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乱点鸳鸯
    ()    她害羞的低下头,指拧在一起,“可他喜欢的是你啊~”

    任晓小摆:“可我不喜欢他啊!”

    “晓小你说真的。闪舞网”她登时睁大眼睛看着她。

    任晓小点头:“嗯哼~”

    “晓小,就知道你最好了。”她扑到任晓小怀里,苏着声音,道:“那好,我要你发誓,你不可以跟我抢他哦!”

    任晓小则一把搂过李曈桐的腰杆,亲昵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好好好,我发誓,你姐当证人,我任晓小不会跟曈桐抢何一繁,抢他,我……我就不得好死。”

    “哎呀,晓小……”李曈桐害羞的在原地跺脚。

    她转头给了身后的婧袆一个眼神儿,浅笑安然:“婧袆,你也听见了吧!我可发过誓了!”

    “嗯!”李婧袆只是淡定的点了点头。

    “这样,行了吧。”

    知道任晓小对何一繁无意,甚至肯用毒誓来证明,她心无比激动,却又为自己的担心对她感到抱歉:“其实你不需要发那么毒的誓的。”

    她握住李曈桐的双,道:“哎呀,没关系~只要你开心就好啦!”

    “谢谢你,晓小!”她眼泪花横生。

    “好啦,明天我就帮你去说说,我就不信,我家曈桐这么好,他会看不上。”任晓小一搭在她的肩头。

    李曈桐抬眼看她:“真的可以吗?”

    任晓小拍了拍李曈桐的肩头,略带肯定的说:“当然可以啊,怎么样,这下开心了吧!”

    “嗯嗯嗯!”李曈桐像个孩子般连连点头,冲她笑着。

    “嗯,那好,我们回家。”任晓小的滑落下来,牵起李曈桐的,又顺势拉着李婧袆的,道:“婧袆,来,一起走啊。35xs”

    第二天早上:

    任晓小一支着脑袋,嘟着嘴,一会儿将笔搁在转着,一会儿搁在鼻尖上,挤破了脑袋在想这事应该怎么开口。是直接说,还是

    想了半天,还是,她大力的推了一把何一繁,随后又和颜悦色,小声的说:“那个,何一繁啊,我跟你说个事呗!”

    何一繁先是转过来,盯着她看,心想,这丫头又想什么幺蛾子呢,而后转过脸去,双环胸,唇角一勾,讥讽她:“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竟然主动跟我说话。”

    任晓小本来就心虚,这下被他一激,有些急了,怒起拽了他一下,冲他喊:“嘿,你到底有没有个正形。”

    看着任晓小暴跳如雷,他淡淡的又说了句:“呦,这是要说什么事啊!动这么大火!”

    只见任晓小怒瞪着他,只怕是他再说一句,随时都可能上来撕了他。

    他摆摆,还是妥协了:“好好好,你说你说。”

    任晓小立马换上一副表情,看看周围没人注意,冲他摆了个靠近一点的势,何一繁不明所以的凑近了。

    她小声说:“那个,你看到你后面那位了吗?”

    他愣愣的点点头:“嗯,看到了,李曈桐啊,怎么了。”

    “哎呀~”

    “你看她怎么样。”

    “挺好的啊!”看来他还是没有领略到重点,没事,继续再来。

    那她就明着问一遍:“那你喜欢她吗?”

    他很决绝的回答:“不喜欢!”

    她忙问:“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我喜欢的是你。”他皱眉,“你现在却要把我推给别人。”

    “这……”她疑惑:“曈桐哪里不好啊,和你挺配的啊!”

    “你是不是傻啊!”任晓小这个反应慢半拍的,是不是听不懂话啊,气的他直说:“我喜欢的是你。是你!听清楚了吗?”

    “哎,你再考虑……”任晓小努力撮合着。

    可他却猝不及防的给了她一吻,如蜻蜓点水一般,任晓小一怔,愣了,而何一繁见她没反应过来,他又展开攻势,柔软的唇再次靠近她,他的唇摩挲着她的嘴唇,轻柔吮吸,品尝着她的美好。

    李曈桐在后面静静的听着,当看到何一繁那么深情的亲吻任晓小时,她握着的铅笔戛然而断。

    任晓小瞪大眼睛,盯着他,随后反应过来,脸颊霎红。

    你……”她大力的推开他,大喊:“流氓!”

    何一繁被她这一推,差点摔倒在地,幸亏扶了一下桌子,才“幸免于难”,然而并没有要“认错”的意思,反而和她对着说话:“我就流氓了,怎么着?”

    她直指他,却无言反驳,干瞪着眼:“你……”

    正好上课铃响了。

    任晓小正在气头上,而何一繁在回味刚才那片刻的美好。两个人各自安好,直到第四节课的结束。

    任晓小收拾了收拾,就和李曈桐她们一起走了,紧接着,何一繁就收拾东西,跟在她背后,“咦,晓小,一起走嘛!”

    见任晓小没反应,又道:“你不会真不理我了吧。”

    她撅着小嘴,不屑的把脸转到另一边,轻哼一声。

    “晓小,你别忘了,我们第二节大课间的时候可是经历过一场大战的呦!”何一繁坏笑道。

    任晓小果然急了眼,微踮起脚尖,一就掐在了何一繁那稚嫩的小脸上,狠狠的瞪着他,道:“你还敢说!”

    他一边的脸被任晓小捏着,却“死不悔改”,又从嘴里蹦出几句话:“为什么不能说,我喜欢你,现在全校都知道的事。”

    “你……”当下任晓小更是气急了,直接扔下书包,两只同上阵,开整。

    何一繁的脸快被任晓小拧成猪头了,他有些招架不住了,索性两只一挥,转身就跑。

    任晓小发动着自己的小腿儿,指着他大喝:“嘿,你给我站住,我不撕烂你的嘴!我就不姓任。”

    何一繁听见她的话,并不生气,反而转头大笑:“哎哎哎,别动气嘛,你看,我说的都是事实啊!”

    “啊,气死我了,你给我站住!”任晓小听见他这样调戏自己,脸蛋一阵发烫,她加快了自己的小马达,紧赶着追上去,眼看就要抓到了,可何一繁一个闪躲,

    而在原地低着头的李曈桐,此时抬头看着她们打闹,竟觉得有些讽刺,她的喜欢就那么廉价吗?

    她卑微的低了头,和姐姐低语了一句:“姐姐,我们走吧!他们看起来相处的很好!留在这里我们就是两个碍眼的电灯泡而已。”

    李婧袆扶着她,瞥了一眼和何一繁还在玩闹的任晓小,道:“好,曈桐,我们走,别理她了,她不仁,我们没必要在这浪费时间等她了。”

    她点了点头,道:“走吧!”

    打闹着的任晓小抽空瞥了眼,却没有见她们身影,不禁疑问:“哎,曈桐和婧袆呢!”

    何一繁撇嘴:“早走了!”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任晓小张大嘴巴,一副要生吃了他的表情。

    何一繁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道:“我干嘛要说?”

    “你……”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狠捶了一下他,便拿起书包急匆匆的往外走。还扔给他句话:“我不跟你说了。”

    “哎……”见她急忙的走,像躲瘟神般,心就不由的揪了一下,对着她的背影低语喃喃:“她们都走了,就剩我们了,还不能带上我吗?”

    任晓小脚步很快,不久便追上了提前离开的李曈桐和李婧袆。

    她在她们身后大喊:“曈桐,婧袆,你们怎么都不等我的啊!”

    等她们回头看,任晓小却看到了李曈桐满面泪光。

    她眉峰一拧,走上前问:“怎么了这是,怎么哭了……”

    任晓小本想伸抹去李曈桐的泪水,却被李婧袆一拦下,李婧袆冲她大喝:“你还说呢,是你答应桐桐帮忙把何一繁追到的,可你现在呢,却自己和何一繁打的火热!”

    任晓小听到理由后有些哭笑不得,原来是这事,她道:“婧袆,曈桐,你们真的误会了,我没有!”

    “没有。”李婧袆轻哼一声,瞥了她一眼,道:“哼哼,你当我们瞎啊?”

    “婧袆,曈桐,你们听我解释啊,我真的没有啊?”她以为多大事儿,但没想到会发展成现在这样,忙解释道:“事情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

    李婧袆却一口咬定,不听她解释:“我们只相信我们看到的,你说话不算数,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曈桐,我们走!”说着便搂着快要哭成泪人的李曈桐走了。

    任晓小站在原地,嘴角微张,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愣愣的就这样看着她们的背影。

    至此,经由这件事,任晓小和李曈桐姐妹的友情出现了很大一条裂缝。

    而又恰逢高考时节,她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每一次考试上,这个结就一直没有解开。

    而这种关系则持续了一个多月,直至高考的结束。

    何一繁或许是认识到高考的重要性,收起了那份玩心,也是努力学习了,这段时间里,也没有再像从前般那样纠缠她。而是和她“相敬如宾”的度过了这一个多月。直到高考的来临。

    而在考场上从来都是学霸的战场,考场上大家大都在绞尽脑汁地思考着题目,也有的不看题,上来就盲选完便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也有的是下笔疾书,整张卷子写的满满的,好似答案已在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