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世风日下一
    “哎,感觉过了很长时间了呀,现在怎么才八点,我们要这样一直等到午夜吗?”佟辛感到无聊,点开手机屏幕看了下时间说道。35xs

    “我可是让你回家了,是你不回去的。”祁封道。

    看着祁封一副急着想撇清关系的样子,她就气:“是是是,你放心,我不会赖着你的。”

    她心想:哎,就算现在回去,也是妈妈在她耳边唠叨个不停,哎,我还是在这里待着吧,不知道为何,此时她竟觉得他这里要比家里心安些。真是见鬼了。

    “那就好不然阿姨到时候跟我要人,我可不好交代。”祁封又拿出阿姨来压她。

    “额,你想多了,她才不会呢。肯定巴不得我不要回家呢?”佟辛小声嘀咕道。

    “嗯?”祁封看着她。

    佟辛赶忙摇摇头,“没事!”

    而此时明明才刚入夜,却冷意逼人。两人呆坐在床边。静静的一言不发。

    佟辛无聊的把玩手机,祁封则在一旁呆呆地坐着,作思考状,他冥想了一会,终于开口道“不过,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佟辛问:“哪里奇怪了……”

    “李曈桐她说谎了,她到底在隐瞒什么?”

    听祁封这样说,佟辛皱皱眉,极力为李曈桐辩解道“啊,不会吧,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是说谎的人啊,你胡说呢吧!”佟辛还是不相信,见祁封没有回答,又接着道“下午去的时候你就说她说谎,现在怎么还纠着它不放,你不是也说确实有鬼了嘛?”

    “是有鬼可是……”祁封憋了半天话,想说,又不知道怎么跟她说,有些急了:“我这样跟你说吧,有的人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算了,反正你也听不懂。”

    “你……”佟辛别过脸去,轻哼一声,道:“不说就不说,我还懒得听呢”

    祁封默而不语,转身离开。35xs

    “哎,你去哪?”佟辛满以为祁封会说些道歉的话呢,她偷偷瞄了他一眼,正看到他要离开。

    祁封看着她笑笑:“我去买些吃的补充体力,准备晚上的战斗。”

    “唉唉唉,我也去。”佟辛起身开心的奔上去。

    祁封忙摆摆手,道:“别了,你在这待着吧,我怕你,在店铺里吃饱了回不来。我可背不动你。”

    “你……”佟辛竟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

    “哈哈,拜拜!”祁封大笑几声,就出门了。

    留下佟辛一人懊恼,直跺脚:“哼,气死我了。”

    这时佟辛手里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田园的来电,没有犹豫的拨通了,电话那头的田园开口道:“佟辛,在干嘛”

    佟辛顿了顿,说:“和一个朋友在外面玩。”

    “男朋友吗?长什么样子,帅不帅。”一说到朋友这个字眼,田园就格外兴奋。

    佟辛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道:“田园,你再这样我就挂了啊!”

    “哎,别挂啊,我跟你说正事!”她没想到佟辛较真了,赶忙扯开话题。

    “嗯,好,你说。”

    “佟辛,你知道吗?你死而复生的事情现在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的。都说你是鬼”

    佟辛不以为然,淡淡的说了句:“那你信吗?”

    “我起初可是真以为你死了,你不知道你当时有多吓人,满身的血,我后来听阿姨说到你死而复生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不过现在确定你是真真还活着,我就放心了!”

    “嗯……”佟辛点点头:“我这也算是劫后重生了。”

    “可不,已经死了一次的你,如今你这可要好好珍惜!”田园有些想不明白,当时她见到她时,左心口被划出一道口子来,血流不止,她紧张的问:“嗯,对了,当时你是怎么回事啊,你知道谁干的嘛!”

    “我,不知道,当时天黑,我没看清楚她的脸。35xs”佟辛顿了下,还是没有将那晚具体的情形告诉她,她相信金盈不是那样的人。她一定是缘由的。

    “哦。”田园为佟辛抱不平,咬牙切齿道:“不过这人也真是可恶,你说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到底是谁下这样的狠手。要是让我逮到她,我一定要问候一下她八辈祖宗,问问是怎么教养出这种人的!”

    “呵呵……”佟辛尴尬的笑笑。

    “你这个不知道,你如何重生的你应该知道吧?”田园又提出一问。

    佟辛摇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的记忆只停留在我出事那晚,而中间的事情我一概都不记得,我醒来的时候就在医院了。”

    见也问不出什么,田园也不好再逼着说些什么,只好作罢,她转念一想,问这些做什么,什么都没有她活着重要,她“哦,好吧,算了,你好好的就好。管她那些呢”

    “嗯!”佟辛听到田园这样说,心里暖暖的。

    “还有,田园,我还没来的及告诉你,我妈给我办了休学,我可能有阵子不能上学了!”佟辛突然想起昨天她妈妈说的话。

    “那不挺好嘛,正好在家歇着,干些自己喜欢的事,你别一天只想着蒙头学习,也要注重休养啊!”

    佟辛想到自己有一段时间内不能上学,心里就不爽,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叹了口气道:“哎,目前也就是这样了!”

    “田园,你快点,就剩你了!”电话那头,传来催促的声音。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还有点事,拜拜!”田园急匆匆的就要挂。

    “干什么去?”她问。

    “我去参加个活动,嘿嘿……”田园神神秘秘的,并没有告诉她要去干什么。

    “好吧。唉……那个……”佟辛还想再问。

    “那佟辛,没什么事,我就先走挂了。”

    电话那头早已断线,“嘟……”

    佟辛握着手机,嘀咕道:“哎,那么快挂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哎,真的是,好无聊啊!”佟辛一个人缩在床头,她现在有些后悔答应他了,祁封走了,家也回不去,而这里的夜却是如此的寂静,静的可怕。

    她静静的待在床头一动不动,她以为祁封不会去很久,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见祁封回来,佟辛开始害怕看见周围的

    东西,脑子一阵晕眩。她紧紧的蜷缩成一团。呼吸急促,她紧紧抓着衣领,此时想说却说不出话。就这样晕了过去。

    再过半个小时,佟辛转醒,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半多了,还没回来。”

    她感觉脑袋还是晕晕的,就起身倒了杯水喝,之后拖着疲软的身子又回到了床上坐着。

    这时,祁封才回来,看到呆坐在床头的佟辛,安静的像个小孩子,他开她玩笑道:“佟辛,你怎么了,我不过只出去一会儿,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变成哪样了!”她冷冷的说了一句。

    祁封苦笑,将手上的东西放到地上,道:“啊,那不然你是在怪我,没带你走吗?”

    却不想换来佟辛的冷语相向:“不敢,您是老板,您叫我在这待着,我敢往哪里走!”

    “呦,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过!”祁封哭笑不得。

    佟辛闭上眼睛,不想理他。

    “你怎么了”祁封隐隐感觉她有些不对劲。

    佟辛沉默不语,没有立即回答祁封,祁封也没有催她,“那等你心情好些再说。”

    而佟辛平复了下心情,才缓缓开口:“小时候,我爸妈忙于工作,总是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那时感觉夜的黑暗随时都会吞噬我,好像是被人抛弃了般,躲在房间里,周围的任何微小声音都是那么的可怕……长时间就犯下了这毛病。只要我一个人在封闭的空间里待久了,就会昏厥!”佟辛的声音哽咽,祁封听完她的话,十分自责,自己真的不该把她一人留在这。

    祁封扶着佟辛的肩膀,对她微笑着:“原来是这样,没事,现在不是我在呢吧!”

    “你看,刚才我不是去给你买你爱吃的东西了吗?”

    说着还从袋子里拿过几袋零食给她:“给!”

    佟辛摇摇头:“切,我才不要!”

    “为什么不要,你不是最喜欢吃的吗?”祁封眉毛微皱,问。

    “谁说的,我是喜欢吃,但我又不是吃货!”佟辛气急败坏的说。

    祁封摆出一脸无辜相,反问她:“难道不是吗?你上次可是把饭店菜单上的菜都吃过一轮了!”

    “你别跟我提那次”佟辛想到上次在饭店,自己吃到快吐了,就为了把他吃穷,没想到他竟然还是……哎,算了,就当是自作孽吧!

    祁封还是不依不饶:“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佟辛黑着脸。

    “行了,你快吃吧!不早了,待会儿我们就得去李曈桐的学校了!”祁封一秒变严肃。

    “嗯,这还像句人话。”说着她便拿过祁封手里的零食撕拉了一个口子,开始吃。

    “咳咳……”佟辛吃的急,呛到了,忙拍拍胸脯子,冲祁封喊道:“买的有水吗?给我水!”

    “你慢点,没人跟你抢!”祁封从袋子里找出水来,给她递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