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大结局三
    金盈怒极,像是开了马达般,很快的就追上了佟辛。

    而祁封却已不见了踪影。

    早在她带着祁封从金盈家逃离出来后。

    祁封时刻注意着后方情况,见远处隐约有黑影,心中惴惴,他眉头紧锁,吃着风大声道:“佟辛!”

    “她的目标是你!”

    “你飞低点,把我放下来吧!”

    祁封神色微顿,语气突然弱下来:“那样,你还能逃的快点!”

    “不行!”佟辛摇摇头,一脸坚定道:“我不能把你抛下!”

    “都这关头了!”祁封语气中有些不满,也有一丝无奈,冷声呵斥道。

    “你怎么突然啰嗦了!”

    佟辛委屈的低下头,眼睛看向别处,吞吐道:“我…不是…怕你死嘛!”

    “你赶紧放开!”祁封来不及解释更多,看着离地面不是很高,便撒开她的手,纵身跳下。

    最后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会去找你!”

    他的身体随重力快速坠下,手脚不由的在空中挥舞,仰面大喊:“快走!”

    佟辛虽然已听不清他的话语,远远的看着他,见他的口型也能猜到大概意思了。

    佟辛心中顿生一番酸涩,泪水湿润了眼眶,她不再纠缠此刻,带着祁封的那一份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金盈便追赶了来,对着她的后背,猛的一击。

    佟辛只觉胸口一阵闷痛,喉咙发紧,一口气堵的上不来,猛吐出一口黑血来。

    视线开始模糊,但求生的欲望使她不敢闭眼睡去,必须时刻保持清醒。

    她侧头瞥了眼金盈,心中有些苦闷,当年的好友,怎么会变成如今这般生死相逼的地步。

    她回过头,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继续向前飞行!

    金盈嘴角抽抽,不可置信的盯着佟辛背影看:“竟然没有停下?”

    不死心的,聚集力量,对着佟辛又是一劈,可是却被奇怪的一道光给化融了。

    光芒包裹着佟辛,原是她身体自发的一道光,挡下金盈一击。

    佟辛只感觉后背又出现了剧烈的灼烧感,本能的伸手抚上后背。心脏也一阵绞痛。

    金盈见势,冷笑说:“看来真的低估你了!”

    她回想起今日冥君的话:“她现在不同往日!”

    “如果你杀不了她!”

    “记得将她引来!”

    “会有人帮你对付她的!”

    金盈冷哼一声,邪肆的勾勾嘴角,将冥君赠的混玉簪一拋,嘴里念念有词,对着前方一指。

    佟辛面前突然亮起一道光,光芒太过刺眼,佟辛本能的侧身,双臂交叉遮挡,而随着光芒的消落,一扇散着光华的精致古门立在面前,大门敞开来,而这之间只一瞬的功夫,佟辛来不及缓释速度,直直的撞了进去。

    刚进冥域,佟辛便害怕的一时间失了平衡,重重的摔了下来。

    “这是……”佟辛揉揉自己的腰肢,扶着脖子警惕的四处看着周围的环境,心中惴惴不安,嘴角抽抽,皱巴着个小脸的惊声尖叫道:“哪里啊?”

    “啊?”

    她暗自嘀咕:“不过怎么感觉如此熟悉!”

    佟辛冷静下来,惊疑的将目光重新定,她发现这里的一切有那么一丢丢熟悉?脑中竟闪过一些片段?

    大蛇,还是两条?祁封?!还有……陌离??

    “佟辛!”正当她思想出神的时候,身后传来熟悉一声爆喝。

    佟辛本能回头看,金盈正怒气冲冲的朝她这边飞过来。

    “盈盈!”她极力解释:“我真不知道当年我做了什么,才会让你如此误会!”

    “但是现在我不想死!”

    “更不想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

    “您忘性真大?”金盈自然不信,仇恨已经腐蚀了她的良善,一声嗤笑,斜眼冷瞪。

    “佟辛!”阴冷的眸子深眯,厉喝:“你是逃不掉了”

    “你……”佟辛见金盈死追不放,只能给自己找找退路,先逃离了。

    她惊恐往后一瞥,除了汪汪一条河,便再没有路了。

    “我倒要看看!”金盈嘲讽的阴阴笑说,怒目圆睁,说话间便冲她这边俯冲而来。

    “这枉生河!看你如何过!”

    佟辛转过身去,紧闭双眼,害怕的手握成拳,急促的做了一个深呼吸,安慰自己说:“不就是水路吗?”

    “我走!”横下心来。

    “总比这样死了好!”屈膝起劲,跃然一跳。

    枉生河溅起水花,她本以为会溺水,却发现自己漂然于河面。

    她欢心的拍打着水花,如履平地般在枉生河上肆意游走。

    “什么?”金盈大吃了一惊,阴冷的眸子下沉着一波杀意,气急败坏:

    “枉生河的戾气竟然对她没有作用?”

    “不应该啊?”金盈吃惊的同时也产生了好奇!枉生河戾气竟然对她无用,而且还是冥君的眼中钉?她,到底是个什么!

    “待会儿捉到你,就什么知道了?”

    金盈勾唇冷笑。

    金盈是阴灵,自然有些神通,如今还有混玉簪加持,自然不同往日,她纵身跃入河中,只见她虚实的下身化成鱼尾,在枉生河里遨游。

    佟辛顺利走到枉生河另一边,谁知刚刚上岸,便有一把剑直指着她,架在了她脖子上。

    斐乐浅半眯着眼睛,蔑视的冷笑:“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斐乐霜则尾随其后,静看一切。

    “不是吧?”佟辛一脸懵,小心的捏着剑刃,嘴里念叨:“很危险的!冷静!”

    她抬头一看,来人的模样愣是把她吓了一跳,这不是那天要杀她的人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佟辛回想起来,身躯一震,惊呼:“那天要来杀我的人!”

    斐乐浅高高挑眉,轻扯着嘴角,冷哧道:“终于等到你了!”

    斐乐霜从斐乐浅身后绕走到前面,带又一分挑衅的强势道:“要杀你的人是我!”

    “你们两个?”佟辛脑袋直懵,这两个人长的一模一样,现在是想干嘛!要合伙儿杀自己一个?未免也太欺负人了吧!

    “怎么?”佟辛据理力争,为自己赢得生望,微扬头颅,壮气势:“你们是要以多欺少啊?”

    “该说的都说了!”斐乐浅却是一刻都等不及了,咬牙切齿道:“如今,你便可以安心去了!”

    执玄青剑便要冲她刺去。

    “受死吧!”

    “羲曜!”

    斐乐霜也举起剑,也冲她这边来了。

    陌离赶到,厉喝:“住手!”

    大袖一挥,她们的剑被强行定空中。

    “主上?”斐家姐妹看陌离的眼里均是满满的情意。而后蒙上一层惊疑。

    斐乐浅收了剑,惊恐万状,欠了欠身子,低声道:“您怎么回来了!”

    “您不是应该……?”

    陌离斜眼讥笑:

    “应该守着先冥帝是吧?”陌离冰冷的眸子深眯,寒气逼人。

    斐乐浅微顿,犹豫间,颔首看了陌离一眼。

    “这还多亏先冥帝提醒!”抬起盛满怒火的眸子,正对上斐乐浅的眼神,狠声道:

    斐乐浅自愧的忙低下头去。

    “不然本君也不知,竟然是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