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往事如烟一
    “一繁,这件事与你无关,你走开!”她怒斥着何一繁,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了一旁的李瞳桐,滔天的愤怒将她淹没了,她尖叫道:“可怜我化成厉鬼,只为报仇。闪舞网”

    “如今报不了仇,技不如人反而被抓,我认了,哈哈哈哈……”她尖叫的声音渐渐变为了凄凉,一声声回荡着。

    “晓小,你这样又是何必呢……”何一繁看着满身戾气的任晓小,心中疼的不能自已,她变了,如今的任晓小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单纯的晓小了。

    “一繁,你来了!”李曈桐惊恐的心在见到何一繁时候才慢慢平稳。

    何一繁一见她,小脸被吓得惨兮兮,却还一双大眼睛渴望的看着他。连忙小跑过去,一把搂住了侧跪在角落的李曈桐。他将她的脸贴在自己的胸前,柔声细语:“曈桐别怕,晓小没有打算害你。她只是想捉弄下你。”

    戾气缠身的任晓小,看到这一幕,心底更加凄楚,她费劲心思,可是终究却不抵李曈桐的一声低吟。

    她眼中含着泪,张嘴喊道:“一繁,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啊……”

    可奈何他已经完全听不见自己的喊声,眼里心里只有那个所谓“善良”的李曈桐。

    任晓小鼻头一酸,两行血泪呼涌而出,她疯狂的笑着:“哈哈哈,一繁,你的心,你的心早已就不在我这里了,哈哈,原来,只有我最傻,只有我……”

    “哈哈哈……”枯了的笑意回荡着。那架在她脖子上的符锥边刃,她迎了上去,只轻轻一转,一声惨叫,她终于无力的跌倒在冰冷的地上。

    空洞的双眼一直望着背对着她的何一繁,明明仅有几米的距离,却好似远在天边,无论她如何伸手,都碰不到他。

    她的心空荡荡一片,破碎的身体如漏了洞的气球,戾气顷刻化的一干二净。

    待任晓小身上的黑气散尽,只剩了一具快要消散的游魂。等到何一繁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过头张望,才发现任晓小那奄奄一息的样子。他连忙丢下了李曈桐,一步并作两步,将任晓小轻轻抱起,他的动作格外小心,似乎怕一用力,他的晓小,便消失了,他将唇凑到了她耳侧,话语之中夹杂着些许哭声:“晓小,我来了,你醒醒啊……晓小……”

    一滴滚烫的热泪落到了任晓小的指尖,模糊模糊之中,她拼了命的睁开双眸,便看到何一繁那满是担忧的脸。

    微风徐徐,飘逸的长发被吹起,她捧着一本诗集看着不远处的他。

    而他像往常一样,着一件白衬衫,不需太多的修饰,便自成一道风景线,他站在树下,斑斑驳驳的阳光透过深深浅浅的树叶,落在他的侧脸上。

    他看向她,微微一笑,带着年少的腼腆与害羞,阳光的令人心悸。

    任晓小忽得笑了,记忆回到了最初的年岁,长发飘扬的女孩温柔的回眸,单纯美好,让人心尖微微一疼。

    “一繁,都说临死前,能映照一生最美的风景。我原来错过了,而今,终于,看到了……”

    她用尽一切力气伸手,想摸一摸他的侧脸,却终究冰冷在他怀中……

    擦过他脸颊的指冷如寒冰,过往的无数记忆一点点盘旋,如诗如画。

    犹记得,那日微风不燥,阳光正好,她听了妈妈的话,打算勇敢追回这份迟到的情感,她约了何一繁,下午在第一次相遇的地点,是他们的母校见面,她握紧双手,结巴的不知道该如何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一繁,我……”

    “嗯……?”他抬眼看她。

    她却不敢迎上他的目光,低着头,脸上紧张的都出了一层薄汗,“我……”

    他看她反常的样子,吞吞吐吐的,咧嘴一笑,靠在身后的大树,打趣道:“怎么了,我印象中,你不是这么扭捏的人。”

    “我……其实,我喜欢你……”她一会儿将手背在身后,或者放在胸前,内心十分欣喜但又非常胆怯,怕他拒绝,她脸颊微红,小声的在他耳边轻轻诉说着。

    “呵,任晓小,你吃错药了……还是发烧,烧糊涂了?!”他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将手附着在她额头上,“怎么突然说这些!”

    任晓小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他告白,却被他的“回答”搞得是哭笑不得,她挥掉他搭在自己额头的手,急得直跺脚:“哎呀,你就说你还喜不喜欢我!”

    他微微弯腰,忽的笑了:“我当然喜欢啊!”

    听他这样说,她在心里暗暗自喜:“那就好,那就好!”

    他还从来没见过她这么主动的靠近自己,平常不都是避之不及的嘛,现在是怎么了,吃错药了!?

    他摩斯着下巴,满脸疑问:“不过,你这是,怎么,你改变心意了,打算接受我了!?”

    “我……,是啊!”她像个小孩子一样,低着头小声说话,扭捏着:“不知道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

    而他突然变成严肃脸:“如果我说不呢!?”

    “你……你敢……”她惊的抬头看他。

    还来不及喊话拦住他奔跑的脚步,他已走远,耳边只回响着:“那你就看我敢不敢了!?拜拜……”

    “你……你回来!”她急得直跺脚,冲着远去的背影大喊:“我数五个数,你要不回来,我就永远不要你了!”

    小声倒数着:

    “五……”

    “四……”

    “三……”

    “二……”就剩一个数了,任晓小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他要不回来怎么办!

    “一……”终于,他还是没有出现,她无力的蹲下来,抱膝,把自己的头埋在双腿间,不让任何人发现她现在的泪水。

    “喂,你这么没有耐心,以后可怎么办啊!”

    “一繁……”她听着熟悉的声音,茫然抬起头,阳光洒在他帅气的脸上,只感觉阳光今天也是那么的温柔,她开心的咧着嘴笑,眼角的泪花不停闪烁:“我就知道,嘿嘿,你终究还是回来了!”

    她上前拥抱他,把小嘴唇凑了上去……

    ……

    一切都是那么……那么的静谧,美好。

    她闭上眼,抱着她最美好的时光,最珍贵的回忆,打算就此睡去。

    “晓小,你千万不能睡,不能睡啊!”何一繁声嘶力竭的大声呼喊着,摇晃着她的身子,怕她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一繁,对不起,我不能……不能……”她努力的睁开那沉重的眼皮,她好想再好好的,最后看一眼他的容貌,哪怕下一秒便要灰飞,而当再一次的看到的时候疼痛却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的面容因疼痛扭曲,眉毛皱成一团,她已经没力气说话了,好半天才弱弱的啃出来几个字:“不能,再……陪在……你……身边…了!”

    “啊!?”看到她那么痛苦,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怒喝。

    “晓小,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杀害的你……”

    他冰冷的泪水滴落在她惨白的脸庞。

    “是……”而任晓小大限已至,灵体开始消失了,她张着口,但发现自己已说不出来话了。

    她看着自己的脚已经开始消失,像飞灰一样飘散。

    “是李……”她没想到老天连她说出真相的机会都不给她,她拼着最后一口气,抬手,指着他身后的李婧袆,来不及说出她的名字:“李……”

    她消失的太快,不过五秒,他都来不及最后再抱一抱她。

    “晓小……”

    他放声大哭,可她再也回不来了。

    “你们不该解释解释吗?”他站起来,转身,向李曈桐走来,步步逼近。

    “一繁,你不要这样,你听我说……”李曈桐想要极力为她和姐姐辩解。

    可此时疯癫了的李婧袆突然冒出来一句:“任晓小,她该死,她该死!”

    “敢跟曈桐抢男朋友,该死。”时而疯狂大笑,时而又一脸无辜的样子。

    话里都是对任晓小的恨意:“对,该死!”

    “真的是你……”虽然她疯掉了,这么明显的话语,他就算是傻子也应该明了了,可是他不明白,她怎么能干出这么狠毒的事儿来。

    “你怎么能这么狠……”他怒瞪着李婧袆,恨不得撕了她:“虽然你和她不是同胞姐妹,但你们也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啊!”

    李婧袆却至此一直喃喃着这一句:“她该死,该死……”

    “一繁,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不是的!”李曈桐一脸无辜的看向他,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

    他闭着眼睛,想到在晓小去世的这段时间,她和她姐姐的种种行为,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又不敢确定,他努力的平复自己的那颗快要崩裂的心,他不敢想,晓小死的时候会是多么的无助。

    他再也压抑不了自己的情绪,他质问她:“你也有参与吗?”

    “一繁……”李曈桐试图去拉他的手,想让他听自己解释。

    “我问你话呢,你是不是知道,晓小是怎么死的,怎么死在这个恶毒的女人手里的。”

    何一繁反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指着李婧袆,逼问:“还是说,你和她合谋害了晓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