归

    是的,美人,没人觉得顾明曦脑子有坑,他是朝廷的王爷,六宫粉黛司空见惯,平素更是对那些江湖上出了名的美人不假颜色,能被他爱慕的女子,必定是绝色佳人。

    想想姚寻的风华,众人顿时觉得这个推测合理万分。

    姚浅在她还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在江湖上掀起了一阵风浪,甚至有江湖百晓生传出话来,等见过御剑山庄大姐之后,要重新修订江湖美人排行榜。

    一天的忙乱过后,姚浅连嫁衣都没有脱,趴在床上,忽然发觉很久没有动过的好感度又涨了,一直涨到了0点。

    她却高兴不起来,任务快要完成了,这也就意味着她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上个世界她终究对父母感情不深,又是那样的处境,即使是自尽,她的愧疚也没有那么深,但是姚寻,他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或许是因为爱妻早逝,他把全副心神都放在她的身上,姚浅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她离开这个世界后,姚寻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还有陈漠,她的任务经验不多,李承嗣和陈漠两个人在一起,她自然要更喜欢单纯的陈漠,因为喜欢,也就更加愧疚。

    她有些怀疑自己的任务是不是做错了,要是一直这样轮回下去,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欺骗别人的感情,她都没有办法想象最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思绪纷飞,姚浅抱着枕头,竟然也就这样朦朦胧胧的睡了过去。

    离定亲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御剑山庄大姐和两位师兄的爱恨情仇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有书人专程编了话,在大街巷唾沫横飞,竟然也很受年轻女眷们的欢迎。

    “当是时,顾王爷手中折扇一合,俊眼飞眉,盈盈含笑,惹得那师妹以袖遮唇,晕生两颊,隐隐生光”

    姚浅窝在陈漠怀里,尴尬症都要犯了。

    她和陈漠既然定亲,就是未婚夫妻了,即使防火防盗防女婿如姚寻,也免不了宽容些,今日姚浅闹着要去看花灯会,姚寻手一挥,放了陈漠一下午的假。

    没想到她正津津有味的听着书,一个转脸,,她就成了主角。

    她怎么不知道她还和顾明曦有一腿了

    姚浅紧张的偷瞄一眼陈漠,见他脸上并没有什么异状,才安下心来,她抱了抱陈漠的腰,声的道“哥哥,姚儿不听书了,姚儿要吃糖葫芦。”

    陈漠见她一副心翼翼的样子,显然是听懂了那书人的意思,他有些好笑,摸了摸姚浅的头,道“无事,哥哥知道姚儿只喜欢哥哥一个人,嗯”

    那微微上扬的沙哑尾音再度让姚浅红了脸,她软软的道“嗯还是想吃糖葫芦。”

    刚刚来的路上她都看见了,不止是山楂做的糖葫芦,还有苹果的,橘子的,看上去好吃又漂亮,她都好久没有吃过这样的糖葫芦了。

    陈漠弯了弯眸子,温柔道“哥哥带姚儿去。”

    出了茶馆,临着一间酒楼,转角就有卖糖葫芦的,姚浅蹦蹦跳跳走在前面,时不时回头向陈漠招手。

    姑娘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蹦蹦跳跳的白兔,可爱极了,陈漠的心软了软,连忙跟上。

    姚浅跳了一下,够到一只串着橘子和山楂的糖葫芦,上面一层透明的糖衣,贩见她穿着打扮都不俗,好脾气的笑了笑“这位姑娘,带橘子的五文一串,山楂的三文一串。”

    陈漠刚付了钱,姚浅又跳起来拿下一串,他只好把刚刚收起来的钱袋取出来,付了五文,没想到刚刚把钱袋收回去,姚浅把两串糖葫芦换到一只手上拿着,又拿下一串来。

    贩忍笑,陈漠无奈道“姚儿,别闹了。”

    姚浅眨了眨眼睛“哥哥掏钱袋的样子好看。”

    陈漠一把敲在她的额头上,很轻,他的眉头微微挑了一下,轻声道“想看,回家给你看,让你好好的看个够。”

    姚浅握着糖葫芦,忽然有种自己被调戏了的错觉,应该不会吧陈漠可是个再纯情不过的少年了,总不会这么快就学坏了吧。

    看人掏钱袋一时爽,吃糖葫芦的时候姚浅才感觉到了来自宇宙的恶意,陈漠拒绝接受她的糖葫芦,她只能一个人吃三串,偏偏卖糖葫芦的贩很实诚,糖葫芦长长一串,每一串都是六颗山楂一只橘子的分量,姚浅不是个浪费的人,只能委委屈屈的边走边吃。

    陈漠看的好笑,要知道御剑山庄的产业虽然不如很多武林中的大势力多,却也是一地豪富,御剑山庄的大姐却连一根糖葫芦都舍不得丢,把自己撑得走不动路,真是个傻丫头。

    在姚浅勉勉强强吃掉第二串糖葫芦的时候,陈漠终于看不下去了,他从姚浅的手里取过那根分量十足的糖葫芦,叹了口气“吃不下去还撑着,撑坏了怎么办”

    他原想把手里的糖葫芦丢了,但是看着姚浅心疼的眼神,只好无奈的道“给我吧。”

    姚浅眨了眨眼睛,连忙点点头,看着陈漠就像看着救星一样。

    陈漠自跟在门派长老身边习武,基没出过门,更没怎么吃过糖葫芦,横着拿起,拧着眉头就是一口,糖衣被咬碎,他两边脸颊顿时沾上不少碎糖渣。

    和刚来到御剑山庄的时候比,陈漠白皙了许多,因为跟着姚寻习武的原因,结实了不少,看着也不瘦了,毕竟原的好底子在那里,走在街上,俊美的惹眼,偏偏这样一个少年,笨拙的咬着糖葫芦,吃得一脸糖渣

    姚浅扑哧一下笑了,陈漠握着糖葫芦,假装没看到路人奇奇怪怪的眼神,他这次掌握了方法,对准最上面的山楂咬了下去,随即,脸就是一僵。

    看姚浅吃的欢快,他没想到山楂是有果核的而且还很硬。

    勉强把酸的过分的山楂咽下去,陈漠拧着眉观察了一下包裹着糖衣的橘子,看到里面没有核,放下心,继续咬了下去。

    一口,汁水横流,溅在嘴角,陈漠已经不想再什么了,他目光沉沉,看着笑得咯咯不停姑娘,抬手把她脖子上系着的围兜解下来,然后,擦了擦嘴角。

    姚浅眨了眨眼睛,脸顿时红透了,这个围兜是她用来擦口水的

    陈漠看着姚浅,忽然弯了弯嘴角,眉眼间带上了些许撩人的意味,他就这么慢慢的张开薄唇,舌尖在包裹着透明糖渣的山楂上舔过,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半边的山楂被咬下,陈漠看着姚浅,慢慢的咀嚼。被那种撩人的目光洗礼,姚浅几乎以为被吃的是她自己,被一寸一寸的舔过,然后一口吃掉。

    陈漠慢条斯理的把糖葫芦吃完,又用那个围兜给自己擦了擦嘴,才微微俯身,给姚浅把围兜系了回去。

    陈漠擦过嘴的围兜姚浅向天发誓,她再也不流口水了

    “走吧,看花灯。”

    姚浅的脑袋被拍了一下,仿佛刚刚的那个色气的动作只是一个幻觉,现在的陈漠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带着妹妹出来看花灯的正直兄长。

    正直个鬼啊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