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顾可可
    依着佟辛的记忆和她的认知,带着祁封来到了某市的一所村镇上。

    村镇满目苍痍,村前一片枯朽森木,雾气蒙蒙,低头可以看到有的地方刚长出绿芽,一脚踩下去,又黏又湿的,一眼便能看出昨天这里刚下过大雨。

    进到村里,少砖少瓦的,一副还在修建中的样子。

    她漫无目的在村里乱走一通。

    可是每到一处,头便隐隐作痛,那埋藏在深处的记忆反而愈渐清晰,这份痛楚快要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佟辛,你确定你之前在这里待过?”他看佟辛也是从小也是锦衣玉食的,怎么会来到这种荒凉之地,对此深表怀疑,一份不可置信的表情。

    闻言,佟辛怔怔然,撇了撇嘴,摇头轻叹:“其实,我不确定?”

    望了望清蓝的天空,抿唇微笑道:  “不然也不会来这证实了。”

    “什么?”祁封恨铁不成钢般抓狂,一拳打在墙面。

    “你……”

    佟辛左看看,右看看,有些失望的低下头:“不过我印象中,好像这里不是这样的呢!”

    “也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

    佟辛抬头凭着记忆向前走着,祁封几个大跨步跟上。

    走到一处房屋时,佟辛停下脚步,没有走进去,也没有走开,只是静静地看着。

    这时,正好一个中年女人走出来了,穿着简单,一出门前满脸堆笑,见了佟辛,立马变了一副表情,狠剜了佟辛一眼,冷漠道:“佟辛?”

    “你怎么在这?”

    “阿姨,你说话客气点!”祁封大方的将佟辛揽在怀里,一身痞气的哼声道:

    “这是我女朋友!”

    “你还能有男朋友!”中年女人怒瞪着佟辛。

    “可她,已经变成了一柸黄土。”

    佟辛眉头一皱,知趣的推开祁封,对阿姨的言语表示纳闷:“阿姨,你认识我?”

    白了她一眼,不屑道:“当然认识!”

    “你是金盈的?”佟辛试探的低声问。

    她双手环胸,眼睛快要飞到天上去了,咬着字道:“我是她大姨!”

    顾可可是金盈名副其实的大姨,亲眼目睹了当年的事情,对佟辛自然嗤之以鼻。

    “呵呵,你竟然忘了!”顾可可冷嗤一声。

    用一副生人勿近的口气警告她:“你来,是又想干什么?”

    佟辛低声下气的向她解释来意:“阿姨!”

    “不瞒您说!”

    “我失忆了!”

    “我想寻找当年的真相!”

    “你失忆了?”顾可可假作一脸关心的询问。

    “恩!”佟辛诺诺的点头应道。

    她苦笑:“可我这……”

    却旋即换上一副傲慢无礼的嘴脸,狠瞪着她:

    “可我这并没有你想要的记忆!”

    “你来错地方了!”

    顾可可冷声斥道:“赶紧走!”

    “嘭”的把门关上了。

    ……

    冥域

    枉生殿内

    陌离不在的这些时日,可把凄水忙坏了,顶着两个黑眼圈儿翻阅他面前堆积如山的折子。

    陌离步履匆忙,凄水剑眉微蹙,忙问:“你这又急着去哪啊?”

    陌离沉了沉声音,道:“人间!”

    陌离冷漠的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折子看了起来,检查凄水的批阅能力。

    “你这刚回来几日!”凄水啪的把折子摔在桌上,语重心长的说:

    一边说,一边偷瞄陌离的神色:“刚与那孟婆君度过几日快活……”

    陌离抬头回他一个犀利的眼神。

    凄水嚣张气势立马弱化。

    “好,我不说了!”凄水立马换成赔笑脸,手比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道。

    没办法,惹不起啊!

    “不说了!”

    “报!”一名阴兵神色慌张的进殿,来报。

    屈膝行礼过后,疾步走到陌离身旁,耳语一番。

    “有阴灵看见九泉附近有人鬼鬼祟祟的,疑似发现先冥帝踪迹。”

    闻言,陌离眸光微沉,颦起剑眉,暗下紧握成拳,抑制心里的狂躁,冷眼问道:“此话当真?”

    陌离欣喜之余,已经走到小兵面前,一脸希冀的向他确认:“先冥帝还活着?”

    “具体的,小的不知!”小兵尴尬的嘴角抽抽,谦卑的将头压的更低。

    小兵报告完自觉的悄声退下了。

    “走!”凄水拉了陌离就要走:“去看看!”

    “等等!”陌离甩袖侧过身,眸光微深,犹疑不决,他略带思量的道:“先冥帝失踪将近百年之久,怎么会突然……”

    “一定是有人蓄意透出消息!”

    陌离锐利眸子一眯,沉声道:“我们不可……”

    “可他毕竟是先冥帝,你的意思我明白!”凄水掏了掏耳朵,也提出了自己的顾虑,反问:

    “可是先冥帝有了下落这么大的事情,其他冥王会不知晓?”

    “如若我们不去,他们的……”凄水卖关子的抖了抖袖子,低眉斜眼看他的反应,咬着牙道:“悠悠之口难平!”

    “走啦!”凄水一语戳破他的心思,直接拉了陌离就走,不给他缓和的机会:“羲曜神君在人间应该无妨事的!”

    ……

    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了

    这边的佟辛还苦苦侯在顾可可家门口不肯离去。

    她站在门口,视线不敢离开门上半分,生怕一个不留神,阿姨不见了。

    她冲里面的人大喊:“阿姨!”

    “您一定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请您告诉我!”

    “我真的很想知道当年的事!”

    一字一句都含蓄她的期待与真诚。

    祁封则一直在佟辛身边陪她等候。

    见顾可可无动于衷,走上前去,直接指着门破口大骂起来:“老妖婆,你做人别太过分了!”

    “别人这样求你!”

    “你的心还真是像块石头,硬的发臭!”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固守成规的君子,她不领情就骂出来。

    佟辛忙拉住他,慌张的伸手捂住他的嘴:“祁封!”

    祁封被堵的喊不出来。

    或许是被祁封的话刺激到了,顾可可竟然开了门。

    佟辛碍于情面,赶忙松开了祁封。

    顾可可先是一脸嫌弃的白了她一眼:“行了,别喊了!”

    双手环胸,不耐烦的咬着字:“有这么些时间在我家门口耗着!”

    “不如来点实际的!”

    表面上不给她们情面,言语上却一改强硬态度:“明天是盈盈的忌日!”

    “你如果还有点良心,就去看看她!”

    “盈盈的忌日!”佟辛低头喃喃的她的话。

    说完转身进门,把门嘭的关上了。

    “好,我知道了!”佟辛明白了其中意思,感激的给她鞠了一躬:“多谢阿姨提醒!”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