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大结局二
    今日是金盈的忌日

    金盈飘悠的回了在阳间的家,见有人影在窗前晃动,她凑近一看,看到来人容貌后,心中一阵慌然,疑问:“佟辛?”

    佟辛在客厅游走,站在中央,面对着金盈的牌位,真诚的鞠了三个躬。

    看着遗像中金盈的灿烂笑容,一阵酸楚涌上心头,自责道:“看阿姨和顾姨的反应,当年的事好像是我深深的伤害了你!”

    “如果是真的,我真心的在这里给你道歉!”

    “真的对不起!”泪水打湿了眼眶,滚烫的泪水从眼眶涌出。

    “对不起!”金盈阴阴一笑,恶狠狠的道:

    “对不起有用吗?”

    她冲佟辛怒吼:“丢去性命的是我不是你。”

    “金盈!”佟辛抬起泪眼,四处张望,却不见金盈踪影。

    金盈站在暗处,咬着牙关,暗道:“今日是我的忌日,我本想着来看看我的父母,然后再去找你的!”

    “没想到,你竟然大半夜在我家猫着,等我来找你!”

    “还没见过你这样找死的呢!”

    “金盈,你在哪!”佟辛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挂满泪水的脸浮着久违的笑意。

    “我们见见好吗?”

    “我好想你!”

    “你当真想见我!”金盈扯着嘴角肆意的笑,冷哼一声,神秘道。

    佟辛狠点头:“嗯嗯!”

    金盈痛快应下:“好啊!”

    佟辛憨笑。

    整个客厅寂静无声,佟辛四处看,小心的问:“你在哪!”

    暗处的金盈眼色森然,狞笑着,剔尖了声音:“我在这啊!”

    佟辛寻着声源处看去。

    看到金盈那张扭曲充血干瘪空的脸,没有脸皮,血肉一片模糊,从暗到明,从金盈的遗像中慢慢的爬出来,粘黏的腐肉布满全身,好像随时要掉下来,空洞洞的眼睛正盯着她看,扯着不完整的嘴角肆意狂笑。

    佟辛惊恐万状,吓着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尖叫:“啊!”

    …………

    陌离,凄水还有其他八大冥王忙里偷闲,悉数聚齐在荒凉的九泉之下。

    阴阎王啐了一口口中黄沙,站在云端,微眯着眼,打量着下方的一方洞窟,斜眼冷笑,咬着字道:“这先冥帝竟然会被绑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其他人相互对视一眼,低下头,沉默不语。

    十大冥王中,除了陌离和凄水地位尊贵,剩下的就属这个阴阎王出挑了,是独霸一方的地头蛇。

    闭眼休憩的陌离,慢慢睁开眼睛,轻启唇齿,冷冷道:“废话说完了吗?”

    “……”八大冥王再不敢言语。

    凄水偷偷的剜了他一眼,暗骂陌离,每次都把场面搞的那么尴尬,真的是,要不是我这和事佬,不知道又要树多少敌。

    凄水急忙忙补充,打了个圆场:“各位,诸多猜测不如进去探究一番如何?”

    “对对对!”其他人点头附和。

    几人进入洞中,当真是别有洞天吶,下方深不见底,只能看到几块大的熔岩,下方的熔浆冒着嘶嘶热气,炽热的温度,炙烤着整个山洞。

    陌离努力的寻找先冥帝踪迹,其他冥王则以手为扇,为自己争得一瞬凉爽。

    在洞窟的半腰,才见得一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被架在铁制熔柱上,头戴那一顶褪去光华的冠冕,手脚均被铁链困住。

    陌离惊呼:“先冥帝!?”不顾的纵身一跃。

    “真的是你?”

    凌霁半睁着眼,看着来人,心中顿生宽慰:“陌离,你怎么来了?”

    凄水也跳下来了,凌霁看着他,笑容渐渐消失,拧着眉头:“凄水?”

    “你们俩个都来了?”

    他往他身后一看,八大冥王,整齐的站成一排,向他行礼:“先冥帝!”

    “安好!”

    凌霁有些茫然:“还有八大冥王!”

    他突然想起,临不久前,神秘人的话语。

    “不好!”凌霁大惊失色,怒火中烧:“这是调虎离山!”

    “你是说?”陌离骤然一愣,颦起剑眉,墨色如黑夜般的眸子深眯,大胆推测:

    “有人要害羲曜?”

    “是啊!”凌霁心里一片苦涩,难过的侧过脸去。

    陌离强行让自己镇静下来,将万般思绪压在心里,沉声道:“我知道了!”

    “我先救您出去!”陌离在心中熟稔,唤出冰魄刀,提聚灵力,对准铁链,砍了下去。

    可铁链并未断开,甚至相反的捆的越发紧了些。

    “不必!”凌霁叹气,气馁的摇了摇头。

    “这是上古玄铁所铸!”他试着挣脱一下,顺便展示一下铁链的坚实。

    凌霁小幅度的冲他挥挥手。

    陌离附耳过去。

    “这些人里,你当是对羲曜极好的!”凌霁在他耳旁小声道:“别管我了!”

    冰冷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明显的痛意和无奈。

    凌霁催促道:“你快先去救羲曜!”

    “有人要对她不利!”

    “恩!”陌离后退了几步,恭敬的向凌霁行了个平礼:“您……多加保重!”

    又嘱咐了凄水几句便匆匆离开了。

    …………

    佟辛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血肉模糊的“人”儿会是金盈?

    她本能的在后退,指尖颤抖着,喉咙发紧:“你是……金盈?”

    “没错!”

    “是我啊!”金盈瞳孔全黑,粗哑的声线不停发出尖笑。

    “怎么?”忽而装作无辜可怜。

    “你不认得我了?”

    “我一个人好寂寞!”金盈笑吟吟的伸手迎向佟辛。

    “快下来陪我啊!”

    “不要啊!”佟辛心中恐惧万分,她刚才退到了窗户,可是这时身子却不受控制的往前走动。

    “救命啊!”佟辛紧闭双眼,不愿放弃希望的大声呼救。

    “嘭!”祁封越门而入。

    一道光不偏不倚的劈中金盈。

    随后耍酷的拍打拍打衣衫,一手插进裤兜,微扬下巴,轻哼,嗤笑道:“这小区被她施了术,叫也是白叫。”

    “啊!”佟辛委屈巴巴的嘟嘴眨眼卖萌,求教:“那怎么办!”

    祁封嘴角一僵,歪头痴痴的冲她眯眼笑:“怎么办!”

    “你傻啊!”祁封狠瞪了她一眼,抓狂,咬着字道。“快跑啊!”

    “哦哦!”佟辛澈然的咧嘴笑。

    “唉呀!”祁封趁金盈没缓过神来,小跑到佟辛旁边,催促道:“快快快!”

    佟辛心中熟稔窍诀,熟练的张翅带着祁封,飞跃于天际。

    “佟辛!”金盈睁眼欲裂,仰天怒吼。

    随后从窗户一跃而下,追踪佟辛。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