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第一穿番外
    建元四十六年春,建元帝去世,新皇登基,改年号承天。

    李承嗣漫不经心的坐在龙椅上,手里摩挲着一个浅色的玉坠,听到底下的动静,懒懒散散的抬起头。

    “方才的话朕没听清,再一遍”

    丞相沉声道“陛下如今年及弱冠,后宫空虚,长此以往,于国家社稷不利,当”

    李承嗣挑眉“我要王家的女儿当皇后,你们谁答应了”

    底下顿时一片议论纷纷,实在不是他们要违抗皇命,而是陛下心仪的那女子身份太低了,那王家女儿压根就不是官宦之女,而是皇商家的姐,偶然让陛下见了,竟然和当年那位生的有几分相似,这就要立后,众人自然不能答应,好在陛下并没有太坚持的意思。

    丞相被堵了一句,脸色不太好,愤然回了原位,这时就听前面一人道“皇兄既然喜欢那女子,不如封妃,皇后之事,还是再商议为宜。”

    李承嗣漫不经心的瞥了开口的人一眼,低低的笑了“六弟,你倒舍得啊。”

    李玄笙面无表情,平静的道“赝品总是赝品,若是皇兄真能叫赝品压了真品,也就不是皇兄了。”

    李承嗣忽然笑了,眉眼风流,他挑了挑眉,对着丞相道“罢了,你家的女儿精明能干,想必皇后的位置也能胜任,挑个好日子,进宫给明仪上柱香,收拾收拾,入主碧华宫吧。”

    明仪是先皇后的谥号,当年的事情众人并不清楚,只知道大概是陛下和襄阳王同时爱慕上了长平公主的女儿,但是她却被赐婚给了襄阳王,没等过门,佳人香消玉殒,陛下掌权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追封皇后之位。

    原李承嗣给先皇后上茶,知道女儿要做皇后了,丞相还高兴了一下,结果一听,顿时一张老脸都绿了。皇后的宫殿在承天殿后,名为凤仪宫,碧华宫却是贵妃住所,这是打脸啊,还是打脸啊

    众人顾忌丞相,并不敢多言,却不妨边上忽然传来一声男子的轻笑,在安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的朝堂上,分外的清晰。

    李承嗣挑起眉,朝那人看去,待看清了那人的模样,眉头就松开了。

    丞相见了那男子的正脸,顿时一口气憋不住,脸色青青白白。

    许文景一身玄甲,腰间还配着长剑,在一列武将中,他是武将里最年轻也最俊美的,看上去甚至还有些温和,然而他却在最前面。

    “臣恭喜陛下,喜得佳人。”他甚至还揶揄了李承嗣一句。

    反应过来,大臣们也纷纷跪了下来“臣等恭贺陛下”

    李承嗣却显得有些意兴阑珊,他挑眉道“有了皇后,朕想要哪个妃子,你们不会再来烦朕了吧”

    丞相的脸更绿了,众人却都跪伏,陛下虽然刚刚登基没多久,可那雷霆手段,却是谁也不敢轻易去尝试的。

    李承嗣想了想,又道“一后一妃终究是空了点,选秀吧,朕挑几个好的,朕的六皇弟,到现在还没娶妻呢。”

    李玄笙冷着脸,目光微带寒意。

    “不劳皇兄,臣弟早已经有了妻子,纵然她不在,臣弟还是会守着她一生一世。”

    李承嗣笑意慢慢收敛“六弟记错了吧,朕记得你没成过亲。”

    李玄笙目光更冷“纵然未过门,表妹也是我的妻子,这是父皇的意思。”

    “明仪是朕的皇后,不是你的。”李承嗣冷冷的道。

    “表妹喜欢的人,只有我而已”

    “你再一遍”

    众大臣战战兢兢,不敢多一个字,事实上李承嗣登基才一个多月,这样的情景却已经上演了七八次,他们被动的听了很多,信息量大到他们每次都觉得自己活不过下朝就要被灭口。

    李玄笙怒火朝天的出了宫门,正遇见李云弋的马车,他顿了顿,也不犹豫,抬脚就跨进了车厢。

    李云弋瞥他一眼,淡淡道“你真是不怕死,我总觉得他很想杀了你。”

    “他才不会杀了我,他怕我死的早,下辈子比他先找到表妹。”李玄笙冷笑。

    李云弋淡淡的道“人已经没了这么多年,你这是何苦,现在是他得势,日后我们都得在他眼皮子底下过。”

    李玄笙沉默了一下,忽然道“三哥,你真相信表妹是因为不想嫁给我自尽的她失踪那么久,或许就是因为李”

    “别乱。”

    李云弋的目光暗沉,瞥向车窗外,正巧,许文景打马而过,精美的盔甲配着年轻俊美的容颜,也不知就这么走出去,会迷倒多少情窦初开的姑娘。

    李玄笙瞥了一眼,顿时不话了,拳头死死的握紧。

    许文景是去见李承嗣的,和李玄笙他们走的是却相同方向,原他是去御书房的,但是半路上又被叫去在宫外的那处宅邸见面,作为李承嗣的心腹,他早就习惯了自家主子的阴晴不定。

    李承嗣在姚浅曾经住过的房门外,情不自禁的放轻了脚步,他总觉得也许有一天,那个清灵秀美的少女会打开房门,惊讶的看到他,脸上露出含羞的笑意来。

    过去了这么久,想起了还是疼,李承嗣无法让自己去回忆那天,他得知消息,匆匆忙忙赶过来,看到表妹尸身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他不记得自己哭了没有,只记得他的心很疼,疼的像是要裂开一样。

    时间总会冲淡一切,但这一切里不包括表妹,越是想遗忘,越是记得清晰,每次想起来,心头都像插了一把刀。带着倒刺和血槽的刀,慢慢放血。

    他甚至是妒嫉李玄笙的,他虽然没有得到皇位也没有得到表妹的爱,却能那么理直气壮的出要一生一世守着表妹的话来,但是他不行。

    终究,只能妒嫉。添加  "xinwu"  微鑫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