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第一穿
    跳水救人原是好事,但是对于姚浅这样身份不凡的贵女来,却是很出格的事情,府中上下都知道,公主不想让姐和几位皇子扯上什么关系,但是过了今天,三皇子和六皇子都为了自家姐跳湖的消息一定会传出去,纵然没有损了名节,但是也绝不会有门当户对的人家上门求亲了。

    姚浅没有想那么多,因为她知道自己不会有以后,最多再过五年,李承嗣登基,她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但是旁人不知,还在为她的出路担心。

    长平公主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情,眉头深深的皱紧,不过却没有对姚浅什么重话,这不是她的错,如果太过天真是错的话,那最错的人应该是她才对,是她把女儿教养成这副不知事的性情,再怪她又有什么用她不喜欢六皇子是真,但是比起让女儿孤独终老,嫁给这个看上去还不错,前程大概也差不到那里去的侄儿,貌似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但是为什么老三也会跟着跳下去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皇帝兄长多疑的性格,他原就在老三和老六之间犹豫,想在这两个人中间挑选出一个来继承大位,这些年一直不给成年的皇子封王也就是因为这一点,大宁太子是不封王的,封王就代表和储君之位无缘,老三和老六年纪相差不大,若要封一个,留下的那个必然是太子,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

    所以,还是不能和皇家扯上关系。长平公主按了按眉心,问那日在姚浅身边侍候的侍女,“姐下水的时候,四皇子的反应如何。”

    侍女仔细的想了想,道“四皇子就在湖边,没什么表情的样子,只是奴婢瞧着,他对姐”

    招人喜欢原是件好事,但招惹的都是皇子,这叫什么事遇上一个多疑的帝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长平公主的眉心皱了起来,她起身,若是不想让自家女儿扣上一个妖孽祸国的名头,老三和老六一个也不能嫁,她知道女儿心里是喜欢老四的,她虽然看不上老四处境,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姚浅刚刚回府,还没来得及去见自家父母,外间就有人通报,是许家一家来登门道谢,他们倒也知道给姚浅惹了麻烦,从许家老爷到姐,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极为谦卑的笑容。

    在地方上,五品的官员是一方父母,谁也不敢得罪,但是在京城,一砖下去砸死四五个勋贵的天子脚下,谦卑早就成了习惯,他们也从没有想到,会有人因为他们的女儿,而搭上自己的未来。

    在客厅等候的时候,许姐拧着帕子,脸上露出极度不安的神色,她的兄长许文景见状,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别怕,大哥在。”

    他其实心里也没有底,姚家姐单纯天真,却不代表公主和太傅不计较,何况他不是个蠢人,今天的事情扯上了两位皇子,姚家姐夹在中间,越发难做,公主成婚多年,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会怎么处置他们,谁也不知道。

    许姐含着眼泪道“我这番,真的是害死人了”

    许文景握紧妹妹的手,摇摇头不再话了,狭长的眸子里微微的闪着光。

    姚浅回到府里,她原以为要挨一顿教训,但是没想到,无论是她那教导主任一样的爹,还是苦心婆心的公主娘,都没有对她什么重话,甚至对她的态度十分温柔,好像生怕让她难过了似的。

    正在这时许家一家上门,姚浅才听了一耳朵,顿时吓的要跳起来,“许许许什么许文景文采的文,风景的景许文景”

    侍女被她吓住,声的道“也难怪姐知道呢,这许家也就这一个公子瞧着有些出息,前几日刚刚放的榜,高中探花郎。”

    只是这又怎么样公主嫁寒门的状元只会出现在话里,当年老爷风流俊美,出身也不算太差,原就和公主互有情意,才娶得公主,若是换了许文景这种出身,一辈子也别想。

    姚浅却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要是知道了,肯定要抓着她的肩膀给她来一段“穷摇”出身怎么了出身怎么了那是许文景原文里不知道被多少人当成梦中男神的许文景人气直逼男二李玄笙,弱冠之年投笔从戎,五年时间马踏边关屡建奇功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

    姚浅是看过原文的,她甚至在想,要不是许文景对女主恶意昭彰,导致最后交出兵权远走,他的人气可能要比李玄笙还要高出一点。

    原文里倒是没写他为什么会对女主充满恶意,许文景的妹妹也是李承嗣的后宫之一,还是四妃之首的贤妃,连李承嗣最宠爱的贵妃都不敢去招惹,只是不受宠,她也从不争宠,大多数读者都认为许文景是在为妹妹打抱不平,但是现在瞧着,大概,可能,也许,是因为她救过他妹妹,所以不希望她的地位被另外一个女人取代

    姚浅按了按自己的心脏,却很快冷静了下来,别人怎么样和她没关系,她要攻略的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李承嗣。

    李承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宫里的,他知道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办,明面上他还是只能在冷宫勉强度日的失宠皇子,但是背地里他已经掌握了相当一部分的势力,虽然偏向底层官员,但是绝对忠心,他很清楚,就连精明了一辈子父皇也看不穿。

    但是他现在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冷静一场。

    他喜欢表妹,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不敢去争取,这简直是世上最可笑的事情,他连至高无上的皇位都敢谋划,甚至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然而却不敢对喜欢的女子表明爱意,畏首畏尾。

    李承嗣的目光沉沉,仿佛一潭死水,但是沉淀在里面的,却是冷冷的黑雾。

    长平公主一点也不想去见许家人,她还在为了姚浅的事情担心,对于这种人物丝毫不在意,何况,把爱女害到这等尴尬境地的不就是许家人吗不找他们的麻烦,已经是最大的宽宏。

    姚禀却是个正直君子,他知道事情只能算意外,没有人会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名节尽失,或是活活被淹死,他觉得姚浅做的对,虽然也为她担心,但更多的是欣慰。

    这是他的女儿,比起那些所谓规矩的大家闺秀,又胜了何止一筹。

    姚禀见了许家父子,态度并没有两人想象的坏,他甚至兴致上来,考较了一下许文景,许家父子被下人恭恭敬敬的送出去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更深的内疚和自责。

    许文景其实是个内心很冷漠的人,除了家人他什么也不放在心里,就像这次的事情,他更希望姚家人能够怪罪他们,这样他就能够服自己,不管如何努力也要还了妹妹的恩情,在这之后不会欠下一辈子的人情。

    骑在马上,回头看了看妹妹的轿子,许文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只是这遭,不欠不成。

    他确信自己能够在官场爬的很高,他年轻,有才识,懂得人情世故,会交际,然而想在短时间里爬上高位根不可能,更别为妹妹报恩,还上这样一份重的让他喘不过气的人情,只有另寻出路。

    许文景抬眼看着边关的方向,狭长的眸子里是翻腾的野心。添加  "xinwu"  微信公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