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古老回响
  在这个恰当的时机和恰当的场合,高文一次性把自己长期以来心中所构想之事说了出来——这些事已经在他脑海中反复琢磨、酝酿了很久,甚至早在神权理事会刚刚成立的时候,他就在思考着这些涉及到人神最终秩序的问题,只不过那时候他便很清楚——当时的神权理事会还远远没到该考虑这些的时候。

  而现在,一个突然建立联系的异星文明,一个似乎已经提前一步挣脱了枷锁的“先驱者”,让高文意识到有些事情是应该提前讨论了。

  说实话,他并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就一定正确,毕竟他所构思的那个“未来”在如今的世人看来甚至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那是过于超前的想法,甚至超前到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否可以实现,只不过“诺依人”的出现以及他们在交流时透露出的只言片语,让高文隐约觉得自己的思路可能是正确的。

  “这听上去……是个不可思议的未来,”圆桌旁安静了许久,贝尔塞提娅才第一个打破沉默,“甚至与其说是个关于未来的构想,倒更像是在描绘某种想象中的乐园……”

  “但这个‘想象中的乐园’有其存在基础,”一旁的罗塞塔·奥古斯都也打破了沉默,“在人与神之间的信仰锁链彻底断开之后,我们确实必须考虑众神何去何从的问题,若是到那时候继续放任所有的神位空悬,继续保持民众对‘神权理事会’核心秘密的一无所知,继续隐藏那些已经脱离了神位的‘旧神’,从某种意义上我们或许反而犯了我们竭力想要避免的那个错误……”

  “是的,‘塑造神秘倾向思潮’的错误,”高文点点头,接过罗塞塔的话,“而且我所讲的这些也不能说完全是设想,事实上……这件事现在就已经有一些苗头了。”

  “已经有了苗头?”贝尔塞提娅语带惊讶,“您是指哪方面?”

  高文想了想,表情有些古怪地说道:“你们知道……魔法女神弥尔米娜最近在干什么吗?”

  罗塞塔与贝尔塞提娅相互看了看,异口同声:“她在做什么?”

  高文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提起了另一件事:“菲尔姆影业正在制作一部关于魔法女神的系列影片,从‘魔法研究中最初的万能因子X’开始讲起,到魔法女神从思潮中诞生、成长,一直到女神为了解除魔法权柄对凡人法师的束缚而选择自我陨落——当然,我们都知道这里面存在艺术加工的部分,但这将是第一部以神明为主角的、用类似演绎人物传记一样的方式来演绎神话故事的魔影剧,其所有的艺术加工都有其必要性。

  “神权理事会方面对此提供了技术和资金上的支持,我认为这部影片将极大推进在民众中普及‘思潮概念’的进度,它的切入点也十分完美——魔法师群体对魔法女神的信仰观念比其他任何信徒都要开放,而且绝大部分魔法师事实上是压根没有作为信徒自觉的,普通民众则根本接触不到传统的魔法领域,因此民间对这样一部‘神明传记’的接受度将很高,抵触情况将被庞大的观众基数冲淡。

  “菲尔姆那边也会在影片表现上进行调整,让它‘看起来像是一部不带情绪的纪录片’,从而减轻其带给人的‘消弭信仰’的印象。”

  听着高文的介绍,罗塞塔微微点了点头:“这件事我在神权理事会的内部文件上也看到了,不过我没怎么……等等,难道说那位女士她……”

  “她就是神权理事会提供给摄制组的‘技术支持’,”高文笑了起来,“最初是菲尔姆找到理事会,说他需要关于魔法女神的详细资料以完成影片拍摄,然后……中间发生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反正最终结果就是高塔女士捏了个化身直接去剧组了。当然,这个过程中做好了全套的防护。”

  罗塞塔与贝尔塞提娅面面相觑——他们是真没想到这事儿还能这么干……

  “这或许就是某种‘开端’,”高文的声音让他们从愕然中回过神来,“这部影片是一个开始,高塔女士的活动则是一个有益的尝试,和神权理事会以往的保守方阵不同,这将是一个积极的、主动的‘思潮干预’尝试,也是我此前提到过的‘神权世俗化’的一个延伸。如果它的影响如预期般发挥作用……我想‘诺依人’所提到的那种‘共存’状态对我们而言也就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了。”

  高文面前的两位帝国统治者同时沉默下来,他们仿佛在沉思中推演着未来的轨迹,也可能是在消化某些难以想象的“画面”,这沉默不知持续了多久,白银女皇才突然低声说道:“我突然有点希望能早日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了……”

  “这一天或许会比预料的更早到来,”高文轻轻点了点头,“‘诺依人’的出现势必会对整个社会产生影响,就如废土中的战争推进了联盟秩序的进程,与一个异星文明的交流也一定会对这颗星球上的‘思潮’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可以将这作为一个机会……”

  ……

  深蓝之井地下深处,持续不断的低沉嗡鸣声在核心控制大厅中轻柔回荡着,数不清的古老设备正在全功率运转。

  自顶棚降下的明亮灯光照亮了那一个又一个整齐排列的金属立柱,立柱表面的指示灯飞快闪烁,不断将海量的数据进行传输、变换,而在这“奥菲莉亚矩阵”的中心位置,一个身影正静静地坐在淡金色的“王座上”,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眼前这些计算单元。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奥菲莉亚矩阵都不曾以“载体”的形式在这座地下设施中活动过,她曾经很抵触这样,因为这总会让她陷入自我认知的错乱状态并进而降低整个矩阵的运行效率,但就在不久前,她为自己制作了这具和历史上的奥菲莉亚·诺顿几乎一模一样的躯体,甚至把躯体的主连接装置放在了矩阵中央,这是一个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大胆尝试,而更让她惊讶的是……这么做的感觉竟然还不赖。

  她就在这里静静坐着,在一具“载体”中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的“本体”,这种新奇的视角甚至让她觉得很……有意思。

  “编号12665数据切片处理完成,正在与其余资料进行嵌合比对。”

  自动系统的提示音在大厅中响起,王座上的奥菲莉亚轻轻眨了眨眼睛,她看向大厅中某个方向,一名铁人士兵随即收到指令并上前一步,这名士兵将脖子后面的数据锁连接在最近的一个计算节点上,低沉的嗡嗡声从那个节点深处传来,而在奥菲莉亚面前的半空中,则突然浮现出了一片清晰且复杂的全息影像。

  那影像上跳跃着复杂的数字和符号,还有大量飞快变化的曲线,所有数据的刷新速度都超过了人类思维的极限,但对奥菲莉亚矩阵而言,这只是她思维线程中一个微不足道的部分罢了。

  “这部分传感器曾记录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异常能量波动么……数据不全,但似乎可以通过临近传感器留下的记录进行补完……”

  奥菲莉亚轻声自言自语着,目光在那些飞快变换的投影上慢慢移动——然而事实上她完全不需要这么做,这些东西都在她的计算矩阵中流淌,她完全无需动用这具载体就可以浏览整个地下基地里的每一条数据,但她还是这样做着。

  她给了自己一条很好的理由——有人曾说过一句话:生活需要点仪式感。

  “……一个极高的魔力峰值,不是从深蓝之井中产生的,这部分读数非常可疑……刚铎时期的任何人造设备都制造不出这种峰值……”奥菲莉亚的表情一点点变得严肃,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抓住了那些关键的记录——七百年前那次魔潮波动扫过这颗星球时所留下的影子,“这个峰值可以与12665数据切片中的那部分记录组成一个完整的波形……但它的函数表达式很怪异,并不符合常识中的几何空间……深海的特殊性?”

  奥菲莉亚嘀咕着,之前从那个古老的浅层区存储中心里提取出来的数据浩如烟海,而且由于深蓝之井爆炸时的冲击,这些资料中还有大量的损毁片段,要把这些东西梳理、修复清楚并从中找出可能与魔潮有联系的部分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即便是以奥菲莉亚矩阵强大的计算力,应付起来也颇为吃力。

  或许……该考虑从神经网络那边借一部分算力过来,但这首先要解决两种数据处理方式之间的转换问题,塞西尔帝国的神经网络和古老的铁人网络可不兼容……

  奥菲莉亚矩阵中产生了一个分支线程,用于思考在铁人网络和神经网络之间建立数据接口的可行性,而就在她刚刚把一部分注意力转移到这个问题上的同时,从某一个计算节点所处理的某一段数据切片中突然反馈出了一段非常短暂的“噪声”。

  这是一段极其短促的记录,非常突兀地插到了两段正常的传感器读数之间,它不符合当年深蓝之井控制中心所用的数据格式,却在某个传感器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看上去,那好像只是一个短促的干扰信号,是深蓝之井控制系统崩溃时所产生的无数错误碎片之一,奥菲莉亚矩阵在千分之一秒内便把它标记为了“垃圾数据”,但在接下来的另一个千分之一秒内,她解除了标记并把这段“噪声”提取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分出一个线程来处理这段“干扰噪声”,这好像是某种直觉……但是这座地下设施里只有这些冷冰冰的钢铁机器,钢铁打造的计算节点也会产生“直觉”么?

  “……不是深蓝之井的,但也不像那些‘异常信号’,”奥菲莉亚困惑地“注视”着这段被单独提取出来的、怎么看怎么像是乱码的信息,“为什么系统里会留下这东西……”

  她下意识地查看了这段“乱码”所对应的系统日志,幸运的是这部分日志内容还算完整,日志显示这段乱码信息由一个位于深蓝之井基底约束环附近的传感器自动记录,而记录时间……是深蓝之井爆炸前百分之一秒。

  奥菲莉亚矩阵中回荡的嗡嗡声突然静止了一瞬间。

  爆炸前百分之一秒。

  那时候所有的传感器还未损坏,深蓝之井还在有序运行,魔潮……理论上也应该还未抵达这颗星球。

  理论上,那个时候的系统中不应该出现所谓的“干扰”和“噪声”。

  大厅中,计算矩阵的嗡嗡声瞬间再度响起,原有的处理线程迅速进行了调整,一部分新的算力同步被分配出来,那段不起眼的“噪声”开始被一遍遍处理,奥菲莉亚矩阵尝试着所有可能的方式来为这些仿佛是硬塞进系统里的“乱码”进行还原和重新编译,直到最后,终于有一个极度模糊的,甚至近乎完全失真的声音出现在系统中——

  “抱歉。”

  ……

  当正午的阳光照耀在塞西尔圣光教堂的尖顶上,十二声钟鸣如每日般准时响起,这一声声响亮的钟鸣声打破了教堂区的宁静,回响在城市的上空。

  祈祷室中的维罗妮卡猛然睁开了眼睛。

  她静静注视着眼前那柄放置在祭台上的白金权杖,仿佛在注视着一个已经凝固在历史中的符号。

  悠扬的钟声仍然在窗外回荡着,回荡在天空中。

  许久的沉默与注视之后,她终于轻轻伸出手,像平日里无数次一样将那柄白金权杖握在手中。

  远在塔拉什平原深处的、数以百计的拟态神术节点瞬间启动,维罗妮卡身边随即浮动起了层层圣洁的光辉,下一秒,尘世间的喧嚣便在这具载体的感知中迅速远去,她的精神则被“桥梁”接引到了一个似乎距离尘世无限遥远的地方,在越过一道由圣光、圣咏与温暖凝聚而成的屏障之后,一座仿佛完全由光辉造就的恢弘巨城出现在她面前。

  这城无边无际,有光芒铸造的壁垒在视野中鳞次排列,又可见到庄严的教堂尖顶和一座座塔楼,它们之间有光铸的道路相连,云雾在这些道路与塔楼下方缓缓起伏,圣洁的咏叹如风般在城中盘桓,而在城的中心,一片无边巨大的广场上,硕大而不定形的晶体漂浮在半空中,水晶随着圣咏缓缓转动,在光芒中不断变换着自己的每一个表面和每一条棱线。

  维罗妮卡静静地站在这水晶前,手中的白金权杖仿佛燃烧般释放着炙热的温度。

  良久之后,她终于开口:“当年是你出的手,对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