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系统(快穿) > 第一穿
    但凡白月光,只存在于男主的记忆里,早就被美化过无数次,像李承嗣这种追求完美的帝王更是如此,他心中的白月光并不只是单纯的白月光,更是他内心的一种寄托,这寄托太过重要,只能被隐藏在心底,而活人,是永远也享受不到的。

    原文里隐隐约约曾经提到过,白月光是在李承嗣登基前后出的事,由于和电视剧都是女主视角,白月光的死因很模糊,但是按照剧情,姚浅猜想大概是为了李承嗣而死,所以才会给他留下那么深刻的回忆,六宫佳丽,百媚千娇,却比不上心头一抹白月光。

    根据系统之前的明,姚浅知道自己肯定是不会出现在有女主的剧情之后了,这样她也安心,她只是来完成任务的,莫名其妙卷进宫斗是非里才可怕。

    只是方才那个李承嗣似乎,长得也太好看了一点。

    姚浅按了按心口,把原文剧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立刻就把多余的绮念丢到脑后,像李承嗣这样的男主,她实在无福消受。

    不过无福消受归无福消受,攻略还是必要的,姚浅整理了一下心情,嬷嬷看她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摇了摇头,微微加重了语气,道“老奴虽然做不了什么主,不过,姐若是想要如花似玉的前程,就要自重身份,少同四皇子这样的人往来,姐若只想求个太平安康,也得和这样的人划清界限。”

    姚浅被的脸红,不过她倒是有些疑问,“就算母家有些拖累,好歹是皇子,怎么嬷嬷的好像四表哥多不堪似的”

    嬷嬷自以为她是见了李承嗣少年俊美,动了芳心,顿时严厉的板起脸。

    “姐经事少,不知道这皇宫是吃人的,失了宠的天潢贵胄比起庶民都不如,更何况是冷宫里的其他的几位皇子们日后还能封王,四皇子只怕一辈子就这样了,瞧着陛下的意思,也没让他出宫开府的打算,谁家姑娘嫁了他,莫非要随他一起去住冷宫”

    这话简直掏心掏肺,也只有心腹得出来,姚浅按下心中一点微妙的不快,表示自己听懂了,回去的路上,一路无言。

    面也见了,剩下的就是进一步拉近关系,姚浅对此是真没什么经验,考虑到她是第一次,系统这次很好心的给了她一个攻略。

    攻略全方位的分析了李承嗣的性格,并且将原文所有关于白月光的描写整理了出来,计算过后,列出了一条接近李承嗣的最佳线路,按照攻略来看,姚浅设计的初遇是正确的,但是计算得出的李承嗣的好感应该远远不止5点才对。

    出师未捷,不过姚浅没有灰心,开玩笑,什么能比命重要

    然而春猎过的很快,即使是姚浅天天去树林等偶遇,她也再没有见过李承嗣,眼见嬷嬷的脸色越来越黑沉,终于等到了春猎结束,姚浅居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长平公主是老皇帝最的妹妹,却难得没有太多皇家公主的脾气,她平日不住在公主府,反而和姚禀一起住在太傅府邸,就像是一对寻常的夫妻,姚家不是大家族,姚禀寒窗苦读二十载,一朝高中,得了公主青睐,这才半脚跨入了勋贵的行列。

    姚府不大,前后四进,府中二十来个下人,比起别家看上去冷清许多,但是长平公主是不习惯别人来侍候的,反倒觉得日子安宁。

    要见这个身体的父母,姚浅却不怎么担心,系统已经做了明,她现在使用的身份是系统设置的,在她之前,并没有人用过这具身体,也就没有夺舍的法了,旁人对她从到大的印象也都是模糊的,无论她表现成什么样,在别人的眼里,她还是没变过。

    进了正堂,拜过父母,姚浅这才抬起头。

    长平公主看上去至多三十来岁,肤色极为白皙,身上透着一种温婉可亲的气质,姚浅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她虽然没有什么气质,但是看着她的眼神和长平公主一模一样。姚禀却不同,他穿着一身文人的长袍在一边,见姚浅看向他,温和的笑了笑“一路劳顿,去洗漱一下,该用晚膳了。”

    姚禀和长平公主虽然也在春猎的随行名单之中,但是长平公主没有去成,姚禀却要跟在老皇帝身边充当摆设,姚浅则是需要和年轻女眷们在一起,所以整整十天,她也没见到自家父亲的真面目。

    如今见了没有长平公主的亲切,这个看上去笑容温和的男子身上满满的都是教导主任的威势,让人一见生寒。

    姚浅顿时不自觉的挺胸抬头,就差没举手发誓“是是是,孩儿知道了”

    长平公主点点头道“先去把身上的衣服换了,晚点娘有事情和你。”

    姚浅点点头,然后如蒙大赦的逃离了正堂。教导主任的名头不是白叫的,姚浅其实有些怀疑,那些皇子们是怎么在这种几乎要把人完全看透的目光下还能坚持学习的。

    姚浅的房间靠近偏院,东南面的窗下就是院墙,阳光透得少,反而有种别样的幽静。

    即使被侍候过几次,姚浅还是不怎么习惯侍女替她穿衣洗漱,但是她连梳头都不会,只能坐在镜子前干瞪眼。

    “姐,既然已经回来了,春猎里发生的事情,就都忘了吧。”嬷嬷在她身后,微微俯身为她簪上一支精致的簪子,很是语重心长,她觉得自家姐最近有点怪怪的,疑心她还是忘不了李承嗣,沉声道。

    姚浅低着头声应了一句,然而面上还是带着些许茫然的神色,一看就没听进心里去。嬷嬷叹了一口气,为她梳理好两边垂落的发丝。

    姚浅只当自己在创造偶遇,却不知道在保守的大宁,她这样的举动只能让人联想到一个词,春心萌动。

    她做的太过明显,李承嗣自然也看在眼里,原那树林是他和心腹约定见面的地方,为此他只好临时改换,对着心腹的调笑他还能保持一副平静的表象,然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张泛着羞意的少女脸庞总是会浮现在他脑海。

    他习惯了把一切都掌握在手里,包括自己的婚事,他也早就有了安排,姚浅却是意外。

    他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别这个单纯的出乎意料的表妹,只怕有些来历的贵女,都是看不上他的,三哥或是老六,才是她们的目标。

    人总是会对喜欢自己的人抱有一份特别的情愫,哪怕暂时并不想回应,何况李承嗣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惊讶的同时,内心又有些复杂。

    他在冷宫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人情冷暖早就看惯,他以为所有的人都看不起他,而他也渐渐学会了隐忍,努力让自己不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就在这个时候,姚浅出现了,她所有的表现都在告诉他,这个少女爱慕上了他,即使是他在这样尴尬的处境下,她也不在意。

    辗转反侧是沦陷的开始。李承嗣不禁想,若是他能回应,好好的待她,是不是就不会辜负这份真挚直白的让他的心都开始颤抖起来的情意

    然而这念头只是一瞬,李承嗣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姚浅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他若是真想对她好,唯一能做的就是对她视而不见。

    更衣洗漱过后,就到了用膳的时候,姚禀没有妾室,所以姚府只有姚禀,长平公主和姚浅三个人,饭桌自然也随意了许多。姚浅却是沐浴在教导主任的目光下,战战兢兢的吃完了一顿饭。

    用完膳,姚禀放下碗筷,端起茶抿了一口,这才道“去吧,你娘有话跟你。”

    姚浅却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因为长平公主看她的眼神,简直和她暗恋隔壁学长被自家老妈发现时候一模一样

    姚浅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知道肯定是宋嬷嬷把她遇见李承嗣的事情和长平公主了,没准那天李玄笙的事情她也了,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长平公主走在前面,她的步子很规矩,一举一动都透着皇家的尊贵的气度,反观姚浅,蔫不拉几的跟在后面,好像下一刻就要上刑场似的。

    两人来到了侧厅,长平公主在主位坐下,姚浅也蹭到了边上,低着头着,可怜巴巴的。

    “行了,好像娘要吃了你似的,过来跟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姚浅声的道“娘,我不知道你在什么,我和他们是真的没什么”

    长平公主抬手就是一个脑瓜崩,姚浅捂住了额头。

    “娘知道老六喜欢你,他的事情先不,你倒是,你跟老四怎么回事”长平公主的秀眉微微的皱起,看向姚浅。

    姚浅顿时就泪奔了,她做什么了她辛辛苦苦蹲了十天的树林,连个人影子都没瞧见,这都能被打报告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