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终章
    陌离难以忍受,往昔忠心耿耿的她怎会做出如此不德之事,怒目圆睁,低声嘶吼:“背叛本君,背叛冥域!”

    陌离一言,斐乐浅心中闪过万般思绪,最多的还是,她一定要为陌离争得一番事业,不说陌离于她有恩,又是自己心上之人,多年的操持冥域的一切大小事宜,早已是冥域的真正掌权人,怎能甘于黄毛小丫头下。

    父亲已经去了,她没能做什么,而陌离优柔寡断,断不了这份情,那就由她来。

    斐乐浅原本慌然的心在这一刻静宁,眼神瞬时变得无比坚定与决绝,带着一股不可抵挡的倔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漠道:“主上!”

    “您就是太过仁慈!”

    “这些年都是您尽心尽力管理冥域!”

    “她算什么?”斐乐浅气闷,指着佟辛道,又看向陌离:“有什么能力当冥帝!”

    “我……”佟辛心中茫然:“当冥帝?”

    “我斐乐浅无能!”斐乐浅顾不得这许多,眸光阴戾,怒斥:

    “今日我就为你免除这个祸患!”

    “愣着干嘛。”斜眼冲斐乐霜冷瞪:“快来帮忙!”

    “羲曜!”剑锋直指佟辛:“受死吧!”

    “陌离救我!”佟辛惊恐,用双手护住脑袋,大喊。

    “本君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陌离大喝一声,挥袖,瞬时速度闪到佟辛前,阻挡她们的攻击,他从丹田聚起一波灵力阻挡她们。

    斐乐浅狠了狠心,咬了咬唇道:

    “由不得你说!”

    斐乐浅和斐乐霜双剑合璧,竟打的个陌离措手不及。

    “这不是冥域所拥之法!”陌离胸口一阵闷痛,喉咙发紧,噗的喷出一口血。

    斐乐浅也没有想到双剑合璧的威力竟然如此强大,见陌离吐血,斐乐浅阵脚立马乱了,本能的想上去扶,向他解释,却被陌离呛了回来:“你从哪里学来的邪术!?”

    陌离见状,侧脸瞪着佟辛,低声嘶吼:“还不快跑!”

    “哦哦哦!”佟辛一个踉跄,懵的转身就跑。

    一把羽扇却拦了她的去处。

    佟辛小宇宙爆发,气急败坏,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人:“怎么又来一个!”

    “你要去哪儿啊!”一个男人鬼魅般出现在她面前,着一身黑衣,手拿一把羽扇,带着铁制面具,冲她眯眼邪笑。

    佟辛有些无奈,一阵苦笑:“你是谁啊!?”

    “跑的还挺快!”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只听那声音凄厉,“差点就追不上了!”

    “哈?”佟辛心中寒栗:“金盈!”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突然被好几个人追杀,她表示很怀疑人生,佟辛抱头无奈的大哭起来:“不关我的事!”

    在她万念俱灰之际,这时一只手拉着佟辛迅速逃离:“快走!”

    佟辛抬起泪眼看了看,是祁封,她激动的哭的更厉害了:“你终于来了!”

    祁封柔声细语道:“别哭了,我们先找个安全点的地方!”

    “嗯嗯!”佟辛擦擦眼角的泪水,紧随他的脚步。

    神秘人和金盈自然不会放过,正欲上前擒佟辛。

    身后闪过一道波光,神秘人感觉到灵力波动,身形矫健的躲开了。

    金盈躲闪不及,正中下怀,她瘫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猛的吐了一口黑血,手中的混玉簪也被打落。

    陌离看见混玉簪,什么都明白了,孟婆为了置羲曜与死地,竟不惜与阴魂结盟,他竟全然被蒙在鼓里,还不知,暗地里她们是如何迫害羲曜的!

    “陌离……”斐乐浅心头隐隐作痛,欲言又止。

    “竟敢阻抗!”神秘人大怒,大力一挥羽扇,一道灵光劈向陌离。

    陌离幻化出冰魄刀,予以抵抗。

    刚才与斐乐浅斐乐霜一战,本就受了伤,如今陌离抵抗更是有些吃力。

    战了几个回合,陌离明显占了下风,斐乐浅见状,自然看不得陌离受得伤,和斐乐霜对视一眼,胜过解释万言,两人毫不犹豫的加入陌离阵营。

    “呵!”神秘人一脸不屑,讥讽道:

    “你们也要来凑热闹?”

    “阻抗者!”神秘人又发起了新一轮攻击:“死!”

    又是一道灵光,只不过这次灵息凌厉,陌离一等人远远的便感觉的到。

    陌离将全身灵气聚拢,悉数注入冰魄刀,与之一拼。

    斐乐浅斐乐霜再次双剑合璧,熟稔功诀,将灵力与玄青剑紫菱剑合二为一,助陌离一臂之力。

    三股力量碰撞在一起,灵光炸裂。

    周方土地为之一震。

    陌离和斐乐浅斐乐霜均被这强烈的灵力反噬,被炸出好远,瘫倒在地。

    噗的吐出一大口血。

    而神秘人只用了七成功力。

    “这下,便没人再能阻拦了!”神秘人仰天狂笑,冷哼一声,拂袖转身,打算离去。

    “想走?”陌离怒目而视。

    吃力的拿起冰魄刀,释然的勾唇魅笑。

    有一种坦然赴死的决绝。

    拿起冰魄刀全力输出,汇成一波灵光,劈向神秘人。

    就算拼尽力气,他也要护好羲曜,他最爱的人。

    神秘人羽扇幻化出光盾化去冰魄刀的攻击。

    陌离的举动惹怒了神秘人,他怒火中烧,厉喝道:“找死!”

    聚集灵力化成利剑,直冲陌离去。

    刚才一击,陌离早已无力反抗,此刻也许赴死,是一种解脱。

    他看着冲他而来冰冷的剑锋,闭了眼,欣慰的扯着嘴角微微一笑。

    “啊,陌离!不要!”斐乐浅心中颤了一记,声嘶力竭的呼喊。

    斐乐浅拼劲站起来,闪到陌离面前,以身作盾挡下这一剑。

    噗的一口血喷到陌离的脸上。

    “姐姐……”斐乐浅失声痛哭。

    陌离惊愕,瞪大眼睛,迟迟不能缓释,直到斐乐浅的身躯直直的在他面前倒下。

    他回过神来,将斐乐浅拢在怀中。

    “不自量力!”神秘人不屑一顾,拂袖而去。

    陌离凝神注视着她,那一身的伤,茫然的问道:“为何替我挡剑!”

    “因为您是我心尖上的人啊!”斐乐浅半睁着眼,忍痛攒着说话的气力,吃吃的笑。

    “孟婆不耻,一直惦念主上!”

    “本君知道!”陌离再也绷不住了,抑制不住心中的情感,眼中盈满泪花,深情对视:

    “一直都知道!”

    “你坚持住!”陌离收了思绪,抱起斐乐浅,往巫医住处赶。

    “本君这就带你去找巫医!”

    “不用了!”斐乐浅虚弱的笑了笑道:

    “我自知时日无多!”

    “不会的!”陌离摇头,转头瞥了眼紧随其后的斐乐霜,不可置信的反问:

    “她不是还好好的吗?”

    “主上误会了呢!”她凑近他的面庞,在耳边轻声道:“我给她服下了丹药,早已断绝了双生灵~”

    “斐乐霜你之前为何不说!”

    陌离目光一沉,如一双利刃般盯着她低吼道:“你不能死!”

    “本君需要你!”转而又带命令语气的小声道:“冥域需要你!”

    “主上!”斐乐浅拼着力气虚弱道:

    “我不是斐乐霜,我叫斐乐浅!我是姐姐!”

    “什么?”

    “嘿嘿!”看着不可一世的陌离茫然的样子,斐乐浅欢喜,染血的薄唇弯起。

    “果然,主上也被我骗到了呢!”

    斐乐浅噗的又吐出一口血。

    “主上,我多想您能……”斐乐浅噙着血,扬着唇瓣,拖着无力的手伸向陌离那张俊美的脸庞,隔空抚上他的脸庞,满足道:“您能匀一些情意给我……给我啊!”

    无力的闭上眼睛,眼角一滴泪滑落。

    手臂也低垂下来,气绝。

    一滴滚烫的泪珠滴落在陌离的手上,他停下脚步,两行情泪夺眶而出。

    “姐姐!”斐乐霜失声痛哭。

    此刻……

    祁封带佟辛逃到了奈何桥边。

    祁封借灵瑝杵的力量开启通道,来到冥域,如今在冥域受尽夹击,他道力又大不如前,这时又回想起奶奶的叮嘱。

    他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笑吟吟道:“佟辛!”

    “你也看到了!”

    “如今好几个要杀你的人!”

    “个个灵力不浅!”

    “如今,逃回人间,希望渺茫!”

    “就是啊!”佟辛茫然失措,双手互掐成拳,在原地直跺脚:

    “这下要怎么办啊?”

    祁封目光冷厉,坏笑:“我想向你借样东西,有了它,我们就能逃出去了!”

    “什么?”佟辛憨笑。

    “你的心!”祁封嘴角勾起。

    “你放心~”安慰道:“我会轻一点的”

    “你疯了吧!”佟辛圆睁着眼,气愤的指着他鼻子道:“我保证你之后可以再活过来的!”

    “你就借我!”

    佟辛咬牙切齿:“原来,你和他们一样。”

    “我真是看错你了”

    打感情牌不管用,祁封便换了一副面孔,面容狰狞狞,扼住着佟辛的喉咙,威胁道:“你给不给”

    佟辛坚定道:“不给!”

    “由不得你!”祁封加大了力度。

    “祁封……”佟辛只感觉能呼吸到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喃喃道:

    “你……”

    祁封将金峒镜置于佟辛心房处,金峒镜发出黄色光芒,光芒褪弱,一颗跳动的心出现在金峒镜中。

    祁封狞笑,伸手,摸到佟辛的心脏,正要取出。

    背后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

    “大胆人类!”

    “她的心也是你这种凡人可以觊觎的?”

    随着一道灵光便劈过来。

    祁封眼疾手快,在佟辛痛苦的*中顺势摘取了佟辛的心。

    祁封及时躲闪开来,佟辛却躲闪不及,被震出老远,沉入枉生河中。

    祁封心怀愧疚,垂下眼眸,低声道:“对不起,佟辛!”

    “把心给我!”又是一道灵光劈来。

    “想的美!”祁封冰冷的眸子涌现出杀意,噙着一抹嗜血的笑,祭出灵瑝杵。

    “它不属于你!”

    两人开始过招,神秘人灵力深不可测,但祁封的灵瑝杵也不是盖的,还能撑着打几个回合。

    佟辛沉入枉生河中,脑海里悬着几个问题。

    她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生而为人,为什么那么多算计!”

    “修身于仙,为什么不甘于平淡!”

    “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

    她怒目圆睁,后背的曼珠沙华此刻而生的完整妖冶,额间惊现乌桑花,开的艳丽绝华。

    她拍水而起,腾空而上,红色光芒包裹着她,转瞬间,她着一袭暗红色衣裳,冷艳妖异,眸子漆黑摄人。

    披散的长发随风飘扬。

    “冥域子民,听我号令!”她低沉粗哑的声音响彻整个冥域。

    空荡的大地立刻涌现出万万阴魂。

    齐声高喊:“冥帝福安!”

    “愿听候冥帝差遣!”

    祁封终究还是败了,佟辛的心被神秘人抢去,见佟辛如此此番变化,惊恐至极,仓皇而逃。

    陌离看见远处的红光,神色微顿,随之欣慰的绽开久违的笑容。

    “羲曜,你回来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