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大结局一
    孟楼

    待陌离走后

    未见其人,只见一只污满血迹的手紧紧扣住门板,虚弱的喊着:“姐姐……”

    而斐乐霜与佟辛一决,伤的不轻,血迹斑斑,在空中飞了许久,一路曲折才回到冥域。

    刚才窥见陌离在,就在门外小站了会儿。

    本就伤心不已的斐乐浅见到妹妹这般,更是将她推在了崩溃边缘。

    “你怎么会这般狼狈?”她见斐乐霜带着一身伤,慌忙上前扶住险要跌倒的她,忧心如焚。

    想来放眼人间冥域有哪个敢打孟婆的,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斐乐浅气愤不已:“谁伤的你?”

    “佟辛~”斐乐霜不经思量的脱口而出,却又忙摇头否定:

    “不,不!”她的身子在颤栗,眼神中透着深深的恐惧,颤巍巍的说:

    “是羲曜……”

    “羲曜回来了!”

    斐乐霜身子还不停的往后缩。

    “什么?”斐乐浅气急,气斐乐霜懦弱,究竟是谁,伤她至此,心中怒气飙升,大声斥说:

    “你说清楚!”

    “到底发生了什么?”

    斐乐霜心中恐惧未消,又被姐姐一吓,眼中顿时闪起了泪光:“我去杀佟辛,却没料到羲曜觉醒了!”

    她害怕的抓着斐乐浅的衣领,惴惴不安的依偎在她怀里,喃喃:“怎么办!”

    “姐姐!”

    “她回来了,她回来了!”

    斐乐浅定了定神,扫了眼斐乐霜身上的伤口,细细查看后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却缄口不言,闷声道:“这件事,待会儿再说!”

    “我先给你治伤!”

    斐乐浅提气,聚集身体里的灵力,汇入斐乐霜的经脉。

    帮她理了下经脉,发现她五脏俱全,只是体内灵力被打散了。

    “还好,只是一些皮肉伤,无生命之虞!”斐乐浅释然的冲斐乐霜微微笑,安慰道:

    “细细调理一番就好!”

    斐乐浅转身打算拿点丹药给她服下。

    却被斐乐霜一把拉住。

    “姐姐……”斐乐霜似乎有些惊吓过度,还是迟迟没有缓和过来,委屈巴巴的紧紧抓着斐乐浅的袖袍不放。

    “没事了!”斐乐浅反手握住她的手,摇头劝慰:

    “我去给你拿药!”

    斐乐浅慌忙转身,在木匣子里一通好找,找着一个瓷玉瓶子,拨去塞子,在手中倒倒,一个圆滚滚的白色药丸滑到她手心。

    手中忙乱,却丝毫不影响她的思考能力,她一边思量,边给她送药。

    斐乐霜服了药,闭目休养,化解药力。

    斐乐浅思量前后,越发觉得羲曜觉醒一事透着蹊跷。

    “她还当真醒了?”她抛出疑问,轻哼一声,哧笑道。

    褪去刚才的浮躁,放下心来重新度视,她发现了疑点,惊呼:

    “不对,封印未除,她不可能醒的!”

    她环着斐乐霜细细打量了下伤口,推测道:“刚才看你的伤,是被元阴鬼索所伤。”

    “元阴鬼索竟然也在她手里?”

    “那细细想来,应是你和元阴鬼索的刺激,暂时褪化了封印!?”

    “对,对!”她有些癫狂的狞笑道。

    “就是这样!”

    她垂眼冷笑:“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还有最后一张王牌!”

    斐乐霜心中担忧,柳眉颦起,道:“姐姐,你是说?”

    “恩!”斐乐浅只是轻声应了一声,没有明说。

    莞尔一笑,嘱咐她道:

    “你好好休养!”

    “剩下的事,我来安排!”

    随后悄然转身离开。

    “羲曜!”空中飞行的她阴阴一笑,眸子里透着刺骨的寒光,喃喃自语:“一切都将有个终结!”

    …………

    金盈的家在市里。

    佟辛和祁封半分不敢松懈,她们连夜赶到市里,找寻金盈的住址。

    一路过程曲折,却也总算到了。

    下午五点多,千辛万苦到达目的地。

    “确定这里是金盈家?”祁封盯着面前的,抬头一望至少三十层的小区向佟辛发问。

    佟辛笃定的点头:“恩!”

    一脸鄙夷的给了祁封一个大白眼:“我还不至于傻到连金盈家在哪都忘了!”

    “走吧!”佟辛歪头一笑。

    两人走进单元楼,在十一层停下。

    “咚咚咚!”佟辛迟疑了一下,小心的敲门。

    “来了来了!”屋里传来急切的回应声。

    门开了。

    佟辛开门见山,表明来意,礼貌的微笑着道:“阿姨,我来给金盈上柱香!”

    阿姨见是佟辛,开门时的柔情化为虚无,变得强势起来,斜眼冷瞪,冷冷道:“我们家不欢迎你!”

    “阿姨,你就……”佟辛苦苦哀求:

    “就让我见金盈一面吧!”

    “不行!”心中虽然是有些不忍,但是被脑中的理性压过,她绝对不能让佟辛这个虚伪的人打扰金盈,狠瞪了她一眼:“你马上离开!”

    说完便要把门关上,还不忘补刀:“别脏了我家的门口!”

    “唉!阿姨?”佟辛越发不解,发生了什么,原本各自安好的两家,如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愁怨呢,一把反手扣住门,堵着门口,想问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还有脸问我!”阿姨尝试把她的手从门板上掰下来。

    “赶紧走!我不想看见你!”却不想快掰下来的时候,被她同行的男孩一把手按住。

    “阿姨,说话请客气点!”本不想插手的祁封见佟辛难下台,上去帮帮腔。

    阿姨圆瞪着眼,急促的呼吸,气闷的指着她道:“你,应该好好问问你那位母上大人!”

    “放开?”阿姨一时气急,竟动了真,将门大力的往回收,冷喝:“放开!”

    佟辛和祁封见势识趣的将手快速从门中抽去。

    佟辛不死心的继续呼喊:“阿姨?阿姨!”

    “……”奈何喊到口干舌焦,阿姨还是无动于衷。

    佟辛瘫坐在门口,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门。

    祁封见她一脸的不开心,好心的走近她,为她支招:“想进去嘛?”

    “恩!”佟辛直起身来,一脸期待的看着他,连连点头。

    祁封故弄玄虚的一脸坏笑:“其实好办!”

    “什么,什么?”佟辛傻笑着竖起耳朵听着。

    他悠然一笑:“等晚上悄悄的潜进去看一眼呗!”

    祁封两手比划着……

    “嗯哼!”佟辛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认同的点点头,嘴里噙着一抹肆意的邪笑:“有道理!”

    可到了凌晨,大家伙儿熟睡的时候,两人趁着夜色,在楼底观望着,原来现实远比理想更为残酷。

    祁封看着高楼望而却步:“我去,这么高的?”

    “你自己想法子吧!”佟辛抖擞一下肩,隐形的翅膀慢慢的将她托起来,她张翅在半空飞着,冲着祁封坏笑。

    “我先过去了!”

    祁封压着怒火,怕吵醒人家,怒瞪着佟辛,压着声音道:“我去,你这明显违规操作啊?”

    佟辛还没有飞很高,自然听得到他说话,坏坏的冲他做了个鬼脸:“略略略!”

    不忍看他着急,又嘱咐道:“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祁封冲她摆摆手:“小心点!”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