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31|第二穿
    姚寻自然不会去管他们心里怎么想,他怀疑一个人,就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

    顾明曦深深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女,目光阴沉。

    上官灵素察觉到他的眼神,不知为何竟然有些发憷,回过神便是一阵怒意涌上心头,她是魔教的圣女,见过的人不知凡几,已经很久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了。

    这次来御剑山庄,她原是想借着顾明曦的东风,打探一下消息,姚寻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剑客,他的御剑诀曾经是整个魔教的噩梦,她初出茅庐,自然是想借他立威的。

    原她想的很好,顾明曦是御剑山庄未来的姑爷,这个侧妃的身份也就微妙了,在她看来,姚浅是必要做王妃的,姚寻就是为了女儿的名声也不会对她做什么,反而要把她奉为座上宾,她打探起消息来肯定会轻松不少,再退一步,就算她从姚寻这里得不到什么消息,也完全可以迷惑住顾明曦,从他身上得到线。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顾明曦在御剑山庄的地位根就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这也就算了,他居然还敢这样对她

    上官灵素面上带着惶恐,白皙的双手却在袖子里紧紧握成了拳,她看向顾明曦,见这王爷相貌生得极为俊美,不知怎的心情又有些微妙起来。

    姚寻离开了,顾明曦抬手握住上官灵素的手腕,目光沉沉,“谁让你来的”

    有那么一瞬间,上官灵素都要以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但是发觉顾明曦的手上并没有用太多力道,显然是把她当成一个弱女子看待的,她安下心,面上带了委屈。

    “夫君”

    “谁是你夫君”顾明曦冷笑,“记住,你不过是王的一个妾,日后再不守分,王就送你进宗庙,了此残生去吧。”

    上官灵素顿了顿,柔顺的道“妾身知道了。”

    顾明曦瞥她一眼,冷怒道“还赖在这里做什么,没听师父要我们离开吗滚去收拾东西”

    每当她以为是极限的时候,顾明曦就会在她的底线上再踩上几脚。

    上官灵素握紧了拳头,眉眼却更加温柔起来,美眸里已经悄然带上了杀意。

    等到一行人收拾停当,早就已经夕阳西下,顾明曦沉着脸上了马车,原上官灵素也是要跟进去的,被他一脚踹在腹上。

    “王不想看到你,滚出去。”

    顾明曦在御剑山庄习武,自然没有带太多的下仆,不过上官灵素认为自己会在御剑山庄呆很久,不仅带上了京城王府的仆役,还有一些她在魔教的心腹,就这么当着这些人的面,被一脚踹下马车

    上官灵素的脸一阵红红白白,她捂住腹起身,有些狼狈的上了后面的马车。

    就在上马车的一瞬间,她的嘴唇开合了一下,传音入密给车夫“绕路,去后山。”

    车夫眼神闪烁了一下,不着痕迹的点点头。

    晚上的时候没看到顾明曦,问了一下才知道他是和女主一起离开了,姚浅倒是没想到她爹的行动力居然这么强,不过好歹让她安了心。

    抱着陈漠的腰蹭了蹭,姚浅舒服的直叹气,不过随即她就又不安心起来,陈漠和女主是原文的c,他们之间应该是天雷勾动地火,这煮熟的鸭子可别飞了啊

    因为藏着这点心事,姚浅显得闷闷不乐起来,她的情绪变动在习武之人的眼里是很明显的,陈漠摸了摸她的头,温柔道“怎么了,不高兴”

    姚浅抱着他的腰,在少年结实的腹部蹭了蹭,惹得陈漠不着痕迹的僵了僵。

    “刚刚那个姐姐真好看。”姚浅鼓着脸道。

    陈漠之前也听了顾明曦和姚浅的事情,他的脸色变的有些微妙起来,顿了顿,他道“姚儿喜欢大师兄”

    姚浅呆了呆,摇摇头“喜欢哥哥。”

    陈漠的心顿时就柔软起来,他知道,傻子是不会谎的,她喜欢,就是真的喜欢他。

    轻轻的摸了摸姑娘的头,陈漠道“那为何不高兴”

    姚浅鼓着脸“那个姐姐比姚儿好看哥哥看她不看姚儿”

    “谁的,姚儿比她好看。”陈漠刮了刮姚浅的鼻子,看着姚浅的眼睛,认真的道。

    “姚儿是哥哥见过,最漂亮的姑娘。”

    姚浅呆了呆,脸上忽然漫上一片红霞,一路红到了耳根下。

    姑娘原生的就玉雪可爱,带了点羞恼的样子更加灵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清澈极了,眨一眨,好像天上流淌的星河。

    陈漠看着她,脸不知怎的也红了。

    “天,天不早了,该去睡觉了。”陈漠连忙从姚浅的脸上移开了视线,道。

    姚浅“啊”了一声,不满道“要是能和哥哥一起睡觉就好了。”

    陈漠深吸一口气,松了松衣领,心道,他要是真和师妹一起睡觉,师父绝对会打断他的腿。

    姚浅在陈漠脸上亲了一下,眨了眨眼睛,道“哥哥明天一定要来叫姚儿起床呀”

    陈漠顿了顿,只是嗯了一声,轻轻的摸了摸姚浅的头。

    秋夜微凉,躺在柔软的床榻上,脸颊仿佛还带着那双漂亮菱唇炙热的温度,陈漠轻轻的碰了碰那一块地方,不知怎的竟然有些睡不着。

    在他对女人那点少的可怜的认知里,亲吻已经是难以想象的亲密,师妹无知,他却是清楚的,一次还能是他没有防备,但两次三次甚至更多,就

    他明明能避开的,却每每不避不让,占尽了师妹的便宜,这有违他的君子之道,但是他无法自控。

    那双漂亮的菱唇只要一接近,他的心跳就会加速,一阵一阵的血气涌上脑海,让他无法思考,他甚至有些龌龊的在想,再近一些,再近一些,让他进一步探她的芳菲。

    他不应该这样,师妹是痴儿,她根不理解那些亲密代表了什么,她纯真无垢,干净的好像初生的婴儿,他却在想着玷污。

    让一片白纸涂抹下他的痕迹,这种感觉令人难以想象的兴奋,明知龌龊,却无法压抑的兴奋。

    陈漠闭上眼睛,轻轻的喘息几声,顿了顿,翻身正面躺在床上,目光飘远。

    夜已经深了,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风拂过院子里的树,发出沙沙的声响。

    夜色下的御剑山庄仿佛已经陷入沉睡之中。

    一队暗卫整整齐齐的趴在陈漠屋顶,面面相觑,十脸懵逼。以他们的耳力,不用看都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

    “够厉害的,整整一个时辰呐,额,咳,这个上报吗”

    “你不如把他一天跑几趟茅厕也一起上报了吧。”

    “”

    几道极细微的声响过后,今晚的御剑山庄才是真的陷入了沉睡之中。

    陈漠才睡下不久,就被人叫醒了,急匆匆赶到正堂的时候,姚寻正在吩咐李管事,底下一个衣衫不整的御剑弟子半跪着,面上带着惶恐。

    陈漠看了一眼,姚浅不在。

    “师父,这是怎么了”陈漠疑惑道。

    姚寻按了按眉心,道“明曦出事了,就在后山。”

    他瞥一眼底下的御剑弟子,那弟子连忙道“弟子习惯每日早起去后山练剑,今日一去就发觉不对劲,顺着血气一路寻到后山悬崖发现了王爷的马车,下仆俱被杀死,倒是没发现有王爷的”

    顿了顿,他看了一眼姚寻,不敢再了。

    陈漠被这个消息惊了一下,看向姚寻“师父,这”

    姚寻道“已经让人去查探了,那侧妃不知所踪,一起失踪的还有一部分下仆,大约就是她动的手。”

    “她为何要对大师兄下手”陈漠沉吟了一下,忽然道“难不成,是易容之术”

    姚寻皱眉,“这女子的身份我已经有推测,只是没想到她会在半路上对明曦动手。”

    这何止难以理解,这简直难以理解啊顾明曦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但是身份摆在那里,他出事,皇帝就是为了面子也要查下去,就算魔教势力庞大,但是和朝廷对上,想要全身而退也是难以想象的麻烦。

    事实上就在把顾明曦打落悬崖的时候上官灵素就已经后悔了,她不是不顾大局的人,错就错在顾明曦太犯贱,三撩五撩的让她失去了理智。

    匆匆的扫了尾,上官灵素开始庆幸她借了这个侧妃的身份,谁会想到她堂堂魔教圣女,会假扮成一个妾呢

    只是到底,她的计划还是失败了,上官灵素咬牙,看了一眼御剑山庄的方向,她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早晚有一天,她要这些人都跪在她的脚下,尤其是那个姚寻。

    不知想到了什么,少女明丽的面容上露出一丝丝温柔的笑意,眼神里却泄露了杀气。福利  "xinwu"  微鑫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