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复仇
    见此,她思量了片刻,她摆摆手,叹了口气,道:“罢了,想着你我都是同病相怜之人,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暂不收回你身上的戾气,相反,我还要再给你些功力。35xs”

    任晓小暗喜:“啊,多谢主人肯……”

    任晓小冲她挥手,打断了她。后故作神秘,道:“哎,别急着谢,我还有要求。”

    “主人尽管说!”

    “我要那个叫佟辛的女生死。”金盈只是提起佟辛的名字,眼里都带着满满的恨。

    “是!”

    金盈变作一团黑雾闪到任晓小身后,将手搭到她的肩上。任晓小也闭上眼睛感受那法力源源不断涌进身体的那种滋润。

    而为了杀佟辛,金盈却也不惜将自身的三成功力,渡给了任晓小。

    大约十五分钟过去了。

    金盈收回手去,但一下子失去了三成法力,虚弱的咳了几下,捂着胸口道:“我将我的三成功力都传给你了。这次你再去,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晓小谢过主人!”

    “那你去吧,好好消化法力,别给我拖后腿。”金盈又是风一样,回到了石座上闭目休养。

    “好的,主人。”

    ……

    时间总过的飞快,夜幕降临,一个黑影在夜空闪过,飞向了李曈桐所在学校的方向。

    祁封和佟辛也在赶往这里的路上,见到那团黑影,祁封更是踩死油门,打着方向盘,以最快的速度前往。

    窗外冷风阵阵刮过,将窗户都刮飞了,冷风传进宿舍里,也伴着冷冷的声音:“李曈桐,李婧袆,你们两姐妹也有今天。”

    虽然风中传来的声音有些粗哑,但李曈桐还是听出是她,“呵,你是任晓小?”

    声音越来越近了,人还没出现,声音里的怒意也能让人毛骨悚然:“对,没错,就是被你们害死的任晓小来找你们报仇了!”

    李曈桐和李婧袆都害怕的紧紧抱在一起,看着妹妹被吓,李婧袆冲着她大喊:“害死你的人是我,不关桐桐的事,她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事你冲我来。35xs”

    “你们倒还真是姐妹情深啊!?”落叶飘了进来,横飞的树叶让人有些看不清来人是谁。直到那人走近了,才能看清此时的她着一身红裙,黑发随风飞舞。

    她飘忽着飞到她们面前,咬牙切齿道:“不过真是可惜,你们一个也逃不掉。”

    正当任晓小准备对李家姐妹下手的时候,她手上那的尖锐指甲离她们只剩一公分的距离,门外突然飞来一道符。

    任晓小及时的闪躲,才免得受这一击。

    “那也倒要看看我们答应不答应咯!”宿舍的门应声而开。

    任晓小冷哼一声,对他们的到来一点也不吃惊:“是你们!”

    祁封拿出符纸,抖擞抖擞,笑笑:“不然你还希望谁来收你呢!”

    佟辛叉着腰,苦笑道:“你说,你已经死了,现在成为了一个孤魂野鬼还瞎折腾什么,不如早些投胎去啊!说不定……”

    任晓小懒的听他们啰嗦,直接放了话:“少废话,阻止我报仇,都该死!”

    祁封作为一个天师也不是吃素的,先给她飞了几道符纸:“那倒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祁封趁着这空闲,往佟辛手里塞了一个符锥,并:嘱咐她:“佟辛,给你拿着这个,待会儿找机会插入她的腹部。”

    佟辛点头:“好!”

    说完祁封便冲了上去。

    此时任晓小身上的法力已不是昨天那么弱了,几个回合下来,祁封竟险有些支持不住,毕竟他上次去冥域带佟辛回来已经消耗了不少道行。闪舞网现在对战她,显得有些吃力。

    任晓小也发现了祁封有些不对劲,歪头挑衅道:“呵呵,咋了,你不是挺嚣张吗?继续啊!来啊!”

    祁封捂着刚才被她偷袭的腰,忍痛,强笑:“呵,你倒是长进了不少。”

    任晓小用了瞬移,只是一转眼的功夫,便来到佟辛身后,在她耳边轻声问:“哼,佟辛是吧?”

    “你怎么知道……”佟辛还没反应过来,任晓小突然伸出手来掐着她的脖子。

    “哎,你干嘛,你放开我!”佟辛拍打着,可结果是任晓小的力度越来越强。

    任晓小轻哼一声,瞪着佟辛,着字着句的说:“不干嘛,就是……有人要你的命。”

    佟辛被任晓小掐着脖子举到空中,佟辛此时就像毡板上的肉,无法动弹。

    祁封见状大喝:“你放开她,有什么事冲我来。”

    他愤怒的向她飞了一道符,正中任晓小命门,然而另他想不到的是,符纸仅仅是使她疼痛了一下。

    他也只好拿出自己的杀手锏,那另一枚符锥对付她了。符锥是祁家早前为对付厉鬼专门造的,他就不信,治不了她。

    任晓小本以为那符纸能伤她,却不想只是挠痒痒的功夫,她正暗自窃喜她身体里这股力量的强大,却未想他依依不饶,又拿了件类似锥子类的法器来对付自己,但现在不同昨日,面对祁封的进攻,任晓小再无惧色,多的只是狠戾,她侧脸瞥了祁封一眼,她用极快的速度,大力的把佟辛扔到了一旁,并隔空幻化出一条绳索捆住了佟辛。

    “既然你愿意送死,我不介意再多一条。”任晓小此刻腾出手来对付祁封,只是手指微勾,祁封便不能动弹了,隔空把他甩到了佟辛那一旁,又幻化出绳索绑住祁封。手中的符锥飞出老远。

    “现在,轮到你们了!”看着李家姐妹此时害怕的躲在角落里,任晓小脸上浮跃着前所未有的兴奋。

    趁着任晓小没注意,但限于祁封手脚被捆绑,只能用臀部慢慢挪到佟辛身边了,这姿势,活像只虫子,总算爬到佟辛身边了,佟辛“佟辛,我给你的符锥呢!”

    佟辛看着祁封一步一步来的“艰难”,直接看傻眼了,直到祁封用肩膀戳了戳她,她才缓过神来,不过想到刚才祁封的狼狈,她差点就笑出声,还好忍住了:“哦,在我手里。”

    她问:“怎么了!”

    祁封背对着她,伸出手:“给我!”

    “嗯!?”任晓小听到身后好像有人讲话,她回头看,只见祁封和佟辛不知道在小声说什么,小动作不断,她“你们在干什么!”

    祁封堆笑:“没事,你继续,我身上痒痒,蹭蹭……”

    佟辛也极力配合他:“啊,对,他痒痒,我帮他挠挠,你……继续…继续。”

    任晓小对他们俩的举动很不耐烦,“告诉你们,别给我耍花样,待会儿就收拾你们。”

    “啊,嗯”两人连连点头。

    任晓小转过头去,一把掐住李婧袆的脖子,

    “我如果记得不错的话,是你推我下去的吧,那就我先杀了你……”

    “哦,好!给”佟辛伸出手,将符锥递给他。

    祁封用符锥磨蹭着绳索,慢慢的,绳索惧怕符锥的道力,竟自动解开了。

    祁封咧嘴笑着:“嘻嘻,行了!”

    祁封转身去磨砂佟辛的绳索,“我给你解开”

    佟辛愣了愣,“啊!?”

    绳索开了,祁封转而拿着符锥打算偷袭任晓小:“任晓小,看招!”

    “你……”任晓小果然没注意,使劲所有力气,一掌把他震到了墙上,但在这之前,还是被动的吃了祁封招。

    那冰冷的符锥划过她的脸庞,惨白的脸上被划出一道口子,伤口处,黑气嘶嘶的往外冒。

    而打走了祁封,又来了一个佟辛,她那颤抖的手紧握着符锥,在她背后站着,冲着任晓小腹部直直的捅了进去。

    原来刚才佟辛在他们打斗时,瞥见被任晓小打到角落里的符锥,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墙角捡起了符锥。

    这时受了伤的任晓小的手在空中乱挥,却阻止不住脸部的快速烂化,疼的她仰面狂啸,面目也逐渐变得狰狞起来,过了只不过半分钟,她的半张脸已是半具骷髅面容,上面还附着那隐隐泛着臭味的腐肉。

    祁封也缓过神来,拿起符锥,向任晓小刺过来。

    而这时候外面有人却大喊:“等等,你们不能伤她。”

    而顺着声音看过去,竟不知何时门口站着一个少年。

    得亏祁封及时停下手来,并用符锥抵着她脖子,让她不能乱动。

    那男子年纪大约二十左右,面容很精致,很是年轻,蓄着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他喘着粗气,像是刚从什么地方赶过来。

    他跑过来挡在任晓小面前,嘴里结巴着说道:“等……等等,你们不能伤害她。”

    “你是?”祁封一脸茫然,怎么会突然冒出个人。

    “就是啊,你是谁啊。”佟辛也忙问。

    而任晓小的一句话,解答了他们的疑惑:“何一繁,你走开!”

    “呵,原来你就是何一繁。”佟辛上下打量着他,“长的还不错。怪不得这两位,为你喊打喊杀的。”佟辛指了指任晓小和李曈桐。

    “大师,我求你放过晓小吧!?”何一繁满脸诚恳,对祁封,苦苦哀求:“她只是暂时被恨意冲昏了头。”

    祁封苦笑一声,道:“那你倒要看看她能不能放过李曈桐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